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33

次依種類,有三問答。

問:以乘對寶,寶有別同;以寶對乘,乘有同別。

答:教無別顯,理亦應通。

但說教行,方便乘三,談理果乘,究竟唯一。

不遮何性,獸渡義[1]以分三;究竟轉依,證偏圓[2]而不一。

故談理果,義分三乘。

或寶分法之本末,故開同別二門;乘以運載[3]生機,故無一體三義。

[4]不齊釋,取捨任情[5]

 

問:何緣三寶有一三乘?何義三乘無三一寶?

答:乘隨機立,寶逐乘明;寶據可珍,乘不隨立。

或寶雖可重,逐三根以分三;乘既運生,亦隨寶分三一。

或以寶隨乘而易顯,乘逐寶而難明。

二互翻成,兩皆無爽。

問:寶隨機立,假許住持;乘對生根,應開雜染。

何故唯說不繫為乘?

答:真實稱寶,不繫義同,利益可珍,住持隨立;乘隨真寶,不繫名乘,有益運生,雜染亦運。

次依體性,有六問答。

問:僧是眾義,自三以上名僧,理體不殊,真如寧有僧義?

答:覺依無慮,尚得稱以佛名;僧本非多,理亦得標僧稱。

問:三乘體別,後會歸於一乘;三寶相殊,終可成於一寶。

答:運生有於初後,會二歸於一乘;可珍有於勝劣,究竟咸歸一寶。

或寶可珍,有同別而無會;乘依運載,說三一而稱歸。

齊與不齊,亦隨取捨。

問:以乘對寶,皆許會歸;以寶對身,亦應歸會,謂會應化歸法身故。

答:執乘極而住果,令進習而明歸;無執身而不進,故於身而無會。

若說勝劣,諸教明文。

問:既許三寶體有同別,應許三身亦有同體。

答:寶隨機立,對樂執而稱同別;身利別根,無計情而但異。

或事殊立別,理等明同,寶既一三,身亦三一。

但以身殊難曉,諸教多陳;體等易知,聖無明說。

問:寶隨乘立,既許一三;身對乘明,亦應三一。

答:乘體即寶,故有一三;佛非二乘,故無三一。

問:隨機現寶,寶有一三;隨乘現身,佛有三一。

答:佛皆極果,非彼二乘;餘開劣勝,故有三一。

或雖化身,為二乘現,逗彼機器,亦分三身:

五分法身,名法身;

王宮生身,名報身;

餘隨類身,名化身。

一乘三身,已如前辨,故釋前難,有齊不齊。

次依釋名,有三問答。

問:任持自相,真如正可名法;非和無覺,云何得名佛、僧?

答:覺性覺依,覺本名覺;理和事順,眾本名僧。

問:能學勝劣,佛、僧開二;所學果因,法應非一。

答:有障無障以顯修,能學易知以開二;有勝非勝以明證,所學難了故唯一。

問:劣勝難了,法合為一;事理易知,法開為二。

答:師資道別,佛、僧為二;軌則義齊,法但為一。

次依廢立,有三問答。

問:《勝鬘經》等,說有一乘。

《涅槃經》[6]等,說有二乘,譬如國王調御駕駟,欲令驢車而及之者,無有是處。

《法花經》等,說有三乘,謂羊、鹿、牛車[7]

《善戒經》等,說有四車,前三加象[8]

《勝鬘經》[9]等,亦說有四,

謂無聞非法眾生,以人天善根而成就之;

求聲聞者,授聲聞乘;

求緣覺者,授緣覺乘;

求大乘者,授以大乘。

《楞伽經》中,說有五乘,三乘定性,不定性為四,第五阿闡提有二:

一、有性而斷善根;

二、菩薩具大悲者。[10]

《莊嚴論》中,亦說有五,前四如前,第五有二:

一、即有性而斷善根,謂暫時無;

二、無性者,謂畢竟無。[11]

《善戒經》等,亦說有五,初四如前,第五唯一,謂無種姓。

何故說乘有此差別,不說身寶有此異門?

答:乘隨機立,佛據覺殊,寶性可珍,故無增減。

問:何故證淨別立戒門,於立寶中不開戒寶?

答:證淨是所信,二因戒別立;寶義化三根,從通名法寶。

四種證淨[12]由二因立:由信三寶[13],離惡道因;由信戒故,離賤貧因。

故信法外,別立戒淨。

問:何因隨念加六[14]加三,所敬可珍即無增減?

答:念緣令其親近,念行令其進修,加六加三[15],六、十隨念[16],緣為所敬,隨根可珍,但說三歸,故無增減。

次依差別,有一問答。

問:何故唯說三寶別相,不說無別?

答:無別義易,經已廣陳;有別義難,論須具釋。

合前問答,有二十六。

破魔羅義林

破魔羅[17]義,以七門分別:

一、列名不同;

二、釋名出體;

三、明廢立;

四、辨所障;

五、能破差別;

六、真破位次;

七、示相降時。

一、列名不同者,魔有二種:

一、分段品魔;

二、變易品魔。

《法花經》中,〈安樂行品〉說:「如來亦復如是,以禪定智慧力,得法國土,王於三界,而諸魔王不肯順伏,如來賢聖諸將與之共戰,其有功者,心亦歡喜。

 

於四眾中,為說諸經,令其心悅,乃至又復賜與涅槃之城,言得滅度,引導其心,令其歡喜,而不為說是《法華經》。」[18]

 

此說二乘先所破滅,故知但是分段之魔。

煩惱障品既障二乘,說之為魔;所知障品障於菩薩,明知亦魔。

《勝鬘經》說:「有作四聖諦、無作四聖諦,如來、應、正等覺初始覺知,然後為無明藏眾生方便演說。」[19]

 

既分二死、二蘊、二煩惱,明知天魔亦有二類。

或說三魔:

《法花》又云:「如來亦復如是,於三界中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眾生,見賢聖軍與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共戰,有大功勳,滅三毒,出三界,破魔網。

 

爾時,如來亦大歡喜。」[20]

 

不說天魔。

或說四魔:

《瑜伽》等說:「坦然安坐妙菩提座,降伏四魔,具大勢力,名薄伽梵。」[21]

 

《佛地論》云:「言四魔者:一、煩惱魔;二、蘊魔;三、死魔;四、自在天魔。」[22]

 

或說八魔:

分段、變易各有四故。

菩薩以分別及所知障為煩惱故,理亦定有變易生死品煩惱魔。

又說八魔:

《涅槃經》說,四魔之上,更加四倒[23]

或說十魔:

《雜藏》中說:「欲憂愁飢渴,愛睡眠怖畏,疑毒及名利,自高輕慢彼。

 

汝等軍如是,一切無能破,我智箭定刀,摧坏[24]瓶投水。」[25]

 

二、釋名出體者,

初釋名,後出體。

釋名中,初釋通名,後釋別名。

通名者,梵云魔羅[26],此云擾亂、障礙、破壞。

擾亂身心,障礙善法,破壞勝事,故名魔羅。

此略云魔,諸魔通稱,三等是數,帶數釋也。

又云波卑夜[27],此云惡者,天魔別名,波旬[28]訛也,成就惡法,懷惡意故。

惡魔波旬,號名雙舉。

釋別名者,

可分可段,名為分段,品是類義;

變改轉易,名為變易,品義如前。

分段、變易品即是魔,持業釋也。

煩多擾亂,名為煩惱;

色等積聚,名之為蘊;

將盡、正盡、盡已,名死;

神用光潔自在,名天。

此四即魔,皆持業釋。

《涅槃》八魔,初四如前,無常、無樂、無我、無淨,倒體即魔,亦持業釋。

十魔名者,可欣,名欲;心慼,名憂愁;悕求食飲,名飢渴;耽欲,名愛;令心昧略,名睡眠;有所恐怯,名怖畏;猶豫兩端,名疑;損惱身心,名毒;悕譽貪財,曰名利;自舉陵他,名高慢。

欲等即魔,亦持業釋。

此中且解諸名不同,增減數中,同者類釋。

次出魔體:

二魔體者,

依於有作麤四諦品,二乘異生麤淺境事,立分段魔體;依於無作細四諦品,大乘異生微妙境事,立變易魔體。

後唯障菩薩,初通障二乘。

二乘求解脫,彼等能為解脫障故;菩薩求菩提,變易四魔細能障故。

三魔體者,

一切見修煩惱障品,名煩惱魔。

因惑所感五蘊諸法,名為蘊魔。

依此五蘊無常死沒,將死、已死,名為死魔。

不取死觸,唯是色蘊,觸處狹故;

亦不取死支,將死、正死,非已死故。

死即滅相,不相應行蘊。

依五蘊假,捨眾同分,入過去故,破壞壽命,故名為魔。

或兼死支,將死、正死,逼迫身心,壞壽命故;或兼死觸,觸於末摩,令生苦惱,損壽命故。

四魔體者,

煩惱、所知,若現若種,并隨所應習氣等法,名煩惱魔。

分段、變易二死五蘊,名為蘊魔。

分段沒無,將死、正死、死已滅相,名為死魔。

變易正死、將死二位,名為死魔;若彼滅已,便非魔體。

欲界第六他化天子魔及眷屬,并不思議解脫菩薩之所化作,名自在天魔。

八魔體者,

一百二十八根本煩惱及隨煩惱種現習氣,名分段煩惱魔;

即此所招諸麤五蘊類,名分段蘊魔;

即此五蘊終盡,已死、將死、正死,名分段死魔;

第六天子及彼眷屬,名分段天魔。

麤下劣故,實凡類故,實破壞故。

諸所知障現種習氣,名變易煩惱魔,菩薩以分別并一切所知障為煩惱故;

變易生死五蘊果等,名變易蘊魔;

此於初位無終盡捨,但有念念微細墮滅,逼迫生滅,以為死魔;

第十地菩薩示現所為,名為天魔。

《無垢稱》言:「作魔王者,多是不思議解脫菩薩。」[29]

 

《鼓音王經》云:「阿彌陀佛父名月上,母名殊勝妙顏,魔王名無勝,調達名寂。」[30]

 

唯有龍象能與龍象而為戰諍,十地菩薩既將成佛,豈凡魔王所能抗敵?故必大菩薩化為魔王,共菩薩戰諍。

又八魔體,初四分段品,後四分別所知障攝,二乘四倒故。

十魔[31]體者,

欲魔謂五塵[32]境,體是所造,能生貪欲,從果為名,名欲,欲體[33]正是欲境之貪。

憂愁謂憂苦受。

飢渴則是二觸所生二欲。

愛者貪愛也。

睡眠即不定眠。

怖畏即五怖畏:

一、不活畏,由分別我,資生愛起;

二、惡名畏,行不饒益,有悕望起;

三者、死畏,由有我見,失壞想起;

四、惡趣畏,不遇諸佛,惡業所起;

五、怯眾畏,見己證劣他勝所起。

初二怖體多是貪欲財譽之愛;第三、第五多是我愛;第四體是慧俱無貪,或體是愧,拒惡法故。

疑體如名。

毒謂三毒:貪、嗔、無明。

名謂聲譽,利謂資產。

自高慢彼,體即是慢。

此隨所應,唯說蘊惑以為魔軍,或說天魔以此為軍。

三、明廢立者。

立二魔者,所障有二:

一、涅槃品;

二、菩提品。

依障初品,立分段品魔;依障後品,立變易品魔。

或智有二:

一、中智;

二、上智。

中智所知,立初魔;上智所知,立後魔。

或有漏法有二:

一、麤;

二、細。

依麤法,立分段魔;依細法,立變易品魔。

有作、無作,安立、非安立,亦如是說。

三魔者,唯說聲聞,畢竟恒時所能降故。

天魔蔽阿難之心,不聞佛問,入涅槃事。

鄔波掬多在座禪觀,不覺魔王插花於頂。

雖起神通,亦能制伏,非畢竟降,故略不說,實亦能降。

又說四魔,不說業者,為生死因,惑為本勝,由惑所起,蘊勝非業,蘊總業別,不別立魔,果因二中,非殊勝故。

生、老、病三,皆劣於死,從勝為魔,不立三種;唯死增用,獨立為魔。

法立三魔,謂惑、蘊、死;情立一魔,謂自在天。

《無上依經》

「三界內有四種難,不得如來四德[34]法身。

 

一、煩惱難;

 

二、業難;

 

三、生報難;

 

四、過失難。

 

變易生死有四:

 

一、方便生死;

 

二、因緣生死;

 

三、有有生死;

 

四、無有生死。

 

如次配前。」[35]

 

前為分段,後為變易。

唯業一種,不立為魔,擾亂、破壞、障礙劣故。

法既為六,情分假、實,故成八魔。

《涅槃》八魔:煩惱障品有因異熟果,約法、情分初四;所知障品無異熟果,不說有情,說二乘起,障四德涅槃,故說後四。

十魔隨增,天魔多起煩惱及蘊,此十相增,所以偏說;障定智故,略不說餘。

四、辨所障者,

二魔中,分段魔障三乘,變易魔障菩薩。

初障解脫涅槃,後障菩提妙智。

三魔中,煩惱障有餘,蘊障無餘,死障生壽。

四魔中,前三如前,天魔能障一切善品,障出欲界及三界故。

初八魔中,分段、變易,二障雖殊,別障相似;後八魔中,初四如前,後四障大涅槃,具四德故。

十魔別障智定二門,說二刀箭[36]而能破故。

或下所說能治魔體,即是所障,至下當知。

五、能破差別者,有六門異:

一、實能破體,破前三魔,正證真智,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辨,不受後有。

由智證真,彼方滅故,由有神通,方伏天魔,亦智為本,後智為性。

二、《大集經》說知苦、斷集、證滅、修道,如次能壞蘊、煩惱、死、自在天魔。

三、復次觀有漏苦、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如次能壞蘊、惑、死、天。

四、復次觀空、無相、無願,具此三已,迴向菩提,如次壞四。

五、復次觀身、受、心、法,如次壞四。

六、《智度論》云:「菩薩得道故,破煩惱魔;得法性身故,破蘊魔;得道及法性身故,破死魔;常一心入不動三昧,破天魔。」[37]

前所說義,各隨相增,隨前所修四別行相,相當義配,非正證真一念有此行相差別,如理應知。

應各別解相配所由,恐文繁廣,易故不述。

六、真破位次者,

分段四魔,十住[38]菩薩初發心住,分成十信[39]

《花嚴經》說初發心住能八相成道,已伏分段品天魔,已得神通,彼何能障?

第四生貴住[40]中,已伏分別諸煩惱魔,資糧道[41]漸伏,加行道[42]中能頓伏盡,初地初心[43]正斷分別體盡。

其俱生者,加行道中漸伏,初地已上能頓伏盡,然故意力有時猶起,而不為失,八地已上一切不行,種金剛斷[44]

若依天親《法華論》,說初地已上受變易生,即伏蘊、死。

若依《唯識》[45],有至八地方受變易,七地滿心方捨蘊、死二魔。

加行所修,二類菩薩意樂別故。

《無垢稱經》歎八地已上德,云:「降伏魔怨,制諸外道」[46],明其具德,非今始破。

又具破四魔,要八地已上,故彼讚之。

《佛地論》云:「初地已上,離麤四魔。」[47]

 

八地已上,能離細故。

又分段魔名麤,初地離故;變易四魔猶在,細名未離。

若變易品魔,分別所知障,第四住中離不共無明[48]伴類所知障,資糧道中漸伏,加行道中能頓伏盡,初地永斷。

其六識中,俱生所知障,十地分分斷,八地已上,一切不行。

七識中者,乃至金剛加行道中方斷不起。

此及六識中種,金剛無間道一時方斷。

變易蘊、死二魔,《唯識》有二說:

一云、金剛道起,皆已棄捨,與二障種俱時捨故;正義不然,解脫道起,方棄捨之,與無間道不相違故。

阿彌陀佛既有魔王,已上諸位,准有何爽?要大菩薩能為魔事,障大位故。

若住菩薩,方降天魔;若已成佛,十地菩薩無能為障。

已出三界,更何須降?四倒四魔即所知障,初之四魔不異於前,故不別說。

七、示相降時者,

釋迦化身化相降位,金剛心起,破煩惱魔;捨第五分壽,入無餘滅,破彼蘊魔;魔王請後,更留三月,為顯於死得自在故,破其死魔。

然破天魔,二文不定。

《涅槃經》說菩提樹下,未成菩提,魔王惱亂,恐出三界,菩薩入慈定,起雷吼三摩地,即破天魔。

同於《法華》「大通智勝破魔軍已,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諸佛法不現在前。」[49]

 

《大般若經》八相成道,得菩提已,方破天魔。

隨機部執,各有異故,不須和會。

 

[1] 如 三獸渡河 ﹝出天台四教儀并法華玄義﹞

  三獸喻三乘,河喻空理也。謂通教聲聞、緣覺、菩薩同出三界,取證空理,而根器有大小,行位有淺深,如象、馬、兔,同共渡河,而有淺深之異。故以此為喻也。(三界者,欲界、色界、無色界也。)

  〔一、象渡河〕,象渡河者,喻菩薩之人也。謂菩薩修六度萬行,利益眾生,斷見、思惑,及斷習氣盡,而證菩提。如象之渡河,得其底也。(六度者,一布施、二持戒、三忍辱、四精進、五禪定、六智慧也。見、思惑者,意根對法塵而起分別曰見惑;眼耳鼻舌身貪愛色聲香味觸五塵曰思惑。習氣者,即見、思餘習之氣分也。)

  〔二、馬渡河〕,馬渡河者,喻緣覺之人也。謂緣覺修十二因緣,斷見、思惑,雖兼斷習氣,未能淨盡,而證真空之理。如馬之渡河,雖不至底,而漸深也。(十二因緣者,一無明、二行、三識、四名色、五六入、六觸、七受、八愛、九取、十有、十一生、十二老死也。)

  〔三、兔渡河〕,兔渡河者,喻聲聞之人也。謂聲聞修四諦法,斷見、思惑,未能除斷習氣,而但證真空之理。如兔之渡河,但浮水而過,不能深也。(四諦者,苦諦、集諦、滅諦、道諦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2] 偏圓 (術語)判教理勝劣之稱。偏者偏僻所說之理偏於空乃至中也。圓者圓滿一切具足也。一往配之,則小乘為偏,大乘為圓。然再往論之,則大乘中亦有偏圓,華天所謂圓教獨圓,如他之通別二教(臺家),終頓二教(嚴家),偏教也。止觀三曰:「偏名偏僻,圓名圓滿。」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 運ㄩㄣˋyùn載ㄗㄞˋzài,裝載和運送。如:「易燃物在運載過程中,要特別注意安全。」

[4] 齊ㄑㄧˊqí,完備。如:「齊全」、「齊備」。荀子·王霸:「無它故焉,四者齊也。」唐·韓翃·送客之潞府詩:「佳期別在春山裡,應是人參五葉齊。」

[5] 任ㄖㄣˋrèn情ㄑㄧㄥˊqíng,    順著性情恣意而為。西遊記·第五回:「好大聖,搖搖擺擺,仗著酒,任情亂撞,一會把路差了。」紅樓夢·第十九回:「父母亦不能十分嚴緊拘管,更覺放蕩弛縱,任情恣性,最不喜務正。」亦作「任性」。

[6] 勘 《南本大般涅槃經》卷第十八:「王言:「耆婆!我昔曾聞一闡提者不信、不聞、不能觀察、不得義理,何故如來而為說法?」

    耆婆答言:「大王!譬如有人身遇重病,是人夜夢昇一柱殿,服蘇油脂及以塗身,臥灰食灰,攀上枯樹,或與獼猴遊行坐臥,沉水沒泥,墮墜樓殿、高山、樹木、象馬、牛羊,身著青、黃、赤、黑色衣,喜笑歌舞。或見烏鷲、狐狸之屬,齒髮墮落,裸形枕狗,臥糞穢中。復與亡者行住坐起、攜手、食噉,毒蛇滿路,而從中過。或復夢與被髮女人共相抱持,多羅樹葉以為衣服,乘壞驢車正南而遊。是人夢已,心生愁惱;以愁惱故,身病愈增;以病增故,諸家親屬遣使命醫。所可遣使,形體缺短,根不具足,頭蒙塵土,著弊壞衣,載故壞車,語彼醫言:『速疾上車。』」

[7] 勘 《摩訶止觀》卷第十下:「三車即是三藏中三乘念處,亦是通中三人,共一念處。又是別方便中三種念處,真實一種念處。又圓一實念處。略說九種四念處,中說九種道品,廣說九種四諦。是諸念處皆能治見,得出火宅。遺囑之意,義在於此。

    但釋迦初出,先示三人,各用四念處,此如《法華》,羊、鹿、牛車各出火宅。次說三人同修一念處,此如《大品》,是乘從三界出,到薩婆若中住;亦如《大集》,三乘之人同以無言說道,斷煩惱。次說菩薩修次第念處,此如《大品》,不共般若,諸念處乘別而未合。後說一切小大同一念處,此如《法華》,同乘大車,直至道場。」

[8] 勘 當為《菩薩地持經》卷第八:「復次,一切行起,因斷無餘,諸餘畢竟滅,名般涅槃,煩惱寂滅,眾苦永息。未入淨心地菩薩,未見諦聲聞,於涅槃作意解想,說言寂滅涅槃,當知是等不得真實涅槃知見,唯有正思惟。譬如國王、長者巨富無量,為諸子故,造作戲具:鹿車、牛車、馬車、象車。彼諸子等,歡喜愛樂,作真鹿、馬、象車等想。其父知子漸已長大,為說真實牛、鹿、象、馬,諸子謂父歎己象、馬。父於後時知子轉大,將出宅外,示真象、馬,彼見實已,乃知其真,定知其父常所歎說非是我等先所翫好,先所翫好非真象、馬。如是諸行,以為屋宅。未住淨心地菩薩,未見諦聲聞,如彼童子。」

[9] 勘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又如大地持四重擔。何等為四?一者大海,二者諸山,三者草木,四者眾生。如是攝受正法善男子善女人,建立大地,堪能荷負四種重任,喻彼大地。何等為四?謂離善知識、無聞非法眾生,以人天善根而成熟之;求聲聞者授聲聞乘;求緣覺者授緣覺乘;求大乘者授以大乘。是名攝受正法善男子善女人建立大地,堪能荷負四種重任。世尊!如是攝受正法善男子善女人建立大地,堪能荷負四種重任,普為眾生作不請之友,大悲安慰哀愍眾生,為世法母。

「又如大地有四種寶藏。何等為四?一者無價,二者上價,三者中價,四者下價,是名大地四種寶藏。如是攝受正法善男子善女人建立大地,得眾生四種最上大寶。何等為四?攝受正法善男子善女人,無聞非法眾生,以人天功德善根而授與之;求聲聞者授聲聞乘;求緣覺者授緣覺乘;求大乘者授以大乘。如是得大寶眾生,皆由攝受正法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奇特希有功德。世尊!大寶藏者,即是攝受正法。」」(CBETA 2019.Q4, T12, no. 353, p. 218b7-28)

[10] 勘 《大乘入楞伽經》卷第二:「復次,大慧!此中一闡提何故於解脫中不生欲樂?大慧!以捨一切善根故,為無始眾生起願故。云何捨一切善根?謂謗菩薩藏言:『此非隨順契經、調伏解脫之說。』作是語時,善根悉斷,不入涅槃。云何為無始眾生起願?謂諸菩薩以本願方便,願一切眾生悉入涅槃,若一眾生未涅槃者,我終不入。此亦住一闡提趣,此是無涅槃種性相。」

    大慧菩薩言:「世尊!此中何者畢竟不入涅槃?」

    佛言:「大慧!彼菩薩一闡提,知一切法本來涅槃,畢竟不入,非捨善根。何以故?捨善根一闡提,以佛威力故,或時善根生。所以者何?佛於一切眾生無捨時故。是故菩薩一闡提不入涅槃。」

[11] 勘 《大乘莊嚴經論》卷第一:「已廣分別性位,次分別無性位。偈曰:

        一向行惡行,普斷諸白法,

        無有解脫分,善少亦無因。

    釋曰:無般涅槃法者,是無性位,此略有二種:一者、時邊般涅槃法;二者、畢竟無涅槃法。時邊般涅槃法者,有四種人:一者、一向行惡行;二者、普斷諸善法;三者、無解脫分善根;四者、善根不具足。畢竟無涅槃法者,無因故,彼無般涅槃性。此謂但求生死,不樂涅槃人。」

[12] 四證淨 p0424瑜伽十四卷九頁云:復有四種證預流支,能令行者於佛聖教及善趣中畢竟不動。謂於大師所,真覺所生無動心淨。如於大師所,當知於所證法,及為證法修證行者所亦爾。如是三種,名心清淨。第四一種,名色清淨,聖所愛戒所攝故。前之三種,令於聖教無有動搖。最後一種,令於善趣無有動搖。

二解 瑜伽九十八卷二十五頁云:具足正見如來弟子,略由二法能正攝受澄清性故,應知建立四種證淨。謂沙門義所攝信戒,於能說者,於沙門義,於同法者,於能證得沙門助伴,所有淨信,深固根本。於餘生中,亦不可引。無虛誑故,名澄清性,及淨尸羅。於其一切能往惡趣惡不善法,獲得畢竟不作律儀,是故亦得名澄清性。應知此中依止淨信,於善說法毗奈耶中深生信解。由此淨信澄清性故,設在餘生,於佛善說法毗奈耶畢竟無轉。又由怖畏諸惡道苦,受持淨戒,對治惡行。由此攝受戒澄清性,設在餘生,亦不造惡墮諸惡趣,畢竟無退,乃至涅槃。由於善說法毗柰耶,畢竟無轉所依處故,畢竟不往一切惡趣所依處故。其用最勝,唯說信戒為澄清性,非餘精進、念定等法,非澄清性。又此信戒,是其增上戒定慧學所依止處。由說信戒是清淨故,義顯三學皆得清淨。由是因緣,唯說是二以為證淨,是名第二義門差別。如是證淨善能滋潤一切墮界白淨法故,名滋潤福。能引殊勝諸聖道故,名滋潤善。能引所餘煩惱斷故,名能引樂。

三解 顯揚三卷十八頁云:淨者謂四證淨,廣說如經。一、佛證淨,謂已見諦者,於如來所善住出世間信,及後所得善住世間信,如佛證淨。如是第二、法證淨,第三、僧證淨應知,四、聖所愛戒證淨,謂已見諦者,於已得決定不作律儀聖所愛戒,所善住出世間信,及後所得善住世間信。

四解 俱舍論二十五卷十六頁云:覺分轉時必得證淨,此有幾種?依何位得?實體是何法?有漏無漏耶?頌曰:證淨有四種,謂佛法僧戒。見三得法戒,見通兼佛僧。法謂三諦全,菩薩獨覺道。信戒二為體,四皆唯無漏。論曰:經說證淨,總有四種:一、於佛證淨,二、於法證淨,三、於僧證淨,四、聖戒證淨。且見道位見三諦時,一一唯得法戒證淨。見道諦位兼得佛僧,謂於爾時兼於成佛諸無學法,成聲聞僧學、無學法亦得證淨。兼言為顯見道諦時,亦得於法及戒證淨。然所信法,略有二種:一別,二總。總通四諦,別唯三諦,全菩薩、獨覺道。故見四諦時,皆得法證淨,聖所愛戒與現觀俱。故一切時無不亦得。由所信別,故名有四。應知實事唯有二種,謂於佛等三種證淨以信為體;聖戒證淨以戒為體,故唯有二。如是四種,唯是無漏。以有漏法非證淨故。為依何義,立證淨名?如實覺知四聖諦理,故名為證。所信三寶及妙尸羅皆名為淨。離不信垢,破戒垢故,由證得淨,立證淨名。如出觀時,現起次第,故說觀內次第如是。如何出時現起次第?謂出觀位,先信世尊是正等覺;次於正法毗奈耶中信是善說;後信聖位是妙行者,正信三寶猶如良醫及如良藥看病者故。由心淨故,發淨尸羅,是故尸羅說為第四。要具淨信,此乃現前。如遇三緣,病方除故。或此四種,猶如導師、道路、商侶及所乘乘。

五解 如大毗婆沙論一百三卷七頁至十九頁廣說。彼云:此中佛者,謂佛身中諸無學法。緣彼無漏信,名佛證淨。此中法者,謂獨覺身中三無漏根等學無學法,菩薩身中二無漏根等諸學法,及苦集滅三諦緣彼無漏信,名法證淨。此中僧者,謂聲聞身中學無學法,緣彼無漏信,名僧證淨;諸無漏戒,名戒證淨。自性淨故,依證起故,亦名證淨。又云:問:云何建立四證淨耶?為以自體?為以所緣?若以自體,唯應有二,謂信及戒。若以所緣,唯應有三,謂佛、法、僧證淨,戒無所緣故。答:應作是說:亦以自體、亦以所緣而建立四證淨。謂以自體建立戒證淨,戒無所緣故;以所緣建立餘三證淨,信緣三寶故。如以自體、以所緣建立,以自體、以三寶、以自體、以隨念建立應知亦爾,是名證淨自性我物自體相分本性。已說自性,所以今當說。問:何故名證淨?證淨是何義?答:淨謂信戒,離垢穢故。於四聖諦,別別觀察,別別籌量,別別覺證,而得此淨,故名證淨。脅尊者曰:此應名不壞淨。言不壞者,不為不信及諸惡戒所破壞故;淨謂清淨。信是心之清淨相故,戒是大種清淨相故。尊者世友作如是說:此應名不斷淨。謂得此已,無有沙門、婆羅門等力能引奪令斷壞故。如契經說:是名見為根,信證智相應,世間沙門、婆羅門等不能引奪令其斷壞。大德說曰:若於佛法不能觀察籌量覺證,所得信、戒易可動轉,如水上船。若於佛法能審、觀察、籌量、覺證,所得信、戒不可動轉,猶如帝幢,故此正應名不動淨。尊者妙音作如是說:如是四種,應名見淨,見四聖諦,得此淨故;或應名慧淨,聖慧俱轉故。

六解 集異門論六卷十七頁云:四證淨者,如契經說:成就四法,說名預流。何等為四?一佛證淨,二法證淨,三僧證淨,四聖所愛戒。云何佛證淨?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此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諸佛,謂此世尊是如來、阿羅漢、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佛、薄伽梵。彼以此相隨念諸佛,見為根本證智相應,諸信信性、現前信性,隨順印可。愛慕愛慕性、心澄心淨,是名佛證淨。云何法證淨?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此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正法,謂佛正法善說、現見、無熱、應時、引導、近觀、智者內證。彼以此相隨念正法,見為根本證智相應,諸信信性、現前信性隨順印可。愛慕愛慕性,心澄心淨,是名法證淨。云何僧證淨?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此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於僧,謂佛弟子具足妙行、質直行、如理行、法隨法行、和敬行、隨法行。於此僧中,有預流向,有預流果,有一來向,有一來果,有不還向,有不還果,有阿羅漢向,有阿羅漢果。如是總有四雙八隻補特伽羅佛弟子眾,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解脫具足,解脫智見具足,應請、應屈、應恭敬無上福田,世所應供。彼以此相隨念於僧,見為根本證智相應,諸信信性、現前信性隨順印可。愛慕愛慕性,心澄心淨,是名僧證淨。云何聖所愛戒?答:無漏身律儀、語律儀、命清淨,是名聖所愛戒。問:何故名為聖所愛戒?答:聖謂諸佛及佛弟子,彼於此戒愛慕欣喜、忍順不逆,是故名為聖所愛戒。諸預流者成就此四。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3]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十五:「三藏法師翻講論竟,說此三偈:

            若思了義論,智人信三寶,由智信二根,得入真如觀。

            故我依本記,翻解攝大乘,凡所生功德,迴向為三能,

            供養佛法僧,降伏邪行者,救拔眾苦難,願此能無窮。」

[14] 六隨念 p0297瑜伽九十八卷二十頁云:又四證淨為所依止諸聖弟子,依三種門,修六隨念。一者、為斷奢摩他品諸隨煩惱所起染惱。二者、為斷毘鉢舍那品諸隨煩惱所起染惱。三者、為斷雖無染惱,而於未來,當可生起二隨煩惱。

二解 集異門論十六卷一頁云:六隨念者:云何為六?答:一、佛隨念。二、法隨念。三、僧隨念。四、戒隨念。五、捨隨念。六、天隨念。云何佛隨念?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有聖弟子、於世尊所,以如是相,隨念諸佛。謂此世尊、是如來阿羅漢,廣說乃至佛薄伽梵。若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諸佛,見為根本證智相應,諸念、隨念、別念、憶念、念性、隨念性、別念性、不忘性、不忘法性、心明記性、是名佛隨念。云何法隨念?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有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正法。謂佛正法、善說、乃至智者內證。若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正法,見為根本正知相應,廣說如前。是名法隨念。云何僧隨念?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有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諸僧,謂佛弟子,具足妙行,廣說乃至無止福田,世所應供。若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諸僧,見為根本證智相應,廣說如前。是名僧隨念。云何戒隨念?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有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自戒,謂此淨戒,無缺無隙,廣說乃至諸有智者稱讚無毀。若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自戒,見為根本證智相應,廣說如前。是名戒隨念。云何捨隨念?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有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自捨,謂我善得無染財利;我於慳垢所縛眾中,能離慳垢,心無染著;舒手惠施所有財物;棄捨財物,心無所顧;分佈施與,心無偏黨。若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自捨,見為根本證智相應,廣說如前。是名捨隨念。云何天隨念?答:如世尊說:苾芻當知;有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諸天。謂有四大王眾天,有三十三天,有夜摩天,有覩史多天,有樂變化天,有他化自在天。若有成就無倒信戒聞捨慧者;從此捨命,得生彼天。我亦成就無倒信戒聞捨慧者;云何不得當生彼天。若聖弟子、以如是相,隨念諸天,見為根本證智相應,諸念、隨念、別念、憶念、念性、隨念性、別念性、不忘性、不忘法性、心明記性、是名天隨念。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5] 勘 《大寶積經》卷20:「「復次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願生彼佛剎者,於東方無量世界諸佛如來說微妙法及聲聞眾,應以其像隨念在前,願我當證菩提說微妙法,及聲聞眾皆如彼佛。舍利弗!是諸菩薩應修三種隨念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平等共習,以此善根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舍利弗!如是菩薩迴向善根無有限量。假使一切眾生各持一器量等虛空,作如是言:『丈夫!彼之善根分與於我。』舍利弗!此諸善根若有色相,給與眾生皆滿其器各各持去,而彼善根亦無窮盡。以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有限量不可移轉故。舍利弗!彼三隨念所成迴向一切種智,以此善根三寶隨轉。舍利弗!若有菩薩成此善根,應知不墮一切惡趣,而能摧伏波旬及諸魔眾,於彼彼佛剎隨樂受生。乃至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皆得隨願受生。是故菩薩摩訶薩於此隨念善根應當積集,彼積集已應迴向不動如來,故於彼剎當得受生。」(CBETA 2019.Q4, T11, no. 310, p. 110a21-b11)

[16] 勘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諸菩薩摩訶薩安住般若波羅蜜多,以無所得而為方便,應圓滿十隨念,謂佛隨念、法隨念、僧隨念、戒隨念、捨隨念、天隨念、入出息隨念、厭隨念、死隨念、身隨念,是諸隨念不可得故。諸菩薩摩訶薩安住般若波羅蜜多,以無所得而為方便應圓滿十想,謂無常想、苦想、無我想、不淨想、死想、一切世間不可樂想、厭食想、斷想、離想、滅想,如是諸想不可得故。諸菩薩摩訶薩安住般若波羅蜜多,以無所得而為方便,應圓滿十一智,謂苦智、集智、滅智、道智、盡智、無生智、法智、類智、世俗智、他心智、如說智,如是諸智不可得故。諸菩薩摩訶薩安住般若波羅蜜多,以無所得而為方便,應圓滿有尋有伺三摩地、無尋唯伺三摩地、無尋無伺三摩地,是三等持不可得故。」(CBETA 2019.Q4, T05, no. 220, p. 12a16-b2)

[17] 魔羅 (術語)Māra,又作麼羅。略云魔。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8] 勘 《妙法蓮華經》卷第五:「文殊師利!如來亦復如是,以禪定智慧力,得法國土,王於三界,而諸魔王不肯順伏,如來賢聖諸將與之共戰,其有功者,心亦歡喜。於四眾中,為說諸經,令其心悅,賜以禪定、解脫、無漏根力諸法之財,又復賜與涅槃之城,言得滅度,引導其心,令皆歡喜,而不為說是《法華經》。」

[19] 勘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無邊聖諦章第六

「世尊!聲聞、緣覺初觀聖諦,以一智斷諸住地;以一智四斷、知、功德、作證,亦善知此四法義。世尊!無有出世間上上智、四智漸至及四緣漸至,無漸至法是出世間上上智。

「世尊!金剛喻者是第一義智。世尊!非聲聞、緣覺不斷無明住地,初聖諦智是第一義智。世尊!以無二聖諦智斷諸住地。世尊!如來、應、等正覺,非一切聲聞、緣覺境界。不思議空智,斷一切煩惱藏。世尊!若壞一切煩惱藏究竟智,是名第一義智。初聖諦智非究竟智,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智。

「世尊!聖義者,非一切聲聞、緣覺,聲聞、緣覺成就有量功德,聲聞、緣覺成就少分功德,故名之為聖。聖諦者,非聲聞、緣覺諦;亦非聲聞、緣覺功德。世尊!此諦如來、應、等正覺初始覺知,然後為無明㲉藏世間開現演說,是故名聖諦。」(CBETA 2019.Q4, T12, no. 353, p. 221a19-b7)

[20] 勘 《妙法蓮華經》卷第五:「「文殊師利!如轉輪王見諸兵眾有大功者,心甚歡喜,以此難信之珠久在髻中,不妄與人,而今與之。如來亦復如是,於三界中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眾生,見賢聖軍與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共戰,有大功勳,滅三毒,出三界,破魔網。爾時,如來亦大歡喜,此《法華經》能令眾生至一切智,一切世間多怨難信,先所未說,而今說之。」

[21]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八十三:「薄伽梵者,坦然安坐妙菩提座,任運摧滅一切魔軍大勢力故。」

[22]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一:「四魔怨者,謂煩惱魔、蘊魔、死魔、自在天魔。」

[23] 《南本大般涅槃經》卷第二十:「善男子!汝今應當信受我語,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見我者,欲恭敬我,欲同法性而見於我,欲得空定,欲見實相,欲得修習首楞嚴定、師子王定,欲破八魔。八魔者,所謂四魔:無常、無樂、無我、無淨。欲得人中、天上樂者,見有受持《大涅槃經》,書寫、讀誦、為他解說、思惟義者,當往親近、依附、諮受、供養、恭敬、尊重、讚歎,為洗手足,布置床席,四事供給,令無所乏。若從遠來,應十由延路次奉迎。為是經故,所重之物應以奉獻,如其無者,應自賣身。何以故?是經難遇,過優曇花。」

[24] 坏ㄆㄟˊpéi,「壞」的異體字。

[25] 如 《妙法蓮華經玄贊》卷第二末:「《雜藏》中,佛說魔軍有十,今為頌言:

        欲憂愁飢渴,愛睡眠怖畏,疑毒及名利,自高輕慢彼。

        汝等軍如是,一切無能破,我智箭定刀,摧坏瓶投水。

    或正智擊真如,後智擊俗理,說法發響,令眾得聞。此六度中,皆具二利,然以布施唯明利他,後慧通彰二利中,四但說自利,略無利他之說,實非無也。」

[26] 魔羅 (術語)Māra,又作麼羅。略云魔。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7] 波卑夜 (異類)舊稱波旬。法華玄贊二曰:「魔羅,云破壞號也。略云魔,名波卑夜。云惡者,波旬,訛也。」(波旬)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8] 波旬(術語)又作波旬踰,波卑面,新作波椽,波鞞,梵音Pāpīyas,又Pāpīman,巴Pāpimā之轉訛也。慧琳師云:波旬者,略波卑椽之卑為波。䀏誤作旬也。如荼毘闍毘作耶旬之類。波旬者惡魔名,譯為殺者,惡者。注維摩經四曰:「什曰:波旬,秦言殺者。常欲斷人慧命,故名殺者。」義林章六本曰:「波卑夜,此云惡者,天魔別名。波旬,訛也。成就惡法,懷惡意故。」玄應音義八曰:「言波旬者,訛也。正言波卑夜,是其名也。此云惡者,常有惡意,成就惡法,成就惡慧,故名波旬。」慧琳音義十曰:「波旬,梵語正云波俾椽,唐云惡魔。佛以慈心呵責,因以為名。古文譯為波卑,秦言好。略遂去卑字。旬字本從目,音懸,誤書從日為旬。今驗梵本無巡音,蓋書寫誤耳,傳誤已久。」俱舍光記八曰:「釋迦文佛魔王名波旬,羯洛迦孫駄佛魔王名度使。」大部補注三曰:「波旬,亦云波旬踰,此云惡者。」勝鬘寶窟中末曰:「林公云:外國法,佛在世及滅後。共魔語皆悉笑之為波卑面,此云惡者,且惡物。」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9] 勘 《說無垢稱經》卷3:「時無垢稱即語尊者迦葉波言:「十方無量無數世界作魔王者,多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現作魔王,為欲成熟諸有情故。大迦葉波!十方無量無數世界一切菩薩,諸有來求手、足、耳、鼻、頭、目、髓、腦、血、肉、筋骨、一切支體,妻妾、男女、奴婢、親屬,村城、聚落、國邑、王都、四大洲等,種種王位、財穀、珍寶、金銀、真珠、珊瑚、螺貝、吠琉璃等諸莊嚴具,房舍、床座、衣服、飲食、湯藥、資產、象馬輦輿、大小諸船、器仗軍眾,如是一切逼迫菩薩而求乞者,多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巧方便現為斯事試驗菩薩,令其了知意樂堅固。所以者何?增上勇猛諸大菩薩,為欲饒益諸有情故,示現如是難為大事。凡夫下劣無復勢力,不能如是逼迫菩薩為此乞求。」(CBETA 2019.Q4, T14, no. 476, p. 572b2-16)

[30] 勘 《阿彌陀鼓音聲王陀羅尼經》:「「阿彌陀佛與聲聞俱,如來、應、正遍知,其國號曰清泰。聖王所住,其城縱廣十千由旬,於中充滿剎利之種。阿彌陀佛如來、應、正遍知,父名月上,轉輪聖王;其母名曰殊勝妙顏;子名月明。奉事弟子,名無垢稱。智慧弟子,名曰賢光。神足精勤,名曰大化。爾時,魔王名曰無勝。有提婆達多,名曰寂靜。阿彌陀佛與大比丘六萬人俱。」(CBETA 2019.Q4, T12, no. 370, p. 352b21-28)

[31] 十魔

一、蘊魔,色等五蘊,為眾惡之淵藪;

二、煩惱魔,貪等煩惱,能迷惑事理;

三、業魔,殺等惡業,能障蔽正道;

四、心魔,我慢之心,能障蔽中道;

五、死魔,人的壽命有限,妨礙修道;

六、天魔,欲界第六天主,能障害人的善事;

七、善根魔,執著自身所得的善根,不求進步;

八、三昧魔,三昧是指禪定,耽著於自身所得的禪定,不求昇進;

九、善知識魔,慳吝於法,不能開導人;

十、菩提法智魔,於菩提法起智執著,障蔽正道。

以上十者,都能障蔽正道,妨害慧命,故名為「魔」。 FROM:【佛學常見辭彙(陳義孝)】

[32] 五塵 (術語)色聲香味觸之五境也。此五者,能染污真性,故名塵。止觀四上曰:「死事弗奢,那得不怖。怖心起時,如履湯火。五塵六欲,不暇貪染。」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3] 欲體 亦名:與欲欲體

  子題:欲之所須有二、僧私同須欲、單僧須欲、想欲、羯磨所被僧私二事

  行事鈔·受欲是非篇:「辨體者。欲之所須有二:自有僧私同須,如說戒自恣等。以佛制有時限,一切同遵,若叛有罪。自有單僧須者,如受戒捨懺等。僧須我和,我不必須,佛不正制也。」資持記釋云:「明體中,業疏有三:一﹑者從法,想欲為體。想陰心聚所攝名法。二﹑者從相,色聲為體,或動身色重病現相,或動聲相廣略四種。三﹑者從事,即同今文。初總標。欲為能須,事即所欲。除結界外,一切羯磨,大分二事。說恣制同遵,餘法皆別為也。自下,別釋,初明同須。時限即半月、夏竟也。叛即背也,疏云,必私逃叛,遠出亦犯。自有下,次明別須。單僧須者,私不須也。僧須我者,恐乖別也。我不須者,非己事也;非謂無心同須法事。」(事鈔記卷五·三·五)

  羯磨疏·集法緣成篇:「釋欲體者有多種。從法以言,謂想欲等,如雜心通中說也。從相以論,色聲為體,或動其身色,或動其聲相也。從事以論,則有二種事,一﹑單僧須(私事)者,如受懺二法等,別人不預,故僧須之。二,互須(僧事)者,如說恣等,至期必說,說必在僧,若不求覓,僧便有罪,必私逃叛,遠出亦犯,是知俱須也。」濟緣記釋云:「出體中有三,初、想欲者,想是連引,正取欲心以為今體,須知兩別,不可相混。言從法者,即三聚中心法所攝。下指雜心,彼通明心法,故曰通中。論問曰:『云何心法等聚?』答曰:『想欲及觸慧,念思與解脫,憶定及與受,此說心等眾。想欲觸慧 念思脫憶定受十,並心聚攝。』論自解云,想者於境界取像貌,欲者於緣欲受也。謂於所緣,心欲領受。次、色聲中,如注五種,現相動色,餘四動聲;廣說具儀,即兼二種。三、從事者,羯磨所被,不出二種,即僧私二事。私事則秉法之僧,須我成法。僧事則彼此同制,僧別相須,不求有罪,明僧須也;私逃亦犯,明別須也。上三明體,初是能欲,後是所欲,中即欲法。」(業疏記卷五·二·一五)   FROM:【南山律學辭典】

[34] 四德 (名數)大乘大般涅槃所具之德也。一常德,涅槃之體,恆不變而無生滅,名之為常,又隨緣化用常不絕,名之為常。二樂德,涅槃之體,寂滅永安,名之為樂,又運用自在,所為適心,名之為樂。三我德,解我有二種:一就體自實名為我,如涅槃經哀嘆品中所謂:「若法是實是真是主是依,性不變易是名為我。」二就用自在名為我,如涅槃經高貴德王品所謂:「有大我故名大涅槃,大自在故名為大我。云何名為大自在耶?有八自在則名為我。」((八自在))。四淨德,涅槃之體解脫一切之垢染,名之為淨,又隨化處緣而不污,名之為淨(大乘義章十八)。法華玄義四曰:「破二十五有煩惱名淨,破二十五有業名我,不受二十五有報為樂,無二十五有生死名常,常樂我淨名為佛性顯。」說此常樂我淨,為涅槃經一部之所詮,故涅槃經謂之談常教。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5] 勘 《佛說無上依經》卷1:「阿難!於三界中有四種難:一者煩惱難、二者業難、三者生報難、四者過失難。無明住地所起方便生死,如三界內煩惱難;無明住地所起因緣生死,如三界內業難;無明住地所起有有生死,如三界內生難;無明住地所起無有生死,如三界內過失難。應如是知。阿難!四種生死未除滅故,三種意生身無有常樂我淨波羅蜜果,惟佛法身是常是樂是我是淨波羅蜜,汝應知。」(CBETA 2019.Q4, T16, no. 669, p. 472b14-23)

[36] 《法華經玄贊要集》卷13:「言我智箭定力者。有定無慧。如弓無絃。故須定慧二種相資。始能破魔也。有云。定能縛賊。慧能煞賊。定既名刀。亦能煞賊也。案經本弓為正。謨云。十魔能障定。慧。說二刀箭。但取其意。諸有智者。不應難喻也。」(CBETA 2019.Q4, X34, no. 638, p. 476a19-22 // Z 1:54, p. 11d2-5 // R54, p. 22b2-5)

[37] 勘 《大智度論》卷第五:「    過諸魔事

    論    魔有四種:一者、煩惱魔;二者、陰魔;三者、死魔;四者、他化自在天子魔。是諸菩薩得菩薩道故,破煩惱魔;得法身故,破陰魔;得道、得法性身故,破死魔;常一心故,一切處心不著故,入不動三昧故,破他化自在天子魔。以是故說,過諸魔事。

    復次,是《般若波羅蜜‧覺魔品》中,佛自說魔業、魔事,是魔業、魔事盡已過故,是名已過魔事。復次,除諸法實相,餘殘一切法盡名為魔。如諸煩惱、結使、欲、縛、取、纏、陰、界、入、魔王、魔民、魔人,如是等盡名為魔。」

[38] 十住 菩薩修唯識行的四十一階位中,此為第一至第十位。此心安全於般若空理,曰住。這十住是:一、發心住:此位菩薩,發菩提心,修十信行。二、治心住:此位菩薩,修身口意三業,大悲一切有情。三、修行住:此位菩薩,修勝理觀,起六度妙行。四、生貴住:此位菩薩,依聖法教化眾生,有如自聖賢正法中生,種性高貴。五、方便住:此位菩薩,所修善根,利生方便具足。六、正心住:此位菩薩,於一切毀譽,心定不動。七、不退住:此位菩薩,於所聞法,心不退轉。八、童真住:此位菩薩,三業清淨,離世間法之染著。九、法王子住:此位菩薩,通達二諦之理,了悟法王之法,有如將襲王位之王子。十、灌頂住:此位菩薩,修行漸勝,堪受法王之位。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39] 十信  菩薩修行的五十二階位中,最初十位應修之十種心;此十種心在信位,能助成信行。全稱十信心。略稱十心。即:一、信心,一心決定,樂欲成就。二、念心,常修六念,念佛、法、僧、戒、施及天。三、精進心,聞菩薩藏,精勤修習無間善業。四、定心,於事於義繫心安住,遠離一切虛偽、輕躁、憶想分別。五、慧心,聞菩薩藏,思量觀察,知一切法無我無人,自性空寂。六、戒心,受持菩薩清淨律儀,身口意淨,不犯諸過,有犯悔除。七、迴向心,所修善根,迴向菩提,不願諸有;迴施眾生,不專為己;迴求實際,不著名相。八、護法心,防護己心,不起煩惱,更修默護、念護、智護、息心護、他護等五種護行。九、捨心,不惜身財,所得能捨。十、願心,隨時修習種種淨願。在唯識宗,唐窺基大師把菩薩修行的十信位,攝入十住的初發心住,把等覺菩薩位攝入十地的法雲地中,這樣五十二階就成為四十一階了。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40] 生貴住 修唯識行歷經四十一階位,此為初十位的第四位,謂由先前的妙行,冥契妙理,將生於佛家為法王子;即行與佛同,受佛之氣分,如中陰身,自求父母,陰信冥通,入如來種。(十住)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41] 資糧道 p1245如道諦中說。(道諦 p1237瑜伽六十四卷十頁云:云何道諦?謂資糧道、若方便道、若清淨道、如是一切、總略為一,說名道諦。世尊就勝,依能攝受沙門果證,但略顯示八聖支道、名為道諦。資糧道者:有十三種。如聲聞地已說應知。方便道者:若就最勝;謂於煖頂忍世第一法位中所有一切諸念住等菩提分法。清淨道者:謂於見道修道究竟道中,卽彼所攝所有一切菩提分法。究竟道中所有能引諸功德道、彼亦皆入道諦數中。又諸菩薩方便道者:謂六波羅蜜多所攝。清淨道者:謂般若波羅蜜多所攝。此約最勝說。非不一切菩提分法,皆遍修習。

二解 瑜伽六十六卷三頁云:復次若能證解第一義諦所有正見,及正見為先、一切聖道;是名道諦。復次欲令於苦,徧知;於集,永斷;於滅,作證;於道,修習;故略建立諸聖諦相。若廣建立;當知其相、無量無邊。又六十八卷二頁至五頁廣釋。

三解 雜集論八卷十七頁云:云何道諦?謂由此道故;知苦、斷集、證滅、修道、是略說道諦相。今於此中、依四聖諦,以其作用,顯道體相。如彼卷十七頁至十卷十六頁廣釋。 )

二解 集論六卷一頁云:何等資糧道?謂諸異生所有尸羅,守護根門,飲食知量,初夜後夜常不睡眠,勤修止觀,正知而住。復有所餘進習諸善,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修習此故;得成現觀解脫所依器性。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2] 加行道 p0525瑜伽一百卷二十一頁云:加行道者:謂為斷惑,勤修加行。

二解 集論六卷一頁云:何等加行道?謂有資糧道,皆是加行道。或有加行道,非資糧道。謂已積集資糧道者,所有順決擇分善根。謂煖法、頂法、順諦忍法、世第一法。云何煖法?謂各別內證,於諸諦中,明得三摩地鉢羅若,及彼相應等法。云何頂法?謂各別內證,於諸諦中,明增三摩地鉢羅若,及彼相應等法。云何順諦忍法?謂各別內證,於諸諦中,一分已入隨順三摩地鉢羅若,及彼相應等法。云何世第一法?謂各別內證,於諸諦中,無間心三摩地鉢羅若,及彼相應等法。

三解 集論六卷六頁云:云何加行道?謂由此道,能捨煩惱。是名修道中加行道。

四解 俱舍論二十五卷十一頁云:加行道者:謂從此後,無間道生。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3]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所知障種,初地初心頓斷一切見所斷者;修所斷者,後於十地修道位中漸次而斷,乃至正起金剛喻定一剎那中方皆斷盡。」

[44]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述記》卷第十九:「此依二乘觀斷修九品說,由二乘者速入觀斷多品。解脫道亦是望前自心故,非望後品,即為加行故,以心各別起無間、解脫故。解脫道非前品解脫,亦非後加行。前已總起一加行故,非容加行故,論不說有。此說正能盡諸業,唯取加行、無間。若彼斷解脫道等,亦是性能斷故。《瑜伽》說一切無漏業,菩薩見道唯一心或三心,修道十地伏,金剛斷以前,不斷緣縛等故。總而言之,菩薩一思唯斷黑,見道也;一思通斷三,或十思通黑白,以地而說故。若依頓超得二果,九思唯斷黑,見一修八;若依超得二三果等,一思通斷三,見道、修道品故。」

[45] 勘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八末:「所言「住」是何義?舊云「大力菩薩」,今言「已得自在菩薩」,是第八地。於相及土二種之中已得自在故,故第八地說斷二愚中,有於相、土自在愚也。彼言「大力」,亦是於相於土得大力故。《無上依經》云「大地菩薩」。

    舊云「意生身」,此言「意成身」,彼義隨意而生,今意隨意而成。但轉易故,非新生故,不可言「生」。此即二乘無學迴心向大者,及直往菩薩八地以去,方受變易生死。此非盡理,但隨經文。

    《佛地》第二卷說「聲聞乘或除七生,或除一生,或除上界處處一生」,即前三果;「雖諸煩惱所潤分段得非擇滅,而由願力受變易生,三無數劫修菩提因,無有過失。非擇滅者,眾緣不具,於此時中,畢竟不生,非永不生。資此身因,展轉增勝,乃至成佛」。第八十說︰「復次,迴向菩提聲聞或於學位即能棄捨,或無學位方能棄捨。」乃至廣說。故知前三果亦得受變易生。驗知此文,非為應理。七地以前決定性者,有受此性故。今此中說二乘無學、八地以去受變易生,決定故說。其前三果及七地前不決定受變易生死,故不說之。此三種定,故說之也。

    西方有解,如前卷末,已略解訖。以有菩薩初地即能伏諸煩惱,故初地得,如滅定說。或有乃至八地方得,謂有唯受分段,非變易,謂諸凡夫、四果定性;或唯受變易,非分段,謂二乘無學不定性者、八地以上菩薩;或亦受分段,亦受變易,謂前三果不定性、七地已前。此句由自在故,煩惱未盡故。若依煩惱障、有漏業感生死,名分段,即麤易知;若由無漏、所知障助所感生死,即名變易,細難知故。故七地已前代諸有情受三塗苦,乃是實身,易可知故;八地以去乃至化身,如佛救生,化作身故。《大智度論》云八地捨虫身者,捨分段也。

    若作此釋,此中據定。非無直往七地已前,前三果亦得受義故,如《對法》第十三抄會。彼有異解,初地等既得者,必更無決定分段業,如阿羅漢故。

    十卷《楞伽》第四云︰「大慧!說寂靜法得證清淨無我之相,入遠行地;入遠行地已,得無量三昧自在、如意生身故。」即知七地已得此生死,然未一向故,此中不說。然《勝鬘經》與此說同,二乘無學、自在菩薩名意成身。

    十卷《楞伽》第五云︰「大惠!有三種意生身:一者、得三昧樂三摩跋提意生身,謂第三、第四、第五地中;二者、如實覺知諸法相意生身,謂菩薩摩訶薩於八地中;三者、種類俱生無作行意生身,謂自內證一切法,如實樂相法相樂故。」即七地前皆得變易也。

    此文不及四卷經者,今會之者,初、二、三、四、五地皆應名得三昧樂等意生身,但以初、二地中未得定自在故,略而不說。得定自在,於此生死有勝能故,故彼經云︰「自心寂靜行種種行,大海心波轉識之相三摩跋提樂,名意識生,以見自心境界故,如實知有無相,故名初意生身相。」三、四、五地中,於定自在皆平等故。第六、七地亦得如實覺知諸法相意生身。六地無相觀多,七地雖得此無相觀,然未能無加行故,不如第八地。今從勝處論,但言第八地是第二意生身,故彼經言︰「謂觀察覺了,得諸法無相如幻等法悉無所有,身心轉變,得如幻三昧及餘無量三摩跋提樂門,無量相、力、自在、神通,乃至是名第二意生身。」種類俱生無作行意生身,謂第九、十地。唯行無相,亦無功用,於事及理皆唯內證,故彼經云:「謂自內證一切諸法,如實樂相法相樂故。」

    此中三名雖諸地已得,然據增勝地語,非於餘地分不得此。然《勝鬘》及此中約通三乘決定受變易生死者語,《楞伽》約直往菩薩通定不定受變易生死增勝位語。又解︰直往者,八地方得,此說迂會者,雖地前已得,且說勝者,故彼二種、三種意生身名位有異,亦不相違。」

[46] 勘 《說無垢稱經》卷1:「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住廣嚴城菴羅衛林,與大苾芻眾八千人俱、菩薩摩訶薩三萬二千——皆為一切眾望所識,大神通業修已成辦,諸佛威德常所加持,善護法城能攝正法,以大師子吼聲敷演,美音遐振周遍十方,為諸眾生不請善友,紹三寶種能使不絕,降伏魔怨、制諸外道,永離一切障及蓋纏,念定、總持無不圓滿,建立無障解脫智門,逮得一切無斷殊勝念慧等持陀羅尼辯;皆獲第一布施、調伏寂靜尸羅、安忍、正勤、靜慮、般若、方便善巧、妙願、力、智波羅蜜多,成無所得不起法忍,已能隨轉不退法輪,咸得無相妙印所印,善知有情諸根勝劣,一切大眾所不能伏,而能調御得無所畏;已積無盡福智資糧,相好嚴身色像第一,捨諸世間所有飾好,名稱高遠踰於帝釋,意樂堅固猶若金剛;於諸佛法得不壞信、流法寶光、澍甘露雨,於眾言音微妙第一,於深法義廣大緣起;已斷二邊見習相續,演法無畏猶師子吼,其所講說乃如雷震,不可稱量過稱量境;集法寶慧為大導師,正直審諦柔和微密,妙達諸法難見難知;甚深實義隨入一切,有趣無趣意樂所歸,獲無等等佛智灌頂,近力無畏不共佛法;已除所有怖畏惡趣,復超一切險穢深坑,永棄緣起金剛刀仗,常思示現諸有趣生;為大醫王善知方術,應病與藥,愈疾施安;無量功德皆成就、無量佛土皆嚴淨,其見聞者無不蒙益;諸有所作亦不唐捐,設經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讚其功德亦不能盡」(CBETA 2019.Q4, T14, no. 476, pp. 557c7-558a7)

[47] 勘 《佛地經論卷第一》:「如是淨土離內災橫,攝益圓滿,亦應無有外怖畏因,故次示現無畏圓滿。遠離眾魔。謂於此中,遠離一切煩惱、蘊、死及以天魔,或能令他遠離四魔。如是四種,是怖畏因,由是能生諸怖畏故。此中無彼,故無怖畏。煩惱魔者,謂一百二十八煩惱,并隨煩惱;蘊魔者,謂五取蘊;死魔者,謂有漏內法諸無常相;天魔者,謂欲界第六自在天子。如是四種,皆能損害諸善法故,說名為魔。由是四魔,生諸怖畏,如來永離四種魔故,無諸怖畏。初地已上諸大菩薩,在淨土中離麤四魔,無五怖畏。」

[48] 如 不共無明有二種 p0338成唯識論五卷七頁云:不共無明、總有二種。一、恆行不共。餘識所無。二、獨行不共。此識非有。故瑜伽說:無明有二。若貪等俱者;名相應無明。非貪等俱者;名獨行無明。是主獨行,唯見所斷。如契經說:諸聖有學,不共無明,已永斷故;不造新業。非主獨行,亦修所斷。忿等皆通見修所斷故。恆行不共,餘部所無。獨行不共,此彼俱有。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9] 勘 《妙法蓮華經》卷第三:「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其佛本坐道場,破魔軍已,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諸佛法不現在前。如是一小劫,乃至十小劫,結加趺坐,身心不動,而諸佛法猶不在前。

        「爾時,忉利諸天先為彼佛於菩提樹下敷師子座,高一由旬。佛於此座,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適坐此座,時諸梵天王雨眾天華,面百由旬,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如是不絕,滿十小劫,供養於佛,乃至滅度,常雨此華。四王諸天為供養佛,常擊天鼓,其餘諸天作天伎樂,滿十小劫,至于滅度亦復如是。」

        「諸比丘!大通智勝佛過十小劫,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其佛未出家時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積。諸子各有種種珍異玩好之具,聞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捨所珍,往詣佛所。諸母涕泣而隨送之,其祖轉輪聖王與一百大臣及餘百千萬億人民,皆共圍繞,隨至道場,咸欲親近大通智勝如來,供養恭敬,尊重讚歎。」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