西元2000年

那是西元2000年左右的事情了。(嚴謹一點是1999年,不過對於那些受苦的眾生來說,哪一個確定的年代並不重要,唯一是苦)

我依稀記得很清楚,他從中部受災區打電話給我,我人在台北。


我還記得當時台灣發生了921大地震,得知消息後,我自願前往災區幫忙,索性向一個非營利組織報了名,然後按照時間出發。

一行人搭上遊覽車到達了災區後,被分配到了相關單位。


到了單位後,這些義工開始拍照,並且對著災區比ya(耶)的姿勢拍照,臉上充滿了笑容,對於他們來說,災區,就是個讓自己身價上漲的標示,證明我很有愛心、我對受災戶的善意妳應該感恩。(有沒有發現台灣高雄氣爆的時候,也有一群人跑到災區比ya?)

我開始跟受災戶交流,直接席地而坐,他們交相熱情的遞給我啤酒、烤肉,我說我吃素、不飲酒,不過你們請用,我看你們用就很好。其他義工除了只顧拍照外、就是躲在單位內等於下指令發送物資,物資多的堆積如山,我問了其中一家的受災戶,有沒有發放到物資?他的房子已經震垮了,就像災難電影演的一樣,直接斷成兩截,一樓成了地下室、二樓成了一樓,馬路列成兩旁,妳可以從中間的細縫探望出深不見底的地洞。他說:物資實在不重要,我們需要的是未來的工作,沒有工作,怎麼養家庭?養小孩?

受災戶似也正常、習慣的讓人參觀他們被震壞的居所、讓陌生人觀望、拍照,他們知道,這一切,只不過是那些善心團體他們自以為是的幫忙,實際上,他們更關心他們未來的工作、更關心他們未來要居住在哪?而不是泡麵、衣物。許多受災戶從小康家庭轉為貧窮,所以,人們之所以認為貧窮會產生更多的罪惡,是因為他們不了解,假設你有三千萬的存款,面對有十億存款的人來說,你就是貧窮,而對於擁有十億資產的人來說,他上面擁有千億資本的人來看他,他就是貧窮了。

貧窮,其實是按照市場經濟來計算得出。

一位修學一貫道的長者也同我一起了解他們的真實狀況,而不是從表格去上報單位,然後待在單位內休息、拍照。長者看到了許多電視沒播的現狀,直直流淚、除了當場捐款十多萬台幣外,也跟許多位義工說,受災戶就是我們,我們應該學習觀世音菩薩一樣真實平等的觀眾生的苦即是自己的苦。當然,對這些將災區當成拍照區的義工們來說,無異是對牛彈琴,我從來只當自己是一個旁觀者,縱使身在現場也是如此,所以往往不多語,僅只是觀察、行動。

當妳過度刻意因為自己富有而展現的誠意,不顧對方的自尊硬要人家接受,是否是一種歧視?

在現實生活中,許多人對你表達出善意,實際上是為了從妳身上得到好處,而不是善。業有三種,善、惡、無記,那麼,這種看似為善卻又是心懷曲諂的行為算是善行嗎?當然不算,因為不善心所所攝,身業也僅是心業的表業而已,攝相歸心。

其實我們沒辦法去評論他人的生活模式,因為其實你自己也不好過,自己不好過,就應該讓自己的煩惱止息,而不是隨意批判他人,甚至沒做過些研究、實際到現場勘查、觀察與行動,僅只從媒體、網路上看到不客觀的報導後,就跟著聞雞起舞,好像自己很行,其實你一點都不行,因為煩惱未斷、貪愛未離。

回到台北,我開始了數個月密集式的四念住止觀,除了吃飯、洗澡、睡覺外,都在修學四念住,身、受、心、法,法住法位。修學止觀,才能真實了解何謂佛法?而不是空話。

在死亡面前,富人與窮人機會都平等,只是活著的人沒察覺到罷了。

經論是妳的老師,而止觀是為了印證老師所說的,戒律則是實踐之道。

閱讀 195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