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37

復有二因:

一、能生;

二、方便。

能生因性,即是因緣;所餘三緣,方便因性。

受用、變化,二因所得;法身一種,方便因得。

     

又有二因,謂共、不共。

法身一種,是共因得;

自受用身,不共因得;

他受用、變化,通共不共。

       

又有二因:

 

大智、大悲,自利、他利。

隨增義說:

自受用身,大智自利因;他受用、變化身,大悲利他因;法身通二因。

或皆通二:

菩薩利他,為自利故;菩薩自利,為利他故。

       

又有二因:

一、性種姓;

二、習種姓。

法身非由二因親得,疏亦可名。

雖名佛性,無別類故,不名性種性,由此亦無因習成性。

餘之二身,二性親得。

       

又有三種因,

謂聞、思、修。

修慧正為親生了因,聞思疏助。

       

又三智因,

正智正為法身了因,餘二疏助;

正智、後得為受用正生因,加行疏助;

後智正為變化正生因,餘二疏助。

       

舊說三因:

一、應得因,謂即真如,所應得故;

二、加行因,謂菩提心願;

三、果圓滿因,謂正加行。

隨增義者,初得法身;

次得化身,願利生故;

後得報身,實修行故。

《佛性論》中,說此三因,各感三身,通所成故,廣如彼說。

彼論又說:

「佛性有三:

 

一、自性住佛性,未發心前,住自性位;

 

二、引出佛性,發心以後,諸有學位;

 

三、至得果佛性,謂無學位。」

彼論多說法身理性有此三位,與《涅槃》同。

依受用身,有為佛性分此三種,理亦無失。

    

又有三因。

《般若經》說:「發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降伏其心?」

 

無著釋言:「云何住,謂欲願;行,謂無相相應等持;伏,謂折伏散心。」

 

還住正願、入定、折伏散障,名三種因。

天親釋同。

或異解者,發心、修行、斷障別故,散行、定行。

初心散行,次心定行,後心入聖斷障,是故三因攝一切盡。

彼經宗意,說法身因行無相故,亦說福智二相法身,亦受用因方能起化,利益無盡。

       

有四種緣:

一、因緣;

二、等無間緣;

三、所緣緣;

四、增上緣。

因緣一種,遍諸有為,親辦自果;等無間緣,因果必是心、心所法;其所緣緣,體通一切法,果必心、心所;增上緣性,因果俱通,與力不遮果自性故。

法身但由增上緣得,自受用身通四緣得,他受用、變化,初後緣得,非心、心所實自性故。

     

復有四力:

一、因;

二、善友;

三、作意;

四、資糧。

三身皆通四力所得,然親得者,法身即非。  

又有四行,〈菩薩地〉說:

「一、菩提分;

 

二、波羅蜜;

 

三、諸神通;

 

四、成熟有情。」

 

三身皆由此四行得。

     

又有六因:

一、能作;

二、俱有;

三、相應;

四、同類;

五、遍行;

六、異熟。

能作,體通有為、無為,果唯有為,不障生故,體通四緣攝。

俱有,體通諸有為法,俱時與力,因緣、增上。

相應,果唯心、心所法,亦因、增上。

同類,唯是諸有為法,同品、勝品,自類為因,亦因、增上,所緣定無,等無間不定。

遍行,唯是苦集二諦,或是見道遍緣四諦一切煩惱,唯除因緣。

異熟,唯是有漏善業及不善業,招無記故,唯增上緣。

此六因中,若諸現行望自親種為因、增上,現行相望定無因緣,必有增上,餘二不定,望不親種但一增上。

一切種子望自類種皆因、增上,望自類現行亦因、增上,定無等無間,所緣緣不定。

若望異種但為增上,望異現行定為增上,無因、等無間,所緣緣不定。

初之四因通現及種,可有因緣;遍行、異熟雖通現種,不親生故,皆非因緣。

前四因通有漏、無漏,後二種因唯是有漏。

故佛三身:

法身非是六因所得,體非生故;

自受用身,前四因得;

他受、變化,初三因得,非相應因。

如六因義林教理為證。       

復有十因:

一、隨說;

二、觀待;

三、牽引;

四、生起;

五、攝受;

六、引發;

七、定異;

八、同事;

九、相違;

十、不相違。

法身唯為五因所得,論說離繫果,攝受、引發、定異、同事、不相違因,五因得故。

性妙離言,非隨說因得;能證道合,觀待相疏,非彼因得;牽引、生起,二果有為,亦非二得;相違因遠,得果已無,亦非彼得。

若疏遠詮,亦隨說得,不親得故,論不說之;觀待餘二功德之身成自性身,道證非疏遠故,論亦不說;離煩惱纏而成法身,以道證時,彼都已遠,論亦不說相違因得。

然義可為八因所得,唯除牽引及生起因。

  

受用、變化,八因所得,除隨說、相違。

言說不能親詮彼故,不說得之,疏亦可得;相違因遠,不說得之,疏亦可得。

若依此義,通十因得。

待因成果,二身相待,有觀待因;

能生種子,熟未熟別,分成牽引及生起因;

攝受六依處,辨無漏法故,有攝受因;

本性種子成引發因;

自乘種子為定異因;

即前諸因,同為生等一事業故,為同事因;

不相違因,其理可悉:

故有八因。

或復十因,且隨顯相,說此因等。

諸嚴淨土所有妙因,皆三身因,恐繁且止。

       

已辨因起,當辨果相。

果有五種:

一、異熟;

二、等流;

三、離繫;

四、士用;

五、增上。

此中,士用略有二釋:

一云、五蘊假者,名曰士夫;彼所得果,名士用果。

二云、諸別別法,亦名士夫;如彼假者有體用故,從喻為名,假士夫得,名士用果。

若依初義,法身唯是離繫、增上果。

斷障得故,是離繫果,增上可知。

非有漏故,非異熟果;非有為故,非等流果;非五蘊假者之所親證故,非士用果。

若依後義,亦士用果,聖道士夫之所得故,體成三果。

受用、變化各成三果,非有漏故,非異熟果;非無為故,非離繫果。

依前諸因得三身中,因緣生者,等流、增上,或是士用,或非士用;增上緣得,可通四果,唯除異熟,佛果無故;餘二緣得,定有增上,必無離繫、等流,士用或有或無。

自類勝品者,有等流,餘相望非有;彼勢力得者,有士夫,餘相望非有。

      

第五、諸門分別者,略有十四門:

一、常無常門。

《金光明》說:「如是三身,以有義故,而說為常;以有義故,說為無常。

 

化身者,恒轉法輪,是故處處如如方便,相續不斷,是故說常;非是本故,具足之用不顯現故,是故說無常。」[1]

 

《莊嚴論》說常有三種[2]

一、本性常;

二、不斷常;

三、相續常。

《佛地論》說:「此變化身沒已復現,化無盡故,是相續常。」[3]

 

所依常故,亦說為常,有生滅故,亦是無常,正與經同。       

《金光明》說:「應身者,從無始來相續不斷故,以一切諸佛不共之法能攝持故,眾生未盡,用亦不盡,是故說常;非是本故,以具足用不顯現故,故說無常。」[4]

 

《佛地論》說:「是不斷常,恒受法樂,無間斷故。」

 

所依常故,亦說為常。

依此常義,《涅槃經》「獲常色」等。

若言如來身無常者,此人舌根何不墮落?從因生故,有生滅故,亦說無常。       

諸論及《涅槃經》三十五皆說記有四種:

一、一向記;

二、分別記;

三、返問記;

四、捨置記。

此記有二:

一、人四記;

二、法四記。

      

人四記者,

一問生者皆死耶?答言如是,應一向記。

二問死者復生耶?答言應分別。

有煩惱者,死而復生;無煩惱者,死而不生。

應分別記。

三問人為殊勝?應返問彼:汝何所方?若方於天,答言為劣;若方於餘,答言為勝。

應返問記。

四問我為有無?應捨勿答,是捨置記。

       

法四記者,

一問生者皆滅耶?答言如是,是一向記。

二問滅者復生耶?答言此分別。

有因緣者,滅而復生;無因緣者,滅而不生。

二乘五蘊無大悲緣,無餘依[5]滅而更不生;如來之身但墮法數,不墮生數,有大悲故,本願未盡,有因緣故,滅而復生。

是分別記。

三問聲聞善心為勝為劣?應返問彼:汝何所方?隨方為答,是返問記。

四問第六蘊為善不善?應捨勿答,是捨置記。

       

佛受用身既墮法數,生者能滅,是一向記。

故不可說是本性常,許從因生說是常者,違比量故。

《金光明》中說:「法身者,非是行法,無有異相,異無有故,是自本故,是故說常。」

 

如如法身非是行法,無有異相,如如智法身是自本故,理智廣大,冥合無相,猶如虛空,是故說常。

   

《佛地論》說,如如法身是自性常,離諸分別及離戲論,本性常住,無生滅故,是故說常。

《涅槃》依此,說佛即法,法即是僧,僧即是常,常即虛空,虛空即佛性,佛性即法身。

如如智身[6]是不斷常,眾生無盡,本願不窮,復不入涅槃,中間無間斷,與智冥合,如空無限,亦離分別及諸戲論,是故說常。

唯說如如為法身者,唯自性常。

       

《攝大乘》[7]問:「佛受用身及變化身既是無常,云何經說如來身常?」

 

彼自答言:「此二所依法身常故。」

 

無性釋[8]云:「此非身常,依常身故。

 

此顯等流及變化身是異門常,非自性常。」

 

「又彼二身以恒受用無休廢故,數數現化,不永絕故。

 

如常受樂,如常施食。

 

如來身常,當知亦爾。」

 

無性釋言:「又受用身以恒受用,無休廢故。

 

猶如世間言常受樂,雖非受樂常無間斷,而言常受。

 

佛受用身亦爾,彼彼菩薩受樂無廢,雖非常住,而亦言常。」

 

《勝鬘》言:「如來色無盡,智慧亦復然。」[9]

 

「由佛化身數數現化,不永斷絕。

 

猶如世間言常施食,雖非無間,然數數施,其心不絕,名常施食。

 

化身亦爾,數數現化,不永絕故,二身言常,是密意常。」[10]
       

二、自他二利門。

《金光明》說:「善男子!一切諸佛利益自他,至於究竟。

 

自利益者,是法如如;利益他者,是如如智。

 

於自他利益處,一切得自在,成就種種無邊用故,是故分別佛法無量無邊種種差別。」[11]

 

《雜集論》說:「佛受用身,自利最勝;變化身者,他利最勝;自性身者,俱利並勝。」[12]

 

他受用身雖他利攝,從自受用受法聖財最增勝故,但說自利。

      

《佛地》《唯識》皆說法身寂靜安樂,無動作故,正自利攝。

《金光明》依此,說:「自利益者,是法如如」,不說有能為增上緣益眾生故,亦兼利他。

又與二身俱利為依,二利所攝受用有二:

自受用身,自願行滿,能自受用微妙法樂,正自利攝;

他受用身,他願行滿,令諸菩薩受大法樂,他利所攝。

由此二故,或說受用唯自利攝,或說他利,或說俱利,皆不相違。

返顯經言:「能利益他,是如如智」者,但說能為受用、變化利益他者,是如如智,不遮此智而是自利。

變化身者,唯為利他,現諸化相,他利所攝。

       

三、有異無異門。

《攝大乘》說:「諸佛法身依止、意樂、業無別故,當言無異;無量依身現等覺故,當言有異。」

 

無性釋言:「真如無異,依止無別。

 

利樂意同,意樂無別。

 

正覺、涅槃種種業同,業無差別。」[13]

 

此說能依及所依同,故言無異。

《佛地論》說:「法身實性,諸佛共有,故無差別;就能證因有差別故,假說差別。」[14]

 

唯就所依,說無差別,體無二故;若就能依,說有差別,體有異故。

《攝論》復言:「如說法身,受用亦爾。

 

意樂及業無差別故,當言無異,不由依止無差別故,無量依止差別轉故。

 

變化身亦爾。」[15]

 

《佛地論》說:「其餘二身,各別因感,各別自性,實有差別。」[16]

 

《攝論》言:「無量依身現等覺故,當言有異。」

 

但無別執,利樂意樂事業平等,說無差別,亦不相違。

       

四、三身形量門。

《佛地論》說:「法身無邊,猶若虛空,遍一切處,不可說其形量大小,就相而言,如空無際。

 

自受用身有色、非色,非色無形,不可說其形量大小,隨身及境,亦得說言遍一切處。」[17]

 

有色諸法,大劫修因,得勝根境,一一相好,周遍法界,不同生死,業有分限,所感身形,有小有大。

佛無漏身於無量劫值無邊佛,斷無邊障,利無邊生,修無量善之所起故,果亦無邊。

由圓鏡智所變之身無限量故,諸佛所變,同處同時,其相相似,不相障礙,終無間斷,受用法樂,唯佛所知,非餘根境。

故聖教說,無見頂相,無邊法音,一一功德,作用無限。

     

他受用身為諸菩薩現種種身、言音、相好,形量不定。

《梵網經》「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華座,乃至一國一釋迦」[18]等;

《花嚴》等,說初地菩薩見百佛國,一國即是一大千界,一界有一釋迦化身。

一四天下各一化身,一界即有一大釋迦,四善根所見;百億小釋迦,餘三乘所見。

初地自見百大千界一盧舍那,阿彌陀佛量是此所見。

如是二地見千,三地萬等,積數應知。

乃至十地金剛心菩薩將成佛時,色究竟天上大寶蓮華相現,周圓如十阿僧祇百千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量。

此一微塵一大千界,菩薩坐之,而成正覺,彼所見佛,身量難知,自受用身,彼所不見。

《法花經》等,說阿難成佛國土之量,准此佛身他受用攝。

何地所見,理准應悉。

其變化身化地前眾,資糧、加行,二位見別,隨眾所宜,形量不定。

釋迦丈六,倍大眾生;彌勒千尺,任生宜見。

他受、化身,皆是化色,四、五塵性,非色功德,雖無形質,而亦化現。

《成唯識》說:「無上覺者,神力難思,故能化現無形質法,現貪瞋等,令餘知故。」[19]

 

《瑜伽論》說:「變化不能為其四事:一、心;二、心所;三、根;四、業果。」

 

雖無實用,現似有之心、心所法,即相分心化似五根體、四塵性。

雖似業果,性即無漏,六年苦行、馬麥、金鎗雖皆似苦,實無漏故。       

五、所化有情共不共門。

自性、自受用無此分別,他受用及化有此義門。

《佛地論》中,略有三說:

一者、皆共,以一一佛皆能化生,福慧平等,多時修行,同求菩提。

如說一佛所化有情即一切佛,故知皆共。    

二者、不共,以佛所化,本相屬故。

是故釋迦底沙佛時,曾與慈氏同事彼佛,佛觀所化,釋迦先熟,慈氏後熟;觀能化者,慈氏先成,釋迦後成。

入火光定[20],令釋迦見,七日七夜,翹一足讚,令超慈氏,在前成佛。

又釋迦言:「我所應度,皆已度訖。」

 

又契經說:「佛涅槃時,觀一所化,現在有頂,當生此間,應受佛化。

 

留一化身,潛住此界,身現涅槃。

 

彼沒來生,留身方化,成無學已,化身方滅。」[21]

 

又處處說,能化、所化,相屬決定。

是故不共。

    

如實義者,有共不共。

《成唯識論》亦作是說:「所化共者,同處同時,諸佛各變為身為土,形狀相似,不相障礙,展轉相雜,為增上緣,令所化生自識變現,謂於一土有一佛身,為現神通說法饒益。

 

於不共者,唯一佛變。

 

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種姓法爾更相繫屬,或多屬一,或一屬多,故所化生有共不共。

 

不爾,多佛久住世間,各事劬勞,實為無益,一佛能益一切生故。」[22]

 

此義廣如《佛地》等說。

     

六、三身諸相門。

七、由幾自在得自在門。

八、三身依止幾處門。

九、由幾佛法所攝持門。

十、受用變化非法身門。

十一、功德相應門。

此上,皆如《攝大乘》說。

十二、有漏無漏識所變門,如《成唯識》說。

十三、淨土差別門,如別義林說。

十四、三身說法差別門,如《楞伽經》

      

此三身義,差別無邊,恐厭繁文,且略指述。

《十地經》《金光明經》《楞伽經》《金剛般若經》《涅槃經》《勝鬘經》《解深密經》《法花經》《無垢稱經》《瑜伽》《攝論》、二《般若論》《對法》《佛地》《唯識》《寶性》等論及《法花》《無垢稱》疏,廣辨其相。

佛土章

佛土義以八門分別:

一、顯差別;

二、出體性;

三、明因行;

四、彰果相;

五、釋分量;

六、解處所;

七、共不共;

八、諸門辨。

第一、顯差別者,

《佛地論》第七[23]云:

「佛身有二:

 

一、生身;

 

二、法身。

 

若自性身,若實受用,俱名法身,諸功德法所集成故。

 

若變化身,若他受用,俱名生身,隨眾所宜,數現生故。」

 

一切佛土必有身居,身既有二,故土亦然。

生身土通淨穢,法身土唯清淨。

或身有二:

一、實;

二、權。

實即法身,權即生體。

土隨亦二,淨穢如前。

       

《佛地經》說,佛身有三,頌云:「自性法受用,變化差別轉。」

 

彼論云:「自性法者,即是如來初自性身,體常不變,故名自性。

 

力、無畏等諸功德法所依止故,亦名法身。

 

受用者,即受用身,能令自他受用種種大法樂故。

 

變化者,即變化身,為欲利益安樂有情,示現種種變化事故。

 

雖淨法界體性無差別,而有三身種種相異轉變不同,故名差別。」[24]

 

身既有三,土隨亦爾:

一、法性土。

二、受用土。

此二唯淨。

三、變化土,通淨及穢。

《成唯識論》第十卷說,佛身有四,佛土亦爾。

一、自性身,依法性土。

《稱讚大乘功德經》言,是薄伽梵[25]住法界藏[26],說彼經典,住法性土也[27]

二、自受用身,依自受用土。

三、他受用身,依他受用土。

《佛地經》云:「住最勝光耀」,十八圓滿也。

四、變化身,依變化土,此經所云「住廣嚴城」也。

初三身土,唯淨非穢;後變化土,通淨及穢。

為十地菩薩現身及土,非穢唯淨;為地前菩薩、二乘眾現,通淨及穢。

若為分別煩惱及所知障未盡,未證二空真如者所現身土,或淨或穢;若為二分別障盡,及已證二空者所現身土,必是淨故。

《佛地論》說,三身有四句:

一、受用非變化,謂自受用身;

二、變化非受用,謂變化身;

三、亦受用亦變化,謂他受用身;

四、非受用非變化,謂自性身。

亦同《唯識》。       

《大般若經》第五百六十八〈勝天王會〉第三卷[28]說:

「佛有十身:

 

一、平等身;

 

二、清淨身;

 

三、無盡身;

 

四、善修身;

 

五、法性身;

 

六、離尋伺身;

 

七、不思議身;

 

八、寂靜身;

 

九、虛空身;

 

十、妙智身。

 

天王白言:『何位能得如來十身?』

 

佛言:

 

『初地得平等身,通達法性,離諸邪曲,見平等故;

 

第二地中得清淨身,離犯戒失,戒清淨故;

 

第三地中得無盡身,離欲貪瞋,得勝定故;

 

第四地中得善修身,常勤修習菩提分故;

 

第五地中得法性身,觀諸諦理,證法性故;

 

第六地中得離尋伺身,觀緣起理,離尋伺故;

 

第七地中得不思議身,方便善巧智行滿故;

 

第八地中得寂靜身,離諸煩惱戲論事故;

 

第九地中得虛空身,身相無盡,遍一切故;

 

第十地中得妙智身,一切種智修圓滿故。』

 

天王復言:『佛菩薩身豈無差別?』

 

佛言:『天王!身無差別,功德有異。

 

以一切法同一法性,故身無別。

 

諸如來身具諸功德,菩薩不爾,故功德異。』」

 

廣說無量譬喻顯示,故知十身皆唯法身。

法身依義既有十名,是故真如隨於勝德,亦成十土:

一、遍行土;

二、最勝土;

三、勝流土;

四、無攝受土;

五、類無別土;

六、無染淨土;

七、法無別土;

八、不增減土;

九、智自在土;

十、業自在土。

亦隨能證,別分十土,依義別故。

《佛地論》云:

「又餘經說有十種佛,即《花嚴經》:

 

一、現等覺佛;

 

二、弘誓願佛;

 

三、業異熟佛;

 

四、住持佛;

 

五、變化佛;

 

六、法界佛;

 

七、心佛;

 

八、定佛;

 

九、本性佛;

 

十、隨樂佛。

 

前五世俗,後五勝義,隨其所應,三身所攝。」

 

且隨麤相配三身者,初五化身,次二法身,後三受用。

既即三身,土亦三土,更無別義。       

《瑜伽》第四云:「復有超過淨居大自在住處,有十地菩薩由極熏修第十地故,得生其中。」

 

《花嚴》云有妙淨土,出過三界,第十地菩薩當生其中。

亦即《十地》云:「現報利益,受佛位故;後報利益,摩醯首羅智處生故。」

 

梵云摩醯首羅,即《瑜伽》所云大自在,第十地菩薩也。

第十地菩薩將成佛時,往色究竟上,坐大寶蓮華成正覺故,感得此土,既成佛已,土便無邊,更無別處。

       

《對法》第六云:「復有清淨世界,非苦諦攝,非業煩惱力所生故,非業煩惱增上所起故,然由大願清淨善根增上所引。

 

此所生處,不可思議,唯佛所覺,尚非得靜慮者靜慮境界,況尋思者。」

 

此自受用土唯佛所知,尚非十地、二乘境界,況非聖位有尋思者之所能知。

雖有諸教種種不同,及如上說身土差別,不過三四,更不釋餘,如理應悉。       

第二、出體性者,

自性身土即真如理,雖此身土體無差別,而屬佛法相性異故。

以義相為身,以體性為土,以覺相為身,以法性為土,體具恒沙真理功德。

此佛身土俱非色攝,非心、心所,但依一如差別義說。

       

自受用身還依自土,謂圓鏡智相應淨識,由昔所修自利無漏純淨佛土因緣成熟,從初成佛盡未來際,相續變為純淨佛土。

唯以無漏色蘊,色、香、味、觸相續四塵間斷,亦聲五塵為性,體具事相色法功德。

《對法》所言:「唯佛所覺,尚非得靜慮者靜慮境界,況尋伺者」,即是此土[29]

      

他受用身還依自土,謂平等智、大慈悲力,由昔所修利他無漏純淨佛土因緣成就,隨於十地菩薩所宜,變為淨土,器土亦以無漏色蘊四塵、五塵而為體性。

譬如世間人王國土,以有情界及器世界以為體性,離二無別王國土故。

由此他受用身所有淨土,亦以成十地菩薩五蘊及金銀等所成四塵等器土以為體性。

      

《無垢稱經》第一卷[30]說:「諸有情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一切菩薩隨諸有情增長饒益,即便攝受嚴淨佛土」,乃至廣說:「十善業道土是菩薩佛土,菩薩成佛時,大富梵行乃至正見有情來生其國」,故知有情及彼器界俱稱佛土[31]

持髻所言:「我見釋迦佛土嚴淨,復有無量寶功德莊嚴」,亦他受用土,持髻乃是第八地故。

《法花經》云:「眾生見劫盡,大火所燒時,我此土安穩,天人常充滿」

《梵網經》言:「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華座,一花百億國,一國一釋迦」,即他受用土。

世親菩薩《淨土論》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皆他受用土。

此之佛土,佛所變者,定唯無漏;菩薩變者,通有無漏。

第八、五識所變,唯有漏;第六意識或第七識及所變,通有無漏。

其有情土,通以五蘊功德為性;其此器土,具十八圓滿。

佛變化身還居自土,謂成事智、大悲慈力,由昔所修利他無漏淨穢佛土因緣成熟,隨未登地有情所宜,化為佛土,或淨或穢。

如彌勒土淨,釋迦土穢。

釋迦土中,說《無垢稱經》足未按前,現穢非淨;足按已後,暫令見淨。

《法花》時,十方佛集,淨而非穢;未集已前,穢而非淨。

《涅槃》亦言:「爾時,三千大千世界以佛神力,地皆柔軟,無有坵墟、土石、沙礫」,亦化土攝,隨所宜生而現土故。

此土亦以有情五蘊及器四塵等以為體性。

佛變唯無漏,餘有情變,通有無漏;第六識及所變,通有無漏,餘識及所變唯有漏。

雖有種種眾寶莊嚴,依法出體,外土唯色,內土通五,所化有情五蘊成故,或似有功德,或似無功德。

       

第三、辨因行者,

此上經言,發起無上菩提心,正是為菩薩嚴淨佛土,菩薩證得大菩提時,一切發趣大乘有情來生其國。

純意樂、善加行、上意樂、六波羅蜜、四無量、四攝事、巧方便、三十七種菩提分法,修迴向,善說息除八種無暇,自守戒行,不譏彼短,十善業道,合十八種淨修佛土,皆淨土因。

     

經下文言,成熟八法,生于淨土。

〈香臺品〉[32]言:「堪忍世界諸菩薩眾成就八法,無毀無傷,從此命終,生餘淨土。

 

一、作思惟:我於有情應作善事,不應於彼希望善報。

 

二、作思惟:我應代彼一切有情受諸苦惱,我之善根悉迴施與。

 

三、作思惟:我於有情應心平等,心無罣礙。

 

四、作思惟:我應於彼一切有情摧伏憍慢,敬愛如佛。

 

五、信解增上,於未聽受甚深經典,暫得聽聞,無疑無謗。

 

六、於他利養,無嫉妒心;於己利養,不生憍慢。

 

七、調伏自心,常省己過,不譏他犯。

 

八、恒無放逸,於諸善法,常樂尋求,精進修行菩提分法。」

 

《觀無量壽經》廣說諸觀生淨土因,乃至孝養父母,奉事師長,十念成就,皆淨土因。

《佛地經論》《攝大乘》皆言勝出世間善根所起,唯說無漏善根為因。

      

雖有如是諸文不同,各隨所化,機宜不同,宜聞說行,非定唯爾。

《對法》云:「非業煩惱力所生故,非業煩惱增上起故,然由大願清淨善根之所引發。」[33]

 

總而言之,淨土因者:

一、由善根;

二、由大願。

若不修善根,佛土無因;不發大願,佛土無緣。

因緣具足,方感果故。

如世有支資愛取潤,方感內外二土果故。

要修眾行,以願為資,方得生於佛土之中。

不爾,便無見佛聞法生佛土義。

總相雖爾,然佛四土勝因各別,謂法性土唯以二空無分別智為其因緣,證法性理,唯此智故;

自受用土唯以自利後所得智為其因緣,證事五蘊,唯此智故;

他受用土及變化土唯以利他後所得智為其因緣。

《般若經》云莊嚴佛土,「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佛土,是名莊嚴佛土。」

 

莊嚴佛土,天親論云:「智習唯識通,如是取淨土,非形第一體,非嚴莊嚴意。」[34]

 

廣如彼說,正與此同。

此說佛土所化眾生,其因乃別,其法性土,十地菩薩亦以無分別智為其因緣。

 

[1] 勘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二:「善男子!如是三身,以有義故,而說於常;以有義故,說於無常。化身者,恒轉法輪,處處隨緣,方便相續,不斷絕故,是故說常;非是本故,具足大用不顯現故,說為無常。應身者,從無始來相續不斷,一切諸佛不共之法能攝持故,眾生無盡,用亦無盡,是故說常;非是本故,以具足用不顯現故,說為無常。法身者,非是行法,無有異相,是根本故,猶如虛空,是故說常。善男子!離無分別智,更無勝智;離法如如,無勝境界。是法如如,是慧如如,是二種如如,如如不一不異。是故法身,慧清淨故,滅清淨故,是二清淨,是故法身具足清淨。」

[2] 勘 《大乘莊嚴經論》卷第三:「偈曰:

        由依心業故,三佛俱平等,

        自性無間續,三佛俱常住。

    釋曰:彼三種身,如其次第,一切諸佛悉皆平等。由依故,一切諸佛自性身平等,法界無別故。由心故,一切諸佛食身平等,佛心無別故。由業故,一切諸佛化身平等,同一所作故。復次,一切諸佛悉同常住。由自性常故,一切諸佛自性身常住,畢竟無漏故。由無間常故,一切諸佛食身常住,說法無斷絕故。由相續常故,一切諸佛化身常住,雖於此滅,復彼現故。」

[3]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七:「如是三身,受用、變化既有生滅,云何經說,諸佛身常?由二所依,法身常故。又受用身及變化身雖有生滅,以恒受用種種法樂無休廢故,於十方界數數現化無斷絕故,如常受樂,如常施食,故說名常。《莊嚴論》說,常有三種:一、本性常,謂自性身,此身本來性常住故;二、不斷常,謂受用身,恒受法樂,無間斷故;三、相續常,謂變化身,沒已復現,化無盡故。如是法身,雖離一切分別戲論,而無生滅,故說名常。二身雖有念念生滅,而依常身無間斷故,恒相續故,說名為常。經說如來色、受等法,一切常住。依此道理,非無生滅,無漏種子修習增長所生起故,生者皆滅一向記故,色心皆見是無常故,常住色心曾不見故。

    如是三身,云何形量?法身,清淨真如為體,真如即是諸法實性。法無邊際,法身亦爾,遍一切法,無處不有,猶如虛空,不可說其形量大小,就相而言,遍一切處。受用身者,有色、非色。非色諸法,無形質故,亦不可說形量大小,若就依身及所知境,亦得說言遍一切處。色有二種:一者、實色;二者、化色。」

[4] 勘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二:「「善男子!如是三身,以有義故,而說於常;以有義故,說於無常。化身者,恒轉法輪,處處隨緣,方便相續,不斷絕故,是故說常;非是本故,具足大用不顯現故,說為無常。應身者,從無始來相續不斷,一切諸佛不共之法能攝持故,眾生無盡,用亦無盡,是故說常;非是本故,以具足用不顯現故,說為無常。法身者,非是行法,無有異相,是根本故,猶如虛空,是故說常。善男子!離無分別智,更無勝智;離法如如,無勝境界。是法如如,是慧如如,是二種如如,如如不一不異。是故法身,慧清淨故,滅清淨故,是二清淨,是故法身具足清淨。

    「復次,善男子!分別三身有四種異:有化身非應身、有應身非化身、有化身亦應身、有非化身亦非應身。何者化身非應身?謂諸如來般涅槃後,以願自在故,隨緣利益,是名化身。何者應身非化身?是地前身。何者化身亦應身?謂住有餘涅槃之身。何者非化身非應身?謂是法身。

    「善男子!是法身者,二無所有所顯現故。何者名為二無所有?於此法身相及相處二皆是無,非有非無,非一非異,非數非非數,非明非闇。如是如如智不見相及相處,不見非有、非無,不見非一、非異,不見非數、非非數,不見非明、非闇。是故當知,境界清淨,智慧清淨,不可分別,無有中間,為滅道本故,於此法身能顯如來種種事業。」

[5] 如 無餘依涅槃界 p1082瑜伽八十五卷十頁云:此有餘依滅故,名為滅界。亦名無餘依涅槃界。

二解 瑜伽八十六卷六頁云:復次由三種相,諸行滅故;說名無餘依涅槃界。一者、先所生起諸行滅故。二者、自性滅壞諸行滅故。三者、一切煩惱永離繫故。先所生起諸行滅者:謂於先世能感後有諸業煩惱之所造作,及由先願之所思求,今所生起諸行永滅。自性滅壞諸行滅者:謂彼生已,任性滅壞,非究竟住,諸行永滅。一切煩惱永離繫者:謂諸煩惱、無餘斷滅。由今滅故;後不更生。是故由此三相,諸行滅故;說名寂滅。非永無相。其相異故。若永無相;不可施設說名寂滅。

三解 大毗婆沙論三十二卷十八頁云:云何無餘依涅槃界?答:卽阿羅漢、諸漏永盡,壽命已滅;大種造色、相續已斷;依五根身,心不復轉;無餘依故,諸結永盡,名無餘依涅槃界。此中壽命已滅者:顯命根及眾同分已滅。俱是牽引業果故;且舉命根。當知亦卽說眾同分。大種造色相續已斷者:總顯色身相續已斷。依五根身心不復轉者:顯心心所,不復相續。不說生等,義如前說。有作是說:大種造色者:顯身。五根身者:顯根。心相續者:顯覺。如是色身心心所法,或身根覺,相續已斷,諸結永盡;名無餘依涅槃界。謂阿羅漢、將般涅槃,身中風起、令不調適。不調適故;內火羸劣。火羸劣故;所食不消。食不消故;不起食欲。無食欲故;不復飲食。不飲食故;大種損減。大損減故;造色諸根、亦隨損減。根損減故;心心所法、無所依止,不復相續。心心所法、不相續故;命根等斷。命等斷故;名入涅槃。無餘依故者:無二種依。一、無煩惱依。二、無生身依。復次一、無染污依。二、無不染污依。無餘依故;諸結永盡。名無餘依涅槃界。

四解 發智論二卷二頁云:云何無餘依涅槃界?答:卽阿羅漢,諸漏永盡,壽命已滅;大種造色、相續已斷;依五根身心不復轉。無餘依故。諸結永盡,名無餘依涅槃界。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 如 如如智(術語)契於如如理體之智,謂之如如智。佛性論二曰:「言如者有二義:一如如智,二如如境。(中略)以如如智稱如如境故。」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 勘 《攝大乘論本》卷下:「佛受用身及變化身既是無常,云何經說如來身常?此二所依法身常故,又等流身及變化身以恒受用無休廢故,數數現化不永絕故。如常受樂,如常施食。如來身常,應知亦爾。

    由六因故,諸佛世尊所現化身非畢竟住。一、所作究竟,成熟有情已解脫故;二、為令捨離不樂涅槃,為求如來常住身故;三、為令捨離輕毀諸佛,令悟甚深正法教故;四、為令於佛深生渴仰,恐數見者生厭怠故;五、令於自身發勤精進,知正說者難可得故;六、為諸有情極速成熟,令自精進不捨軛故。」

[8]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十:「論曰:佛受用身及變化身既是無常,云何經說如來身常?此二所依法身常故,又等流身及變化身以恒受用無休廢故,數數現化不永絕故。如常受樂,如常施食。如來身常,應知亦爾。

    釋曰:有契經說如來身常,佛受用身及變化身既是無常,云何如來其身常住?謂此二身雖是無常,然依法身,法身常故,亦說為常。言身常者,或體是常,或依常身,故名身常。此顯等流及變化身是異門常,非自性常。又受用身以恒受用,無休廢故。如常受樂,猶如世間言常受樂,雖非受樂常無間斷,而得說言此常受樂。佛受用身當知亦爾,雖非常住,而或言常,以於彼彼菩薩眾中受大法樂無休廢故。」

[9] 勘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如來色無盡,智慧亦復然;一切法常住,是故我歸依。」(CBETA 2019.Q4, T12, no. 353, p. 217a26-28)

[10]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十:「論曰:佛受用身及變化身既是無常,云何經說如來身常?此二所依法身常故,又等流身及變化身以恒受用無休廢故,數數現化不永絕故。如常受樂,如常施食。如來身常,應知亦爾。

    釋曰:有契經說如來身常,佛受用身及變化身既是無常,云何如來其身常住?謂此二身雖是無常,然依法身,法身常故,亦說為常。言身常者,或體是常,或依常身,故名身常。此顯等流及變化身是異門常,非自性常。又受用身以恒受用,無休廢故。如常受樂,猶如世間言常受樂,雖非受樂常無間斷,而得說言此常受樂。佛受用身當知亦爾,雖非常住,而或言常,以於彼彼菩薩眾中受大法樂無休廢故。

    佛變化身數數現化,不永斷絕,別意言常,如常施食。猶如世間言常施食,雖非施食能常無間,然數數施,期心不絕,名常施食。佛變化身當知亦爾,非無生滅,說名為常;隨所化生,數數示現,不永絕故,密意言常。」

[11] 勘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二:「復次,善男子!一切諸佛利益自他,至於究竟。自利益者,是法如如;利益他者,是如如智。能於自他利益之事而得自在成就種種無邊用故,是故分別一切佛法,有無量無邊種種差別。善男子!譬如依止妄想思惟,說種種煩惱,說種種業用,說種種果報。如是依法如如,依如如智,說種種佛法,說種種獨覺法,說種種聲聞法。依法如如,依如如智,一切佛法自在成就,是為第一不可思議。譬如畫空作莊嚴具,是難思議。如是依法如如,依如如智,成就佛法亦難思議。」

[12]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一:「自他並利所依止者,顯差別義,謂如來受用、變化、自性身,如其次第,自他並利所依故。所依者,身義、體義無差別也。自他並利所依者,就勝而說,謂受用身自利最勝,處大會中能受第一廣大甚深法聖財故;變化身者,他利最勝,遍於十方一切世界能起無間,猶工巧業等諸變化事,建立有情所應作故;自性身者,謂諸善逝共有法身,最極微細一切障轉依真如為體故,於自他利並為最勝,由證此身得餘身故。此三佛身是差別義。」

[13]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九:「論曰:諸佛法身當言有異,當言無異?依止、意樂、業無別故,當言無異;無量依身現等覺故,當言有異。如說佛法身,受用身亦爾,意樂及業無差別故,當言無異;不由依止無差別故,無量依止差別轉故。應知變化身如受用身說。

    釋曰:諸佛法身依止、意樂、作業無別,故無有異。諸佛真如無有異故,依止無別。一切皆為利益安樂一切有情,意樂同故,意樂無別。一切皆同利他為勝,現等正覺、般涅槃等種種作業,故業無別。無量依身現等覺故,當言有異者,謂由無量別別依身菩提薩埵現成佛故,非無有異,如前廣說。如說法身,受用亦爾。此說意樂及業無別,不說依止無有差別,無量依止差別轉故。謂於一切別世界中,諸佛國土、眾會、名號、身量、相好、受法樂等各不同故,佛變化身應知亦爾。」

[14]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七:「如是三身,一切如來為有差別,為無差別?法身實性,一切如來皆共有故,無有差別;就能證因有差別故,假說差別。其餘二身,各別因感,各別自性,實有差別,但無別執,同處相似利樂意樂事業平等,說無差別。是故說言,一切諸佛由所依止意樂事業,於三種身,如其次第,說無差別,所依法界無差別故,利樂意樂無差別故,共作事業無差別故。」

[15] 勘 《攝大乘論本》卷下:「諸佛法身當言有異,當言無異?依止、意樂、業無別故,當言無異;無量依身現等覺故,當言有異。如說佛法身,受用身亦爾,意樂及業無差別故,當言無異;不由依止無差別故,無量依止差別轉故。應知變化身如受用身說。」

[16]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七:「如是三身,一切如來為有差別,為無差別?法身實性,一切如來皆共有故,無有差別;就能證因有差別故,假說差別。其餘二身,各別因感,各別自性,實有差別,但無別執,同處相似利樂意樂事業平等,說無差別。是故說言,一切諸佛由所依止意樂事業,於三種身,如其次第,說無差別,所依法界無差別故,利樂意樂無差別故,共作事業無差別故。」

[17]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七》:「如是三身,云何形量?法身,清淨真如為體,真如即是諸法實性。法無邊際,法身亦爾,遍一切法,無處不有,猶如虛空,不可說其形量大小,就相而言,遍一切處。受用身者,有色、非色。非色諸法,無形質故,亦不可說形量大小,若就依身及所知境,亦得說言遍一切處。色有二種:一者、實色;二者、化色。」

[18] 勘 《梵網經》卷2:「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花臺,周匝千花上,復現千釋迦。一花百億國,一國一釋迦,各坐菩提樹,一時成佛道。」(CBETA 2019.Q4, T24, no. 1484, pp. 1003c29-1004a4)

[19]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然變化身及他受用雖無真實心及心所,而有化現心、心所法,無上覺者,神力難思,故能化現無形質法。若不爾者,云何如來現貪、瞋等?久已斷故。云何聲聞及傍生等,知如來心?如來實心,等覺菩薩尚不知故。由此經說化無量類,皆令有心;又說如來成所作智化作三業;又說變化有依他心,依他實心,相分現故。雖說變化無根、心等,而依餘說,不依如來。又化色根、心、心所法,無根等用,故不說有。」

[20] 火光定 (術語)出火之禪定。西域記三記阿難之入滅曰:「即昇虛空,入火光定,身出煙焰,而入寂滅。」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1]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七:「有義:不共。以佛所化諸有情類本相屬故。是故如來底沙佛時,曾與慈氏同為弟子,佛觀釋迦所化有情善根先熟,慈氏所化善根後熟,又觀慈氏因行先滿,釋迦後滿,遂於一處入火光定,令釋迦見,七日七夜不下一足,一頌讚歎,令超慈氏在前成佛。又佛將欲入涅槃時,作如是言:「我所應度,皆已度訖。」又契經說:「佛涅槃時,觀一所化,現在非想非非想處,當生此間,應受佛化,留一化身,潛住此界,先所受身,現入涅槃。彼從非想非非想沒,來生此間,佛所留化,為說妙法,成阿羅漢,爾時化身,方沒不現。」又諸經中,處處宣說,能化、所化,相屬決定。是故諸佛所化不共。」

[22]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自性身土,一切如來同所證故,體無差別。自受用身及所依土,雖一切佛各變不同,而皆無邊,不相障閡。餘二身土,隨諸如來所化有情有共不共。所化共者,同處同時,諸佛各變為身為土,形狀相似,不相障閡,展轉相雜,為增上緣,令所化生自識變現,謂於一土有一佛身,為現神通說法饒益。於不共者,唯一佛變。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種性法爾更相繫屬,或多屬一,或一屬多,故所化生有共不共。不爾,多佛久住世間,各事劬勞,實為無益,一佛能益一切生故。」

[23]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七:「或處說佛有二種身:一者、生身;二者、法身。若自性身,若實受用,俱名法身,諸功德法所依止故,諸功德法所集成故。若變化身,若他受用,俱名生身,隨眾所宜,數現生故。」

[24]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七:「經曰:自性法受用,變化差別轉。論曰:有義:此顯五法所成三身差別。有義:此顯六種相中差別之相。雖諸如來所依清淨法界體性無有差別,而有三身種種相異轉變不同,故名差別。自性法者,即是如來初自性身,體常不變,故名自性。力、無畏等諸功德法所依止故,亦名法身。受用,即是次受用身,能令自他受用種種大法樂故。變化,即是後變化身,為欲利益安樂眾生,示現種種變化事故。體義、依義、眾德聚義,總名為身。如是略釋三身名義。」

[25] 薄伽梵 p1402瑜伽八十三卷十九頁云:薄伽梵者:坦然安坐妙菩提座,任運摧滅一切魔軍大勢力故。

二解 如如來十號中說。

三解 佛地經一一卷四頁云:薄伽梵者:謂薄伽聲,依六義轉。一、自在義,二、熾盛義,三、端嚴義,四、名稱義,五、吉祥義,六、尊貴義。如有頌言:自在、熾盛、與端嚴,名稱、吉祥、及尊貴。如是六種義差別,應知總名為薄伽。如是一切,如來具有。於一切種,皆不相離。是故如來,名薄伽梵。其義云何?謂諸如來,永不繫屬諸煩惱故;具自在義。焰猛智火所燒煉故;具熾盛義。妙三十二大士相等,所莊飾故;具端嚴義。一切殊勝功德圓滿,無不知故;具名稱義。一切世間親近供養,咸稱讚故;具吉祥義。具一切德,常起方便,利益安樂一切有情,無懈廢故;具尊貴義。或能破壞四魔怨故;名薄伽梵。四魔怨者:謂煩惱魔、蘊魔、死魔、自在天魔。佛具十種功德名號,何故如來教傳法者,一切經首,但置如是薄伽梵名?謂此一名,世咸尊重。故諸外道,皆稱本師名薄伽梵。又此一名,總攝眾德。餘名不爾。是故經首皆置此名。薄伽梵德,後當廣說。

四解 無性釋一卷二頁云:薄伽梵者:破諸魔故。能破四種大魔怨故;名薄伽梵。四種魔者:一者、煩惱魔,二者、蘊魔,三者、天魔,四者、死魔。依空三摩地,能破煩惱魔。一切麁重轉依相住無量善根,隨順證得,或復依止精進慧力,能破蘊魔。依慈等持,能破天魔。依修神足,能破死魔。能破如是四大魔故;名薄伽梵。又自在等功德相應;是故說佛名薄伽梵。所以者何?以當宣說佛世尊故。

五解 法蘊足論二卷七頁云:薄伽梵者:謂有善法,名薄伽梵。成就無上諸善法故。或脩善法,名薄伽梵。已脩無上諸善法故。又佛世尊,圓滿脩習身戒心慧,成就大我,無限無量,成無量法;名薄伽梵。又佛世尊,具大威德,能往能至,能壞能成,能自在轉;名薄伽梵。又佛世尊,永破一切貪瞋癡等惡不善法,永破雜染後有熾然苦異熟果,永破當來生老病死;名薄伽梵。如有頌言:永破貪瞋癡,惡不善法等。具勝無漏法,故名薄伽梵。又佛世尊,於未聞法,能自通達,得最上覺,成現法智,無障礙智,善解當來脩梵行果。為諸弟子分別解說,設大法會,普施有情;名薄伽梵。如有頌言:如來設法會,普哀愍無依。如是天人師,稽首度有海。又佛世尊,為諸弟子,隨宜說法,皆令歡喜,恭敬信受,如教脩行;名稱普聞,遍諸方域,無不讚禮;名薄伽梵。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6] 法界藏 (術語)五藏之一。持一切染淨之有為法,故名法界。內含一切功德之性德,故名藏。(五藏)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7] 勘 《稱讚大乘功德經》:「一時薄伽梵,住法界藏諸佛所行眾寶莊嚴大功德殿,與無央數大聲聞眾、大菩薩俱,及諸天、人、阿素洛等無量大眾,前後圍繞。」(CBETA 2019.Q4, T17, no. 840, p. 910c19-22)

[28] 勘 《大般若經》卷第五六八:「「天王當知!諸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能得如來十身差別。云何為十?一、平等身;二、清淨身;三、無盡身;四、善修身;五、法性身;六、離尋伺身;七、不思議身;八、寂靜身;九、虛空身;十、妙智身。」

    爾時,最勝便白佛言:「諸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何位能得如來十身?」

    佛告最勝:「天王當知!諸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於初地中得平等身。何以故?通達法性,離諸邪曲,見平等故。第二地中得清淨身。何以故?離犯戒失,戒清淨故。第三地中得無盡身。何以故?離欲貪瞋,得勝定故。第四地中得善修身。何以故?常勤修習菩提分故。第五地中得法性身。何以故?觀諸諦理,證法性故。第六地中得離尋伺身。何以故?觀緣起理,離尋伺故。第七地中得不思議身。何以故?方便善巧智行滿故。第八地中得寂靜身。何以故?離諸煩惱戲論事故。第九地中得虛空身。何以故?身相無盡,遍一切故。第十地中得妙智身。何以故?一切種智修圓滿故。」

    於是最勝復白佛言:「佛、菩薩身豈無差別?」

    佛告最勝:「天王當知!身無差別,功德有異。其義云何?謂佛、菩薩身無差別。所以者何?以一切法同一性相。功德異者,謂如來身具諸功德,菩薩不尒。吾當為汝略說譬喻,譬如寶珠,若具莊飾,不具莊飾,其珠無異,佛、菩薩身亦復如是,功德有異,法性無別。所以者何?如來功德,一切圓滿,盡于十方,遍有情界,清淨離垢,障礙永無。菩薩之身,功德未滿,有餘障故。譬如白月有滿、未滿,月性無異。二身亦然,如是諸身,悉皆堅固,不可破壞,猶若金剛。所以者何?三毒不破,世法不染,惡趣、人天苦不能逼,悉皆遠離生老病死,能伏外道,超魔境界,不趣獨覺及聲聞乘,以是因緣,不可破壞。」

[29]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六:「復有清淨世界,非苦諦攝,非業煩惱力所生故,非業煩惱增上所起故,然由大願清淨善根增上所引。此所生處,不可思議,唯佛所覺,尚非得靜慮者靜慮境界,況尋思者。」

[30] 勘 《說無垢稱經》卷1:「爾時,世尊告眾菩薩:「諸有情土是為菩薩嚴淨佛土。所以者何?諸善男子!一切菩薩隨諸有情增長饒益,即便攝受嚴淨佛土;隨諸有情發起種種清淨功德,即便攝受嚴淨佛土;隨諸有情應以如是嚴淨佛土而得調伏,即便攝受如是佛土;隨諸有情應以如是嚴淨佛土悟入佛智,即便攝受如是佛土;隨諸有情應以如是嚴淨佛土起聖根行,即便攝受如是佛土。所以者何?諸善男子!菩薩攝受嚴淨佛土,皆為有情增長、饒益、發起種種清淨功德。諸善男子!譬如有人欲於空地造立宮室,或復莊嚴隨意無礙,若於虛空終不能成。菩薩如是,知一切法皆如虛空,唯為有情增長、饒益、生淨功德,即便攝受如是佛土。攝受如是淨佛土者非於空也。」(CBETA 2019.Q4, T14, no. 476, p. 559a13-28)

[31] 勘 《說無垢稱經疏》卷二末:「十善業道土是菩薩佛土,菩薩成佛時,大富梵行乃至正見有情來生其國,故知有情及彼器界俱稱佛土,持髻所言,我見釋迦佛土嚴淨,有無量寶功德莊嚴,亦他受用土,持髻乃是第八地故。《法華經》言:「眾生見劫盡,大火所燒時,我此土安穩,天人常充滿。」《梵網經》云:「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華座,一華百億國,一國一釋迦。」即他受用土。世親菩薩《淨土論》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皆他受用土。

    此之佛土,佛所變化者,定唯無漏,菩薩變者,通有無漏。第八五識所變唯有漏,第六識或第七識及所變通無漏,其有情土,通以五蘊功德為性,其此器土,具十八圓滿,佛變化身還居自土,謂成事智大慈悲力,由昔所修利他無漏淨穢佛土因緣成熟,隨未登地有情所宜,化為佛土,或淨或穢。如彌勒土淨,釋迦土中,《說無垢經》,足未按前,現穢非淨;足按已後,暫令見淨。說《法華》時,十方佛集,淨而非穢;未集已前,穢而非淨。《涅槃》亦云:「爾時,三千大千世界,以佛神力,地皆柔耎,無有坵墟、土石、沙礫。」亦化土攝。隨所宜生,而現土故。此土亦以有情五蘊及器四塵等以為體性,佛變唯無漏,餘有情變,通有無漏,第六七識及所變,通有無漏,餘識及所變唯有漏。雖有種種眾寶莊嚴,依法出體,外土唯色,內土通五,所化有情五蘊成故,或似有功德,或似無功德。」

[32] 勘 《說無垢稱經》卷5:「無垢稱言:「堪忍世界諸菩薩眾成就八法無毀無傷,從此命終生餘淨土。何等為八?一者、菩薩如是思惟:『我於有情應作善事,不應於彼希望善報。』二者、菩薩如是思惟:『我應代彼一切有情受諸苦惱,我之所有一切善根悉迴施與。』三者、菩薩如是思惟:『我應於彼一切有情其心平等,心無罣礙。』四者、菩薩如是思惟:『我應於彼一切有情摧伏憍慢,敬愛如佛。』五者、菩薩信解增上,於未聽受甚深經典暫得聽聞,無疑、無謗;六者、菩薩於他利養無嫉妬心、於己利養不生憍慢;七者、菩薩調伏自心,常省己過,不譏他犯;八者、菩薩恒無放逸於諸善法,常樂尋求精進修行菩提分法。堪忍世界諸菩薩眾若具成就如是八法無毀無傷,從此命終生餘淨土。」

其無垢稱與妙吉祥諸菩薩等於大眾中宣說種種微妙法時,百千眾生同發無上正等覺心、十千菩薩悉皆證得無生法忍。」(CBETA 2019.Q4, T14, no. 476, p. 581a15-b4)

[33]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六:「復有清淨世界,非苦諦攝,非業煩惱力所生故,非業煩惱增上所起故,然由大願清淨善根增上所引。此所生處,不可思議,唯佛所覺,尚非得靜慮者靜慮境界,況尋思者。」

[34] 勘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卷1:「云何知?偈言:

 智習唯識通,  如是取淨土,

 非形第一體,  非嚴莊嚴意。

此義云何?諸佛無有莊嚴國土事。唯諸佛如來真實智慧習識通達,是故彼土不可取。若人取彼國土形相,作是言:「我成就清淨佛土。」彼不實說。

如經「何以故?須菩提!如來所說莊嚴佛土者,則非莊嚴,是名莊嚴佛土」故。何故如是說?偈言「非形第一體,非嚴莊嚴意」故。莊嚴有二種:一者形相、二者第一義相,是故說非嚴莊嚴。又非莊嚴佛土者,無有形相,故非莊嚴。如是無莊嚴即是第一莊嚴。何以故?以一切功德成就莊嚴故。若人分別佛國土,是有為形相,而言:「我成就清淨佛國土。」彼菩薩住於色等境界中生如是心,為遮此故,如經「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而無所住。不住色生心,不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故。」(CBETA 2019.Q4, T25, no. 1511, p. 786a12-b1)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