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

下午,電視正在播放一位來日本多年的中國人。
 
說是中國人,其實是出生在中國的中日混血(講混血,其實是一種歧視語言)。


該名中國人1970年生在中國瀋陽,後來與父親來到日本,父親其實是中國殘留的日本孤兒,當時的戰爭,有許多日本軍人沒辦法回到日本,而選擇隱藏日本人的 身分,成為了中國人,因為在戰後,許多中國人對於日本軍人當時在戰爭中的所作所為痛恨的不得了,只要發現是日本人,不是被殺、就是被歧視。
 
該名女子(春子)因為在日本進入高中就讀老師的一句話,「她是從中國來的。」就開始遭到學校同學的罷凌與歧視,下學後在做清潔工作的時候,也遭到同事歧視,甚至說:「公司東西不見了,是不是妳偷了?」就因為她是中國人,所以受到歧視。
 
後來公司一位鈴木先生看見她清潔的技術還不行,就給予嚴厲的教學、傳授相關經驗,當她獲得了日本國家證書、東京都清潔比賽第二名,鈴木先生繼續說著還不 行、不成氣候,要繼續努力,年輕的她繼續鑽研清潔的技術,竟而從自分工作上獲得人生的意義與信心,或許鈴木先生就是因為了解了公司與學校對她的歧視與罷凌後,決定以嚴厲的工作訓練讓她學會成長、突破困境。
 
果然,認真的程度還成為了日本第一名清潔員的看板人物、並接受媒體採訪。也正因為她的努力,而讓日本東京羽田機場連續在2013、2014、2016年獲得了世界上最乾淨的機場稱號。
 
對於來台灣旅遊的中國客,有些台灣人會私底下說:426(死大陸人、閩南語:係阿辣啊。),或者台灣人前往中國大陸工作旅遊的,私底下會被稱為呆胞,或是 日本人到台灣來,上了計程車,馬上跟司機說,我要找女人(將台灣女人當成娼妓。),其實都是一種語言歧視,而語言歧視往往也透視了種族歧視、階級歧視。
 
倘若在以前漁獵時代,以我們現代所學會的工巧明就成為無用,而現代人如果學會能夠獲得更高金錢的技能,我們就稱讚他,對於沒辦法學會更高明技術的人,人生 平淡、平凡,我們就說:這人真是苟且偷生。工巧明,實在是無記業,然而許多眾生自心執取而產生了有漏的善、惡業,從而產生了種種不平等的心態,諸如居傲為 性、輕慢他人。
 
我想是的,妳說呢?
 
其實每個地方都會有不同的文化,而正因為文化差異,我們才更能夠學會理解。
 
我們都在動物園中。
 
給予者、受施者、施者之物,三輪體空。

閱讀 176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