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38

圓滿法性土,十地不生,分有證會,菩薩亦得,如前已說。

故諸論云,初地已往,生如來家。

謂淨法界,名如來家,於中證會,名為生故。

自受用土,十地不生,知而不證。

他受用土,十地菩薩後所得智為其因緣,無分別智、加行智等,而其助因。

《佛地》亦言無分別者,相資通論,理智不為事因緣故。

若變化土,地前凡夫以加行智,二乘亦以後所得智為正因緣。

此上所說,皆正因緣。

若兼助因及緣助者,隨應理土,以事行及願為緣助得。

若事土者,以理行及願為緣助生。

有漏淨土以無漏為助,無漏土以有漏為助,故《對法》云:「唯以大願善根為因,而得生起。」

 

 

諸教所說,種種不同,皆隨所宜,應時而說,非即決定。

       

《無垢》所言:「八法無瘡,生于淨土」[1]

《佛地》所言:「勝出世間善根所起」[2],此二皆是他受用因。

《無垢經》言:「發起無上菩提心土,乃至十善業道,是為淨修佛土」者,通說有漏、無漏二因相資,生于他受用土,亦可通說生變化淨土。

《觀經》所說諸觀及孝養父母等,乃至十念為淨土因者,此有二義:

一云、准《攝大乘》等,西方乃是他受用土。

《觀經》自言,阿鞞拔致不退菩薩方得生故,非以少善根因緣而得生故。

無著、天親《淨土論》言,女人、根缺、二乘種等皆不生故。

《攝大乘》云,非唯由願方乃得生,別時意故。

如以一錢貨得千錢,別時方得,非今即得,十念往生亦復如是。

十念為因,後方漸生,非由十念,死後即生。

為除懈怠不修善者,令其念佛,說十念因,生淨土故。

又說阿彌陀佛身量豪相如五須彌,非他受用,何容乃爾?

《觀音授記經》言:「阿彌陀佛滅度之後,觀音菩薩次當補處。」

 

十地大形,說當補處,非他受用,是何佛耶?

二云、西方通於報、化二土。

報土文證,如前所說。

化土證者,《鼓音王經》云:「阿彌陀佛父名月上,母名殊勝妙顏,有子有魔,亦有調達,亦有王城。」

 

若非化身,寧有此事?故《觀經》說九品生中,有阿羅漢、須陀洹等,故生彼者通有三乘,其土通是報、化二土。

若依前解,此是他受用身示現,亦有父母、王國,實即無之,實無女人、惡道怖等。

九品生中,阿羅漢等,借彼名說,實是菩薩。

二釋任情,取捨隨意。

第四、果相者,《佛地經》言:「最極自在淨識為相。」

 

彼論釋言:「佛無漏心以為體相,唯有識故,非離識外別有其土。」

 

謂法性土即法性心,此不離於無分別智相應淨識,識實性故。

自他受用及變化土皆不離於佛後得智相應淨識,然識有異:

自受用土即第八識,他受用土即第七識,其變化土即前五識,隨應是彼後所得智相應識故。

十地菩薩見法性土及他受用土,地前三乘見變化土,皆隨所應,不離見者有漏、無漏能觀淨識。

故此經言:「若欲勤修嚴淨佛土,先應方便嚴淨自心,隨諸菩薩自心嚴淨,即得如是嚴淨佛土。」[3]

 

天親菩薩《般若論》云:「智習唯識通,如是取淨土。」

 

故修智因,果識便淨;內識既淨,外感眾生及器世間國土皆淨。

廣如經說。

亦隨見者所應之識,如前准知。

第五、分量者,《佛地》《唯識》皆說:「法性土雖非色攝,不可說其形量大小,然依事相,其量無邊,譬如虛空,遍一切處。」

 

自受用土,《十地經》說,第十地菩薩得生大自在宮,有十果相現,有大寶蓮華座,周圓如十阿僧祇百千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量出。

第十地菩薩坐登正覺,既成佛竟,盡未來際相續變為純淨佛土,周圓無際,眾寶莊嚴,隨法性土,量無邊故。

他受用土隨十地菩薩所宜而現,或小或大,或劣或勝,前後改轉。

《梵網經》說:「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華座,一華百億國,一國一釋迦。」

 

《攝論》等云,初地菩薩悟十百門,見百佛土,一佛國土三千世界,三千世界有百億四天下,四天下各有一化佛,三千界中有百億化佛。

初地菩薩見一百箇百億化佛一受用身,受用身居一大寶蓮花臺,花有百葉,葉即三千大千世界,一受用佛名盧舍那,百箇百億化佛名為釋迦,不離一盧舍那身有眾釋迦。       

二地菩薩見一受用佛坐千葉蓮華,乃至第十地所見佛極大,花葉無邊。

且二地中見初地所見十受用身盧舍那,千箇百億化身釋迦,乃至十地見九地所見無量受用身盧舍那,無量化身釋迦。

大千世界佛數雖多,不離釋迦之化,故名一佛所化。

又小乘中唯言一佛,無多化身,亦隨彼機說一佛也。

或資糧道見一四天下有一主佛,加行道中見三千界有一主佛,初地以上漸漸增故,故他受用土其量不定。

其變化土或淨或穢,或小或大,前後改轉,亦無定限,隨生所宜,一時現故。

《無垢稱經》佛足指按,大千界淨,無垢將至,預變毗耶一城為淨。

《法花經》初變大千,次變十方,各二百萬億佛國令淨,後更重變,故知大小隨時不定。

《瓔珞經》云:「毗盧舍那佛是法身,盧舍那佛是受用身,釋迦牟尼佛是化身。」[4]

 

故作是說。

第六、處所者,

其法性土即真如理,無別處所。

自受用土亦充法界,更無別處。

他受用土,《佛地經》言:「超過三界所行之處。」

 

彼論釋言:「非三界愛所執受故,離相應、所緣二縛隨增,言超過三界故,是道諦善性所攝。」

 

彼有三釋。

「有義:各別。

 

有處說在淨居天上,有處說在西方等故。

 

有義:同處。

 

淨土周圓無有邊際,遍法界故。

 

如實義者,自受用土周遍法界,無處不有,不可說言離三界處、即三界處。

 

若他受用土,或在色界淨居天上,或西方等,處所不定。」
       

《法花》亦言:「眾生見劫盡,大火所燒時,我此土安穩,天人常充滿。」

 

十地所見乃是報土,地前所見乃是化土,隨宜而現,何得定方別指一處?欲令眾生起勝欣心,別指處所,隨心淨處,即淨土處。

化土必隨三界處所,任物化生,即便現故。

古人於此種種分別,三界之外,別有處所,以為淨土。

理必不爾,所化必有異熟識在;異熟識在,必是三界攝,何得出界?土非界繫,言超三界,非處有別,隨所化故。

第七、共不共者,

《成唯識》[5]云:「其法性土,一切如來同所證故,體無差別。

 

自受用土,雖一切佛各變不同,而皆無邊,不相障礙。

 

餘二佛土,隨諸如來所化有情有共不共。

 

所化共者,同處同時,隨應諸佛各變為土,形狀相似,不相障礙,展轉相雜,為增上緣,令所化生自識變現,謂於一土有一佛身,為現神通說法饒益」,如此土眾生宜聞釋迦、彌勒、彌陀,此等諸佛即共變之;

「於不共者,唯一佛變。

 

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種性法爾更相繫屬,或多屬一,或一屬多」,如底沙佛令釋迦菩薩超九劫等;

「故所化生有共不共。

 

不爾,多佛久住世間,各事劬勞,實為無益,一佛能益一切生故」,由此變化、他受用土有共不共。

       

第八、諸門者,於中有十:

一、土主;

二、輔翼;

三、眷屬;

四、任持;

五、事業;

六、攝益;

七、無畏;

八、遊路;

九、所乘;

十、入門。

       

第一、土主者,

《佛地經》云:「如來所都。」

 

謂諸佛土,諸佛為主,以殊勝故,非餘所都,唯屬世尊。

或唯世尊住持攝受,非餘所能。

即三佛身各於自土為主非餘,謂法性土體性唯一,法身為主;

自受用土雖遍法界,一一自變,各自為主,不相障礙;

他受用土及變化土雖諸佛變,然一合相亦一相身,各各隨應攝受為主,不相障礙。

二、翼輔者,

其法性土及自受用唯有佛居,而無翼輔。

十地菩薩雖分能證,非是法身之能輔翼,法身無相,不說之故。

他受用土,《佛地經》言:「諸大菩薩眾所雲集。」

 

謂此淨土常有無量大菩薩僧常來輔翼,故無怨敵能為違害。

諸佛慈悲,於自識上隨菩薩宜,現麤妙土,菩薩隨自善根願力,於自識上似佛所生淨土相現,雖是自心各別變現,而同一處形相相似,謂為一土共集其中。

《佛地論》云:「如是十地所變淨土,為是有漏,為是無漏?略有三義:

 

有義:無漏。

 

自無漏種願力資故,變生淨土,於中受用大乘法樂,能證真如,得真無漏,常見諸佛,故道諦收。

 

有義:有漏。

 

謂自心中加行有漏淨土種子願力資故,變生淨土,於中受用大乘法樂。

 

七地已前煩惱現起,十地修道煩惱及所知障種在,第八識體能持彼故,現受熏故,猶是有漏無記性攝,故非無漏。

 

又非有情有二實身,身既有漏,所依淨土云何無漏?故唯有漏苦諦所攝。

 

如實義者,十地菩薩自心所變淨土有二:

 

第八所變唯是有漏,有漏第八相分攝故,為有漏身之所依故,雖無漏善力所資熏,其相淨妙,而是有漏,隨加行等,所現亦爾;

 

若隨後得無漏心變淨土影像,是無漏識相所攝故,從無漏善種子生故,體是無漏道諦所攝。」

其變化土,三乘眾集,二乘聖人、菩薩、凡夫之所集故。

佛所變者,唯是無漏。

餘所變者,

有義:

 

唯有漏。

無漏後得不能變為淨土相故。

有義:

 

亦無漏。

無漏後得隨佛所變增上緣力,亦變事相,理不乖故。

前釋為善。

       

第三、眷屬者,

《佛地經》云:「無量天、龍、人非人等,常所翼從。」

 

其法性土、自受用土,二無輔翼,無相如前。       

他受用土唯有天人以為眷屬,無有餘類。

雖超三界,天等仍是三界攝故,淨識如是攝受變現為嚴淨土,故不相違。

或為成熟所化有情,示現如是變化種類,如為調伏劫比拏王,現化無量轉輪王眾,眷屬圍繞。

或佛自化,或諸菩薩化作此類,任持淨土,莊嚴供養,引導他方,翼從如來。

《無量壽經》亦言命命鳥[6]等,皆是阿彌陀佛之所化作。

化為二乘,莊嚴淨土,亦復如是。

變化土中,亦以真實八部輔翼。

他受用土菩薩為真,二乘八部皆為權現,非是真實得生中故。

變化土中,二乘八部皆是真實,十地菩薩皆為權跡,十地不應生變化土,權示化形生於中故。

第四、任持者,

法性土,佛不假任持。

自受用土,自法樂持。

       

他受用土,

《佛地經》言:「廣大法味,喜樂所持。」

 

十地菩薩大乘法味,喜樂所持。

食能令住,是任持義。

已超三界,性是無漏,能斷有漏,不應名食。

是任持因,故亦名食。

如有漏法雖障無漏,然持有漏,得名為食。

無漏亦爾,雖斷有漏,然持無漏,云何非食?

諸佛菩薩後得妙智,能說能受大乘法味,生大喜樂,或正體智受真如味,生大喜樂,能任持身,令不斷壞,長養善法,故名為食。

七地已前猶分段生,非不資於段、觸等四;八地以上及一切佛不資段食,可說資餘,諸論說為示現依止住食攝故。

       

若變化土,實資四食,亦得說資法味為食。

如聞《妙法花》,六十劫住故。

然此經下〈菩提分品〉言:「既餐不死法,還飲解脫味。」

 

以涅槃不死而為食者,所證妙境,生於喜樂,可名食故。

能持無漏,亦與食名不相違也。

然此食體,諸教不同,廣如別章及《法花疏》

第五、事業者,其佛法身,或唯自利,為二身依,或通二利。

自受用身,唯有自利。

若他受用及變化身,唯屬利他,為他現故。

《佛地經》云:「作諸眾生一切義利。」[7]

 

佛雖寂定,由先所修加行願力,任運能作一切有情一切義利。

他受用土中,多說妙法,少作神通,作利十地菩薩義利。

變化土中,多作神通,少說妙法,作利三乘一切義利。

       

第六、攝益者,

自性身土及自受用已斷圓滿,不說攝益。

其他受用攝益義者,《佛地經》云:「滅諸煩惱、災橫、纏垢。」

 

則諸煩惱,名為纏垢,如是即名諸災橫因。

煩惱、纏垢,此中無故,所作災橫,此中亦無。

或煩惱者,則十煩惱,三界見修,合有一百二十八種。

纏有八種,謂無慚、無愧、惛沈、睡眠、掉舉、惡作、嫉、慳。

垢有六種,謂害、恨、惱、諂、誑、憍。

災橫,即是彼所發業及所得果。

所知障中,種名煩惱,現起名纏垢,離此二種,名為攝益。

如世封主,雖不攝受,但不為災,封戶亦言主攝益我。

此亦如是。

又現證得解脫煩惱、災橫、纏垢殊勝福智,故名攝益。

       

化身土中,二乘聖者准此亦爾。

凡夫、菩薩雖未永斷,制伏現行,亦名攝益。

地前名為損力益能,能轉道故。

然此諸位分別二障,四十心中漸能制伏,於四善根加行道中能頓伏盡,初地頓斷,名為攝益。

俱生二障,加行道中能漸伏之,十地隨應能漸斷之,初地已上能頓伏盡,故名攝益。

       

第七、無畏者,

內有攝益,外無怖畏。

法性身土、自他受用及變化身,久已無畏。

《佛地經》云:「遠離眾魔。」

 

魔即四魔[8],是怖畏因,由此能生諸怖畏故。

佛皆無彼,故無怖畏。

他受用土,十地菩薩離麤四魔,無五怖畏,煩惱、蘊、死漸斷位次,隨應說之,其義可解。

變化土中,三乘聖者亦分能離,十住菩薩八相成道,能伏天魔;

加行道中亦能制伏分別煩惱,離煩惱魔;

十住第四生貴住中,捨離生死,出三界故,分離死魔;

入初地時,分離分段死,亦名分離五蘊之魔:

是故無畏。

      

第八、遊路者,

《佛地經》言:「大念、慧、行以為遊路。」

 

彼論釋[9]言:「若諸如來,大念,即是無分別智,由念安住真如理故」,無分別智為法性土所遊之路;「大慧,即是後所得智,分別諸法真俗相故」,為二受用及變化路;「此二皆有造作淨土增上業用,故俱名行;通生淨土,故俱名路」「或大念行,是自利行,內攝記故」,是法性土及自受用路;「大慧行者,是利他行,外分別故」,是他受用及變化路。

上說佛已。

十地菩薩:

大念者,聞慧;大慧者,思慧;大行者,修慧。

以此三慧,隨其所應,親疏相資,為其有漏、無漏土路,三慧皆通有無漏故。

若變化土,地前三乘亦以三慧為其遊路,二乘修慧亦通無漏,凡夫、菩薩唯是有漏為其遊路。

       

第九、所乘者,

御彼所乘,行此路故。

《佛地經》云:「大止、妙觀以為所乘。」[10]

 

止謂三摩地,等持也;觀謂般羅若,慧也。

止觀等運,故名所乘;路是總位,位中止觀,各別名所乘。

佛之三身,恒乘於此,入三佛土。

十地菩薩乘此入於他受用土,地前二乘隨應亦乘此止觀品入於淨土。

若化穢土,通散定慧以為所乘。

不爾,無由生佛土故。

       

第十、入門者,

從彼入門,御此入故。

《佛地經》言:「大空、無相、無願解脫為所入門。」[11]

 

解脫者,涅槃。

緣此妙智,名之為門。

或無漏智,亦名解脫,離繫縛故。

因此三門入淨土故。

且一義云:因無相門入法性土,觀法無相,證真如故;因無願門入自受用土,於三界中,無願求故;因大空門入他受用及變化土,達二我無,入二土故。

或云:三門皆入三種佛土。

論說三門,或各別觀三種自性,或皆能觀三種性故。

此說佛門。

若諸菩薩,因此三種無漏之門入他受用土。

若地前二乘,亦因三無漏,或復有漏,入於化土。

凡夫、菩薩唯因此三有漏等持入於化土,不名解脫門,非無漏攝故。

理實他受用及變化土皆有事、乘、遊路、門等,為令有情欣樂實德,故就行說。

其法性土及自受用皆量無邊,不說別有事、門等相。

他受用土既有分限,皆依蓮華而方建立,《佛地經》云:「大寶蓮華之所建立。」

 

《觀經》亦言作懸鼓想,有蓮華座。

化土不定,或有或無。

准此,佛土無蓮華故。

 

[1] 勘 《說無垢稱經疏》卷二末:「諸教所說,種種不同,皆隨所宜,應時而說,非即決定。無垢所言,八法無瘡,生于淨土;《佛地》所言,勝出世間善根所起。此二皆是他受用因。《無垢經》言,發起天上菩提心土,乃至十善業道,是為淨修佛土者。通說有漏、無漏二因相資,生于他受用土,亦可通說生變化淨土。」

[2]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一:「如是淨土方所圓滿,既超三界異熟果地,如涅槃等,應無有因,若有因者,應三界攝。若言淨土超過三界,還有超過三界法因,此應當說其相云何?勝出世間善根所起。謂大宮殿用出世間無分別智、後所得智善根為因,而得生起,非是無因,非大自在天等為因。

    云何淨土超過三界,而用出世無分別智、後所得智世間淨法為異熟因?不說與彼為異熟因,然為餘因,彼得生起,如苦法智忍品,世第一法為因。此用本來無分別智、後得無漏善法種子,三無數劫修令增廣,為此淨土變現生因。無分別智名出世間,後得過前,說名為勝,用勝出世無漏善根為此生因。或諸聲聞、獨覺聖道名出世間,如來善根過彼名勝,此佛淨土,如來識中無漏善根為因而生。」

[3] 勘 《說無垢稱經》卷1:「「諸善男子!是故,菩薩若欲勤修嚴淨佛土,先應方便嚴淨自心。所以者何?隨諸菩薩自心嚴淨,即得如是嚴淨佛土。」」(CBETA 2019.Q4, T14, no. 476, p. 559c23-25)

[4] 勘 《說無垢稱經疏》卷二末:「又小乘中,唯言一佛,無多化身,亦隨彼機說一佛也。或資糧道,見一四天下有一主佛,加行道中,見三千界有一主佛。初地以上,漸漸增故,故他受用土,其量不定,其變化土,或淨或穢,或小或大,前後改轉,亦無定限,隨生所宜,一時現故。《無垢稱經》,佛足指按,大千界淨,無垢將至,預變毗耶一城為淨。說《法華經》,初變大千,次變十方,各二百萬億佛國令淨,後更重變,故知大小隨時不定。《瓔珞經》言:「毗盧遮那佛是法身,盧舍那佛是受用身,釋迦牟尼佛是化身。」故作是說。」

[5]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自性身土,一切如來同所證故,體無差別。自受用身及所依土,雖一切佛各變不同,而皆無邊,不相障閡。餘二身土,隨諸如來所化有情有共不共。所化共者,同處同時,諸佛各變為身為土,形狀相似,不相障閡,展轉相雜,為增上緣,令所化生自識變現,謂於一土有一佛身,為現神通說法饒益。於不共者,唯一佛變。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種性法爾更相繫屬,或多屬一,或一屬多,故所化生有共不共。不爾,多佛久住世間,各事劬勞,實為無益,一佛能益一切生故。」

[6] 勘 命命鳥 (動物)梵語耆婆耆婆迦Jīvajīvaka之譯。法華涅槃經等謂之命命鳥,勝天王般若經謂之生生鳥,雜寶藏經謂之共命鳥,阿彌陀經謂之共命之鳥。乃一身兩頭之鳥也。(耆婆耆婆)。玄應音義一曰:「梵云耆婆耆婆鳥,此言命命鳥是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一:「如是淨土任持圓滿,作何事業?作諸眾生一切義利。謂於此中,自能現作一切有情一切義利,或令一切有情自作一切義利。現益名義,當益名利;世間名義,出世名利;離惡名義,攝善名利;福德名義,智慧名利。如是等別。雖在寂定,由先所修加行願力,任運能作一切有情一切義利。」

[8] 四魔 p0400瑜伽二十九卷二十一頁云:當知諸魔略有四種,魔所作事有無量種。勤修觀行諸瑜伽師,應善徧知,當正遠離。云何四魔?一、蘊魔,二、煩惱魔,三、死魔,四、天魔。蘊魔者,謂五取蘊。煩惱魔者,謂三界中一切煩惱。死魔者,謂彼彼有情,從彼彼有情眾夭喪殞歿。天魔者,謂於勤修勝善品者求欲超越蘊煩惱死三種魔時,有生欲界最上天子得大自在,為作障礙,發起種種擾亂事業,是名天魔。當知此中苦死所依。若能令死,若正是死,若於其死作障礙事,不令超越。依此四種,建立四魔:謂依已生,已入現在五取蘊故,方有其死;由煩惱故,感當來生,生已便有夭喪殞歿。諸有情類,命根盡滅,夭喪殞歿,是死自性。勤修善者,為超死故,正加行時,彼天子魔得大自在,能為障礙。由障礙故,或於死法,令不能出;或經多時極大艱難,方能超越。又魔於彼,或有暫時不得自在,謂世間道離欲異生,或在此間,或生於彼。或魔於彼得大自在,謂未離欲,若未離欲,在魔手中,隨欲所作。若世間道而離欲者,魔縛所縛,未脫魔罥。由必還來生此界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9]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一:「如是淨土住處圓滿,有何道路,於中往來?大念、慧、行以為遊路。謂於此中,大念、大慧及以大行為所行路。所遊履故,名為遊路,是道異名。聞所成慧,名為大念,聞已記持,無倒義故;思所成慧,名為大慧,依理審思,得決定故;修所成慧,名為大行,由修習力,趣真理故。大者,念等緣大乘法而生起故,是彼果故,彼所攝故。履三妙慧,淨土往還,故名遊路。此說菩薩因三妙慧得入淨土,故名遊路。若諸如來,大念,即是無分別智,由念安住真如理故;大慧,即是後所得智,分別諸法真俗相故。此二皆有造作淨土增上業用,故俱名行。由此二智通生淨土,故名遊路。或大念行,是自利行,內攝記故;大慧行者,是利他行,外分別故。如其次第,通生如來二種淨土,故名遊路。」

[10]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一:「經曰:住最勝光曜七寶莊嚴,放大光明,普照一切無邊世界,無量方所妙飾間列,周圓無際,其量難測,超過三界所行之處,勝出世間善根所起,最極自在淨識為相,如來所都,諸大菩薩眾所雲集,無量天、龍、人非人等,常所翼從,廣大法味,喜樂所持,作諸眾生一切義利,滅諸煩惱、災橫、纏垢,遠離眾魔,過諸莊嚴,如來莊嚴之所依處,大念、慧、行以為遊路,大止、妙觀以為所乘,大空、無相、無願解脫為所入門,無量功德眾所莊嚴,大寶花王眾所建立大宮殿中。」

[11]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一:「經曰:住最勝光曜七寶莊嚴,放大光明,普照一切無邊世界,無量方所妙飾間列,周圓無際,其量難測,超過三界所行之處,勝出世間善根所起,最極自在淨識為相,如來所都,諸大菩薩眾所雲集,無量天、龍、人非人等,常所翼從,廣大法味,喜樂所持,作諸眾生一切義利,滅諸煩惱、災橫、纏垢,遠離眾魔,過諸莊嚴,如來莊嚴之所依處,大念、慧、行以為遊路,大止、妙觀以為所乘,大空、無相、無願解脫為所入門,無量功德眾所莊嚴,大寶花王眾所建立大宮殿中。」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