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23

五論別者:

一、《毗尼母論》,二眾各五,總即為十。

比丘五者:

一、善來;

二、建立善根上受具足,謂得阿羅漢果;

三、敕聽,謂論議,言下即得;

四、三語,謂三歸;

五、羯磨。

其見諦、信佛為大師自然,皆上受所攝,邊五、中十即羯磨故。

尼亦五者:

一、善來;

二、上受具足;

三、師法,謂八敬;

四、遣信;

五、羯磨。

合有七種:一、善來;二、上受;三、敕聽;四、三歸;五、八敬;六、遣信;七、羯磨。

二、《磨得勒伽論》,十種得戒:

一、無師,即自然;

二、見諦;

三、問答,謂須陀夷;

四、三歸;

五、自誓,謂迦葉;

六、五眾;

七、十眾;

八、八重法,謂大生主;

九、遣信;

十、二部,謂諸尼。

此宗乍觀,同薩婆多,然無善來,來捨俗相,後更與受故。

 

邊五、中十,唯在僧中,故尼加二部眾,即是十眾、二十眾也。

三、《善見論》,八種得戒:

一、善來;

二、三歸;

三、敬授,即見諦,因佛教已,敬受佛語,便得戒故;

四、問答;

五、受重法;

六、遣使;

七、八語,謂尼於二部中,義推遣信,即十二語;

八、白四羯磨[1],白四即四語。

此說弟子,無自然。

信佛為大師,即羯磨,羯磨已,方得戒故。

或信佛為大師,即敬受得,邊五、中十,即羯磨故。

四、《薩婆多論》,七種受具:

一、見諦;

二、善來;

三、三語;

四、三歸;

五、自誓;

六、八法;

七、白四。

此說弟子,故無自然。

三語即遣信,此初一、至彼一、來後一。

其問答、邊五、中十,皆白四故。

此是薩婆多宗,與《俱舍》等同,增減數異,體性不殊。

五、《明了論》,三乘得戒,合有九圓德。

圓德者,四萬二千功德無不具滿,稱曰圓德。

聲聞有七。

比丘有四:

一、善來;

二、三歸;

三、略羯磨;

四、廣羯磨。

略羯磨者,佛初成時,聞法得戒,故名略羯磨,即見諦得。

其信佛為大師,及論議、邊五、中十,皆廣羯磨攝。

尼有其三:

一、善來;

二、遣使,即法授尼,瞿婁多[2]達磨,敬尊重法,遣阿難傳語,遙為授故;

三、廣羯磨,即遣信、二部等。

上來七種聲聞得戒。

第八、獨覺有量功德至得,九、佛無量功德至得,此二皆自然。

大乘之中,無別教文,多分且用薩婆多宗十種得戒,然敬受八法不唯大生主。

非但同彼《薩婆多論》,亦同《五分律》佛言:「愛道及舍夷諸尼亦敬受八不可越得戒。」

 

上得具足別解脫緣。

次羯磨得別解脫緣者,昔來相傳《四分律》具四緣,八比丘中解:

一、羯磨者,比丘若受大戒者,僧數滿足緣;

二、白四羯磨,如法成就,教法成就緣;

三、得處所者,結界成就,界內不別眾緣;

四、住比丘法中者,年歲滿足,身無遮難緣。

要具此四,是大比丘得成大戒。

亦即滅諍五法現前中,除其滅諍,別所為者,具四現前:

一、能秉僧;

二、所秉法;

三、秉法處所,即界現前;

四、所為事,謂人現前。

今此受戒即別所為,故具此四即能發戒。

《僧祇律》六緣,即是釋八比丘文。

《毗尼母論》五緣:

一、和上如法;

二、闍梨如法;

三、七僧清淨;

四、羯磨稱文;

五、界內和合不別。

此之五緣,四中初三攝,初三是第一緣,次一教法緣,次一不別眾緣。

今依《四分》四緣具足,於前四緣中,第四、身無遮難之中,《瑜伽》五十三云:「由六因故,不應為授苾芻律儀」[3],即是解彼遮難所以,恐文繁廣,至後當釋。

於第一、僧數滿足緣中,

《瑜伽》又云:「又除闕減能作羯磨阿遮利耶[4]、鄔波托耶[5],住清淨戒圓滿僧眾。」

 

此中義,意其上坐部及薩婆多師,犯重不捨戒,故受戒時,闍梨、大眾必須清淨和合與戒,發戒勝緣,故和上不定。

其受戒時,除去和上外,彼受戒者名及諸難名、三衣名等,若不牒標,有所虧闕,則不得戒。

大眾撿驗有所闕故,非和合故。

其和上名,牒與不牒,及在眾內、不在眾內,若清淨、不清淨,並悉得戒。

大眾但知某為和上,令其攝錄所受戒者,非要發戒之勝緣故。

然具牒和上名,身在眾內,戒清淨,即無罪;若不牒名及不在眾,若知和上無戒破戒,與他受戒,彼雖得戒,現前大眾得突吉羅[6]

羯磨但言今從眾僧乞受具足戒,不言從和上乞受戒故。

設復和上戒德清淨,大眾、闍梨有所闕少,戒德有犯,即不得戒,無勝緣故。

制多山部[7]等,並同此說。

又有諸部說,但和上清淨,大眾不淨,亦得大戒。

和上勝緣發其心故,大眾但是訪委受者,無遮難罪,和合與之,令墮僧數。

故羯磨云今從眾僧乞受具足戒,非是發起彼勝心緣,何要清淨?其大眾部律,和上、大眾並須清淨,然始得戒。

和上親教最是勝緣,發彼勝心亦由和上。

又若持戒,便是眾僧,犯戒非僧,何得教誨成師資道?又戒從僧乞,僧和合方得,眾既戒行不清淨,先非墮入僧數,何得辨其法事,輒說戒律之言?又僧亦是受者勝緣,僧既犯戒,不發彼心,豈是受者之勝緣也?故要和上及大眾清淨,受者方得大戒。

今者大乘,略有二說:

一者、三品心犯重皆失戒;

二者、中下品心犯重不失戒,上品心犯重即失戒。

若依後義,和上不清淨,但大眾清淨即得戒,從彼乞故,法事辨故。

和上但是教授之緣,設知不清淨,不從彼乞戒,何故不得?若依初義,和上、眾僧必須清淨方可得戒,和上是勝教授之緣,未禮僧前已從和上乞大戒故。

且如邊方,僧眾滿四人,法事辨故,與戒緣故,闕一犯重俱為不可,無僧非僧與戒故。

《瑜伽》云:「鄔波拕耶住清淨戒圓滿僧眾。」

 

住淨戒言,上屬和上,下屬僧眾,兩俱須故。

上來所說,佛在及滅,一切弟子,除獨覺果,餘受具戒,非謂一切。

上來所辨,有差別緣。

無差別緣,有諸戒通緣,應說頌曰:「苾芻非自受,從他簡擇故;近住等諸戒,自受亦從他。

 

表業名從他,無表唯自受;自受唯意表,無表示他故。」是別解脫戒[8]

《瑜伽》五十三云:「此中,或有由他由自而受律儀,或復有一,唯自然受,除苾芻律儀。

 

何以故?由苾芻律儀非一切堪受故。

 

若苾芻律儀非要從他受者,若堪出家,若不堪出家,但欲出家者,便應一切隨其所欲,自然出家。

 

如是聖教便無軌範,亦無善說法毗奈耶而可了知。

 

是故苾芻律儀無有自然受義。」

 

以簡擇故,必從他受。

此除自然及見諦二,或可除信佛為大師,餘一切得別解脫戒,彼無簡擇故。

然彼亦由無遮難等事,方可自然、見諦等得。

《俱舍論》說十種得戒已,云:「如是所得別解脫戒,非必定依表業而發」,何況從他?即許除苾芻戒,餘一切戒,自受亦從他。

《瑜伽》

「問:若除苾芻律儀,所餘律儀有自然受,何因緣故,復從他受?

 

答:由有二種遠離惡戒受隨護支,所謂慚、愧。

 

若於他處及於自處現行罪時,深生羞恥,如是於離惡戒受隨護支乃能具受,故從他受。」

 

此中意說,由有慚故,於自處現行罪時,深生羞恥;

由有愧故,於他處現行罪時,深生羞恥。

或由慚故,於他自處作罪之時,顧身[9]生羞,崇重賢善[10]

或由愧故,於他自處作罪之時,顧世生羞,輕拒[11]暴惡。

故愧現前,非必有慚,必有慚者,必定有愧,是故慚法最為強勝。

若有如自所受而深護持,當知所生福德等無差別。

由慚顧自,必愧顧他;有愧顧他,未必顧自慚起,雖護世名,不顧己故。

此說出家五眾之戒。

近事、近住及菩薩戒[12]皆通二受,不同餘宗,其近住戒必從師受。

〈菩薩地〉第四十云:「若有欲於三種戒藏[13]勤修學者,若在家出家,先於無上菩提發弘願已,當審訪求同法菩薩已發大願,有智有力,於語表義能授能開。

 

於如是等功德具足勝菩薩所,先禮雙足,乃至廣說受戒五相。」

 

第四十一云:「若不會遇具足功德補特伽羅,爾時應對如來像前,自受菩薩淨律儀。」

 

四十又云:「若雖聰慧,於戒無信解,不善思惟,有慳貪者,大欲無足,毀戒慢緩,忿恨不忍,不耐他犯,嬾墮懈怠,多耽[14][15]臥,好合徒[16]侶,樂談喜話,心多散亂,下至不能搆[17]牛乳頃善心一緣住修習者,暗昧、愚癡、劣心,誹謗菩薩藏者,不應從受。」是名菩薩戒師之緣。

《瓔珞經》[18]云:「若千里內無戒師時,方得自受」者,令尊重戒,千里尋師,非要定爾。

如一女人,身不自在,或貧病身,欲受菩薩戒,豈要千里?故知但是一相之語。

《瑜伽》不論處近遠故,但許自受。

此上諸戒,若從他受,必有表無表,表示他故;若自受者,唯有意表,無身語表,可成無表。

《瑜伽》言:「若自然受者,唯有意表業。」

 

縱有傍人見其自受,非是師長,慚愧緣故,定無表業。

或亦有表。

論說傍邊一人亦無,自然受者,唯有無表業。

如今對眾發露受戒,自誓邀期,定有表業。

定、道無表,准《對法》說,法處五色[19]中,名受所引[20]

遠前方便亦從他受,正起無表亦有從他義。

如佛為說法,得入見道,遠塵離垢,得入三昧,即便得戒。

若爾,亦應說有表業。

此亦不然。

此思不發外身語故,是無漏故,無有表業,故唯可說有無表業。

然正得道、定無表之時,無心外緣,云何受得?

從遠方便,得彼受名。

五十三說:「若即於此所受律儀,能無缺犯,以為依止,修無悔等,乃至具足入初靜慮,由奢摩他能損伏力,損伏一切犯戒種子,是名靜慮律儀。」

 

此說如苾芻等受律儀已,能無缺犯以為依止,由無犯故無悔,無悔故心喜,心喜故心樂,心樂故心安,心安故得定。

若有所犯,終不得定。

《大集經》中,佛言:「我本無數劫中處在凡夫,字遮他陀[21],在加倫羅國作賈客販賣,虛妄無實,造諸惡行,不可具說。

 

是時愚癡,害父婬母,舉國知之,與六畜無別。

 

國王欲殺,吾怖往投異方,作沙門三十七年,以五逆罪障,心不得定。

 

後因乞食,拾得一鉢,鉢中有此陀羅尼,名集法咒捨苦難[22]

 

經一年餘,誦持不絕,方得禪定。」

 

其苾芻等,犯重禁已,心悔故心憂,心憂故不樂,不樂故不安,不安故,不得禪定。

故持戒等,得禪律儀緣。

若所持戒於此身中犯重禁已,必不得定,不善思廣,損障深故。

由咒威神,先在俗位犯五逆罪,今身可得。

上說因戒而得定者。

亦有初定不由戒者,如劫壞時,最初一人所得禪定,法爾初故。

故定律儀亦有他緣,亦有不由。

其道共戒,《瑜伽》又說:「若即於此尸羅律儀無有缺犯,又復依止靜慮律儀入諦現觀,得不還果[23],爾時一切惡戒[24]種子皆悉永害。

 

若依未至定[25]證得初果,爾時一切能往惡趣惑皆悉永害。」

 

此說得超越第三果,并次第人,依根本定及未至,說諸得道戒必先淨定以為其緣,其四善根[26]色界繫故。

其不律儀及處中戒,若生彼家,不生彼家,自發期心,或父子等,自相教習,故得外緣,或不由他得,二皆無失。

不同小宗,不律儀不從他得。

上說得緣。

得時節[27]者,初說得表時,後說得無表時。

且說苾芻、苾芻尼得表時者,謂從僧眾乞戒時得。

五十三云:「又若起心,往趣[28]師所,慇懃勸請,方便發起禮敬等業,以正威儀在師前住,又以語言表宣所欲造作勝業,是名身表及語表業。」

 

《成業論》同,不能繁引。

要現行思近因等起,正發身語為轉因者,是表業體,故要此時。

若說前位從僧乞時,心上、中、下以判於業,祈願滿足,要第三羯磨時方得表者,此小乘義,非今所宗。

表業非是形色攝故,唯發身語現思攝故,其時無心,或染、無記,或異緣故。

准此,自餘出家三眾、近住、近事皆從師前禮拜等受得表戒,此等後時雖隨師言,不必有心在,而未必善亦不決定,乃是隨轉,非轉心故。

若對人前許自然受,有身語表及意表者,即於佛前求禮時得。

其菩薩戒,即請受時,第三周了,「慈悲故」字時得,以決定故。

定、道唯無表,不說得表時。

其不律儀,要作事時,或處分時,方得表業。

五十三云:「若有生在不律儀家,有所了別,自發期心,謂我當以此活命事而自存活,又於此活命事重復起心,欲樂忍可,爾時說名不律儀者。

 

由不律儀所攝故,極重不如理作意損害心所攝故,但成廣大諸不善根,然未成就殺生所生及餘不善業道所生諸不善業,乃至所期[29]事未現行。」

 

此意說言,若生彼家,不生彼家,發心忍可,即由成彼不善根故,從當所起為名,即名不律儀者。

彼論又云:「後若現行,若少若多,隨其所應,更復成就諸不善業。」

 

此意說言,後若自作,若處分他作少多事,雖未命斷等,即成殺生若身若語不善表業。

若後彼事自他作已,前生命斷等,少多遂心,滿本願故,方成無表。

不同他宗,前事究竟,表與無表,俱時發得。

初發勝思起身語業,即是表業,其事究竟,是隨轉,非轉得無表故,得名不律儀。

表業如今說。

處中表業,或發期願,或處分時,或作方得。

上說身語二表得時,其意表業,舉心即得。

上說得表。

得無表者,別解脫無表得,有三類:

一、出家大戒,第三羯磨竟,「是事如是持」時得;其菩薩戒,亦第三羯磨答言「能持」時得。

先發期心,所邀勝願今滿足故,僧眾法事[30],此時具故。

雖由前位思表熏種[31],法事今竟,雖或無心,或別緣心,由彼先期今願滿故,從初念後防惡思種用倍倍增,名為得戒。

有說:思種體倍倍增,名為得戒。

此亦不然。

法事竟時,彼或無心,或異性[32]緣,既無現思現表熏習,如何種子體忽爾得新生?由此故知,隨彼遇緣,新舊種子,若別若總,現行緣因思所熏種,今緣會滿,用倍倍增,名得無表。

以隨心戒雖念念中,是未曾得。

若非用增,是體增者,豈念念中皆現熏種?

定、道無表既是現思,無一心中有多思故。

准此,別解脫無表亦非體增,初剎那位一七用增,第二剎那即二七支,乃至未捨,運運增長。

〈決擇〉第六十云:「不善業道若到究竟,即此亦名由塗[33]染過,成於重惡,成大不善,能引增上不可愛果。

 

何以故?若有用染汙心,能引發他不可愛樂欣悅之苦,彼隨苦心威勢力故,能引發苦補特伽羅思,便觸得廣大之罪,是故名為塗染過失。」

 

此意說言,若身自作,若令他作不善業道,令他命斷等,事究竟時,法爾威勢,能自行者及處分者思,便觸得廣大之罪。

先心今滿,他苦亦滿,故自觸罪,名為塗染。

彼論又云:「彼雖不發如是想心:諸能引發我之苦者,當觸大罪。

 

然彼法爾觸於大罪。

 

譬如磁石雖不作意:諸所有鐵來附於我。

 

然彼法爾所有近鐵不由功用來附磁石。

 

此中道理當知亦爾。

 

日珠等喻亦如是知。

 

又於思上無別有法,彼威勢生來相依附,說名塗染。

 

當知唯是此思轉變,由彼威力之所發起。」

 

此意說言,即思種子由前期心今時滿足,他苦圓滿,功用便增,名思轉變[34],更無別物。

猶如魔王惑媚無量娑梨藥迦[35]諸婆羅門長者等心,令於世尊變異暴惡。

非於彼心更增別法,說名惑媚,唯除魔王加行威勢生彼諸心,令其轉變,成極暴惡。

此亦如是,翻惡業道,有此善故,故成塗染,用倍倍增,方成無表。

十種得戒中,佛自然得者,有諸菩薩,初地即得變易生死[36],或八地得,更不經生,其別解脫乃至有種一得不捨,轉成圓滿無漏之法。

不定種姓聲聞無學,迴心向大[37],受變易生,亦復如是。

此說別受別解脫戒,非菩薩戒中律儀戒也。

何故得名自然得戒?

若約成佛之位,現非受得,亦名自然得。

自然得者,解脫道[38]時,即得無表。

設有表業,非發無表,成佛已後,不熏習故。

獨覺之心,解脫道位猶不發身語,何處得有表?

見道得戒亦復如是。

五人見諦,亦無表業;初入見諦,即得無表。

此初時有,非於後時;後有僧故,初未有故。

「善來耶舍」言之下,即得無表業。

此等眾多,但喚「善來」,鬢髮自落,袈裟變成,為沙門者,皆是此類。

信佛為師者,猶未見佛,遙聞即信,信時即得,亦無表業。

有說:見佛信忍為師,方得無表,非未見時。

問答得者,唯蘇陀夷一人,言下即得,亦無表業。

亦有說言,年未滿二十,因其問答,佛令為授。

敬八尊重法者,時無尼故,聞教敬授時,便得無表。

未有尼故,可言無表與表俱時,亦言別時,初表後無表,唯初非後。

遣使受者,表在遣時,得無表者,在所使尼彼受竟時。

五眾、十眾,即從師受,如前已說。

三歸表發,在初歸依創求禮時,無表得在三歸竟時。

此十皆是佛在有之。

佛無之後,唯有三種:

一、自然獨覺;

二、十眾;

三、持律為第五人。

餘非無佛可得有之。

上初類說。

第二類者,其出家三眾、近事得無表,即三歸竟得。

《俱舍論》云:「起慇淨心,發誠諦語,自稱我是鄔波素迦,願尊憶持,慈悲護念。」

 

爾時,即發近事律儀。

出家三眾,後說戒相非發無表,無表亦是三歸竟得。

第三類者,其近住戒,有二義:

一云、三歸竟得,與近事無別;

二云、若爾,何故《俱舍》不說三歸竟即得近住戒?何故說相不同近事?

近事別說五戒之相,近住連環三周說相。

又彼頌云:「隨教說具支」,不說近事亦隨教說,故知近住非三歸得。

其心廣遮一日夜故,非前即得。

由此故知,隨師後說,第三周竟,方發無表。

靜慮無表,初起上地初未至地一品之心即名初得,後隨所起何地根本未至定心皆名成就。

《對法》第八說:「靜慮律儀所攝業者,謂能損害發起犯戒煩惱種子。

 

離欲界欲者所有遠離,離初、二、三靜慮欲者所有遠離。」

 

彼自釋言:「離欲界欲者,謂由伏對治力,或小分離欲,或全分離欲。」

 

唯初未至於犯戒非是斷對治,已上皆是遠分對治。

且七作意初六是未至地,其了相、勝解二作意為損伏對治猶未斷惑,遠離作意方始斷惑。

此有二釋。

一言:了相猶為聞思間雜,創觀欲界為麤,上地為靜,未能斷障;勝解於此數數思惟,從此已往,一向修相。

此二作意,故名厭壞,至第三遠離作意方斷上三品,猶損伏對治,已是修慧故。

了相、勝解俱已得定戒,上三品斷惑要至第三作意,故說遠離方能斷惑。

二云:了相斷上上,勝解斷上中,遠離斷上下品惑。

上品都盡,得其斷名,非了相中不伏煩惱,故定俱戒初心即得,亦無妨難。

應說頌曰:「定戒唯無表,初近分名斷,餘持遠分性,是名定律儀。」

 

若無漏無表,初得見道、無間道俱,即名為得。

色界五地得入見道,皆斷對治,餘色、無色皆成遠分。

此長徒義。

若依色界六地、無色下三種,預流果超證第四果,猶如刈[39]竹,橫斷煩惱。

於欲界中,修道煩惱,有斷對治,餘名遠分。

雖有經說,依未至地,得此初果,更不進修上無漏義,非定唯爾,可如前說。

不爾,無色無斷對治,此定、道戒應隨心轉,但得彼心,即名為得,不待表發。

法爾定、道性違於惡故,此二俱必有無表。

 

[1] 白四羯磨 (術語)Jñapticaturthaṁ,僧中行事務,如授戒之重法,向僧眾先告白其事,曰白。次三問其可否而決其事曰三羯磨Tṛtīya karmavācanā,合一度之白與三度之羯磨曰白四羯磨。是最重之作法也。羯磨疏一上白:「若情事殷重,和舉轉難。如受懺大儀,治擯重罰。故須一白牒陳,三羯磨量可,方能成遂,故曰白四。亦以一白三羯磨通為四也。」行事鈔資持記上一之五曰:「白四受戒、懺重、治舉、訶諫等,事通大小,情容乖舛。自非一白告知,三法量可,焉能辨得?以三羯磨通前單白故云白四。」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 《表無表章詮要鈔》卷3:「(或鈔云明了論意僧善來得通凡聖尼善來得限聖者若通凢夫外道當言本在王宮[婬-壬+(工/山)]女自好出家還度(文)光云遣使即法授尼事如明了論法授尼法授尼讀ヘレ非人名亦此遣使非遣信得不可混亂此八敬得也遣阿難八敬得セレメレ事也(云云)續後云瞿婁多達摩者梵語也此云敬尊重法今章梵漢並舉厲師翻云尊法古料蕳云瞿婁多達摩此云半迦尸尼又云尼揔名歟(云云)師云皆誤也(云云)顯業云廣羯磨即遣信者唐本章遣信得蓮花色尼也(云云)問尒者半迦尸者蓮花色尼異名歟哉答可勘之也(云云)私云二部者尼受戒時僧尼對故云尒也)。」(CBETA 2019.Q4, D29, no. 8888, p. 127a4-b2)

[3] 「問:由幾因緣,雖樂欲受苾芻律儀,而不應授?

答:苾芻律儀略由六因:一、意樂損害;二、依止損害;三、男形損害;四、白法損害;五、繫屬於他;六、為護他故。若有為王之所逼錄,或為強賊之所逼錄,或為債主之所逼迫,或由怖畏之所逼迫,或畏不活。彼如是思:「我處居家,難可存活,是諸苾芻活命甚易。我今應往苾芻眾中,詐現自身與彼同法,易當活命。」彼由如是諂詐意樂,既出家已,雖懷恐怖,守護奉行隨一學處,「勿諸苾芻與我同止,知我犯戒,便當驅擯」。然彼意樂被損害故,不名出家受具足戒,如是名為意樂損害。

若復有人作如是思:「我處居家,難可活命,要當出家,方易存濟。如諸苾芻所修梵行,我亦如是,乃至命終當修梵行。」如是出家者,不名意樂損害。雖非純淨,非不說名出家受具。

若有身帶癰腫等疾,如遮法中所說病狀,如是名為依止損害。由彼依止被損害故,雖復出家,然無力能供事師長。彼由如是無力能故,所受師長、同梵行者供事之業,及受純信施主衣服、飲食等淨信施物,此之二種淨信所施,彼極難消,不應受用,令彼退減諸善法故。是故依止被損害者,不應出家受具足戒。

若扇搋迦及半擇迦,名男形損害,不應出家受具足戒,當知因緣如前已說。又半擇迦略有三種:一、全分半擇迦;二、一分半擇迦;三、損害半擇迦。若有生便不成男根,是名全分半擇迦。若有半月起男勢用,或有被他於己為過,或復見他行非梵行,男勢方起,是名一分半擇迦。若被刀等之所損害,或為病藥、若火咒等之所損害,先得男根,今被斷壞,既斷壞已,男勢不轉,是名損害半擇迦。初半擇迦名半擇迦,亦扇搋迦。第二唯半擇迦,非扇搋迦。第三若不被他於己為過,唯扇搋迦,非半擇迦;若有被他於己為過,名半擇迦,亦扇搋迦。

若造無間業,汙苾芻尼,外道賊住,若別異住,若不共住,是名白法損害,不應為授具足戒。所以者何?彼由上品無慚無愧極垢染法,令慚愧等所有白法極成劣薄。

若諸王臣,若王所惡,若有造作王不宜業,若被債主之所拘執,若他僕隸,若他劫引,若他所得,若有諍訟,若為父母所不開許,是名繫屬於他,不應為授具戒。

若變化者,為護他故,不應為授具戒。所以者何?或有龍等,為受法故,自化己身為苾芻像,求受具戒。若便為彼授具戒者,彼睡眠時,便復本形;既睡悟已,作苾芻像,假想苾芻。若守園者,若近事男,率爾往趣,見彼身形如是變已,便於一切真苾芻所,起憎惡心,謂諸苾芻皆非人類,誰能敬事,施彼衣食。勿令他人得此惡見,是故為隨護他,不應為彼受具足戒。

由此六因,不應授彼苾芻律儀。又除闕減能作羯磨阿遮利耶、鄔波拕耶,住清淨戒圓滿僧眾。」---《瑜伽師地論》卷第五十三

[4] 阿遮利耶 (術語)Ācārya,阿闍梨之新稱。南海寄歸傳三曰:「阿遮利耶,譯為軌範師,是能教弟子法式之義。先云阿闍梨,訛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 即 鄔波馱耶(術語)(優婆馱耶) 優婆馱耶 (術語)Upādhyāya,又作鄔波柁耶,優波那訶,憂波第耶夜,鄔波陀耶,優波陀訶,郁波弟耶,鄔波[亭*也]耶,塢波陀耶,鄔婆提耶,郁波弟耶夜等。譯曰親教師,依止師,依學等。呼師之稱。善見律四曰:「優波那訶,漢言瞋盛。」百一羯磨一注曰:「鄔波馱耶,譯為親教師。言和尚者,乃是西方俗語,非是典語。然諸經律梵本,皆云鄔波馱耶。」寄歸傳三曰:「鄔波是其親近,波字長喚中有阿字,義當教讀,言和尚者非也。西方汎喚博士,皆名鄔社。(中略)北方諸國,皆喚和社,致令傳譯習彼訛音。」菩提資糧論五曰:「憂波弟耶,隋言近誦。」玄應音義二十一曰:「鄔波柁耶,舊言和尚或言和闍,皆訛也。此云親教,亦去近誦,以弟子年少不離於師。常逐常近,受經而誦也。」同二十三曰:「舊云和尚和闍,皆于闐等諸國訛也。義譯云:知罪知無罪為和上也。」業疏三上曰:「中梵本音,鄔波陀耶,在唐譯言。名之依學,依附此人,學出道故。自古翻譯,多雜蕃胡。胡傳天語,不得聲實,故有訛僻,轉云和上。如昔人解,和中最上,此逐字釋不知音本。人又解云:翻力生,弟子道力,假教生成,得其遠意,失其近語。真諦所譯明瞭論疏,則云優波陀訶,稍近梵音,猶乖聲論。餘親參譯,委問本音,如上所述。彥琮譯云:郁波弟耶,聲相似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 突吉羅 (術語)又云突膝吉栗多,突瑟ㄦ理多Duṣkṛta,獨柯多(巴)Dukkaṭa。戒律之罪名也。四分律分之為身口二業,而譯為惡作(身業)惡說(口業)明了論,合身口二業譯曰惡作(惡作之作,以意名,以依意之作動而起身口二業故也),行事鈔中之一曰:「善見云:突者,惡也。吉羅,作也。聲論正音突膝吉栗多。」戒本疏一下曰:「名突吉羅者,如律本云惡作惡說也。分身口業故有斯目。明了論中二業一名,俱為惡作,身口為非,無非鼓動故也。」又名式叉伽羅尼,義翻曰應當學,又稱百眾學,此戒名微細而難犯,當能學習,故云學。其戒品數多,故云眾。其中(二百五十戒中)但列舉百戒,故云百。蓋突吉羅之名就過之邊而言,式叉伽羅尼之名就行之邊而言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 制多山部 (流派)Jetavanīyā,小乘二十部之一。大眾部大天住制多山所立之部。制多者梵語,譯曰靈廟。宗輪論述記曰:「制多者,即先云支提,訛也。此云靈廟,即安置聖靈廟處也。此山多有此制多,故因此立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 別解脫戒 (術語)又曰別解脫律儀。三種戒之一。依受戒之作法,受五戒乃至具足戒,身口惡業別別解脫之戒法也。義林章三末曰:「別別防非名之為別,(中略)戒即解脫,解脫惡故。(中略)別解脫者是戒別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9]  ㄍㄨˋ ㄕㄣ,謂顧及身體。

[10] 崇敬有賢德的人。

[11] 拒ㄐㄩˋjù,抵抗、抵禦。如:「抗拒」、「拒敵」。廣韻·上聲·語韻:「拒,捍也。」荀子·君道:「內以固城,外以拒難。」

[12] 菩薩戒 (經名)大乘菩薩僧之戒律也,總名三聚淨戒,別有二途,一梵網為宗之說,二瑜伽稟承

之說。梵網為宗之說受戒之作法出於梵網經律藏品,其戒相為梵網經所說之十重禁四十八輕

戒,是三聚戒中之攝律儀戒也。瑜伽稟承之說出於善戒經,彼經為佛初成道之說,補處之彌

勒親聞之,瑜伽論之菩薩地品也,依此說則攝律儀戒與聲聞地之所說相同,與小乘比丘之二

百五十戒亦同。但為菩薩利他攝諸善法饒益一切眾生為菩薩戒。即三聚中之攝善法戒饒益有

情戒也。故戒相所說不一定,瑜伽論持地論各有不同。

        菩 薩 重 戒 戒 目 表

┌────────────┬──────────────┐

│  梵網經戒本 │  菩薩優婆塞經戒本 │

├────────────┼──────────────┤

│ 條數  戒目 │ 條數  戒目 │

│ 1  殺戒 │ 1  殺戒  │

│ 2  盜戒 │ 2  盜戒 │

│ 3  淫戒 │ 3  大妄語戒 │

│ 4  妄語戒 │ 4  邪淫戒 │

│ 5  酤酒戒 │ 5  酤酒戒 │

│ 6  說四眾過戒 │ 6  說四眾過戒 │

│ 7  自贊毀他戒 │ │

│ 8  故慳戒 │ │

│ 9  故瞋戒 │ │

│ 10 謗三寶戒 │ │

└────────────┸──────────────┘

       菩  薩  輕  戒  戒  目  

┏────────────┬────────────────┐

│    梵網經戒本 │ 菩薩優婆塞經戒本 │

├────────────┼────────────────┤

│ 條數  戒目 │ 條數  戒目 │

│ 1  輕慢師長戒 │ 1  不供養父母師長戒 │

│ 2  飲酒戒 │ 2  耽樂飲酒戒 │

│ 3  食肉戒 │ 3  不瞻病苦戒 │

│ 4  食五辛戒 │ 4  見乞不與戒 │

│ 5  不舉教懺戒 │ 5  不承迎禮拜尊長戒 │

│ 6  不敬請法戒 │ 6  見他毀戒心生憍慢 │

│ 7  不聽經律戒 │ 7  不持六齋戒 │

│ 8  背正向邪戒 │ 8  不往聽法戒 │

│ 9  不瞻病苦戒 │ 9  受僧用物戒 │

│ 10 畜諸殺具戒 │ 10 飲有蟲水戒 │

│ 11 通國入軍戒 │ 11 險難獨行戒 │

│ 12 傷慈販賣戒 │ 12 獨宿尼寺戒 │

│ 13 無根謗人戒 │ 13 為財打人戒 │

│ 14 放火損燒戒 │ 14 以殘食施眾戒 │

│ 15 法化違宗戒 │ 15 畜貓狸戒 │

│ 16 惜法規利戒 │ 16 畜獸不淨施戒  │

│ 17 依官強乞戒 │ 17 不畜三衣缽杖戒 │

│ 18 無知為師戒 │ 18 作田不求淨水陸種處戒 │

│ 19 斗謗欺賢戒 │ 19 販賣斗秤不平戒 │

│ 20 不能救生戒 │ 20 非處非時行欲戒 │

│ 21 無慈酬怨戒 │ 21 商賈不輸官稅戒 │

│ 22 慢人輕法戒 │ 22 犯國制戒 │

│ 23 輕新求學戒 │ 23 得新食不先供三寶戒 │

│ 24 背大向小戒 │ 24 僧不聽輒自說法戒 │

│ 25 為主失儀戒 │ 25 在五眾前行戒 │

│ 26 待賓乖式戒 │ 26 僧食不公分戒 │

│ 27 受別請戒 │ 27 養蠶戒 │

│ 28 故別請僧戒 │ 28 行路見病捨去戒 │

│ 29 惡伎損生戒 │ │

│ 30 違禁行非戒 │ │

│ 31 見厄不救戒 │ │

│ 32 畜作非法戒 │ │

│ 33 觀聽作惡戒 │ │

│ 34 堅持守心戒 │ │

│ 35 不發大願戒 │ │

│ 36 不自作誓戒 │ │

│ 37 故入難處戒 │ │

│ 38 眾坐乖儀戒 │ │

│ 39 應講不講戒 │ │

│ 40 受戒非儀戒 │ │

│ 41 無德詐師戒 │ │

│ 42 非處說戒戒 │ │

│ 43 故毀禁戒戒 │ │

│ 44 不敬經律戒 │ │

│ 45 不化眾生戒 │ │

│ 46 說法乖儀戒 │ │

│ 47 非法立制戒 │ │

│ 48 自壞內法戒 │ │

└────────────┴────────────────┘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3] 戒藏 謂菩薩奉持三世諸佛無盡淨戒,具足圓滿,無所毀犯。念諸眾生顛倒破戒,我成菩提,

說真實法,令離顛倒,同得此戒,是名戒藏。(三世者,過去、現在、未來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4] 耽ㄉㄢdān,沉迷。如:「耽溺」。文選·枚乘·七發:「意者久耽安樂,日夜無極。」清·張爾岐·辨志:「耽口體之養,徇耳目之娛。」

[15] 倚ㄧˇyǐ,靠、斜靠。如:「倚門而望」。史記·卷八十六·刺客傳·荊軻傳:「軻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

[16] 徒ㄊㄨˊtú,白白的、平白。如:「徒然」、「徒勞無功」、「徒託空言」。漢·無名氏·長歌行:「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17] 搆ㄍㄡˋgòu,引起、造成。如:「搆疾」、「搆怨」。孟子·告子下:「吾聞秦楚搆兵,我將見楚王說而罷之。」同「構」。

[18] 瓔珞經 (經名)菩薩本業瓔珞經之略名。攝於大乘律部。又菩薩瓔珞經之略,攝於方等部。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9] 即 法處所攝色 (術語)總括諸法為十二處,攝屬於法處而為意處之所對者,有五種,一極略色,分析色聲香味觸,眼耳鼻舌身等有質之實色而令至極微者。二極迥色,分析虛空青黃等無質之顯色而令至極少者,達見為難,故名極迥色。三受所引色,即無表色也,是為依受戒而引發於身中之色,故名受所引色。四遍計所起色,遍計一切法之意識前所顯現之五根五境等影像是也。如空華水月等皆為此所攝。五定所生自在色,禪定所變之色聲香味等境也。以勝定力之故,於一切之色變現自在,故名定所生自在色。見義林章五末。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0] 受所引色 受即領受,引即引取。如受諸戒品,戒是色法,所受之戒,即是受所引色。又如意識領納聲香味觸等法,乃至憶念過去曾見境界,皆名受所引色。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21] 《觀虛空藏菩薩經》:「爾時,佛告諸大眾言:「吾本無數劫中,處於凡夫時,字遮他陀,在加倫邏國,作於商客販賣治業。虛妄無實,造諸惡行,不可稱計;婬荒無道,不可具說。是時愚癡,害父愛母,經數年中,舉國人民,一皆知之。稱聲唱言:『是遮他陀,害父愛母,經今數年。』吾時思念,與六畜無異,更無人事。時於加倫邏國,跳城奔走,趣於深澤。

「時此國王,名毘闍,告令國中人民:『此遮他陀,婬荒無道,致為此事。其有能得此人者,當重賜寶物。』」(CBETA 2019.Q4, T13, no. 409, p. 680a10-19)

[22] 《觀虛空藏菩薩經》:「「時,道中地得一大鉢,中有一匣經。更無餘經,唯有集法悅捨苦陀羅尼,說過去恒河沙諸佛,泥洹時常在毘悅羅國,說此陀羅尼,付諸大菩薩。後有人得聞此陀羅尼者,此人過去世時,修持五戒、十善,當令得聞。有人雖聞,而不在心、不修集者,是名無緣。此陀羅尼,能除去百億劫生死五逆大罪。若有人受持讀誦者,終不墮於三塗、地獄、餓鬼、畜生。何以故?過去諸佛以欲泥洹時,會當說之。尊重歎仰,稱其功德,不可計量。付諸菩薩,後有眾生,得聞此陀羅尼者,修習著心,福報難計。猶如須彌寶海,凡夫不能得量。若有人作諸惡行,竊聞此陀羅尼名,不及修習,一用在懷,墮於地獄;一切地獄中,蒙此人恩,苦痛不行。有人能行,現身精勤修習得者,覩見百千萬佛剎土,得福無量,不可具說。唯有諸佛與諸菩薩乃能究盡,聲聞二乘人者,不能得知。何以故?此陀羅尼,非一佛、二佛所說,過去恒河沙諸佛所說。」(CBETA 2019.Q4, T13, no. 409, p. 680a24-b13)

[23] 不還果 p0321顯揚三卷十一頁云:六、不還果。或先離欲,正性離生,然後證得。或一來果,盡斷欲界餘煩惱故得。

二解 如四沙門果中說。

三解 品類足論七卷四頁云:不還果云何?此有二種。一、有為,二、無為。有為不還果云何?謂證不還果所有學法,已正當得。無為不還果云何?謂證不還果所有結斷,已正當得。是名不還果。

四解 法蘊足論二卷十四頁云:不還果者:謂現法中,於五順下分結,已永斷徧知。謂有身見、戒禁取、疑、貪欲、瞋恚。彼住此斷中,未能進求阿羅漢果證;名不還果。又云:云何不還果?謂不還果、略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所言有為不還果者:謂彼果得及彼得得。有學根力,有學尸羅,有學善根,八有學法及彼種類諸有學法,是名有為不還果。所言無為不還果者:謂於此中五順下分結永斷,及彼種類結法永斷。卽是九十二諸隨眠永斷及彼種類結法永斷。是名無為不還果。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4] 如 惡戒者 p1158瑜伽五十三卷二頁云:由惡尸羅增上力故,所有不善思,俱行不善不信等,現在轉時,名惡戒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5] 未至定 (術語)又云未到定。上界八地各有根本定與近分定,斷欲界修惑所發之禪定,為初禪之根本定,乃至斷無所有處修惑所得之禪定,為非想處之根本定。又伏欲界煩惱,發近似初禪根本定之禪定,為初禪之近分定,乃至伏無所有處煩惱,發近似非想處根本定之禪定,為非想處之近分定,如此八根本定八近分定中,初禪之近分定有與他之近分定相異之點,故立別名,謂之未至定。言未至根本定之義也。近分之義亦同此。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6] 四善根 p0419瑜伽二十九卷十頁云:卽由如是諸根諸力,漸修、漸習、漸多修習為因緣故,便能發起下中上品順決擇分四種善根。何等為四?一煗,二頂,三順諦忍,四世第一法。譬如有人欲以其火作火所作,為求火故,下安乾木,上施鑽燧,精勤策勵,勇猛鑽求。彼於如是精勤策勵,勇猛鑽時,於下木上最初生煗;次煗增長,熱氣上沖;次倍增盛,其煙遂發;次無焰火欻然流出,火出無間,發生猛焰;猛焰生已,便能造作火之所作。如鑽火人精勤策勵,勇猛鑽求,五根五力漸修、漸習、漸多修習當知亦爾;如下木上初所生煗,其煗善根當知亦爾,燒諸煩惱,無漏法火生前相故;如煗增長;熱氣上沖,其頂善根當知亦爾;如次煙發,其順諦忍當知亦爾;如無焰火欻然流出,世第一法當知亦爾;如火無間發生猛焰,世第一法所攝五根五力無間所生出世無漏聖法當知亦爾。

二解 大毗婆沙論六卷十四頁云:問:如是四種,自性云何?答:皆以五蘊為其自性。尊者妙音作如是說:順決擇分有欲界系、有色界系。欲界系中下者名暖,上者名頂。此二自性,唯有四蘊。欲界中無隨轉色故,色界系中下者名忍,上者名為世第一法。此二自性,皆具五蘊。色界中有隨轉色故。如是說者,此四善根皆是色界定地修地行聖行法,故四自性皆具五蘊。問:若此四種皆色界系,云何建立四種別耶?答:此四善根,雖同色界,而有可動、有不可動,有有留難、有無留難,有可斷、有不可斷,有可慮、有不可慮,有可退、有不可退。諸可動、有留難、可斷、可慮、可退,中下者名暖,上者名頂。諸不可動、無留離、無斷、無慮、不可退,中下者名忍,上者名為世第一法。故此四種,雖同色界系,五蘊為自性,而有差別。如說自性,我物自體相分本性亦爾。已說自性,當說所以。問:此何故名順決擇分?答:決擇者,謂聖道。如是四種,是順彼分。順彼分中,此四最勝,是故名為順決擇分。卽此四種,亦名行諦,亦名修治,亦名善根。行諦者,謂以無常等十六行相遊歷四諦故修治者,謂為求聖道修治身器,除去穢惡,引起聖道故。猶如農夫為求子實,修治田地,除去穢草,此亦如是。善根者,謂聖道涅槃是真實善。此四與彼,為初基本,為安足處,故名為根。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7] 如 八種變異因緣 p0082瑜伽三十四卷三頁云:云何八種變異因緣?一、積時貯畜。二、他所損害。三、受用虧損。四、時節變異。五、火所焚燒。六、水所漂爛。七、風所鼓燥。八、異緣會遇。積時貯畜者:謂有色諸法,雖於好處,安置守護;而經久時,自然敗壞,其色衰損,變異可得。他所損害者:謂種種色法,若為於他種種捶打,種種損害;卽便種種形色變異。受用虧損者:謂各別屬主種種色物,受者受用增上力故;損減變異。時節變異者:謂秋冬時,叢林藥草華葉果等,萎黃零落。於春夏時,枝葉華果,青翠繁茂。火所焚燒者:謂大火縱逸,焚燒村邑;國城王都,悉為灰燼。水所漂爛者:謂大水洪漫,漂蕩村邑;國城王都,悉皆淪沒。風所鼓燥者:謂大風飄扇,濕衣濕地,稼穡叢林,乾曝枯槁。異緣會遇者:謂緣樂受觸,受樂受時,遇苦受觸。緣苦受觸,受苦受時,遇樂受觸。緣不苦不樂受觸,受不苦不樂受時,遇樂受觸,或苦受觸。又有貪者,會遇瞋緣,貪纏止息,發起瞋纏。如是有瞋癡者,會遇異分煩惱生緣,當知亦爾。如是眼識正現在前,會遇聲香味觸境等餘境餘緣,起異分識。其餘一切,如理應知。是名八種變異因緣。一切有色及無色法所有變異,皆由如是八種因緣。除此更無若過若增。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8] 趣ㄑㄩˋqù,行動歸向。列子·力命:「農赴時,商趣利。」晉·王羲之·三月三日蘭亭詩序:「雖趣舍萬殊,靜躁不同。」通「趨」。

[29] 期ㄑㄧˊqí,希冀、盼望。如:「期待」、「期望」。宋·歐陽修·縱囚論:「是以君子之難能,期小人之尤者必能也。」元·關漢卿·竇娥冤·第三折:「你道是天公不可期,人心不可憐,不知皇天也肯從人願。」

[30] 法事 (儀式)又云佛事。為追福及善根開供佛施僧讀誦講說之會座也。【又】(雜語)佛法之修行,謂之法事。楞嚴經一曰:「發大勇猛,行一切難行法事。」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1] 如 唯新熏種不應道理 p1009成唯識論二卷十一頁云:若唯始起;有為無漏無因緣故;應不得生。有漏不應為無漏種。勿無漏種、生有漏故。許應諸佛有漏復生;善等應為不善等種。分別論者、雖作是說:心性本淨,客塵煩惱所染汙故;名為雜染。離煩惱時,轉成無漏。故無漏法,非無因生。而心性言,彼說何義?若說空理;空非心因。常法定非諸法種子。以體前後、無轉變故。若卽說心;應同數論相雖轉變而體常一。惡無記心,又應是善。許、則應與信等相應。不許、便應非善心體。尚不名善;況是無漏。有漏善心,既稱雜染;如惡心等,性非無漏。故不應與無漏為因。勿善惡等、互為因故。若有漏心、性是無漏;應無漏心、性是有漏。差別因緣、不可得故。又異生心、若是無漏;則異生位、無漏現行,應名聖者。若異生心、性雖無漏;而相有染,不名無漏,無斯過者;則心種子、亦非無漏。何故汝論說有異生唯得成就無漏種子。種子、現行、性相同故。然契經說心性淨者;說心空理所顯真如。真如是心真實性故。或說心體、非煩惱故;名性本淨。非有漏心性是無漏故名本淨由此應信有諸有情,無始時來,有無漏種,不由熏習,法爾成就。後勝進位,熏令增長。無漏法起,以此為因。無漏起時,復熏成種。有漏法種,類此應知。諸聖教中、雖說內種定有熏習;而不定說一切種子皆熏故生。寧全撥無本有種子。然本有種、亦由熏習,令其增盛,方能得果;故說內種、定有熏習。其聞熏習、非唯有漏。聞正法時,亦熏本有無漏種子、令漸增盛,展轉乃至生出世心;故亦說此名聞熏習。聞熏習中有漏性者,是修所斷。感勝異熟,為出世法勝增上緣。無漏性者,非所斷攝。與出世法正為因緣。此正因緣,微隱難了;有寄麁顯勝增上緣,方便說為出世心種。依障建立種姓別者;意顯無漏種子有無。謂若全無無漏種者;彼二障種,永不可害。卽立彼為非涅槃法。若唯有二乘無漏種者;彼所知障種,永不可害。一分立為聲聞種姓,一分立為獨覺種姓。若亦有佛無漏種者;彼二障種、俱可永害。卽立彼為如來種姓。故由無漏種子有無,障有可斷不可斷義。然無漏種、微隱難知;故約彼障、顯性差別。不爾;彼障有何別因,而有可害不可害者。若謂法爾有此障別;無漏法種,寧不許然。若本全無無漏法種;則諸聖道、永不得生。誰當能害二障種子;而說依障立種姓別。既彼聖道,必無生義;說當可生,亦定非理。然諸聖教、處處說有本有種子,皆違彼義。故唯始起,理教相違。由此應知諸法種子、各有本有始起二類。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2] 如 異性有二 p1116瑜伽八十八卷十一頁云:異性有二。一、異性異性。二、轉變異性。異性異性者:謂諸行、相似相續而轉。轉變異性者:謂不相似相續而轉。非此異性,離住相外,別體可得;是故二種、總攝為一,施設一相。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3] 塗ㄊㄨˊtú,沾汙、汙染。莊子·讓王:「其並乎周以塗吾身也,不如避之以絜吾行。」

[34] 「彼雖不發如是相心:諸能引發我之苦者,當觸大罪。然彼法爾觸於大罪。譬如磁石雖不作意:諸所有鐵來附於我。然彼法爾所有近鐵不由功用來附磁石。此中道理當知亦爾。日珠等喻亦如是知。又於思上無別有法,彼威力生來相依附,說名塗染。當知唯是此思轉變,由彼威力之所發起。如四大種業威勢力所生種種堅性、濕性、煖性、動性,非大種外別有如是種種諸性,然即大種業威勢緣如是轉變。如業威勢緣力轉變,神足加行緣力轉變當知亦爾。又如魔王惑媚無量娑梨藥迦諸婆羅門長者等心,令於世尊變異暴惡。非於彼心更增別法,說名惑媚,唯除魔王加行威勢生彼諸心,令其轉變成極暴惡。此中道理當知亦爾。」---《瑜伽師地論》卷第六十

[35] 「「娑梨藥迦」者,景云:此處無名可翻,故存梵音。泰、基同云:此翻族村。測云:梵語梨迦,云族性。如是塗染,不在小乘,大乘始有。」---《瑜伽師地論記》卷第六十七

[36] 變易生死 p1465成唯識論八卷十四頁云:二、不思議變易生死。謂諸有漏有分別業、由所知障緣助勢力,所感殊勝細異熟果。由悲願力,改轉身命,無定齊限;故名變易。無漏定願、正所資感,妙用難測;名不思議。或名意成身。隨意願成故。如契經說:如取為緣,有漏業因續後有者,而生三有;如是無明習地為緣,無漏業因、有阿羅漢獨覺已得自在菩薩、生三種意成身。亦名變化身。無漏定力、轉令異本,如變化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7] 迴心向大 (術語)又云回小向大。謂不定性之人,回轉聲聞緣覺之小乘根性而趣向大乘之佛道。如舍利弗,目蓮,本二乘人,皆於法華經會坐迴心向大而入於菩薩位也。菩提心論曰:「若不定性者,無論劫限,遇緣便迴心向大,從化城立以為超三界,謂信佛故。乃蒙諸佛菩薩加持力,而以方便遂發大心,乃從初十信下遍歷諸位,經三無數劫難行苦行,然得成佛。」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8] 解脫道 p1235瑜伽一百卷二十一頁云:解脫道者:謂斷無間,心得解脫。

二解 雜集論九卷十二頁云:解脫道者:謂由此道、證得煩惱所得解脫。所以者何?由此道能證煩惱永斷所得轉依故。

三解 俱舍論二十五卷十一頁云:解脫道者:謂已解脫所應斷障、最初所生。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9] 刈ㄧˋyì,割取。如:「刈草」、「刈麥」。楚辭·屈原·離騷:「冀枝葉之峻茂兮,願竢時乎吾將刈。」

 

線上請書:

樂天Kobo

Readmoo讀墨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