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21

問答分別者,

問:於欲界諸色聚中,幾物可得?

《瑜伽》第三說:「或有聚[1]中,唯有一大,如石、末尼[2]、江河、池沼[3]、火焰、燈燭[4]、有無塵風;或唯二大,如熱末尼、雪濕樹[5]等;或唯三大,如濕熱樹,或樹搖濕;或四大俱。」

 

或唯有色,如離輪光;

或唯有聲,離質聲等;

或唯有香,孤行香等。

若有味觸,必亦有香色。

或唯有四,外器除聲;

或唯有五,外器有聲時。

或有身根,并色等四;

或有唯六,隨有眼根等,并身等五,有聲為七。

如上造色身增地為六,眼等增為七,加水火風為八、為九、為十,增聲十一。

離輪光等,隨其所應,增四大種,成其多小。

五十四等說:「若於此聚,有大造可得,當知此聚即有此大種造色;若彼大造自相都無,當知此處無有彼法。」

 

不同餘宗無彼現事,有彼極微[6]

諸廣問答,皆如彼說。

此中說相,或有或無,若約界攝,隨應皆有,廣如彼論第三卷說。

六十六說:「欲界有地,亦有色香味,色界唯有色。」

 

 

色界繫除香味,及無色界,色隨所應有,說彼可得。

恐厭煩文,故略應止。

問:於欲界身起色界大種,彼諸大種與下界色同異處耶?

答:如水處沙,非異處住。

由本識內有二類種:

一、純生;

二、雜生。

引彼大起,純滅雜生,故非異住。

有義:此為隨順理門。

大乘同處,如異類大,此二之色本不相礙,何須間住?故隨順門。

問:大種造色,有對同處,既無障礙,云何不說無對性耶[7]

答:互相順生,不相礙故。

又此類業增上所生,諸根遍彼共受用故。

如中有等,雖有對性而不相礙,此亦應爾。

問:大種造色,云何而住?為有上下,為內外處,為雜亂耶?

六十六說:「俱時而有,互不相離,由彼種類因所成故。

 

如一味團,更相涉入,遍一切處,非如麨[8]稻、末尼等聚。」

 

又此有三:

一、同處;

二、和雜;

三、相雜不相離。

《瑜伽》第三說,諸色處有二不相離[9]

一、同處不相離;

二、和雜不相離。

同處不相離者,如一離根阿拏色[10],四大阿拏與造色阿拏隨應所有,並相涉入,合成一處,無別處所。

即一阿拏色中,有八阿拏,加聲為九,加身為十,隨餘根為十一;或眼、身、地、色、香、味、觸七阿拏,一因一果,同在一處,互相涉入。

非如薩婆多宗極微各別,各成阿拏,亦不同經部合成阿拏。

今者大乘,本無極微,如色等微至阿拏時,隨其所應,多少同在一處。

諸根於彼能遍受用,以心知境故爾,由境生心故然。

為同處不相離也。

和雜不相離者,即前同處不相離阿拏色能造、所造相涉入者,雖在一處,同處而住,而不相入,合為一體,諸根得時各各別故。

然不可說如胡麻[11]、豆[12]等聚可為分析得,故名和雜不相離。

又解:

大造同類相望,同一處住,名同處不相離;異類大造相望,亦同在此一處住,名和雜不相離。

非如他宗同類、異類極微各別,非同一處。

問:異熟有時增長廣大,何故異熟非即長養?

答:由彼長養能攝能持,異熟相續現增長等,猶如外墎[13]防援內城,故非即彼。

問:為一四大,造一造色,為造多耶?為多四大,造多造色,為造一耶?

答:相依而有,立以造名,造一造多,理皆無妨。

〈攝決擇〉說要大種生,先據處所,後造色起,不離彼處名為造故。

日輪光等,即小生多;因俱聲等,即多生少。

如是等類,皆應准知。

既無極微,故容皆得。

五根章

五根合以五門分別:

一、諸宗不同;

二、出體性;

三、釋名字;

四、立通差別;

五、類異有殊。

諸宗不同者,

順世外道說:

一切法皆以地、水、火、風四大為性,由此五根體即四大。

勝論師說:

眼根即火,耳根即空,鼻根即地,味根即水,皮根即風。

五大俱是實句[14]所攝;堅、濕、煖、動皆性無礙,德句[15]所攝。

眼唯得三,但除風大;身根得四,亦得堅等。

數論師說:

自性成大,大成我執,我執成五唯[16],五唯成五大[17],五大成十一根。

有說:火成眼根,空成耳根,地造鼻根,水成舌根,風造皮根。

心根有二說:一說是肉團,唯地大造,或五大共造;一說非色。

其六根中,耳唯無礙,說心根非色者亦無礙,餘皆有礙,皆性是常。

大眾部等:

體即四塵,肉團為性,無別淨色,不能取境,稍勝餘色,故名清淨。

薩婆多師:

別有四大,生等五因為因緣,造眼等五根,大唯身觸,根雖和集,並實有體。

成實論師名師子胄[18],本於數論法中出家,因立彼義云:

四塵[19]成四大,四大成五根[20]

經部師說:

根雖所造,然通假實,極微是實,麤是假故。

說假部說:

亦通假實,在蘊門實,界處假故。

一說部說:

根唯有名,都無色體。

說出世部說:

有漏根假,無漏根實。

今依大乘中,略有四釋。

出體門中,當具顯示。

出體性者,《唯識》第四略有二說:

一、難陀師等說唯是種子,無別現行淨色五根。

此有四義:

一、唯見分五識種子。

二、唯相分五塵種子。

三、通取見相二分種子。

此三皆是難陀師義。

四、護法菩薩假為救言,取感五識增上業種,名為五根。

《唯識》第四說:「眼等五識,無別眼等為俱有依,眼等五根即種子故。

 

《二十唯識》伽陀中言:

 

識從自種生,似境相而轉,為成內外處,佛說彼為十。」

 

乃至廣引《觀所緣論》頌,說云:「彼頌意言:異熟識上,能生眼等色識種子,名色功能,說為五根,無別眼等。

 

種與色識常互為因,能熏[21]與種遞為因故。」

 

又復彼云:「有避前來所說過難,朋附彼執,復轉救言:異熟識中能感五識增上業種[22],名五色根[23],非作因緣,生五識種。」

 

二、護法等正義,別有現行淨色為其五根。

《唯識》云:「五識俱依,定有四種,謂五色根、六、七、八識,隨闕[24]一種,必不轉故。」

 

《對法》等云:「眼根云何?謂四大種所造,眼識所依清淨色為體。

 

乃至身根,身識所依淨色為體。」

 

《唯識論》云:「此中且說不共所依。」

 

《對法》又云:「眼界者,謂眼曾現見色,及此種子積集異熟阿賴耶識。」

 

即取現種[25],俱名眼界,餘四界皆然。

問:眼界、眼根,二義何別?根唯取現,不說種耶?

答:持因稱界,種亦界名,增上名根,種非根攝。

問:現根增現識,現色得根名,根種增識種,應同現根攝。

《對法論》云,由根種子生現根已,識之種子方生現識故。

答:大種所造功用增上,現得根名,種非大造,用非增上,故非根攝。

問:現眼依大起,是眼亦稱根,大種亦為根種依,如何眼種非根攝?

答:此依顯相[26],種子非根,據理依文,種亦根攝。

〈決擇〉說,眼等五根通現種故。

釋名者,諸論同說,根者增上義,出生義是根義。

與眼等識為威勢增上,為因出生,故名為根。

五是數名,即帶數釋。

眼者,照、了、導[27]義,名之為眼。

《瑜伽》第三云:「屢觀眾色,觀而復捨,故名為眼。」

 

梵云斫芻[28],斫者,行義;芻者,盡義。

謂能於境行盡見諸色,故名行盡。

翻為眼者,體用相當,依唐言譯。

耳者,能聞之義。

梵云戍輸聿反縷多,此云能聞,如是我聞亦云戍縷多[29]

《瑜伽》云:「數數於此,聲至能聞,故名為耳。」

 

翻為耳者,體用相當,依唐言譯。

鼻者,能嗅義。

梵云揭邏拏,此云能嗅。

《瑜伽》云:「數由此故,能嗅於香,故名為鼻。」

 

翻為鼻者,體義相當,依唐言譯。

舌者,能嘗、能吮、能除飢渴義。

梵云時乞縛,此云能嘗、除飢渴。

《瑜伽》云:「能除飢羸[30],數發言論,表彰呼召,故名為舌。」

 

然由世俗發言論者,是舌依處。

《瑜伽》中,通以勝義、世俗二義,俱名為舌。

翻為舌者,義相當故,依唐言譯。

身者,積聚義、依止義。

雖諸根大造並皆積集,身根為彼多法依止,積集其中,獨得身稱。

梵云迦耶,此云積聚。

《瑜伽》云:「諸根所隨,周遍積集,故名為身。」

 

雖復迦耶是積聚所依義,翻為身者,體義相當,依唐言譯。

此中,眼體即是其根,乃至身根,皆持業釋,皆有出生言、增上義故。

立通差別者,此中眼耳立之為通,餘三不立。

夫言通者,離擁障義;加之神名,名六神通。

離諸擁障,妙用難測,名曰神通。

眼耳二根,離質用遠,離擁義增,妙用難測,故別立通,餘三不立。

然此二種修方便生,除障擁得者,名之為通,不爾,用狹不與通稱。

通者唯四禪有,非通者五地成。

非通者各唯自地起;通者異地起,然下起上,非上起下,非修起故。

其通者通有無漏,佛亦有故。

然天眼通亦立為明,與生死智通為前導故,觀諸業色,見因尋果,勝天耳故;天耳非明,天耳不能除三際愚故。

其欲界天等,雖能徹視,作用不廣,不立為通,生得眼耳非修斷擁之所得故。

然有經中說,五色根在佛位中皆名為通,佛用勝故,餘即不爾。

今依三乘通得之通,故唯二根。

類異有殊者,《瑜伽》第三、五十四說類異有三:

一、異熟類,此有二種:

一、業生,最初起者;

二、相續,後時轉者。

二、長養類,此復有二:

一、處寬遍,由食、睡眠、梵行、等至之所長養;

二、相增盛,亦由食故,彼所依故,修勝作意故,長時純熟故之所長養。

三、等流類,此有四種:

一、異熟等流,

二、長養等流,此二即前二類所攝;

三、變異等流;

四、本性等流。

異熟、長養二種不攝,皆後二故。

五根唯有異熟、長養,離此二外,無別等流。

此依三類體別而說。

此五色根具二異熟及二長養,總說如是。

其眼耳根,修果名天,餘皆名肉。

天唯長養,具二養義;肉通異熟及長養二,養二皆具。

天眼非業之所生,故不通異熟。

有異論師,作《雜心疏》,時雖不用,亦謂自計當其深理,乃云說一切有部身在下地,起上身根。

《雜心》云:「極微在四根,十種應當知,身根九餘八,謂在有香地。」

 

此理不然。

《俱舍論》云:「欲微聚無聲,無根有八事,有身根九事,十事有餘根。」

 

以欲標名,顯是欲界極微聚說,非說上界微聚亦爾,起彼眼耳當成身等。

又違《發智》《婆沙》所說,彼云:

頗有成就彼眼根,不成就彼身根耶?

答曰:有。

謂身在下,起上天眼,不成彼地身根。

如是等故。

但是學不師授,文不遍尋,妄率胸[31]情,浪生穿鑿[32],應依典據,以範後學耳。

《瑜伽》第三復有類例。

有一種眼,謂能見色;有二種眼,謂長養、異熟;乃至十一種眼,謂去、來、今、內、外、麤、細、劣、妙、遠、近眼。

耳等亦爾。

然有差別,論自顯之。

有假眼、實眼[33],義准應悉,恐厭繁文,故略而止,廣如彼說。

表無表色章

表無表色,合以十門分別:

一、辨名;

二、出體;

三、假實分別;

四、具支多少;

五、得捨分齊;

六、依地有無;

七、四大造性;

八、應成差別;

九、先後得捨;

十、釋諸妨難。

第一、辨名,於中有二:

一、列名;

二、釋名。

列名者:

一、表色;

二、無表色。

舊名作色、無作色。

表色有二:

一、身表業;

二、語表業。

此通三乘。

若大乘說,

有義:表業亦有三種,更加意表。

《瑜伽論》第五十三說:「若有不欲表示於他,唯自起心內意思擇,不說語言,但發善、染汙、無記法現行意表業」,故有意表。

其此意表,發無表者,唯是善性,菩薩亦成,唯有三支,依業道故,除染、無記。

業增上者,便發無表,餘則不然。

有義:不善亦有無表,十惡業道極重方成,後三意表,亦發無表,理有何失?百行所攝,俱名律儀,翻此乃是不律儀性,故知意三亦發無表。

何容發身語思種名無表,獨意猛思不名無表?故知三表皆有無表,三罰業中,意罰重故,仙人意嫌,殺多生故。

《二十唯識》頌云:「末蹬伽等空,云何由仙忿?意罰為大罪,此復云何成?」意有無表,通善不善,非二無記。

然意無表非是色性,不發現行身語色故,發身語者即彼攝故。

有義:意表總教雖然,不見別文說有無表。

發身語思,外彰最猛,熏種增上,可發無表;意思內發,唯自表知,非最增猛,雖熏種子,非用倍增:故唯身語方有無表。

仙人意嫌,說成意罰,縱成重罪,豈有無表?此亦不是,不律儀攝。

若由律儀有百行故,意業亦立有不律儀無表,何故百法不別說耶?

若依此義,雖受十善,熏十善種,雖有十類功能名為律儀戒,但七支說有無表。

律儀名通,無表局故;非由名律儀,皆有無表故;律儀之與無表,義各別故。

《瑜伽》五十三云:「若遠離思與不律儀相違,由遠離增上力故,與五根俱行,說名律儀。」

 

此說身語遠前行思名為律儀,何必要是無表方名律儀?

又彼卷說:「律儀有八:一、能起律儀;二、攝受律儀;三、防護律儀;四、還引律儀;五、下品律儀;六、中品律儀;七、上品律儀;八、清淨律儀。

 

若未正受,先作是心:『我當定受如是遠離。』

 

名能起律儀。

 

若正攝受遠離戒時,名攝受律儀。

 

自後五根增上力故,與彼種子俱行,數生慚羞,於罪不作,名防護律儀。

 

失念有犯,尋即悔除,說名還引律儀。

 

若小分離,小時離,唯自離,不勸他離,不讚嘆,不慶慰,說名下品。

 

若多分離,多時離,自離亦勸他,然不讚嘆,亦不慶慰,說名中品。

 

若一切離,盡壽離,自離亦勸他,亦讚歎慶慰,說名上品。

 

靜慮、無漏,說名清淨。」

 

此初能起既名律儀,何必律儀必是無表?故雖百行皆名律儀,發無表者唯在前七。

《俱舍》十四引經頌言:「身律儀善哉,善哉語律儀,意律儀善哉,善哉遍律儀。」

 

意根[34]亦說律儀之言,豈成無表?若依前二解,身語律儀及不律儀體是色性,無變礙故,與色類異,故別處攝。

此意俱思[35]不同於彼,不發於色,亦不遮色,不稱色名。

既是緣慮現思所熏,但於思種義名無表,仍體是思,即行蘊攝,故於百法更不別說。

如意邪見後彰身語,身語後彰既名不律儀,初之二思何故不名?如律儀中初二思故,縱意無表,但是處中,亦有何失?此三說內,最後為正,外彰身語,令他表知,有增猛故。

無表色中,略有三類:

一、律儀無表;

二、不律儀無表;

三、非律儀非不律儀無表。

《對法》第八說:「業有三:一、律儀業;二、不律儀業;三、非律儀非不律儀業。

 

非律儀非不律儀業者,謂彼所有善不善業,若布施等,若歐擊等,律儀、不律儀所不攝業,皆此所收。」

 

〈決擇〉五十三說律儀、不律儀已,云:「謂除如先所說律儀、不律儀業,所有善不善等身語意業,當知一切皆是非律儀非不律儀所攝。」

 

五十四云:「色用差別者,謂有表、無表、律儀、不律儀、非律儀非不律儀所攝作用。」

 

說布施等為此業故,定知此業亦有無表。

何因初說有表、無表唯在律儀、不律儀中,不在處中,此有何意?

《俱舍論》第十四說:「無表三律儀,不律儀非二。」

 

有義:處中唯有表業,要上品思熏種勢勝,方有無表。

《顯揚》第一、五十四等,說法處色有三:一、律儀;二、不律儀;三、定自在。

不說非二有無表故。

雖諸處言有處中業,亦不分明說有無表,故處中表無無表色。

若依初義,何妨處中作誠勵意而有上思,律儀容容而有中思?何容熏種猛利義同,成於無表,簡處中業?若以律儀及非律儀必具支故,思種熏勝得有無表,處中不然,即應百行非是律儀,亦有全分、一分等故,許近事戒[36]有小受故。

諸處雖說法處無表但有二類,其處中業性亦唯二,攝屬於彼,即此二收,更不別說,體非無也。

若依後義,此亦不然,一切處中望律儀等思皆下品,非處中業可有無表。

於二說中既無顯文,亦任取捨。

次釋名者,諸根大種造色和合積集差別,說名為身。

五根四塵能造、所造俱得身稱,但由身根諸法集處獨依身名。

又依止義,說名為身。

《唯識論》云:「體、依、聚義,總說名身。」

 

亦由身根為眾多法所依止故,獨標身號。

《瑜伽》云:「諸根所隨,周遍積集,故名為身。」

 

雖標總稱,即是別名。

表謂表示,表自內心,示於他故。

舊云身作義不相應,無表亦有造作義故。

表體即是色處表色,依身之表,名為身表,依主釋也。

業者,造作義。

若色處表色,名身表業。

依身之表,名身表,身表即業,名身表業,持業釋名。

今取動身表思,名身表業,動身表之業,乃依主釋。

語謂語言,音聲為體。

表義、業義,皆如前釋。

此能表了所欲宣說,內心意樂表示於他,故名為語表。

或復語者,字等所依,由帶字等,能詮表故,名之為語。

語體即表,持業釋也。

語表即業,業屬語聲。

今取語表能發之思,名語表業。

即發語表之業,名語表業,依士為釋。

與意相應,作動於意,名為意表,及名意業,皆鄰近釋;若云意表即業,乃持業釋。

身、語、意三之無表,皆依主釋。

《成業》等論,文義皆顯,故不引之。

律儀有三:

一、別解脫律儀[37]

二、靜慮律儀[38],先云定共戒[39],亦名禪律儀;

三、無漏律儀,亦名聖所愛戒[40],先名道共戒[41]

別別防非,名之為別,能防、所防皆得別稱。

戒即解脫,解脫惡故。

別之解脫,別屬所防,依士釋也。

別即解脫,別屬能防,持業釋也。

律謂法式,儀謂軌範。

古有釋言:律者類也,儀者式也,種類法式[42],名為律儀,皆通善惡,故說惡戒名不律儀。

今解:唯彼善戒得名,可為法式,可為軌範[43],故名律儀。

如說調伏[44],亦調亦伏,此亦如是,亦律亦儀。

別解脫即律儀,皆持業釋。

又解:別解脫者,此戒別名;律儀者,諸戒通稱。

為簡他故,應言別解脫之律儀,即依士釋。

《俱舍論》第十四云:「初剎那時,名別解脫,亦名律儀,亦名根本業道[45]

 

從第二念乃至未捨,不名別解脫,名別解律儀[46];不名業道[47],名為後起。」

 

今亦可然。

靜慮等者,性離囂[48]高、沈沒[49]等障,名靜;

專思一慮,籌度境門,名慮。

亦慮亦靜,名靜慮;慮之靜,名靜慮。

二釋皆得。

靜慮即是定之別名。

《瑜伽》第十二說定亦名等引[50]、等持[51]、等至[52]、心一境性[53],亦名靜慮。

故律儀是思,靜慮相應之律儀,鄰近為釋。

無漏者,離過義,如無貪等,不可六釋。

若無漏屬聖道,體即無漏相應律儀;若無漏即律儀,思體是無漏故,通鄰近、持業兩釋。

亦是聖者之所愛,聖所愛之戒,皆依士釋。

 

[1] 聚ㄐㄩˋjù,集合、會合。如:「物以類聚」。易經·繫辭上:「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左傳·襄公二十八年:「吳句餘予之朱方,聚其族焉而居之,富於其舊。」

[2] 末尼為寶珠。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 沼ㄓㄠˇzhǎo,水池。如:「池沼」、「沼澤」。左傳·隱公三年:「澗溪沼沚之毛,蘋蘩蘊藻之菜。」唐·元結·石魚湖上醉歌:「山為樽,水為沼,酒徒歷歷坐洲島。」

[4] 燭ㄓㄨˊzhú,用蠟和油製成,可燃燒發光的條狀物體。如:「蠟燭」、「紅燭」、「洞房花燭」。

[5] 「或有聚中,二大種可得,如雪濕樹葉花果等中,或熱末尼等中。」---《瑜伽師地論》卷第三

[6] 極微 p1196瑜伽三卷一頁云:復次於色聚中,曾無極微生。若從自種生時;唯聚集生。或細,或中,或大。又非極微集成色聚;但由覺慧分析諸色,極量邊際;分別假立、以為極微。

二解 瑜伽五十四卷十一頁云:謂分析諸色、致最細位,名曰極微。又如五相建立極微中廣說。

三解 如色之分齊中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 「問:何因緣故,諸有對法同處一處,不相捨離,而不說名無對性耶?

答:隨順轉故。由彼展轉相隨順生,不相妨礙。又由如是種類之業增上所感,如是而生。何以故?一切色聚,一切色根共受用故。若異此者,一切聚中非有一切地等諸色不相捨離。若爾,眼等諸識境界便不遍滿一切聚中,如是應無遍滿受用。是故當知定有諸色同一處所,不相捨離。又有諸色,或於是處互相妨礙,或於是處不相妨礙,如中有色等,而彼諸色非無對性。此中道理,當知亦爾。」---《瑜伽師地論》卷第五十四

[8] 麨ㄔㄠˇchǎo,一種將米、麥炒熟後磨粉製成的乾糧。晉·干寶·搜神記·卷十九:「先將數石米餈,用蜜麨灌之,以置穴口,蛇便出。」宋·范成大·刈麥行:「犁田待雨插晚稻,朝出移秧夜食麨。」

[9] 二種不相離 p0031瑜伽三卷二頁云:又不相離有二種。一、同處不相離。謂大種極微,與色香味觸等。於無根處,有離根者;於有根處,有有根者。是名同處不相離。二、和雜不相離。謂卽此大種極微,與餘聚集、能造、所造、色處俱故。是名和雜不相離。又此遍滿聚色,應知如種種物,石磨為末,以水和合,互不相離。非如胡麻綠豆粟稗等聚。又一切所造色,皆卽依止大種處,不過大種處量。乃至大種所據處所,諸所造色,還卽據此。由此因緣,說所造色,依於大種。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0] 「且依《瑜伽》第三,說諸色處有二不相離:一、同處不相離;二、和雜不相離。同處不相離者,如一離根阿拏色,四大阿拏與造色阿拏隨應所有,並相涉入,合成一處,無別處所。即一阿拏色中,有八阿拏,加聲為九,加身為十,隨餘根為十一;或眼、身、地、色、香、味、觸七阿拏,一因一果,同在一處,互相涉入。非如薩婆多宗極微各別,各成阿拏,亦不同經部合成阿拏。今者大乘,本無極微,如色極小至阿拏時,隨其所應,多少同在一處。由諸根於彼能遍受用,以心知境故爾,由境生心故然。名同處不相離也。和雜不相離者,即前同處不相離阿拏色能造、所造相涉入者,雖在一處,同處而住,而不相入,合為一體,諸根於境各各異故。然不可說如胡麻、豆等聚可分柝得,故名和雜不相離。」---《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述記》卷第四

[11] 胡ㄏㄨˊhú麻ㄇㄚˊmá,植物名。胡麻科胡麻屬,一年生草本。高達一點五公尺,莖方形,基部木質化。葉長呈橢圓形或卵形,對生或互生。花通常單生於葉腋,表面有毛,向側方下垂;花萼小,花冠呈脣形筒狀,色白。果實為長橢圓形之蒴角,熟後縱裂,種子小而扁平,有白色及黑色等數種。嫩葉可食,種子則可供食用或榨油。產於中國、印度、非洲等地。亦稱為「芝麻」、「脂麻」、「油麻」。

[12] 豆ㄉㄡˋdòu,雙子葉植物中離瓣植物豆科的泛稱。草本、木本均有。葉多複葉,間或為單葉,互生,通常具托葉。花為蝶形,實皆結莢,種子無胚乳,間或含少量胚乳。種類甚多,遍產世界各地。用途極廣,供食用、藥用或觀賞等。

[13] 墎ㄍㄨㄛ,為「郭」的異體字。城郭。郭有多義:1. 春秋國名。在今山東省北部。2. 外城,古代在城的外圍加築的一道城牆。3. 通「廓」。物體的外框或外殼。 4. 擴張;擴大。5. 皮。6. 通「椁」。外棺。 7. 姓。8. 同「虢」。古國名。來源:中央研究院。 http://chardb.iis.sinica.edu.tw/char/23897

[14] 「此不成因,依有有法,合有四句:一、有體、全分兩俱不成,如論所說;二、無體、全分兩俱不成,如聲論師對佛弟子立「聲是常」宗,實句攝故,此「實攝」因,兩說無體,共說於彼有法無故;三、有體、一分兩俱不成,如立「一切聲皆常」宗,「勤勇無間所發性」因,立敵皆許此因,於彼外聲無故;四、無體、一分兩俱不成,如聲論師對佛弟子說「聲常」宗,實句所攝,耳所取故,「耳所取」因,立敵皆許於聲上有。「實句所攝」一分因言,兩俱無故,於聲不轉。此四皆過,不成宗故。」---《因明入正理論疏》卷中

[15] 「此隨一因於有有法,略有八句:一、有體他隨一,如論所說;二、有體自隨一,如聲顯論對佛弟子立聲為常,所作性故;三、無體他隨一,如勝論師對聲論立聲無常,德句所攝,聲論不許有德句故;四、無體自隨一,如聲論師對勝論立聲是其常,德句攝故;五、有體他一分隨一,如大乘師對聲論者立聲無常,佛五根取故,大乘佛等諸根互用,於自可成,於他一分,四根不取;六、有體自一分隨一,如聲論師對大乘者立聲為常,說次前因;七、無體他一分隨一,如勝論師對聲論者立聲無常,德句所攝,耳根取故,「耳根取故」因,而皆許轉,「德句攝」因,他一分不成;八、無體自一分隨一,如聲論師對勝論者立聲為常,說次前因。」---《因明入正理論疏》卷中

[16] 五唯 p0247此數論師義。唯識述記四卷二十一頁云:五唯者:謂聲觸色味香。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7] 五大 p0247此數論師義。唯識述記四卷二十一頁云:五大者:地水火風空。別有一物,名之為空。非空無為,空界色等。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8] 「成實論師名師子胄,本於數論法中出家,因立彼義云:由色、香、味、觸四塵,以造四大,是無常法。此中,四大總得成根,為五根體。經部:五色根、境,雖體並假,實極微成。」---《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二本

[19] 四塵(名數)色香味觸也。凡色法以地水火風之四大種為能造,依之而造五根五境之色。即能造之四大與所造之十色皆為實色也。於此實色中以色香味觸之四法,造山河草木等外器之法,是謂之四塵所造,無單一色塵乃至觸之物體也(聲有無不定故不言之)。小乘有部宗立之為微聚之實法,大乘之唯識則立之為和合之假色。又眾生內身之根處,其扶塵根亦四塵所成者也。其勝義根雖為觸境所攝之四大所成,然無色香味之和合,故惟為能造之四大與眼根,乃至能造之四大與身根而巳。但小乘有部宗之五根據九事俱生或十事俱生之義,謂勝義之五根,亦為四塵所成也。見百法問答鈔一。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0] 五根  (名數)有二種:(一)眼等之五根:一眼根,生眼識者。二耳根,生耳識者。三鼻根,生鼻識者。四舌根,生舌識者。五身根,生身識者。俱舍論一曰:「五根者,所謂眼耳鼻舌身根。」(二)信等之五根:一信根,信三寶四諦者。二精進根,又名勤根。勇猛修善法者。三念根,憶念正法者。四定根,使心止於一境而不散失者。五慧根,思惟真理者。此五法為能生他一切善法之本,故名為五根。見智度論十九、法界次第中之下,大乘義章四。俱舍論三曰:「於清淨法中,信等五根有增上用。所以者何?由此勢力伏諸煩惱,引聖道故。」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1] 如 能熏四義 成唯識論二卷十五頁云:何等名為能熏四義?一、有生滅。若法、非常,能有作用,生長習氣;乃是能熏。此遮無為。前後不變,無生長用;故非能熏。二、有勝用。若有生滅,勢力增盛,能引習氣;乃是能熏。此遮異熟心心所等。勢力羸劣,故非能熏。三、有增減。若有勝用,可增可減,攝植習氣;乃是能熏。此遮佛果。圓滿善法,無增無減,故非能熏。彼若能熏;便非圓滿。前後佛果,應有勝劣。四、與所熏和合而轉。若與所熏同時同處,不卽不離;乃是能熏。此遮他身剎那前後。無和合義,故非能熏。唯七轉識及彼心所,有勝勢用而增減者;具此四義,可是能熏。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2] 業種子 即是業果的種子,為「名言種子」的對稱。又稱業習氣、異熟習氣、有支習氣,略稱業種。即第六識善惡思業的種子,有助於其他羸劣無記的種子生起現行之功能。八識心、心所法中,唯第六識相應的思心所造作善惡業,自熏思種。然此思種有二種功能,一為自生思心所之現行的功能;一為助長其他羸劣無記之種子生起現行的功能。其中,自生現行之功能者稱為名言種子,為現行思心所之親因緣的習氣性故;助長其他之功能者稱為業種對他果非親因緣故。第八識於三性中,為極劣無記之識體,故能生的名言種子亦為羸劣無記之種子,自己無力生果。業種子即資助第八識無記之種子,決定其當來三界五趣之果。業種子雖與名言種子同一體,然就自他而言,其用各別,故別立業種。見《成唯識論》卷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23] 五色根 (術語)謂眼等之五根。以此色蘊中之五根,別於信等之五根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4] 闕ㄑㄩㄝquē,短少。宋·歐陽修·與十二侄書:「吾不闕此物。」

[25] 如 現種於種各作二緣 p0957成唯識論八卷六頁云:既現分別、緣種現生;種亦理應緣現種起。現種於種、能作幾緣?種必不由中二緣起。待心心所,立彼二故。現於親種,具作二緣。與非親種,但為增上。種望親種,亦具二緣。於非親種,亦但增上。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6] 如 顯相分別 p1467世親釋四卷十七頁云:顯相分別者:謂眼識等、幷所依識、顯現似彼所緣境相、所起分別。有所分別,或能分別;故名分別。無性釋四卷二十四頁云:顯相分別者:謂眼識等、幷所依識、顯現似彼所緣相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7] 導ㄉㄠˇ​dǎo,帶領、指引。如:「疏導」、「引導」、「導航」。國語·周語上:「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

[28] 斫芻 斫者行義,芻者盡義。謂能於境行,盡見諸色,故名為行盡。故瑜伽云:屢觀眾色,觀而復捨,故名為眼,是照燭義。楞嚴云:眼如蒲桃朵。或云:眼如秋泉池。眼有五種:一肉眼;二天眼;三慧眼;四法眼;五佛眼。今先通辨,然後別明。先通辨者,大品云:菩薩行般若時,淨於五眼。肉眼淨,見三千大千世界;天眼淨,見十方如恆河沙等諸佛世界中眾生死此生彼。慧眼菩薩不作是念:是法若有為、若無為,若世間、若出世間,若有漏、若無漏。是慧眼菩薩,無法不見,無法不知,無法不識,是為慧眼淨菩薩。法眼知是人入隨信行,是人隨法行,是人無相行,是人行空解脫門,是人行無相解脫門,是人行無作解脫門,得五眼。得五眼故,得無間三昧。得無間三昧故,得解脫智(云云)。乃至知是菩薩能坐道場,不能坐道場。知是菩薩有魔無魔,是為菩薩法眼淨(目連謂魔曰:吾以道眼觀內,天眼觀表,內外清淨,過天瑠璃)。菩薩入如金剛三昧,破諸煩惱習,即時得諸佛無礙解脫,即生佛眼。所謂一切種智、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乃至大慈大悲等諸功德,是名佛眼。大論釋曰:肉眼見近不見遠,見前不見後,見外不見內,見晝不見夜,見上不見下。以此礙故求天眼,得是天眼,遠近皆見,前後內外、晝夜上下,悉皆無礙,是天眼見。和合因緣生假名之物,不見實相。所謂空、無相、無作、無生、無滅,如前、中、後亦爾,為實相故求慧眼。得慧眼不見眾生,盡滅一異相,捨離諸著,不受一切法,智慧自內滅,是名慧眼。但慧眼不能度眾生,所以者何?無所分別故。以是故生法眼。法眼能令行人行是法,得是道,知一切眾生各各方便門,令得道證。法眼不能遍知度眾生方便道,以是故求佛眼。佛眼無事不知,覆障雖密,無不見知。於餘人極遠,於佛至近;於餘幽暗,於佛顯明;於餘為疑,於佛決定;於餘微細,於佛為麤;於餘甚深,於佛甚淺。是佛眼無事不聞,無事不見,無事不知,無事為難,無所思惟。一切法中,佛眼常照。此之五眼,當立四義,以辨其相。初約人分,淨名記云:欲指人中是肉眼故,明四趣眼不及人天,故為所破。此亦一往,亦有龍鬼,過人肉眼,終是惡業,從道已判。又云:以天眼法在色界故,破欲方有四禪天眼。聲聞是慧眼(我從昔來所得慧眼),菩薩是法眼,如來是佛眼。淨名記問:前三眼,兩教二乘,亦能得之。法眼,三教菩薩,亦能得之。如何五眼,併奪云無?答:隨教依理,其相天殊。若云諸佛菩薩有者,即是帶理之四眼也。地住分得,佛方究竟,故云肉眼一時遍見十方,天眼不以二相而見。慧眼乃云第一淨故,法眼佛眼元來永殊。是則五眼,具足在佛。二乘與人,既並無眼,如生盲者。問:佛之肉眼,與人肉眼,同異云何?答:凡夫惡業障故如盲,佛果功德熏故清淨。故大般若云:佛肉眼能見人中無數世界,不唯障內。故知凡夫肉眼,但見障內,義當盲矣。問:肉眼障礙,云何遍見?答:大論云:報生天眼,在肉眼中。天眼開闢,肉眼見色,故見大千。又云:天眼有二種:一果報得,二修禪得。果報得者,常與肉眼合用,唯夜闇天眼獨用。問:佛具肉眼,與於佛眼,同異云何?答:淨名記云,諸佛如來,法身菩薩,約體用分,互相不同。且如肉眼見於麤色,於麤色處見於中道。從麤色邊,名為肉眼;約見中道,即名佛眼。問:佛之天眼,與於佛眼,同異云何?答:淨名疏云:今取證理,見十方土及十法界麤細之色,名佛天眼。圓見三諦無二,名為佛眼。二約用釋,如淨名疏云:但眼是總名,從用分別,則有五種:一、肉眼,見麤事色;二、天眼,見因果細色;三、慧眼,即麤細色心偏真之理;四、法眼,見色心麤細因緣假名俗諦諸法;五、佛眼,見中道圓真佛性之理,又能雙照麤細因緣事理。問:見中道真,名佛眼者,未審菩薩分證,與佛究竟,同異云何?答:如發軫云:分證與究竟五眼,但有明昧之殊。三約諦釋,如淨名疏云:圓觀三諦,觀俗境,破諸惡業,名淨肉眼。觀俗細境,破諸亂心,名淨天眼。若觀真諦,破界內惑,名淨慧眼。觀內外俗,破塵沙無知,名淨法眼。觀中雙照,圓除無明,是淨佛眼。是則肉、天二眼,乃因緣所生之法;後三,即三觀所照之諦焉。四約教釋,如淨名疏云:約教則有四佛五眼不同。金剛般若,佛問須菩提:如來有肉眼不(云云)?準此,五眼皆通四教。若別釋者,淨名記云:若以偏圓相待,總而明之,唯圓佛眼;別教法眼;通菩薩慧眼;藏菩薩肉、天二眼。又淨名疏云:若諸凡夫,肉眼天眼,見麤細相。聲聞但有三眼:肉眼、天眼,所見同前;慧眼見真諦相,即是見二諦相。三藏菩薩,既未斷惑,不見真諦相,但有肉眼、天眼見世諦麤相。通教菩薩,亦但三眼,唯見二諦幻化之相。別教菩薩,得四眼。三眼如前,別得法眼,見界內外恆沙佛法,無量四諦之理,並是見相見也。若圓教菩薩,住十信位,雖有肉眼,名為佛眼,相似圓見法界,相惑未除,猶名見相見也。若入初住,發真無漏,即五眼圓開,此皆通辨。次別明者,淨名疏引首楞嚴云:阿那律言:我初出家,常樂睡眠,如來訶我為畜生類。我聞佛訶,啼泣自責,七日不眠,失其雙目,白佛具說。佛言:眠是眼食,如人七日不食,則便失命,七日不寢,眼命即斷。難可治之。當修天眼,用見世事。因是修禪,得四大淨色,半頭而見。謂之半頭者,昔神悟云:齊眉上半,如瑠璃明徹。此違楞嚴,明前不明後。南屏云:前之半頭,見大千界,但見於前,不見於後。今謂此解,違淨名疏云:那律修禪,得四大清淨造色,半頭天眼,從頭上半,皆得見色。觀三千大千世界,如庵摩勒果,若三藏佛,得全頭天眼,一頭皆發淨色,徹見無礙。今觀兩說猶鷸(音聿,鳥名)蚌之相搤(音厄,捉也),今乘其弊,以會通之。淨名廣疏以從上為半者,乃示天眼之體也。以報得天眼,在肉眼中;修得天眼,在肉眼外。既在眼外,則發半頭之色。雖半頭淨,及其視物,但見前矣。所以楞嚴約用說焉。然其聲聞所發天眼半頭,與佛全頭,優劣碩異。又佛乃隨所入定,欲見能見;聲聞須入所得之定,方睹境矣。又佛能見一切佛土,那律但見大千。淨名疏云:二乘雖有天眼,作意欲見千界乃至大千。諸佛菩薩有真天眼,不以二相見諸佛土。天台云:中道真天眼,非二諦之相。而能遍照四土,三種生死,死此生彼,依正並現。王三昧中,是真天眼。問:那律既見於前,云何倩人穿針?答:入定則見,出定不知。肇云:二乘在定則見,出定不見。荊溪記云:若約那律失眼,出觀但同世人壞根者不見。問:藏、通二教,既不談中,以何為佛眼?答:別行玄記云:故今正使,及二習氣,俱時而盡,故能二諦皆究竟也。方異三乘弟子,獨彰佛眼佛智。復次那律天眼,與大梵王天眼雖同,覈(下革切,考也)有四異:一、報修異,梵王報得,在肉眼中;那律修得,居肉眼外。二、總別異。淨名疏云:又梵王是總相見,見不分明;那律是別相見,見則了了。乃至諸阿羅漢因淨禪得者,皆別相見。三、自他異。梵王報得,於自住處則見,餘方不見。那律以修根本,得五種四禪,八色清淨,發真天眼,隨所至處,皆見三千。四、通明異,梵王天眼,是通非明;羅漢天眼,是通是明。又淨名疏問:梵王天眼,見大千界,與法華肉眼何異?答:大論明報生天眼,在肉眼中。天眼開闢,見廣由天。肉眼見色,故見大千。大品明菩薩肉眼,見百由旬,乃至大千。過此則用天眼。以肉眼與風相違,故不說見他土。若法華經力,肉眼能見大千一切法者。三藏二乘,天眼、慧眼,所見事理,尚不能及,何況梵王而可比也。故大經云:學大乘者,雖有肉眼,名為佛眼。二乘之人,雖有慧眼,名為肉眼。以其慧眼,見真斷惑,與圓教肉眼,有齊有劣故。圓教肉眼名佛眼者,以雖具煩惱之性,能知如來祕密之藏。

FROM:【翻譯名義集(南宋·法雲 著)】

[29] 娑路多羅戍縷多 此云能聞。瑜伽云:數數於此,聲至於聞,故翻為耳,是能聞義。楞嚴:耳如新卷葉。或云:耳如卷樺皮。 FROM:【翻譯名義集(南宋·法雲 著)】

[30] 羸ㄌㄟˊléi,疲憊。如:「羸兵」、「羸憊」。三國志·卷五十八·吳書·陸遜傳:「羸弊日久,難以待變。」

[31] 胸ㄒㄩㄥxiōng,心中、內心。如:「胸有大志」。宋·蘇軾·篔簹谷偃竹記:「畫竹必先得成竹於胸中。」

[32] 穿ㄔㄨㄢchuān鑿ㄗㄨㄛˋzuò,勉強解釋,牽強附會。後漢書·卷四十四·徐防傳:「今不依章句,妄生穿鑿,以遵師為非義,意說為得理,輕侮道術,寖以成俗。誠非詔書實選本義。」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史傳:「傳聞而欲偉其事,錄遠而欲詳其跡,於是棄同即異,穿鑿傍說,舊史所無,我書則傳,此訛濫之本源,而述遠之巨蠹也。」

[33] 實眼 (術語)眼能照物,能稱於實,故曰實眼。是五眼中之佛眼也。勝鬘經曰:「佛為實眼實智。」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4] 意根 p1206瑜伽五十二卷一頁云:若此六識為彼六識等無間緣;卽施設此名為意根。亦名意處。亦名意界。

二解 法蘊足論九卷四頁云:何意根?謂意於法,已正當知,及彼同分;是名意根。又意增上,發意識;於法已正當了別、及彼同分;是名意根。又意於法,已正當礙,及彼同分;是名意根。又意於法,已正當行,及彼同分;是名意根。如是過去未來現在諸所有意、名為意根;亦名所知,乃至等所證。此復云何?謂心意識,或地獄,乃至或中有,或修所成,所有名號異語增語想等想施設言說,謂名意,名意處,名意界,名意根,名知,名道路,乃至名此岸。如是意根,是內處攝。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5] 「問曰︰若發身、語思,是身、語業,表、無表中,何者所攝?如言色聲,假名表業,思種假名無表,此現行思名為何法?

     答曰︰此正業體,而非表、無表。不示他故,非表;自表知故,非無表,又不恒續故。以色例表,假實相徵,如理思擇。由此應作四句分別︰有唯名無表非表,謂別脫無表;有唯表非無表,謂散身、語;有亦表亦無表,謂定、道思,《瑜伽》說意思自表知故,亦名為表,即八地以去觀中意俱思,通二義故;有是業非表、無表,謂身、語業思。」---《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二本

[36] 《大正句王經》卷2:「王復告言:「依尊者教歸佛法僧,受近事戒,從今已去,誓不殺、不盜、不婬、不妄,復不飲酒,終於身命持佛淨戒。」」(CBETA 2019.Q4, T01, no. 45, p. 835c2-4)

[37] 如 別解脫律儀相差別有八 p0690俱舍論十四卷一頁云:初律儀相差別云何?頌曰:初律儀八種,實體唯有四。形轉名異故;各別不相違。論曰:別解脫律儀相,差別有八。一、苾芻律儀,二、苾芻尼律儀,三、正學律儀,四、勤策律儀,五、勤策女律儀,六、近事律儀,七、近事女律儀,八、近住律儀。如是八種律儀相差別,總名第一別解脫律儀。雖有八名;實體唯四。一、苾芻律儀,二、勤策律儀,三、近事律儀,四、近住律儀。唯此四種別解脫律儀,皆有體實。相各別故。所以者何?離苾芻律儀,無別苾芻尼律儀。離勤策律儀,無別正學勤策女律儀。離近事律儀,無別近事女律儀。云何知然?由形改轉,體雖無捨得;而名有異故。形、謂形相。卽男女根。由此二根,男女形別。但由形轉,令諸律儀,名為苾芻苾芻尼等。謂轉根位、令本苾芻律儀,名苾芻尼律儀。或苾芻尼律儀,名苾芻律儀。令本勤策律儀,名勤策女律儀。或勤策女律儀、及正學律儀,名勤策律儀。令本近事律儀,名近事女律儀。或近事女律儀,名近事律儀。非轉根位、有捨先得、得先未得、律儀因緣,故四律儀、非異三體。若從近事律儀,受勤策律儀,復從勤策律儀,受苾芻律儀;此三律儀,為由增足遠離方便,立別別名。如隻雙金錢、及五十二十、為體各別,具足頓生三種律儀。體不相雜,其相各別。具足頓生三律儀中,具三離殺,乃至具足三離飲酒,餘數多少,隨其所應。既爾;相望同類,何別?由因緣別。相望有異。其事云何?如如求受多種學處,如是如是能離多種憍逸處時,卽離眾多殺等緣起。以諸遠離、依因緣發,故因緣別、遠離有異。若無此事;捨苾芻律儀,爾時則應三律儀皆捨。前二攝在後一中故。既不許然;故三各別。然此三種,互不相違。於一身中,俱時而轉。非由受後,捨前律儀。勿捨苾芻戒,便非近事等。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8] 律儀有八種 p0858瑜伽五十三卷四頁云:復次律儀當知略有八種。一、能起律儀,二、攝受律儀,三、防護律儀,四、還引律儀,五、下品律儀,六、中品律儀,七、上品律儀,八、清淨律儀,。若未正受,先作是心:我當定受如是遠離。是名能起律儀。若正攝受遠離戒時;名攝受律儀。從是已後,此遠離思、五根攝受增上力故;恆與彼種子俱行。於時時間、亦與現行俱行。卽由五根所攝善思,如先所受律儀,防護而轉。由此思故;或因親近惡友,或因煩惱增多,隨所生起惡現行欲;卽便慚羞,速能捨離。勿彼令我違越所受,當墮惡趣。是名防護律儀。若時失念,諸惡現行;卽便速疾,令念安住;自懇自責,發露所犯,蠲除憂悔,後堅守護所受律儀。是名還引律儀。若於殺等諸惡業道,少分遠離,少時遠離,唯自遠離,不勸進他,不以無量門稱揚讚述,亦不見彼諸同法者、深心慶悅,多生歡喜。是名下品律儀。若於諸惡、多分遠離,多時遠離,不至命終;自能遠離;亦勸進他,然於遠離、不以無量門稱揚讚述,見同法者、不深心慶悅,生大歡喜;是名中品律儀。若於諸惡、一切分、一切時、自能遠離,亦勸進他;以無量門、稱揚讚述,見同法者、深心慶悅,生大歡喜;是名上品律儀。若卽於此所受律儀能無缺犯以為依止,修無悔等、乃至具足入初靜慮;由奢摩他能損伏力,損伏一切犯戒種子;是名靜慮律儀。如初靜慮,如是第二第三,第四靜慮、當知亦爾。此中差別者,由遠分對治所攝奢摩他道,轉深損伏惡戒種子。當知此名初清淨力所引清淨律儀。若卽於此尸羅律儀、無有缺犯;又復依止靜慮律儀,入諦現觀,得不還果;爾時一切惡戒種子、皆悉永害。若依未至定、證得初果;爾時一切能往惡趣惡戒種子,皆悉永害。此卽名為聖所愛戒。當知此名第二清淨力所引清淨律儀。卽此亦名無漏律儀。此無漏律儀、若得阿羅漢果時,但由能治清淨勝故勝;不由所治斷勝故勝。如是八種、總立為三。一、受律儀,二、持律儀,三、清淨律儀。前二是受。防護還引是持。下中上三、通受持。二靜慮、無漏、是清淨攝。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9] 定共戒(術語)三戒之一。又名靜慮生律儀。入初禪,二禪等諸禪定,則與禪定共生自然防非止惡之戒體,身口所作,盡契律儀云:俱舍論十四曰:「靜慮生者,謂此律儀從靜慮生,或依靜慮。若得靜慮者,定成此律儀。」七十五法名目曰:「靜慮律儀,亦名定共戒,與定同時故。」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0] 聖所愛戒 p1226如八支聖道中說。

二解 如律儀有八種中說。

三解 法蘊足論二卷十七頁云:云何聖所愛戒?謂無漏身律儀、語律儀、命清淨,是名聖所愛戒。何故名為聖所愛戒?謂諸佛及弟子、名為聖。行於此戒。愛慕欣喜,忍順不逆;是故名為聖所愛戒。若能於此勸勵安立;當知是名方便勸勵安立令住聖所愛戒中。

四解 大毗婆沙論一百三卷十四頁云:問:何故名為聖所愛戒?答:是諸功德所依處故。謂諸聖者、愛樂功德,故愛此戒。如人愛寶,亦愛寶器。如是聖者、愛樂清淨菩提分法功德寶故。亦愛如是所依戒器。復次聖者憎惡諸破戒惡。戒能對治破戒惡故;聖者愛之。復次聖者憎惡諸嶮惡趣。戒能超越嶮惡趣故;聖者愛之。復次聖者憎惡生死流轉。戒能超越生死流轉故;聖者愛之。復次聖者愛涅槃。戒能趣涅槃故;聖者愛之。如契經說:戒能展轉趣向涅槃,聖者愛樂。

五解 集異門論六卷十八頁云:云何聖所愛戒?答:無漏身律儀、語律儀、命清淨;是名聖所愛戒。問:何故名為聖所愛戒?答:聖、謂諸佛及佛弟子。彼於此戒,愛慕欣喜,忍順不逆;是故名為聖所愛戒。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1] 道共戒 (術語)三種律儀之一。三乘聖者,入色界所發之無漏定,則與無漏智共於身中自發得防非止惡之戒體(即無漏之律儀),是名無漏律儀。又名道共戒。此無漏之律儀,與無漏道共生,與無漏道共滅,故名道共戒。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2] 法式 (術語)作法儀式也。維摩經問疾品曰:「一切菩薩法式悉知。」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3] 軌範 (術語)物之法軌模範也。唯識論一曰:「法謂軌持。」同述記一本曰:「軌謂軌範,可生物解。」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4] 調伏 (術語)調伏身口意三業而制伏諸惡行也。又調理惡魔使降伏我也。又柔者以法調之,剛者以勢伏之。唐華嚴經五曰:「調伏眾生,令究竟出離。」探玄記四曰:「調者調和,伏者制伏。謂調和控禦身口意業,制伏除滅諸惡行故。」維摩經淨影疏曰:「調令離惡,離過順法,故名調伏。」無量壽經下曰:「如法調伏諸眾生力。」同嘉祥疏曰:「柔者以法調之,剛者以勢伏之。」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5] 根本業道(術語)就成一業畫加行、根本、後起之三。其業正成辦時之表業與無表業,名為根本業道。例如殺生,殺了剎那之所作與所由作而薰發於身中之無表業,謂為根本業道。無表業其後隨轉而不止,屬於後起。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6] 如 別解律儀由五緣捨 p0689俱舍論十五卷六頁云:唯除近住,所餘七種別解律儀,由四緣捨。一、由意樂。對有解人、發有表業,捨學處故。二、由棄捨眾同分故。三、由二形俱時生故。四、由所因善根斷故,捨近住戒。由前四緣,及由夜盡;是故總說別解律儀由五緣捨。何緣捨戒由此五緣?與受相違表業生故。所依捨故。所依變故。所因斷故。過期限故。如彼卷六頁至八頁廣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7] 業道 p1217如十業道中說。

二解 成唯識論一卷十五頁云:起身語思、有所造作;說名為業。是審決思所遊履故;通生苦樂異熟果故;亦名為道。故前七業道、亦思為自性。或身語表,由思發故;假說為業。思所履故;說名業道。

三解 成業論十八頁云:思復云何得名業道?思有造作,故名為業。復與善趣惡趣為道。通生彼故。得業道名。或所動身,是思業道。三種思業,依彼轉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8] 囂ㄒㄧㄠxiāo, 嘈雜、喧嘩。如:「喧囂」、「叫囂」、「甚囂塵上」。左傳·成公十六年:「陳不違晦,在陳而囂。」杜預·注:「囂,喧譁也。」

[49] 沒ㄇㄛˋmò,消失、隱而不見。如:「出沒」、「湮沒」、「泯沒」。文選·蘇武·詩四首之三:「參辰皆已沒,去去從此辭。」宋·蘇軾·澄邁驛通潮閣詩二首之二:「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髮是中原。」

[50] 等引(術語)梵名三摩呬多Samāhita,譯曰等引。定名也。在定心專注之性曰等引。等謂身心之安和平等也。人若修定則依定力而引生此等,故名等引。唯識述記六上曰:「等持通定散。但專注境義。等引唯定心慶作意注故。言等引者。一引等故名等引。謂身心中所有分位安和之性平等之時名之為等。此由定力故此位生。引生等故名為等引。(中略)梵云三摩呬多。此云等引。三摩地,此云等持。」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1] 等持 (術語)定之別名。梵語舊稱三昧,譯曰定,新稱三摩地,譯曰等持。謂心住於一境平等維持也。是通於定散二心也。假使在於散心而心專注於一境即三摩地。故譯為定者不可也。唯識述記七上曰:「等持者平等持心等,但於境轉,故名為等持。故通定散。(中略)三摩地,此云等持。」俱舍論二十八曰:「等持者為定,名異體同。故契經說心定等定,名正等持。此亦名為心一境性。」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2] 等至(術語)定之別名。梵名三摩缽底,在定中,身心平等安和謂之等,定能令至此平等位,故名為等至。是唯定而非散。通於有心無心,若有心定,則其心離昏沈與掉舉而為平等,謂之等,以定力得至此等,故謂之等至,若無心定,則約定中依身大種平等,而名為等至。外有等持等引之二、(三昧)。唯識述記六上曰:「在定定數勢力令身心等有安和相。至此等位名為等至。(中略)三摩缽底,此云等至。」(等持)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3] 心一境性 p0353瑜伽三十卷八頁云:云何心一境性?謂數數隨念同分所緣,流注無罪適悅相應,令心相續;名三摩地。亦名為善心一境性。何等名為數數隨念?謂於正法,聽聞受持;從師獲得教誡教授增上力故;令其定地諸相現前。緣此為境,流注無罪適悅相應所有正念,隨轉安住。云何名為同分所緣?謂諸定地所緣境界,非一眾多種種品類。緣此為境,令心正行;說名為定。此卽名為同分所緣。問:此所緣境、是誰同分,說為同分?答:是所知事相似品類,故名同分。復由彼念,於所緣境,無散亂行;無缺無間,無間殷重加行適悅相應而轉;故名流注適悅相應。又由彼念,於所緣境,無有染污,極安隱住熟道適悅相應而轉;故名無罪適悅相應。是故說言:數數隨念同分所緣,流注無罪適悅相應,令心相續,名三摩地。亦名為善心一境性。

二解 瑜伽六十三卷八頁云:問:何因緣故,說諸靜慮,名心一境性?答:略有二種所緣境界。一、不定地所緣境界。二者、定地所緣境界。此中一境,所謂定地所緣境界。非第二境。繫心於此一所緣境,是故說名心一境性。

三解 瑜伽七十七卷三頁云:云何心一境性?善男子!謂通達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或通達此已;復思惟如性。

四解 法蘊足論六卷三頁云:心一趣性者:云何心一趣性?謂尋伺寂靜故;心不散不亂不流,安住一境;故名心一趣性。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線上請書:

樂天Kobo

Readmoo讀墨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