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17

何道能斷惑?《成唯識論》第十卷[1]云:「二乘根鈍,漸斷障時,必各別起無間、解脫,加行、勝進或別或總。」

 

此文意說,加行趣斷,勝進進修,不斷煩惱。

無間、解脫由根鈍故,起此不能,即為三道之別行相,故各別起。

第九卷[2]云:「斷惑證滅,期心別故」,二道成別;「解脫道中,為捨彼品麤重性故」,故無間、解脫皆為能斷道,無間斷隨眠,解脫捨麤重,即二時起二種道也。

若有漏六行[3]為四道時,苦、麤、障三隨一為無間道,靜、妙、離三隨一為解脫道,加行、勝進同前總別。

二乘無漏道無間、解脫尚別,況有漏六行無間、解脫不別。

然《對法論》第九云後品[4]所有加行、無間、解脫皆前品勝進,何故《唯識》云勝進或別?

《唯識》依別修行相語,《對法》約道理進前語,不相違也。

若准此義,別修行相加行道等,如《成唯識》或總或別;若道理論,能引於後名為加行,前品解脫亦後加行。

《唯識》復云:「菩薩利根,漸斷障位,非要別起無間、解脫,剎那剎那能斷證故,加行等四,剎那剎那前後相望,皆容具有。」[5]

 

 

此依菩薩由利根故,念念行相皆能具有,不同三乘。

不爾,道理二乘何別?

依此所說,一切二乘及餘異生有漏、無漏道,皆唯無間正斷伏惑,解脫道中斷伏麤重,加行、勝進皆不說能。

菩薩利根,有漏、無漏四道皆能若伏若斷。

伏唯障體,斷亦通業果,或二皆通。

斷必證真,伏未必爾。

菩薩伏障,證真亦伏;二乘、異生等,未必能爾,然有差別。

有漏四道初起之時,

有義:三慧[6]俱為加行,修慧為近,故《對法》云,加行道亦伏惑,了相、勝解[7]猶未斷惑,遠離方斷。

有義:初以聞思為加行道[8],後入修時即無間道,能伏惑故。

《對法》等說,了相[9]、勝解[10]二種作意不伏惑者,依斷初三品猶未盡故,說遠離斷,據實初伏。

若為諦觀,入見道時,前六行智[11]不伏,不欣厭故;加行能伏者,無漏無間故。

有漏道[12]中,無折伏故,未為正位。

後時亦通修慧加行。

其無漏道初起之時,必有漏修慧為加行道始得無漏,即斷惑故,後時亦得無漏加行。

然加行智自有四道,四道之中,自通三智[13],故八地上雖無加行智,而有四道[14]

如常分別。

第五、依觀分別者,觀有十種:

一、唯識[15]

二、二空;

三、三慧;

四、三智;

五、四念處[16]

六、五忍[17]

七、六現觀[18]

八、七作意[19]

九、七覺支[20]

十、八聖道[21]

唯識斷障,已如前辨。

二、二空[22]

人空觀[23]唯斷煩惱障[24]及業果[25],不斷習氣[26],以觀麤故。

然云解脫道[27]斷麤重者,略有二解:

一、依菩薩,非說二乘;

二者、麤重有二,一麤二細。

今不斷細,麤者可除,故入二禪[28]名斷苦根麤重。

二乘不斷細者,故言不斷。

法空觀[29]有三時:

初、後法觀雙能斷二障[30],若業及果一切習氣,惡趣人天隨應永斷;

中法空觀唯斷所知障[31]現行[32]、種子[33]及二障中所有麤重[34],隨所知障麤細品類皆能斷之,謂十地修道[35]法空觀細,必帶人空故,所以雙斷。

三、三慧者,

若論伏斷,三慧皆能。

勢分力伏,通其聞思,非正觀[36]伏。

正觀伏時,即為四道,唯在修慧。

然於欲界麤攝斂心,亦伏煩惱,在聞思位,若能斷,斷唯是修慧,《攝論》說為出世止觀智故。

《十地經》云:「第八地菩薩皆能堪、能思、能持。」

 

天親釋云,即是三慧。

真俗雙行,義說故能,何妨聞思亦能斷伏。

餘人不能,此在上地,非是欲界。

四、三智者,

伏通三智,斷非加行,漸頓有殊,如前已辨。

《佛性論》[37]云:「無分別智滅現在惑,名為盡智;後得智滅未來惑,名無生智。」[38]

 

此依斷迷理迷事時初後大位,判此二智,論實二智皆盡、無生,又非典據,不須和會。

五、四念處者,

大乘雖不作念處行相,然道理是法念處攝總緣念處,非別相也。

總緣法觀能斷諸惑,諸文同故,空無我觀既有總緣,故不相違。

不爾,唯苦成相違也。

六、五忍,

謂伏忍乃至寂滅忍。

伏忍不斷,唯能伏障,餘通斷伏。

真無漏斷,勢分力伏。

然寂滅中雖亦有佛,非是斷攝;十地菩薩道位既長,通斷伏故。

七、六現觀,

思現觀唯伏不能斷,欲界故;信、智諦、戒、邊通伏斷。

正斷、助斷,皆與斷名。

信通無漏,邊斷事惑故。

若准《對法》,邊唯世俗智,即不能斷,今取《瑜伽》為正。

究竟觀非斷煩惱,先已斷故。

八、七作意[39]

一、了相[40]

二、勝解[41]

三、遠離[42]

四、攝樂[43]

五、觀察[44]

六、加行究竟[45]

七、加行究竟果[46]

若准《對法》,與《瑜伽》不同。

九、七覺支[47]

十、八聖道[48]

第六、依行分別者,行有三種:

一、空、無相、無願行[49]

二、苦、麤等六行[50]

三、四諦十六行[51]

一、空、無相、無願行者,若伏皆通。

《顯揚》第二云,若但言空、無相、無願,通定及散、有漏無漏、聞思修慧;若言空、無相、無願三摩地,唯定非散,唯修非聞思,通有漏無漏;若言空、無相、無願解脫門,唯修無漏,唯定所攝:故知三門皆能伏惑。

然正伏惑唯以空行[52],依二空門入大乘位,觀四諦理入二乘位,故通三行。

此位乃在四善加行[53]

若正斷者,大乘之中,諸文說異。

或說:十六行中,二行為空;十行為無願,有為故;四行為無相,無為故。

有說:空如前;六行為無願,有漏故;八行為無相,無漏故。

有說:空如前,六行為無願,四行為無相。

道四非三門:非苦諦故,非空;非有漏故,非無願;非無為故,非無相。

《顯揚》第二說空二、無願六、無相四,同前。

道四通三,道能作三門故,隨三門攝。

有說:空行通十六,無願、無相隨應同前。

有說:空非緣諦,觀所執故;餘二隨應觀於四諦,二性之體不決定故。

有說:三門皆通十六,於正智[54]觀義分三門,義分十六,故《瑜伽論》五法中,言「若以解脫門言之,出世正智所攝」[55]

《成唯識》第八卷[56]云:「三門、三性,理實皆通。」

 

即於真理具起三門,三門故知皆通十六,於真觀中義理分故。

若以別行,多分唯以空門斷惑,二我空故,是總緣空,非別空行,別空行者,唯苦諦故。

三門之義,如別處說,隨應攝在正體[57]、後得[58]二中,斷伏[59]道理無遮。

二、苦等六行者,此之六行,唯有漏方便地。

觀下苦、麤、障,隨一為無間道;觀上靜、妙、離,隨一為解脫道[60]

唯伏惑,非能斷。

通凡及聖者,在二乘非菩薩,十地菩薩不欣上厭下,以受生故。

〈本地分〉說初劫菩薩[61],初資糧位亦用六行,然久修者既不斷煩惱而生上界,故不用為勝。

《瑜伽論》六十九說聖者不用六行者,依多分說,理實亦用。

三、十六行者,亦唯伏非斷。

入真觀時,非十六行,相見道故;加行道中,修方便故,非正真觀。

菩薩兼起,二乘正用,唯無漏者,非凡所得。

《佛性論》云聲聞利根者,苦法忍第一無我行,通斷三界四真諦下八十八結[62];鈍根聲聞具十六行,別斷三界四真諦下八十八結。

且分上下利鈍令別。

此非大乘所可證用,不須和會。

其犢子部說有十三心。

苦諦有三:

一、苦法忍[63]觀欲界苦;

二、苦法見重觀欲苦,審盡未盡;

三、苦類智[64]合觀上二,以無後苦,不須重觀。

四諦各三,故成十二。

前十二心說名行向,第十三心說名住果。

非此所宗,不須分別。

第七、依品分別者,古德說:

有言無品,以真形妄,無妄可斷,不說有品;有云三劫念念斷障,念念得智故;古基法師[65]云,聖道九品,斷亦九品。

今者不然。

七識之中,有煩惱障[66],有所知障[67]

煩惱障中,除第七識,所餘六識三界九地[68]各有九品,成八十一[69]

見道十惑[70],九品定然,麤細異故。

俱生六惑,斷即不同,身見、邊見及此相應唯第九品。

九地而論,但有九品,瞋唯一地九品,餘獨頭[71]貪、慢、癡等八十一品,地各九故。

第七識中,九地煩惱障亦有二說:

有義:九地唯同非想第九品類,然於其中,自類有九。

如增上邪見[72]能斷善者,亦有九品。

彼亦如是,唯同非想第九品故,唯障無學,金剛始斷。

有九品故,體有增減,故成能熏。

有義:九地各有一品,細分便成八十一品,勢力所障皆同,非想下下品惑故,金剛心一時頓斷。

由此說煩惱品數斷已。

應分別言,前六識中,分別九品,三乘皆定唯一品斷,謂一心見道[73];有說二品斷,謂三心見道[74]等。

唯無漏正斷,無伏斷,有漏諸道不伏見惑故。

《瑜伽論》云世間道[75]唯能伏除俱生煩惱及彼俱生薩迦耶見[76]鄰近憍慢[77],而不能伏分別煩惱。

此依六行,非加行智,彼能伏故。

菩薩地前,分別現行亦伏不起,非是六行,唯識觀[78]等勢力不行故。

六識中,分別煩惱并習氣等雖亦九品,仍定一品,或二品斷。

二品斷中,九品何者先斷後斷,如論第九下《樞要》說。

其六識中,俱生煩惱除其習氣雖有九品,斷即不同。

 

[1]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二乘根鈍,漸斷障時,必各別起無間、解脫,加行、勝進或別或總。菩薩利根,漸斷障位,非要別起無間、解脫,剎那剎那能斷證故,加行等四,剎那剎那前後相望,皆容具有。」

[2] 勘 《成唯識論》卷第九:「無間道時,已無惑種,何用復起解脫道為?斷惑證滅,期心別故。為捨彼品麤重性故,無間道時,雖無惑種,而未捨彼無堪任性;為捨此故,起解脫道,及證此品擇滅無為。」

[3] 「淨法有三:一、世道;二、出世道;三、斷果。有漏六行,名「世道」;無漏能治,名「出世道」;所得無為,名「斷果」,斷是果也。」---《成唯識論述記》卷第四末

[4]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九:「方便道者,謂由此道,能捨煩惱。所以者何?由正修如是道時,能漸捨離各別上品等煩惱所生品類麤重一分,漸得轉依,是名修道中方便道。

        無間道者,謂由此道無間,永斷煩惱,令無所餘。所以者何?由此道無間,能永除遣此品煩惱所生品類麤重,令無有餘。又轉麤重依,得無麤重,是名修道中無間道。

        解脫道者,謂由此道,證斷煩惱所得解脫。所以者何?由此道,能證煩惱永斷所得轉依故。

        勝進道者,謂為斷餘品煩惱,所有方便、無間、解脫道,是名勝進道。所以者何?為斷此品後餘煩惱,所有方便、無間、解脫道望此品是勝進故,名勝進道。又復棄捨斷煩惱方便,或勤方便思惟諸法,或勤方便安住諸法,或進修餘三摩鉢底諸所有道,名勝進道。又復者,為顯餘義。捨斷煩惱諸方便道,但正思惟契經等法,或復於先所思所證法中安住觀察,或復進入餘勝品定,諸如是等,名勝進道。又為引發勝品功德,或復安住諸所有道,名勝進道。所以者何?若為引發神通無量等諸勝品功德,或彼生已,現前安住,如是等道,名勝進道。」

[5]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菩薩利根,漸斷障位,非要別起無間、解脫,剎那剎那能斷證故,加行等四,剎那剎那前後相望,皆容具有。」

[6] 【三慧】 梵語 tisrah! prajn~a^h!。指聞思修三慧。即簡擇事理之三種精神作用。即:(一)聞慧(梵 s/rutamayi^ prajn~a^),即由三藏十二分教或善知識處聞知,能生無漏聖慧,故稱聞所成慧。此為聲聞所成就。(二)思慧(梵 cinta^mayi^ prajn~a^),即由思惟所聞所見之道理而生之無漏聖慧,為緣覺所成就。(三)修慧(梵 bha^vana^mayi^ prajn~a^),乃依修習而生之無漏聖慧,為菩薩所成就。

 其中,聞慧為三慧之因,眾生若受持轉讀,究竟流佈諸經藏,則生慧;依此聞慧則生思慧;依思慧則有修慧。此乃斷煩惱、證得涅槃之過程,猶如依種生芽,依芽生莖,依莖轉生枝葉花果。故前二慧為散智,僅為發起修慧之助緣;修慧則為定智,具有斷惑證理之作用。若以大乘菩薩之階位而言,十住位得聞慧,十行位得思慧,十迴向位得修慧。另就毘曇之界繫而言,欲界有聞、思二慧,因欲界為不定界,非修地,亦非離染地,若欲修時則墮思慧中,故此界無修所成慧。色界有聞、修二慧,無色界唯有修所成慧;因色、無色界是定界,是修地,亦是離染地,若欲思時已墮修中,故此二界無思所成慧。又無色界不用耳根聽聞佛法,故無聞所成慧。〔優婆塞戒經卷一、瑜伽師地論卷二十八、成實論卷十六、集異門足論卷五、大毘婆沙論卷四十二、俱舍論卷二十二、佛地經論卷一〕p670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7] 【勝解】梵語 adhimoks!a,巴利語 adhimutti。又作信解。心所之名。為俱舍七十五法中十大地法之一,唯識百法中五別境之一。殊勝之暸解之義。即於所緣之境起印可之精神作用(即作出確定之判斷)。然有關勝解一語,各家之解釋互異,說一切有部與俱舍宗謂勝解為十大地法之一,能與一切心所相應,即於一切心品遍起。俱舍論卷四(大二九·一九上):「勝解,謂能於境印可。」即不論是與非、邪與正,皆能審決,為此心所之作用。如心對境時,其為花、為月,心即印可其為花、月,故一切心品必定有此心所。然唯識宗則以其為五別境之一,不能遍於一切心所。成唯識論卷五(大三一·二八中):「云何勝解?於決定境印持為性,不可引轉為業,謂邪正等教理證力於所取境審決印持,由此異緣,不能引轉,故猶豫境勝解全無,非審決心亦無勝解,由斯勝解非遍行攝。有說心等取自境時無拘礙,故皆有勝解,彼說非理。」此謂勝解於決定之境審決時,始能稱其為勝解。若於猶豫之境,心存疑問,無法審決,則無勝解,故非遍行。

 又上座部主張勝解即「決定」,而與「智相」無別。說一切有部則以「印可」為勝解之別作用,謂「印可」乃經由勝解以衍生之另一作用,故異於勝解或智相等;而「智相」之外別有其體。大毘婆沙論卷一○一謂擇滅乃無為解脫之自性,勝解為有為解脫之自性。〔品類足論卷一、大毘婆沙論卷十六、卷二十八〕p4867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8] 【加行道】梵語 prayoga-ma^rga。乃加功力進修之道。為四道之一。又作方便道。即為斷除煩惱而預備加功用行的修行之道,修此方便加行,能引後無間道而趣向涅槃之道。與唯識五位中之加行位相同,即「見道」之前的四善根(煖、頂、忍、世第一法)之位。據俱舍論卷二十五載,經由加行道可生起其後之無間道。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二(大四五·二八二下):「加行者,加功用行,欣求斷道。」〔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八、成唯識論卷九、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九、俱舍論卷二十一〕((參照:加行)1570、「加行位」1570)p1571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9] 即 了相作意 p0149瑜伽三十三卷二頁云:云何名為了相作意?謂若作意,能正覺了欲界麁相,初靜慮靜相。如彼卷二頁至八頁廣釋。

二解 此出世間道了相作意也。瑜伽三十四卷一頁云:修瑜伽師,於四聖諦略摽廣辯增上教法,聽聞受持;或於作意,已善修習;或得根本靜慮無色,由四種行,了苦諦相。謂無常行、苦行、空行、無我行。由四種行,了集諦相。謂因行、集行、起行、緣行。由四種行,了滅諦相。謂滅行、靜行、妙行、離行。由四種行,了道諦相。謂道行、如行、行行、出行。如是名為了相作意。如彼卷一頁至二十六頁廣釋。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0] 勝解作意 p1103瑜伽十一卷十五頁云:勝解作意者:謂修靜慮者、隨其所欲,於諸事相,增益作意。

二解 瑜伽三十三卷五頁云:卽此作意、當言猶為聞思間雜。彼既如是如理尋思,了知諸欲、是其麁相;知初靜慮、是其靜相。從此已後,超過聞思,唯用修行、於所緣相,發起勝解;修奢摩他毘鉢舍那。既修習已;如所尋思麁相靜相,數起勝解。如是名為勝解作意。

三解 此是出世間道所攝七作意中之勝解作意也。瑜伽三十四卷十七頁云:若觀行者、於諸諦中,如是數數正觀察故;由十六行,於四聖諦,證成道理,已得決定;復於諸諦盡所有性、如所有性,超過聞思間雜作意,一向發起修行勝解。此則名為勝解作意。如是作意、唯緣諦境,一向在定。於此修習多修習故;於苦集二諦境中,得無邊際智。由此智故;了知無常,發起無常無邊際勝解。如是了知苦等,發起苦無邊際勝解,空無我無邊際勝解,惡行無邊際勝解,往惡趣無邊際勝解,興衰無邊際勝解,及老病死愁悲憂苦一切擾惱無邊際勝解。此中無邊際者:謂生死流轉。如是諸法,無邊無際,乃至生死流轉、不絕常有。如是所說諸法,唯有生死無餘息滅,此可息滅。更無有餘息滅方便。卽於如是諸有諸趣死生法中,以無願行、無所依行、深厭逆行、發起勝解,精勤修習勝解作意。又云:如是行者,乃至世第一法已前,名勝解作意。如彼卷七頁至二十頁廣釋。

四解 顯揚七卷十二頁云:勝解作意者:謂如其所應,尋思了達欲界麁相,及初靜慮靜相。不為聞思之所間雜,純起修行勝解,緣麁靜相,修習止觀。修習之時,如所尋思麁靜之相,數起勝解;是故名為勝解作意。

五解 俱舍論七卷十四頁云:三、勝解作意。謂不淨觀、及四無量、有色解脫、勝處、遍處、如是等觀相應作意。

六解 大毗婆沙論十一卷八頁云:勝解作意者:如不淨觀、持息念、無量、解脫、勝處、遍處等。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1] 如 【行智見清淨】p0609 顯揚三卷十七頁云:六、行智見清淨。謂如有一、依道非道智見清淨,得妙智見。知出離道,有下中上。下者、苦遲通行所攝;中者、苦速通行樂遲通行所攝;上者、樂速通行所攝。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2] 【有漏道】梵語 sa^sravama^rga。又作世間道、世俗道、有漏路。為「無漏道」之對稱。有漏之修道,係能招感人天等三界果報之行法,故稱有漏道。即修觀欣上厭下之六行相,以斷下八地修惑之法。六行相,即粗行相、苦行相、障行相等無間道,與靜行相、妙行相、離行相等解脫道。即於無間道緣自地與下地之有漏法,作粗、苦、障等三行相中之任一行相;次於解脫道緣次上地之諸有漏法,作靜、妙、離等三行相中之任一行相,用以次第斷下八地七十二品之修惑。

 此外,據俱舍論卷五所舉,有漏道之業具有異熟果、等流果、離繫果、士用果、增上果等五果。又文殊師利菩薩問菩提經論卷下載,六波羅蜜中之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等五波羅蜜為有漏道,能成就世間果;般若波羅蜜為無漏道,能成就出世間果,因其已得出世間智故。〔大毘婆沙論卷六十四、卷一六二、成唯識論卷十、百法問答鈔卷七〕((參照:六行觀)1263、「無漏道」5131)p2456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13] 【三智】<一>指大智度論卷八十四釋三慧品所說之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一)一切智,即暸知一切諸法總相之智。總相即空相。此智乃聲聞、緣覺之智。(二)道種智,又作道種慧、道相智。即暸知一切諸法別相之智。別相即種種差別之道法。此智乃菩薩之智。(三)一切種智,又作一切相智。即通達總相與別相之智,即佛智。天台家認為,此三智為空、假、中三觀所成,即一切智為空觀所成,道種智為假觀所成,一切種智為中觀所成。又依空、假、中三觀之義,別立二種三智,即:(一)別相三智,別教菩薩次第修習別相三觀,成就一切智、道種智,乃至修習中道觀,暸見佛性,成就一切種智,常住涅槃。(二)一心三智,不依別相之次第,融三諦於一境,即於一心而作三觀,故所發之三智亦於一心中證得,無前後之別。又華嚴經疏卷四亦舉出俗智、真智、中道智三智,其中真智即觀照真諦空理之智,相當於一切智;俗智即觀照俗諦諸法差別之智,相當於道種智;中道智不偏真俗二邊,雙遮雙照,相當於一切種智。〔大品般若經卷一、大智度論卷二十七、摩訶止觀卷三上、觀音玄義卷下〕((參照:一切智)14、「一切種智」19、「道種智」5655)

 <二>指菩薩地持經卷三方便處無上菩提品所說之清淨智、一切智、無礙智。(一)清淨智(梵 s/uddha-jn~a^na),即觀第一義,斷除一切煩惱習,而離障無染之智;此乃如來之第一義智。(二)一切智(梵 sarva-jn~a^na),即暸知一切時、一切界、一切事、一切種等一切法相之智;此乃如來世諦之智。(三)無礙智(梵 asan%ga-jn~a^na),又作無滯智。即於上記四種一切法相,發心即知,不假方便,不假思量,暸達無礙之智;此乃如來世諦之智。此三智為三種般若中之觀照般若所攝,亦為一切種智所攝。〔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八、大乘義章卷十九〕

 <三>指楞伽經卷三所說之世間智、出世間智、出世間上上智。(一)世間智(梵 laukika-jn~a^na),即凡夫外道之智。凡夫、外道於一切法種種分別,執著有無,而不能出離世間。(二)出世間智(梵 lokottara-jn~a^na),即聲聞、緣覺之智。聲聞、緣覺修四諦十二因緣,能出離世間。然猶墮自共之相,以為有生死可厭,有涅槃可求。(三)出世間上上智(梵 lokottaratama-jn~a^na),即諸佛菩薩之智。諸佛菩薩觀一切法寂靜,不生不滅,得如來地,超出聲聞、緣覺之智。

 <四>指外智、內智、真智。(一)外智,善能分別明暸六根六塵之境、博覽古今、通曉俗事之智。(二)內智,善能滅除無明煩惱、心意寂靜之智。(三)真智,善能通達淨穢同體無別、萬物本自寂靜之智。〔寶藏論離微體淨品〕p625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14] 【四道】<一>指斷除煩惱、證得真理之四種過程。依此可證得涅槃果,為一切佛教修習方法之概括。即:(一)加行道(梵 prayoga-ma^rga),又稱方便道。即於無間道之前,為求斷除煩惱,而行準備之修行。(二)無間道(梵 a^nantarya-ma^rga),又稱無礙道。即直接斷除煩惱之修行,由此可無間隔地進入解脫道。(三)解脫道(梵 vimukti-ma^rga),即已自煩惱中解脫,證得真理,獲得解脫之修行。(四)勝進道(梵 vis/es!a-ma^rga),又稱勝道、三餘道。即於解脫道之後,更進一步行其餘之殊勝行,而全然完成解脫;或滿足斷惑,而作觀察之修行。〔俱舍論卷二十五、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九、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九、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二末〕((參照:勝進道)4864)【勝進道】梵語 vis/es!a-ma^rga,巴利語 vi^sesa-magga。勝,殊勝之義;進,昇進之義;道,通道、過程之義。即指比前階段更殊勝而進趣完全解脫之修行過程。又稱勝道。為四道之一。即於「解脫道」後,為更進一步斷除餘品之煩惱而進修方便;或安住於前時之加行(方便)、無間、解脫等階段。勝進道有二種,其一係為更斷餘品煩惱而進趣,即於四道中之解脫道,或於斷一品之煩惱後,更於無間道為斷除餘品之煩惱而修方便;於此,對前品而言,稱為勝進道,朢後之所斷,則稱方便道,或無間道、解脫道。其二乃不求勝進而生知足等相,或對於已斷之煩惱惟作觀察而已。即於解脫道之後,於無間道不修方便,僅於前品生知足之想,不求勝進,或住於放逸而不進修,或於已斷之法,以觀察智而更觀察,亦稱勝進道。其中,前義乃朢後之所斷而修方便,此為勝進之原意,如是則加行、無間、解脫等三道即等於勝進道,三道之外,別無勝進之體,亦無別立勝進之必要;若以後義而言,則於其餘三道外,別有勝進道,即安住於前品,或觀察思惟而更不進趣後品。〔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九、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九,大毘婆沙論卷六十六、順正理論卷七十一〕p4864

 <二>即長阿含卷八眾集經所說之四通行。指:(一)苦遲道,又稱苦遲通行。(二)苦速道,又稱苦速通行。(三)樂遲道,又稱樂遲通行。(四)樂速道,又稱樂速通行。((參照:四通行)1766)p1789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15] 【唯識】梵語 vijn~apti-ma^trata^。音譯毘若底摩呾喇多。識,即心之本體,離識變現之外無任何實在,稱為唯識。即認為吾人自己心外之物心諸現象皆由八識自體所變現之主觀(見分)與客觀(相分),又將所認識對像之相似形狀視為心內之影像所映現而認為實在實有,且作為認識對像之物境自體(本質)亦從阿賴耶識中之種子變生,故唯識以外無其他實在,稱為唯識無境,或據萬有從識所變之意義,而稱為唯識所變。此理論見於成唯識論卷二。可分為:(一)因能變,又作因變、生變;所有之存在皆從阿賴耶識中之種子變生。(二)果能變,又作果變、緣變;其結果在八識上起主觀與客觀之區別,而向對像作用。觀心覺夢鈔卷下分為以下二種道理說明:(一)熏習道理,即生變之義,種子係由自心之作用深植於識中。(二)轉變道理,即緣變之義,由識變現見、相二分。

 法相宗之根本教義,說唯識之相,以五位百法不離識者,即為總門唯識或不離門唯識;五位之中,心王是識之自相,心所為相應於心王作用之心理活動,色法為識所變現,不相應法為以上三位之分位假立者,無為法為以上四位之實性,依此等理由顯示唯識者,稱為別門唯識。別門唯識之說係為愚者分別能所而說明,故又稱虛妄唯識、不淨品唯識、方便唯識。初地以上之菩薩能暸悟唯識之理,證得唯識無塵智,而存有真識者,稱為真實唯識、淨品唯識或正觀唯識。成唯識論卷九列舉對唯識教理九種疑難(唯識九難)之答釋。唯識九難即:唯識所因難、世事乖宗難、聖教相違難、唯識成空難、色相非心難、現量為宗難、夢覺相違難、外取他心難、異境非唯難。

 此外,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一末分類諸經論之唯識說為五種唯識,即:境唯識、教唯識、理唯識、行唯識、果唯識。又該宗之修行有所謂五重唯識觀。

 華嚴宗稱三界皆是一心所作,列舉十重唯識等說明,即:(一)相見俱存唯識,(二)攝相歸見唯識,(三)攝數歸王唯識,(四)以末歸本唯識,(五)攝相歸性唯識,(六)轉真成事唯識,(七)理事俱融唯識,(八)融事相入唯識,(九)全事相即唯識,(十)帝網無礙唯識。若究其極如帝釋宮之網珠(因陀羅網),一中含有一切,一切中各具一切,重重無盡,事事無礙。如以十重唯識配當於五教,則初三為始教說,次四為終教及頓教說,後三為圓教之說。但華嚴經大疏鈔卷三十七,將假說之唯識列為小乘之說。〔梁譯攝大乘論釋卷五、華嚴經探玄記卷十三、成唯識論述記卷七末〕p4424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16] 四念處 又名四念住,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身念處是觀身不淨;受念處是觀受是苦;心念處是觀心無常;法念處是觀法無我。此四念處的四種觀法都是以智慧為體,以慧觀的力量,把心安住在道法上,使之正而不邪。 FROM:【佛學常見辭彙(陳義孝)】

[17] 五忍 (名數)仁王經所說。一伏忍,別教菩薩,於十住十行十迴向三賢間,未斷煩惱種子,而制伏之不使起之位也。二信忍,於初地至三地間,既見法性而得正信之位也。三順忍,於四地至六地間順菩提道而趣向無生果之位也。四無生忍,於七地至九地間悟入諸法無生理之位也。五寂滅忍,於第十地及妙覺間諸惑斷盡而涅槃寂滅之位也。忍者忍可,或安忍之義,決定其理無移動之念也。舊譯仁王經教化品曰:「佛言:大王,五忍是菩薩法,伏忍上中下,信忍上中下,順忍上中下,無生忍上中下,寂滅忍上下,名為諸佛菩薩修般若波羅蜜。」同嘉祥疏曰:「伏忍上中下者,習忍下,性忍中,道種忍上,在三賢位。信忍上中下者,初地下。二地中,三地上。順忍上中下者,四地下,五地中,六地上。無生忍上中下者,七地下,八地中,九地上。寂滅忍上下者,十地下,佛地上。」大乘義章十二曰:「慧心安之,名之為法,忍行不同,一門說五。」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8] 六現觀 p0298成唯識論九卷十一頁云:六現觀者:一、思現觀。謂最上品喜受相應思所成慧。此能觀察諸法共相,引生煖等。加行道中,觀察諸法,此用最猛,偏立現觀。煖等不能廣分別法,又未證理;故非現觀。二、信現觀。謂緣三寶世出世間決定淨信。此助現觀,令不退轉,立現觀名。三、戒現觀。謂無漏戒。除彼戒垢,令觀增明;亦名現觀。四、現觀智諦現觀。謂一切種緣非安立根本後得無分別智。五、現觀邊智諦現觀。謂現觀智諦現觀後,諸緣安立世出世智。六、究竟現觀。謂盡智等、究竟位智。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9] 七作意 p0054瑜伽三十三卷二頁云:為離欲界欲勤修觀行諸瑜伽師,由七作意,方能獲得離欲界欲。何等名為七種作意?謂了相作意、勝解作意、遠離作意、攝樂作意、觀察作意、加行究竟作意、加行究竟果作意。如彼卷二頁至八頁廣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0] 七覺支 p0052瑜伽二十九卷十一頁云:此復云何?謂七覺支,諸已證入正性離生補特伽羅,如實覺慧,用此為支,故名覺支。卽此七種如實覺支,三品所攝。謂三覺支,奢摩他品攝,三覺支,毘鉢舍那品攝;一覺支,通二品攝。是故說名七種覺支。謂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此三觀品所攝。安覺支、定覺支、捨覺支,此三止品所攝。念覺支一種,俱品所攝。說名遍行。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1] 即 八正道 八種求趣涅槃的正道。又作八聖道、八支正道、八聖道分,為四聖諦的道諦,三十七道品中最能代表佛教的實踐法門,即八種通向涅槃解脫之正確方法或途徑。釋尊轉法輪時,所說離樂欲及苦行二邊,趨向中道者,即指此八正道。八者即:正見,又作諦見。即見苦是苦,集是集,滅是滅,道是道,有善惡業,有善惡業報,有此世彼世,有父母,世有真人往至善處,去善向善,於此世彼世自覺自證成就。二、正思惟,又作正志、正分別。即謂無欲覺、恚覺及害覺。三、正語,又作正言。即離妄言、兩舌、惡口、綺語等。四、正業,又作正行。即離殺生、不與取等。五、正命,又作諦受。即捨咒術等邪命,如法求衣服、飲食、床榻、湯藥等諸生活之具。六、正精進,又作正方便、正治、諦法、諦治。發願已生之惡法令斷,未生之惡法令不起,未生之善法令生,已生之善法令增長滿具。即謂能求方便精勤。七、正念,又作諦意。即以自共相觀身、受、心、法等四者。八、正定,又作諦定。即離欲惡不善之法,成就初禪乃至四禪。八聖道乃眾生從迷界的此岸,渡到悟界的彼岸所持之力,故以船、筏為譬。與八正道相反的,為邪見、邪思、邪語、邪業、邪命、邪精進、邪念、邪定,此八者災為八邪行。見《四諦論》卷四。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22] 【二空】指二種空。其名稱與解釋於諸經論各異。大智度論卷三十七舉出但空、不可得空,無方便空、有方便空,般若空、非般若空等。一般所言之二空為:<一>人空、法空:並稱人法二空、生法二空。人空又稱我空、生空,即人我空無之真理。凡夫之人妄計色受想行識等五蘊是我,強立主宰,引生煩惱,造種種業。佛為破除此一妄執,故說五蘊無我之理,謂我僅為五蘊之假和合,並無常一之主宰。聲聞、緣覺等二乘之人聞之而入無我之理,稱為人空。法空,即諸法空無之真理。二乘之人未達法空之理時猶計五蘊之法為實有者,佛為破除此一妄執,故說般若深慧,令彼等徹見五蘊自性皆空。菩薩聞之而入諸法皆空之理,稱為法空。〔大智度論卷九十三、成唯識論卷一〕

 <二>但空、不但空:為天台宗所立,凡有二義:(一)於藏、通、別、圓四教中,藏、通二教不明空、假、中三諦,觀一切法皆悉虛幻,據此空理而引為至極之理,但見於空,不見不空,故稱但空。別、圓二教所立之空為三諦相即之空,非但見空,兼見不空,不空即中道,故稱不但空。(二)於藏、通二教而言,藏教所詮之析空觀為但空,通教所詮之體空觀為不但空;此係因體空之內暗含中道之理。〔摩訶止觀卷三上、七帖見聞卷二末〕

 <三>性空、相空:並稱性相二空。諸法無實性,稱為性空;諸法既無實性,但有假名之相,然此相亦非實有,故稱相空。〔摩訶止觀卷五〕

 <四>如實空、如實不空:真如體內無一切之妄染,而能究竟顯實,稱如實空;真如體內具足一切無漏性之功德,稱如實不空。〔大乘起信論〕

 <五>權空、實空:並稱權實二空。謂二乘之人所悟入之生空為權空,菩薩所悟入之生法二空為實空。〔寶性論、辯中邊論捲上、大乘玄論卷四〕

 <六>密教結印契時,以地、水、火、風、空等五輪之名依次稱為小指、無名指、中指、食指、拇指等五指,故謂二空時,即指二大拇指。p202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23] 【人空觀】(術語)了人空之理之觀法也。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編)】

[24] 【煩惱障】梵語 kles/a^varaN!a。又作惑障。指妨礙至菩提之道(即聖道),而使無法證得涅槃之煩惱而言。

 (一)俱舍論卷十七、卷二十五謂,常起(指數行而言)而妨礙無漏慧之產生,並使不得慧解脫之煩惱,稱為煩惱障。至於離煩惱障,得慧解脫時,既得滅盡定,然無法得俱解脫之障礙,則稱解脫障(定障)。前者係以染污無知為體,後者則以不染污無知為體。

 (二)與所知障並稱為二障。成唯識論卷九謂,擾亂眾生身心,妨礙至涅槃之一切煩惱,稱為煩惱障。至於雖不令起業而不生於三界(迷界),然能覆蓋所知之境界而妨礙正智產生之一切煩惱,則稱所知障(智障)。此二障均屬薩迦耶見,而依據百二十八之根本煩惱為體。其中,由於執著有「真實之人」、「真實之眾生」,遂執著於「我的存在」(我執),此即為煩惱障;至於執著有「實體萬法」之法執,即為所知障;以上即是同一煩惱之二面觀。故煩惱障以我執為根本,所知障以法執為根本。若由作用之特徵而言,煩惱障乃障礙涅槃,而所知障乃障礙菩提者;此即言,煩惱障為障礙涅槃之正障,而所知障為給與正障力量之兼障,故僅有所知障並無障礙涅槃之能力。

 以煩惱障為助緣,可受分段生死;以所知障為助緣,可受變易生死。故二乘以斷煩惱障之果位為理想,但菩薩則以俱斷二障,得佛果為理想。對菩薩而言,所知障不會引起三界之果報,但能助無漏業受變易生死。至於菩薩伏、斷二障之階段,則如左表所示。

 (三)大乘義章卷五認為,五住地中,前四地之惑屬煩惱障;最後之無明住地惑則屬智障。

 (四)據世親之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捲上載,見思之惑為煩惱障,而執著於斷除煩惱障所得之無諍三昧,稱為三昧障。

 (五)與業障、報障並稱為三障。貪、瞋、癡等煩惱,數數現起而障礙聖道,故稱煩惱障。〔發智論卷十一、大毘婆沙論卷四十七、卷一一五、卷一四一、順正理論卷四十三〕((參照:煩惱)5515)p5517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25] 【業果】業,指善惡業;果,即由業所感人、天、鬼、畜等之果報。又作業報。由業而報果,此乃自然之法理,稱為「業果法然」。此外,業與果乃彼此相接相續者,業為因,果為報,因果接續,無窮無止。大佛頂首楞嚴經卷四(大一九·一二○中):「唯殺、盜、婬三為根本;以是因緣,業果相續。」((參照:業報)5500)p5498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26] 【習氣】梵語 va^sana^,巴利語同。又作煩惱習、餘習、殘氣。略稱習。由於吾人之思想及行為(尤以煩惱)經常生起,其熏習於吾人心中之習慣、氣分、習性、餘習、殘氣等,稱為習氣。如由納香之篋中取出香,篋內猶存香氣;用以比喻雖滅除煩惱之正體(稱為正使),尚存習慣氣分。佛典中所記載,如難陀之淫習、舍利弗及摩訶迦葉之瞋習、卑陵伽婆跋之慢習、摩頭婆私吒之跳戲習、憍梵缽提之牛業習等,均為習氣之例;唯有佛乃能永斷正使及其習氣。

 唯識宗以習氣為種子之異名,乃現行熏習之氣分,具有產生思想、行為及其他一切有為法之能力,含藏於阿賴耶識中。又將習氣分為三種,稱為三種習氣、三種熏習,即:(一)名言習氣,指依名言(言語之表象)而熏成之種子(即名言種子),係使一切有為法各自產生之直接原因。亦即由名相概念熏於阿賴耶識形成之種子;此類種子反轉過來即成為現實各種事物之原因。若就引生等流果(與因同種類之果)之觀點而言,名言習氣又稱為等流習氣。其中又可分依表義名言(以音聲表義)與顯境名言(緣慮對境之心、心所)而產生之二種習氣。(二)我執習氣,乃依我執而熏成之習氣。亦即由吾人之「我見」熏習阿賴耶識而成之種子;此類種子即是吾人於現實生活中分別你、我及其他種種差別之原因。(三)有支習氣,由有支(梵 bhava^n%ga),即三有(於三界之生存)之因(支即因之意)所熏成之善惡業種子。亦即吾人自身所作善惡諸業熏於阿賴耶識而成之種子;此類種子即是後世獲得各種不同果報之原因。若就其招感異熟果(果報)之觀點而言,有支習氣又稱為異熟習氣。

 此外,諸善根積習之氣分,亦稱習氣。如舊華嚴經卷四十離世間品所載,第十地之菩薩有菩提心習氣(又稱本氣)、善根習氣(成行氣)、教化眾生習氣(下化)、見佛習氣(上見)、於清淨土受生習氣(受生)、菩薩行習氣(大行)、大願習氣(十願)、波羅蜜習氣(十度)、出生平等法習氣(理智)、種種分別境界習氣(量知)等,凡十種,皆由厭伏煩惱之故,於諸行積纍熏習氣分,方能究竟斷伏煩惱,稱為習氣。除上記之外,另有等流習氣與異熟習氣,或名言種子與業種子等之分別。〔大智度論卷二十七、瑜伽師地論卷五十二、成唯識論卷八、十地經論卷十一、俱舍論光記卷一、大乘義章卷五本、華嚴經疏卷五十三〕((參照:種子)5863)p4771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27] 【解脫道】梵語 vimukti-ma^rga。為四道之一。乃於無間道斷惑之後,生出一念之正智,以此正智證悟真理之位。此一正智,乃解脫迷惑之智,故稱解脫道。無間道則為煩惱正行斷滅之位,為解脫道之前位。解脫道、無間道,再加上加行道、勝進道,稱為四道。〔大毘婆沙論卷六十四、俱舍論卷二十三、卷二十五〕p5604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28] 【二禪】梵語 dviti^ya-dhya^na。乃色界四重禪定之第二重,攝內等淨、喜、樂、心一境性四支。心一境性為二禪之自性支;內等淨謂二禪離初禪之尋伺塵濁之法,其內之信相明淨,亦即無尋無伺,無覺無觀,於三受中感受喜樂之二受。所謂喜樂二支,乃依此定而勝生喜樂,故又稱為定生喜樂。〔俱舍論卷二十八、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九〕((參照:四禪)1843)p249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29] 【法空觀】二空觀之一。觀萬法為有條件、幻假之存在者,無有實體,稱為法空觀。法空觀乃大乘菩薩之觀見。((參照:空)3467)p3363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30] 【二障】又作二礙。<一>煩惱障與所知障。係瑜伽行派與法相宗對貪、瞋、癡等諸惑,就其能障礙成就佛果之作用所作之分類。(一)煩惱障,由我執(人我見)而生,以貪瞋癡等一切諸惑,發業潤生,煩擾有情之身心,使在三界五趣之生死中,而障涅槃之果,故稱煩惱障。(二)所知障,由法執(法我見)而生,以貪瞋癡等諸惑為愚癡迷闇,其用能障菩提妙智,使不能暸知諸法之事相及實性,故稱所知障,又作智障。離此二障,則稱二離。〔成唯識論卷九〕

 <二>煩惱障與解脫障。(一)煩惱障同上所述,乃障無漏慧之生起。(二)解脫障,又作不染無知定障、定障、俱解脫障。解脫者,滅盡定之異名,因障聖者入滅盡定之法,故稱解脫障,其體為不染污無知之一種。〔俱舍論卷二十五、俱舍論光記卷二十五、俱舍論頌疏卷十二〕

 <三>理障與事障。(一)理障,謂邪見等之理惑障正知見者,相當於所知障。(二)事障,謂貪等之事惑相續生死而障涅槃者,相當於煩惱障。〔圓覺經卷下〕

 <四>內障與外障。(一)內障,即三毒,為令眾生內心生起煩惱之障。(二)外障,即七難,為外界所加之障礙。〔阿娑縛抄卷一八七〕p241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31] 【所知障】梵語 jn~eya^varaN!a。指執著於所證之法而障蔽其真如根本智。又作智障、智礙。為二障之一,「煩惱障」之對稱。謂眾生由於根本無明惑,遂迷昧於所知之境界,覆蔽法性而成中道種智之障礙,故稱智礙。

 據大毘婆沙論卷一四一、大乘起信論、俱舍論光記卷一等載,不染污無知即所知障。成唯識論卷九、佛地經論卷七等皆謂,所知障是以執著遍計所執諸法之薩迦耶見為上首,謂所有見、疑、無明、愛、恚、慢等諸法,其所發業與所得之果,悉攝於此中,皆以法執及無明為根本,故此障但與不善、無記二心相應,凡煩惱障中必含攝此障。

 另據菩薩地持經卷九謂,染污所知障者有皮、膚、骨等三種,歡喜住能斷皮障,無開發無相住能斷膚障,如來住能斷骨障。若於一切障清淨,則斷此三住之智障。〔解深密經卷四、入楞伽經卷八化品,成唯識論卷十、大乘起信論義疏捲上之下、卷下之上、華嚴五教章卷三〕p3248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32] 【現行】梵語 abhisam!skara。指有為法顯現於眼前之意。又作現行法。說一切有部不立種子,認為諸法係從雜亂而住之未來領域,由因緣和合而起現行。唯識宗則主張於阿賴耶識具有生出一切法之能力,稱為種子;自此種子產生色心一切萬法(即現行法),稱為現行。其中,即以種子為因相,依因緣之故,現行為果相。如此,阿賴耶識之種子由因緣和合而生現行,即稱為種子生現行;再次由其現行法之影響,而薰習新種子(即新薰種子),稱為現行薰種子。在種子、現行法、新薰種子三者之間,產生「種子生現行」、「現行薰種子」之密切關係,互為因果,同時完成。亦即現行由種子而生,種子依現行薰成,能生之種子、所生能薰之現行、所薰之種子,形成三法展轉,互為因果,故稱為「三法展轉因果同時」。又於現行中,除佛果之一切善、前六識中業所招感之極劣無記、第八之心品外,其餘之現行,具有能薰四義之故,悉皆能薰本識(第八識)以生自類種子,此乃相對於「種子因緣」,而稱「現行因緣」。〔俱舍論卷十九、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五十三、成唯識論卷二、卷七、成唯識論述記卷三本〕((參照:阿賴耶識)3676、「種子」5863)p4725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33] 【種子】梵語 bi^ja,巴利語同。<一>如同穀類等之由其種子所生,色法(物質)與心法(精神)等一切現象亦有其產生之因種,稱為種子。穀類之種子稱為外種;對外之種子而言,唯識宗將種子攝於阿賴耶識中,稱為內種。內種子係指其生果功能而言(生果作用),乃為現行諸法(現在所顯現之諸現象)薰習於阿賴耶識中而形成一特殊之習性者,故又稱習氣或餘習。

 種子之說,原為一種譬喻,最早見於雜阿含經。部派佛教中之化地部亦謂,於「窮生死蘊」之識中,常藏有色法與心法之種子;對此,經量部認為色法與心法互為種子而具有薰他之性質,故主張「色心互薰」之說。於瑜伽師地論中,立阿賴耶識為「種子識」,並謂此識能生色、心、善、惡等一切諸法,而藏有一切種子。

 「種子」一詞,其後成為大乘唯識學重要術語之一。據成唯識論卷二之說,於阿賴耶識中,能同時生起七轉諸法現行之果,又具有令自類之種子前後相續不斷之功能;即能生一切有漏、無漏、有為等諸法之功能者,皆稱為種子。如同植物之種子,具有產生一切現象之可能性。種子藏於阿賴耶識中,前者(種子)為因、作用,後者(阿賴耶識)為果、本體。然種子自身並非一客體,而係一純粹之精神作用。

 自類別而言,種子可分兩種:(一)能產生諸現象(眾生之迷界)者,稱為有漏種子。(二)能生菩提之因者,稱為無漏種子。有漏種子復可分為二類:(1)能產生與種子同種類之現象者,稱為名言種子、等流種子、等流習氣。(2)可幫助名言種子,以善惡業而產生異熟作用者(即具有產生當來有漏果之功能),稱為業種子、異熟種子、有支習氣、異熟習氣。上述之中,名言種子係一切諸法之「親因緣」種子,乃以名言為緣所薰成之種子,又分成表義名言與顯境名言兩種。表義名言種子,指於名言(名、句、文等)中詮表諸法之義者;第六識即緣此名言,隨其語言音聲而變現一切諸法之相狀,由之所薰成之種子。顯境名言種子,指緣前七識之見分(認識諸法相狀之作用)為境,隨緣所薰成之種子。若就現行所受用之情形而言,名言種子又有共相與不共相二種名言種子。共相名言種子,如日月、星辰、山河、大地等,舉凡可供自他共同受用者,是為共相;能生起此類共相境界之種子,皆稱為共相名言種子。自相名言種子,例如各人之身體,僅能供一己受用;能變現此等自相之種子,稱為自相名言種子。又就作用而言,共相與不共相之名言種子均由共業與不共業之業種子為之資助,始能招感其相,即共業種子資助共相種子,始能招感共相;不共業種子資助不共相種子,始能招感不共相。準此可知,大乘唯識之宗義,乃謂無論依報、正報等一切萬法皆由種子所變現者。

 另據成唯識論卷二、梁譯攝大乘論釋卷二之說,種子具有六項條件,稱為種子六義,即:(一)剎那滅,由於無常而有生滅之變化。(二)果俱有,果者,識與根。識與根同時俱起,互不相離。(三)恆隨轉,識起時,種子亦隨而轉動,無有間隔。(四)性決定,諸識所緣之善、惡等性,必有因果,而無有間雜,譬如眼識緣惡境則成惡法而不能成善法。(五)待眾緣,識非為一因而生,必藉外緣方能產生現行。(六)引自果,色(物質)與心各自引生自果,色法由色法之種子所生,心法由心法之種子所生,並非交互而成者。

 至於種子生起之情形,依歷來各種主張,可歸納為三說:(一)本有說,護月之主張,稱為「本有家」。(二)新薰說,難陀、勝軍之主張,稱為「新薰家」。(三)新舊合生說,護法之主張,稱為「新舊合生家」。唯識宗係以第三說為正說,即認為種子有二類:(一)本有種子,即自無始以來,先天存在於阿賴耶識中之種子,又稱本性住種。(二)新薰種子,即由後天現行諸法所薰習成之種子,又稱習所成種。諸法之發生,除初入「見道」剎那之無漏智,僅從本有無漏種子生起外,其餘一切法無不由本有、新薰二類種子和合而生。蓋唯識宗對於由「種子」變現成「諸法」之關係,最重要者即為:由「三法」所構成的「二重」因果說。所謂三法,即指「能生之種子」(本有種子)、「所生之現行」、「所薰之新種」(新薰種子);所謂二重因果,即指「種子生現行」、「現行薰因種子」。此三法同時輾轉互成二重之果,即一種子既為同一剎那間之「現行之因」,亦為後一剎那之「種子之果」,故又可稱為「種子生種子」。當色、心之諸緣和合時,阿賴耶識所持之種子必令當前之外界產生某種現象,此即「生起現行」;於同一剎那,其現行之法必隨所應而薰種子,此即現行薰種子。就八識而論之,則第八識所持之種子為因,生起眼等之七轉識;同一剎那,七轉識之現行法亦為因,而生起第八識之種子,故有所謂「七轉、八識,互為因果」之說。

 此外,唯識宗之另一宗義「五姓各別」說,乃依據本有無漏種之種別及其有無等問題而建立者,即主張一切有情眾生自本有以來即具有聲聞種姓、獨覺種姓、如來種姓、不定種姓、無性有情等五種不同之類型,各有所別,而不可轉變改易;此一主張相對於一乘家「眾生悉有佛性」之說。〔解深密經卷二、俱舍論卷四、卷五、瑜伽師地論卷五、卷五十一、卷五十二、顯識論、顯揚聖教論卷十七、成唯識論述記卷七末、瑜伽論記卷十三上、卷十三下〕

 <二>密教中,表示佛、菩薩等諸尊所說真言之梵字。乃真言行者修字輪觀時所觀照者。又作種字、種子字。所以稱種子者,乃因其具有「自一字可生多字,多字復可賅攝於一字」之意。故知「種子」一詞,含有引生、攝持之義。例如合十字為一句,若以第一字為種子,則可依之引生下面九字所具有之觀智,同時此九字之意義亦可攝入第一字。密教即以此理表示若暸知一法,即暸知一切法;若暸知一法空,即暸知一切法空;若能於一字專注行觀,修諸行願,即能於一切行願皆得圓滿。

 一般而言,種子具有三義,即:(一)暸因義,譬如由煙而識火之體性;經由觀種子之字門,即可暸知佛智。(二)生因義,譬如由穀類等之種子可生出根莖花果等;由種子可生三昧耶形。(三)本有義,意謂字門即諸法之根源,具足本來之性德,而可作為軌範者。以具足上述三義,故密教諸尊多以之為表徵。

 諸尊之種子,就來源而言,有下列數種:(一)較常見者,多採取真言之第一字,例如胎藏界大日如來之種子為[fan(a)],月天之種子為[fan(ca)],水天之種子為[fan(va)]。(二)以真言之中字為種子者,如地藏之種子[fan(ha)]。(三)亦有採用真言之終字為種子者,如金剛界大日如來之種子[fan(vam!)],釋迦之種子[fan(bhah!)]。(四)取梵號以為種子者,如文殊之種子[fan(mam!)],藥師之種子[fan(hz-ban)]。(五)取自與本誓相應之用語,如聖觀音之種子[fan(sa)],係取自 samantamukha(普門)一語。(六)真言與梵號並取者,如阿彌陀佛之種子[fan(hri^h!)]。

 除一尊各別之種子外,另有共通於此類諸尊之種子,稱為通種子,例如金剛界五部,各以其主尊(大日、阿□、寶生、彌陀、不空成就)之種子為其各部之通種子。又種子並不限於諸尊所用,一切法門悉得建立種子,如五大各有其種子:地之種子為[fan(a)](阿字門),水為[fan(va)](縛字門),火為[fan(ra)](囉字門),風為[fan(ha)](訶字門),空為[fan(kha)](佉字門)。此外,書寫種子之曼荼羅,稱為種子曼荼羅;以種子觀行,則稱種子觀。歷來有將密教經軌中諸尊之種子輯錄成諸尊種子真言集、種子集等。〔仁王經道場念誦儀軌卷下、大日經疏卷一、卷六、卷十、卷十四〕p5863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34] 【麤重】p1472瑜伽二卷二頁云:又於諸自體中所有種子、若煩惱品所攝;名為粗重,亦名隨眠。若異熟品所攝、及餘無記品所攝;唯名粗重,不名隨眠。若信等善法品所攝種子,不名粗重,亦非隨眠。何以故?由此法生時,所依自體、唯有堪能;非不堪能。

二解  世親釋七卷十九頁云:謂煩惱障及所知障、無始時來,熏習種子,說名粗重。

三解  法蘊足論八卷十五頁云:云何粗重?謂身重性、心重性、身無堪任性、心無堪任性、身剛強性、心剛強性、身不調柔性、心不調柔性、總名粗重。

四解  成唯識論九卷十二頁云:二障種子,立粗重名。性無堪任,違細輕故。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5] 【修道】梵語 bha^vana^-ma^rga。數數修習道之意。又作有學道。三道之一。(一)於小乘中,修道乃於見道位時,起無漏智,初證四諦之真理,於此真理中更加修習,乃至斷除三界八十一品之修惑。道,即遊履、通入之義;既遊履於無漏智與四諦真理之中,並漸而通入涅槃,故稱為修道;相當於四向四果中之預流果、一來向、一來果、不還向、不還果、阿羅漢向等六者。

 (二)於大乘唯識之中,初地之住心以後,至第十地最後修金剛無間道,稱為修道。於其中間,廣為斷除見道之時所斷滅者以外之餘障,亦即斷除一切俱生的所知障之種子,為證得二轉依之妙果,而屢屢修習無分別智;相當於資糧位等五位中之第四位(修習位);亦相當於三僧祇之修行中,第二與第三僧祇之大半。又如十地之中,修行斷證之順序乃在於:先修十波羅蜜,次斷十重障,再證十真如;此亦為一般修道之次第。上記之外,凡於宗教生活中,循其教義教理而反覆實踐修行者,皆稱修道。〔大毘婆沙論卷五十一、俱舍論卷二十一、卷二十二、卷二十三、梁譯攝大乘論卷七、成唯識論述記卷十本、大乘義章卷六〕p4048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36] 【正觀】指真正之觀。有多種解釋,中阿含卷二十八優陀羅經謂,相對於外道之邪觀,以正慧暸知真如稱為正觀。善導於觀無量壽佛經疏卷三,解釋觀無量壽經之日想觀,以心境相應為正觀,不相應為邪觀。吉藏之三論玄義,以觀「八不中道」為正觀。中觀論疏卷二本,以遠離斷、常等八邪為正觀。摩訶止觀卷五上,謂相對於助方便而言,正修止觀稱為正觀。智顗之修習止觀坐禪法要,則稱不淨觀等為對治觀,而稱正觀實相為正觀。〔雜阿含經卷三、正法念處經卷二、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達磨多羅禪經捲上、大智度論卷三十七、十二門論疏捲上本、四明十義書卷上〕p2008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37] 佛性論(四卷) 天親菩薩造 陳優禪尼國沙門真諦譯  第一緣起分,如來為除五種過失,生五功德,故說一切眾生悉有佛性。第二破執分(破小乘品第一。破外道品第二。破大乘見品第三)。第三顯體分(三因如品第一。三性品第二。如來藏品第三)。第四辯相分(自體相品第一。明因品第二。顯果品第三。事能品第四。總攝品第五。分別品第六。階位品第七。遍滿品第八。無變異品第九。無差別品第十)。 FROM:【閱藏知津(蕅益大師著)】

[38] 勘 《佛性論》卷3:「二無分別後智,能令未來虛妄永不得起、圓滿法身,即無生智。拔者清淨,滅現在惑,除者圓滿,斷未來惑故名拔除。」(CBETA 2020.Q1, T31, no. 1610, p. 803a19-22)

[39] 【七作意】p0054 瑜伽三十三卷二頁云:為離欲界欲勤修觀行諸瑜伽師,由七作意,方能獲得離欲界欲。何等名為七種作意?謂了相作意、勝解作意、遠離作意、攝樂作意、觀察作意、加行究竟作意、加行究竟果作意。如彼卷二頁至八頁廣釋。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0] 【了相作意】p0149 瑜伽三十三卷二頁云:云何名為了相作意?謂若作意,能正覺了欲界粗相,初靜慮靜相。如彼卷二頁至八頁廣釋。

二解  此出世間道了相作意也。瑜伽三十四卷一頁云:修瑜伽師,於四聖諦略摽廣辯增上教法,聽聞受持;或於作意,已善修習;或得根本靜慮無色,由四種行,了苦諦相。謂無常行、苦行、空行、無我行。由四種行,了集諦相。謂因行、集行、起行、緣行。由四種行,了滅諦相。謂滅行、靜行、妙行、離行。由四種行,了道諦相。謂道行、如行、行行、出行。如是名為了相作意。如彼卷一頁至二十六頁廣釋。

三解  顯揚七卷九頁云:了相作意者:由作意故,了達欲界粗相,及初靜慮靜相。云何了達欲界粗相?謂六種尋思諸欲過失。一、義。二、事。三、相。四、品類。五、時。六、道理。尋思義者:謂尋思諸欲,多諸過患,多諸累惱,多諸疫癘,多諸災橫。如是諸欲,多諸過患,乃至多諸災橫,是為粗義。尋思事者:謂或於內諸欲,起於貪慾;或於外諸欲,起於貪慾。尋思相者:謂尋思自相、及共相。尋思自相者:謂此是煩惱欲,此是事欲。如是諸欲,或隨順樂,或隨順苦,或復隨順不苦不樂。隨順樂者:是貪慾依處,及想心顛倒依處。隨順苦者:是瞋恚依處,及忿恨依處。隨順不苦不樂者:是覆惱誑諂無慚無愧依處,及見倒依處。如是諸欲,或暴惡受之所隨行,或不暴惡受之所隨行。如是名為尋思諸欲自相。尋思共相者:謂尋思諸欲,生苦,乃至求不得苦,平等平等,隨逐隨縛。受用欲者,雖復諸欲廣備;亦應解了是生苦等法。此廣備欲,須臾變壞。如是名為尋思諸欲共相。尋思品類者:謂尋思諸欲,墮黑品類。如連鎖枯骨,如穢段肉,如草炬火,如一分炭火,如蟒毒蛇,如夢所見,猶如假借莊嚴之具,如樹抄果。又復尋思一切有情,受追求所作苦,受親愛離壞所作苦,受無厭足所作苦,受不自在所作苦,受惡行所作苦。又薄伽梵言:我說習近諸欲,有五過患。一、諸欲少味。二、習近欲者,多諸苦惱,多諸過患。三、習近欲者,無厭無足,無休無息。四、習近欲者,諸結增長。五、習近欲者,無惡不造。又復聰慧正至善人,以無量門,訶責諸欲。謂此諸欲,增染無厭,眾所共有,非法顛倒諸惡行因,增長欲愛,智者捨遠,速疾散壞,依於諸緣,放逸之地。其性無常,為空為虛,誑失之法。如幻如化,誘誑愚夫。若現法欲,若後法欲,若天上欲,若人間欲,一切皆是魔之所行,魔所住處。又依彼欲,能令心生無量種種惡不善法。謂貪瞋恨等諸障礙法,諸聖弟子學學處時,能為障礙。由如是等差別過失,多分尋思諸欲墮黑品類。如是名為尋思品類。尋思時者:謂於去來今世,常恆相續。尋思諸欲,多諸累惱,多諸災橫,多諸過患。如是名為尋思於時。尋思道理者:謂此諸欲,由大資具,由大追求,由大勞倦,復由種種雜功業處,方得圓備成立增長。雖復如是外資生物增長成滿;然其法爾速疾散滅。又復父母妻子奴婢諸作業者朋友官僚兄弟親族等,雖暫集會;不久散壞。又復內身粗色,四大所生,糜飯所長,常棄穢惡。澡浴按摩等,雖復暫治所生苦惱;終是離散壞滅之法。為治飢渴苦故;受諸飯食。為治寒熱苦惱,及為覆障可羞慚處;受畜衣服。為治惛睡逼苦,及為對治行住疲苦;受諸臥具。為治諸疾病苦;受諸醫藥。如是諸欲,皆為治苦,不應貪著。唯除應如重病所執治病之藥。或依聖教,尋思如是如是諸欲粗相。或復內自智見發起。或復尋思隨順道理。或復尋思諸欲自性,無始時來,法爾成就不思議法;不應思議,不應分別。如是名為尋思道理。如是六種了知諸欲粗相已;又復了知初靜慮靜相。謂於初靜慮中,無如欲界極粗重相。由離如是欲粗相故;名初靜慮靜相。如是名為了知初靜慮靜相。由定地作意故;了知欲界粗相,及初靜慮靜相。是名了相作意。此中猶有聞思間雜,應知。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1] 【勝解】梵語 adhimoks!a,巴利語 adhimutti。又作信解。心所之名。為俱舍七十五法中十大地法之一,唯識百法中五別境之一。殊勝之暸解之義。即於所緣之境起印可之精神作用(即作出確定之判斷)。然有關勝解一語,各家之解釋互異,說一切有部與俱舍宗謂勝解為十大地法之一,能與一切心所相應,即於一切心品遍起。俱舍論卷四(大二九·一九上):「勝解,謂能於境印可。」即不論是與非、邪與正,皆能審決,為此心所之作用。如心對境時,其為花、為月,心即印可其為花、月,故一切心品必定有此心所。然唯識宗則以其為五別境之一,不能遍於一切心所。成唯識論卷五(大三一·二八中):「云何勝解?於決定境印持為性,不可引轉為業,謂邪正等教理證力於所取境審決印持,由此異緣,不能引轉,故猶豫境勝解全無,非審決心亦無勝解,由斯勝解非遍行攝。有說心等取自境時無拘礙,故皆有勝解,彼說非理。」此謂勝解於決定之境審決時,始能稱其為勝解。若於猶豫之境,心存疑問,無法審決,則無勝解,故非遍行。

 又上座部主張勝解即「決定」,而與「智相」無別。說一切有部則以「印可」為勝解之別作用,謂「印可」乃經由勝解以衍生之另一作用,故異於勝解或智相等;而「智相」之外別有其體。大毘婆沙論卷一○一謂擇滅乃無為解脫之自性,勝解為有為解脫之自性。〔品類足論卷一、大毘婆沙論卷十六、卷二十八〕p4867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42] 【遠離】p1256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二十頁云:復言:世尊!云何遠離?世尊告曰:諸上分結、已永斷故。

二解 瑜伽十三卷十八頁云:云何遠離?謂五種遠離。一、惡行遠離,二、欲遠離,三、資具遠離,四、憒鬧遠離,五、煩惱遠離。

三解 瑜伽三十卷六頁云:云何遠離?謂處所圓滿,威儀圓滿,遠離圓滿。是名遠離。如彼卷六頁至八頁廣釋。

四解 瑜伽八十三卷十一頁云:遠離者:謂從他邊受遠離故。

五解 瑜伽八十三卷十三頁云:言遠離者:謂諸染污無記作意、不現行故。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3] 即 【攝樂作意】p1458瑜伽三十三卷六頁云:由能最初斷於欲界先所應斷諸煩惱故,及能除遣彼煩惱品粗重性故;從是已後,愛樂於斷;愛樂遠離。於諸斷中,見勝功德。觸證少分遠離喜樂。於時時間,欣樂作意,而深慶悅。於時時間,厭離作意,而深厭患。為欲除遣惛沈睡眠掉舉等故。如是名為攝樂作意。

二解  此出世間道所攝七作意中之攝樂作意也。瑜伽三十四卷二十四頁云:如是於修勤修習者、於時時間、應正觀察所有煩惱已斷未斷。於時時間,於可厭法,深心厭離。於時時間,於可欣法,深心欣慕。如是名為攝樂作意。彼即於此攝樂作意,親近、修習、多修習故,有能無餘永斷修道所斷煩惱,最後學位,喻如金剛三摩地生。由此生故;便能永斷修道所斷一切煩惱。

三解  顯揚七卷十二頁云:攝樂作意者:謂已斷欲界初分煩惱,及已遠離彼品粗重。於後勝品斷、及遠離,起於喜樂。又於斷處,見勝功德。證於少分遠離喜樂,於時時中,以淨勝作意而自慶悅。為欲斷除惛沈睡眠掉舉纏故。是名攝樂作意。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4] 即 【觀察作意】p1469  瑜伽三十三卷六頁雲;彼由如是樂斷樂修正修加行善品任持,欲界所繫諸煩惱纏、若行若住、不復現行。便作是念:我今為有於諸欲中貪慾煩惱、不覺知耶?為無有耶?為審觀察如是事故;隨於一種可愛淨相,作意思惟。猶未永斷諸隨眠故;思惟如是淨妙相時,便復發起隨習近心、趣習近心、臨習近心。不能住捨,不能厭毀、制伏、違逆。彼作是念:我於諸欲,猶未解脫。其心猶未正能解脫。我心仍為諸行制伏,如水被持;未為法性之所制伏。我今復應為欲永斷餘隨眠故;心勤安住樂斷樂修。如是名為觀察作意。

二解  此出世間道所攝七作意中之觀察作意也。瑜伽三十四卷二十一頁云:復從此後,為欲進斷修所斷惑;如所得道,更數修習。永斷欲界上品中品諸煩惱已;得一來果。如預流果所有諸相,今於此中,當知亦爾。然少差別。謂若行境界,於能隨順上品猛利煩惱纏處,由失念故,暫起微劣諸煩惱纏,尋能作意,速疾除遣。唯一度來生此世間,便能究竟作苦邊際。得不還果及不還相,如前已說。當知此中由觀察作意,於一切修道,數數觀察已斷未斷;如所得道,而正修習。

三解  瑜伽九十二卷四頁雲;復次有諸苾芻、為離欲貪,勤修方便。由正修習加行道故;伏諸煩惱。作是思惟:我於諸欲,為有欲貪而不覺了?為無有耶?乃以淨相、作意思惟;於斷未斷,方得決定。觀察作意為依止故;尋求貪慾生起處所,如實了知憶念分別;是諸煩惱勝安足處。由彼煩惱、未永斷故;若為煩惱漂漾心時,了知能趣下劣分故;便即制伏。若不制伏;於先所得少三摩地,尚還退失;況能進趣勝品功德。由整攝故;能不退失。亦能進趣勝品功德。若不觀察、復還發起增上慢故;亦有退失。由觀察故;能證決定。若心漂漾;能正了知,還復整攝。是故不退。如修方便為離欲貪;於餘上位,隨其所應,當知亦爾。若猛利見、審觀察時,而不生起;彼便獲得決定勝解。我於諸處,已能勝伏。謂此所緣,應生煩惱;我於是處,已勝伏故;令不生起。超過學地;猶如大王、能隨己心,自在而轉;降伏一切魔羅聚落;證得究竟盡無生智、梵行圓滿。

四解  顯揚七卷十二頁云:觀察作意者:謂如是正修樂斷樂修已;善品方便之所扶持,令欲界繫諸煩惱纏、若行若住、不復現行。如是行者、復自思惟:我此身中,為有貪慾?為無貪慾。而於諸欲境不執受耶?為自觀察故;隨於一境,思惟勝妙清淨之相。而彼行者、由未盡斷諸隨眠故;思惟如是淨妙相時,隨順染習,趣向染習,臨至染習;不住於捨,亦不厭毀遮止違逆。行者爾時、如是自知,我於諸欲,未正遠離;心未解脫。故諸欲行、繫攝我心,猶如持水、法爾攝伏。我今定當倍修治道,令餘隨眠,無餘斷故;倍復欣樂勝斷勝修。是名觀察作意。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5] 即 【加行究竟作意】p0526 瑜伽三十三卷六頁云:從此倍更樂斷樂修,修奢摩他、毘缽舍那。鄭重觀察,修習對治。時時觀察先所已斷。由是因緣,從欲界繫一切煩惱,心得離繫。此由暫時伏斷方便,非是畢竟永害種子。當於爾時,初靜慮地前加行道,已得究竟。一切煩惱對治作意,已得生起。是名加行究竟作意。

二解  此出世間道所攝七作意中之加行究竟作意也。瑜伽三十四卷二十六頁云:當知此中金剛喻定所攝作意,名加行究竟作意。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6] 即 【加行究竟果作意】p0526 瑜伽三十三卷七頁云:從此無間,由是因緣,證入根本初靜慮定。即此根本初靜慮定俱行作意,名加行究竟果作意。

二解  此出世間道所攝七作意中之最後作意也。瑜伽三十四卷二十六頁云:最上阿羅漢果所攝作意,名加行究竟果作意。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7] 【七覺支】梵語 saptabodhyan%ga^ni。又稱七等覺支、七遍覺支、七菩提分、七菩提分寶、七覺分、七覺意、七覺誌、七覺支法、七覺意法,略稱七覺。乃三十七道品中第六品之行法。覺,意謂菩提智慧;以七種法能助菩提智慧開展,故稱覺支。七者即:(一)念覺支,心中明白,常念於禪定與智慧。(二)擇法覺支,依智慧能選擇真法,捨棄虛偽法。(三)精進覺支,精勵於正法而不懈。(四)喜覺支,得正法而喜悅。(五)輕安覺支,又作猗覺支,指身心輕快安穩。(六)定覺支,入禪定而心不散亂。(七)捨覺支,心無偏頗,不執著而保持平衡。〔雜阿含經卷二十六、大毘婆沙論卷九十六、大乘義章卷十六末〕p125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48] 即 【八正道】梵語 a^rya^s!t!a^n%gika-ma^rga。八種求趣涅槃之正道。又作八聖道、八支正道、八聖道分、八道行、八直行、八正、八道、八支、八法、八路。乃三十七道品中,最能代表佛教之實踐法門,即八種通向涅槃解脫之正確方法或途徑。釋尊轉法輪時,所說離樂欲及苦行之二邊,趨向中道者,即指此八正道。八者即:(一)正見,又作諦見。即見苦是苦,集是集,滅是滅,道是道,有善惡業,有善惡業報,有此世彼世,有父母,世有真人往至善處,去善向善,於此世彼世自覺自證成就。(二)正思惟,又作正誌、正分別、正覺或諦念。即謂無慾覺、恚覺及害覺。(三)正語,又作正言、諦語。即離妄言、兩舌、惡口、綺語等。(四)正業,又作正行、諦行。即離殺生、不與取等。(五)正命,又作諦受。即捨咒術等邪命,如法求衣服、飲食、床榻、湯藥等諸生活之具。(六)正精進,又作正方便、正治、諦法、諦治。發願已生之惡法令斷,未生之惡法令不起,未生之善法令生,已生之善法令增長滿具。即謂能求方便精勤。(七)正念,又作諦意。即以自共相觀身、受、心、法等四者。(八)正定,又作諦定。即離欲惡不善之法,成就初禪乃至四禪。

 八聖道乃眾生從迷界之此岸渡到悟界之彼岸所持之力,故以船、筏為譬,有八道船、八筏之稱;又如車輪之輻、轂、輞相互助車轉動,故亦譬稱八輪。又此為聖者遊行之所,故又作八遊行、八由行。反之,邪見、邪思、邪語、邪業、邪命、邪精進、邪念、邪定,稱為八邪、八邪行。〔中阿含卷七分別聖諦經、四諦論卷四、大毘婆沙論卷九十六〕p280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49] 即 【三三昧】梵語 trayah! sama^dhayah!,巴利語 tayo sama^dhi^。又稱三三摩地、三等持、三定。指三種三昧。三昧,禪定之異稱。依大乘義章卷十三載,心體寂靜,離於邪亂,稱為三昧。此三昧分有漏、無漏二種,有漏定為三三昧,無漏定為三解脫門。三三昧之分類有下列四種:

 <一>據增一阿含經卷十六等之說,即:(一)空三昧(梵 s/u^nyata^-sama^dhi),即觀一切諸法皆悉空虛,為與苦諦之空、無我二行相相應之三昧,觀諸法為因緣所生,我、我所二者皆空。(二)無相三昧(梵 animitta-sama^dhi),即一切諸法皆無想念,亦不可見,為與滅諦之滅、靜、妙、離四行相相應之三昧。涅槃離色聲香味觸五法、男女二相,及三有為相之十相,故稱無相。(三)無願三昧(梵 apraN!ihita-sama^dhi),又作無作三昧、無起三昧。對一切諸法無所願求,為與苦諦之苦、無常二行相,集諦之因、集、生、緣四行相相應之三昧。非常、苦、因等可厭患,故道如船筏,必應捨之;能緣彼定故,得無願之名。〔北本大般涅槃經卷二十五、大毘婆沙論卷一○四、俱舍論卷二十八、成唯識論卷八、俱舍論光記卷二十八〕

 <二>俱舍論卷二十八所論之三三摩地。即:(一)有尋有伺三摩地(又作有覺有觀三昧),係與尋伺相應之等持,為初靜慮與未至定所攝。(二)無尋唯伺三摩地(又作無覺有觀三昧),係唯與伺相應之等持,為靜慮中間地所攝。(三)無尋無伺三摩地(又作無覺無觀三昧),係不與尋伺相應之等持,由第二靜慮之近分,乃至非想非非想所攝。以上,心之粗者稱為尋,細者則為伺。〔大智度論卷二十三、瑜伽師地論卷十二、順正理論卷七十九〕

 <三>成實論卷十二所說之三三昧。即:(一)一分修三昧,修定不修慧,或修慧不修定。(二)共分修三昧,修定亦修慧,為世間三昧,在煖等法之中。(三)聖正三昧,入於法位而能證滅諦之三昧,稱為聖正三昧。行者以定修心,因慧能遮煩惱;以慧修心,因定能遮煩惱。以定慧修心,因性得解脫性;又以定慧一時具足,故稱聖正。

 <四>法華經玄義卷四所言之三三昧為:(一)真諦三昧,破見思垢。(二)俗諦三昧,破惡業垢、塵沙垢。(三)中道三三昧,破無明垢。〔佛地經論卷一、雜阿毘曇心論卷七、注維摩經卷四、法華玄義釋籤卷五上、摩訶止觀卷七之上〕((參照:三昧)580)p521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50] 即 【六行觀】以有漏智次第斷除修惑之際所修厭下欣上之觀法。三界分為九地,比較上地與下地,下地為粗、苦、障,故觀而厭之;上地為靜、妙、離,故觀而欣之。依此欣上厭下之力,可次第斷除下地之惑,故又稱欣厭觀。

 有部主張,行者入見道之前,可以六行觀斷除修惑之一分,而入於見道。據俱舍論卷二十四載,於無間道時,緣自地(自己現在之境位)與次下地之諸有漏法,觀粗、苦、障等三行相之一;於解脫道中,緣次上地之諸有漏法,觀靜、妙、離等三行相之一,如是則可斷除次下地之惑。合其上下,共須觀六行相,故稱六行觀。

 另據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五所載,厭下地之苦、粗、障,欣上地之勝、妙、出,依此六法修行,是為六行觀,其一一之觀法為:(一)厭粗觀,思惟欲界五塵能起眾惡,是為因粗。而此身為屎、尿等三十六種臭穢之物所成就,是為果粗。粗因粗果,皆須厭惡。(二)厭苦觀,思惟身中所起心數緣於貪慾,不能出離,是為因苦。而欲界報身常受飢渴寒熱、病痛刀杖等種種所偪,是為果苦。苦因苦果,皆須厭惡。(三)厭障觀,思惟煩惱障覆真性,是為因障。而此身質礙,不得自在,是為果障。因障果障,皆須厭惡。(四)欣勝觀,厭惡欲界下劣貪慾之苦,欣喜初禪上勝禪定之樂。(五)欣妙觀,厭惡欲界貪慾五塵之樂,心亂馳動,欣喜初禪禪定之樂,心定不動,是為因妙。厭惡欲界臭穢之身,欣喜受得初禪之身,如鏡中像,雖有形色,無有質礙,是為果妙。因妙果妙,皆可欣喜。(六)欣出觀,厭惡欲界煩惱蓋障,欣喜初禪心得出離,是為因出。厭惡欲界之身質礙不得自在,欣喜初禪獲得五通之身自在無礙,是為果出。因出果出,皆可欣喜。

 依此上下對朢之欣厭力,能斷下八地之惑,不能斷第九地(有頂地)之惑。斷有頂地之惑,必依觀四諦之無漏智,因無漏智勢力強,能對治自地之惑及上地之惑。此六法入觀之順序,係隨斷惑者之意而定,不必依無間道之厭粗觀與解脫道之欣靜觀對應之順序。唯識宗認為,六行觀能伏住煩惱,不令起現行,然無法斷除煩惱之種子。〔俱舍論卷二十三、卷二十四、卷二十八、大毘婆沙論卷六十四、卷一六五、天台四教儀集註卷中本之四〕p1263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51] 如 四諦十六行相 瑜伽三十四卷一頁云:由四種行,了苦諦相。謂無常行,苦行,空行,無我行。由四種行,了集諦相。謂因行,集行,起行。緣行。由四種行,了滅諦相。謂滅行,靜行,妙行,離行。由四種行,了道諦相。謂道行,如行,行行,出行。如是名為了相作意。如彼卷一頁至十六頁廣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2] 【空行】p0786  瑜伽三十四卷十四頁云:復作是念:我於今者,唯有諸根,唯有境界,唯有從彼所生諸受,唯有其心,唯有假名我我所法,唯有其見,唯有假立,此中可得。除此更無若過若增。如是唯有諸蘊可得。於諸蘊中,無有常恆堅住主宰,或說為我,或說有情。或復於此說為生者老者病者,及以死者,或復說彼能造諸業,能受種種果及異熟。由是諸行,皆悉是空,無有我故。如是名為由無所得行,趣入空行。

  二解 顯揚二卷十七頁云:空行者:謂於諸行,我不可得,及諸相中,世俗分別法不可得。又云:緣智空道,作道如行出行,此亦是空行。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3] 即 四加行位 p0441顯揚十六卷二十二頁云:論曰:從十六行智後,能復轉修習,先緣自心總厭心智生。此說名煖。從此已上,諦簡擇智生。此說名頂。從此已上,決定覺智生。此說名忍。復從此已上,究竟覺智生。此說名為世第一法。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4] 正智 p0500瑜伽七十二卷五頁云:何等為正智?謂略有二種。一、唯出世間正智。、二世間出世間正智。何等名為唯出世間正智?謂由此故;聲聞、獨覺、諸菩薩等,通達真如。又由此故;彼諸菩薩、於五明處,善修方便。多住如是一切遍行真如智故;速證圓滿所知障淨。何等名為世間出世間正智?謂聲聞、獨覺、以初正智、通達真如已;由此後所得世間出世間正智,於諸安立諦中,令心厭怖三界過患;愛味三界寂靜。又由多分安住此故;速證圓滿煩惱障淨。又卽此智未曾得義,名出世間。緣言說相為境界義,亦名世間。是故說為世間出世間。世尊依此,密意說如是言:我說有世間智,有出世間智,有世間出世間智。若分別所攝智,唯名為世間。初正智所攝智,唯名出世間。第二正智所攝智,通名世間出世間。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5]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述記》卷第二十三:「問:此中斷惑,如六十九;十智中,如五十五鈔會。用空、無我即通四諦,空行應攝十六行,以遍諦故,正智具不具?

        法師云:正智唯有空行觀,無餘二行觀。大師若以正智義說,亦具三解脫門,別作非正智故。《大論》解外五法中,若以解脫門言之,則出世正智所攝。又釋:此文或約緣諦別觀故,亦是出世正智。問思之。

        依《大論》二十八云:「有有二種,謂有為、無為。於有為中,見過患故,無所祈願,依此建立無願解脫門,於無為中建立無相門。」若約此文,苦、集、道合十二行,皆無願。會正法,約總語。又說不說空,以空惑故,大疑問。

        《顯揚》第二卷論云:「空行,攝苦下二,即二我不可得;無相,擇滅可得;無願,謂苦二及因、集、生、緣。」又云:「空道作道下四,此亦是空行;無願作道四行,亦無願行;無相作道四行,亦無相行。若無差別,總名空、無相、無願者,此通聞、思、修所生之慧,世及出世。若名空、無願、無相三摩地者,唯是修所生慧,通世、出世。若名空、無相、無願解脫門,此唯出世,應知。」

        且以義思,道下四言通三門者,此非空行緣無我等道,此謂緣空行等之道,以重空解脫門故。《顯揚》中,空行攝二無我,即遍四諦空。若十六行還攝二行,二行下文不論,明知不在空行中收。無相收滅四及二無我性,此謂緣諦下真如是,非十六行。若十六行,唯緣滅四。無願緣有為,不斷惑,不遍緣四諦,唯有六行。道下四行緣道者,不出三空之心,是故道下四,三門皆收,隨彼行相收故。不緣三空之道者,此中不論,此中即重三門也。以此義,道下行無相、無願等不收者,此論三門合云。細尋思,即知無疑。」

[56] 勘 《成唯識論》卷第八:「三解脫門所行境界,與此三性相攝云何?理實皆通,隨相各一。空、無願、相,如次應知。緣此復生三無生忍:一、本性無生忍;二、自然無生忍;三、惑苦無生忍。如次此三是彼境故。

        此三云何攝彼二諦?應知世俗具此三種,勝義唯是圓成實性。世俗有三:一、假世俗;二、行世俗;三、顯了世俗。如次應知,即此三性。勝義有三:一、義勝義,謂真如,勝之義故;二、得勝義,謂涅槃,勝即義故;三、行勝義,謂聖道,勝為義故。無變無倒,隨其所應,故皆攝在圓成實性。

        如是三性,何智所行?遍計所執都非智所行,以無自體,非所緣緣故。愚夫執有,聖者達無,亦得說為凡聖智境。依他起性,二智所行。圓成實性唯聖智境。」

[57] 根本智與後得智。唯識家所用之名相。(一)根本智,又作根本無分別智、無分別智、正體無分別智、正體智,乃直證二空所顯真如之理,斷惑障之智。亦即照了無差別之智。後得智,又稱後得差別智,乃轉有為之事境,了知依他起性之如幻,而不生我法之迷惑。亦即照了差別之智。〔攝大乘論本卷下、成唯識論卷九〕p21---佛光大辭典

[58] 後得智 依根本智而契悟真理,悟後所得的濟度眾生的智慧,稱後得智。根本智是離分別之念的智慧,由證得根本智後,再起分別一切差別之相的智慧,稱為分別智,又稱後得智。見道位的菩薩,就是以此根本、後得二智,緣真俗二境。《攝大乘論釋》曰:「如來本識永離一切解脫障及智障,此識或名無分別智,或名無分別後智。若於眾生起利益事一分名俗智,若緣一切無性起一分名真如智,此二合名應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59] 【斷伏】謂製伏並斷除煩惱。斷,指滅除煩惱之種子;伏,指製伏煩惱之現行。又就「斷除煩惱」與「製伏煩惱」之先後次第而言,通常係先製伏煩惱而後斷除之。p6559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60] 解脫道 p1235瑜伽一百卷二十一頁云:解脫道者:謂斷無間,心得解脫。

二解 雜集論九卷十二頁云:解脫道者:謂由此道、證得煩惱所得解脫。所以者何?由此道能證煩惱永斷所得轉依故。

三解 俱舍論二十五卷十一頁云:解脫道者:謂已解脫所應斷障、最初所生。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1] 「言最勝威德者,《大論》等皆云,最勝是八地以去無生法忍菩薩。若依此解,第二僧祇菩薩不生無色,彼無教也。初地以去菩薩同證真理,生佛淨土,居最勝威德,以具五分法身,超初劫故。《大論》七十八初地以上,地地皆有威德,此解八清淨中文。今義準初劫菩薩修菩提行,亦能利他,恆須聽法,居煖等位,是色界繫,亦不生無色。此論得自在解,如初劫菩薩修得無色定,為未自在,亦可生無色。初地以去,位得自在,故言不生。若據願意,知彼無利他故,亦不生彼。據勝位語,故不生彼。」---《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述記》卷第二十七

[62] 即 【八十八使】﹝出天台四教儀集註﹞使,即驅役之義。謂此見惑,能驅役一切眾生流轉三界生死故也。言見惑者,以意根對法塵起諸分別也。凡有十種:一、身見,謂於色受想行識五陰之中,妄計為身也。二、邊見,謂於身見計斷計常,隨執一邊也。三、見取,謂於非真勝法中,謬見涅槃,生心而取也。四、戒取,謂於非戒中,謬以為戒,取以進行也。五、邪見,謂無明不了,邪心取理也。六、貪,謂於諸欲境,引取無厭也。七、瞋,謂於逆情之境,而起忿怒也。八、癡,謂於事理之中,迷惑不了也。九、慢,謂自恃才德富貴,輕蔑於他也。十、疑,謂迷心垂理,猶豫不決也。此之十使,歷三界四諦下增減不同,共成八十八使。蓋欲界苦諦下十使具足;集、滅二諦下,各有七使;除身見、邊見、戒取三使;道諦下有八使,除身見、邊見二使。則四諦合為三十二使也。色界、無色界四諦下,皆如欲界,只於每諦下,又除瞋使,故一界有二十八使,二界合為五十六使。并前欲界三十二使,總成八十八也。(集、滅二諦各除身見、邊見、戒取者,謂此三使,皆依苦諦而起;而此二諦,則無也。道諦除身見、邊見者,謂此二使亦苦諦所起,而此則無也。然不除戒取者,謂外道執取邪戒,妄為正道,故於此不除也。上二界除瞋使者,以上二界無瞋故也。)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集註)】

[63] 苦法忍 苦,即欲界生死之苦。法,即真如之理。忍,即忍可,亦印證之義也。謂於四善根位中,因觀欲界生死之苦,至世第一後心,真如理顯,生無漏法忍,是名苦法忍。(四善根者,即四加行,暖位、頂位、忍位、世第一位也。無漏者,謂不漏落三界生死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64] 苦類智 p0842雜集論九卷二頁云:苦類智者:謂此無間,無漏智生;審定印可苦類智忍。所以者何?由苦類智忍無間,無漏智生;於苦類智忍,內證印可;故名苦類智。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5] 另 古基法師云:《無相論》中,分段死名果報身,變易死名變化身。---《能顯中邊慧日論》第四

[66] 【煩惱障】梵語 kles/a^varaN!a。又作惑障。指妨礙至菩提之道(即聖道),而使無法證得涅槃之煩惱而言。

 (一)俱舍論卷十七、卷二十五謂,常起(指數行而言)而妨礙無漏慧之產生,並使不得慧解脫之煩惱,稱為煩惱障。至於離煩惱障,得慧解脫時,既得滅盡定,然無法得俱解脫之障礙,則稱解脫障(定障)。前者係以染污無知為體,後者則以不染污無知為體。

 (二)與所知障並稱為二障。成唯識論卷九謂,擾亂眾生身心,妨礙至涅槃之一切煩惱,稱為煩惱障。至於雖不令起業而不生於三界(迷界),然能覆蓋所知之境界而妨礙正智產生之一切煩惱,則稱所知障(智障)。此二障均屬薩迦耶見,而依據百二十八之根本煩惱為體。其中,由於執著有「真實之人」、「真實之眾生」,遂執著於「我的存在」(我執),此即為煩惱障;至於執著有「實體萬法」之法執,即為所知障;以上即是同一煩惱之二面觀。故煩惱障以我執為根本,所知障以法執為根本。若由作用之特徵而言,煩惱障乃障礙涅槃,而所知障乃障礙菩提者;此即言,煩惱障為障礙涅槃之正障,而所知障為給與正障力量之兼障,故僅有所知障並無障礙涅槃之能力。

 以煩惱障為助緣,可受分段生死;以所知障為助緣,可受變易生死。故二乘以斷煩惱障之果位為理想,但菩薩則以俱斷二障,得佛果為理想。對菩薩而言,所知障不會引起三界之果報,但能助無漏業受變易生死。至於菩薩伏、斷二障之階段,則如左表所示。 [PIC:P5518.GIF]

 (三)大乘義章卷五認為,五住地中,前四地之惑屬煩惱障;最後之無明住地惑則屬智障。

 (四)據世親之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捲上載,見思之惑為煩惱障,而執著於斷除煩惱障所得之無諍三昧,稱為三昧障。

 (五)與業障、報障並稱為三障。貪、瞋、癡等煩惱,數數現起而障礙聖道,故稱煩惱障。〔發智論卷十一、大毘婆沙論卷四十七、卷一一五、卷一四一、順正理論卷四十三〕((參照:煩惱)5515)p5517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67] 【所知障】梵語 jn~eya^varaN!a。指執著於所證之法而障蔽其真如根本智。又作智障、智礙。為二障之一,「煩惱障」之對稱。謂眾生由於根本無明惑,遂迷昧於所知之境界,覆蔽法性而成中道種智之障礙,故稱智礙。

 據大毘婆沙論卷一四一、大乘起信論、俱舍論光記卷一等載,不染污無知即所知障。成唯識論卷九、佛地經論卷七等皆謂,所知障是以執著遍計所執諸法之薩迦耶見為上首,謂所有見、疑、無明、愛、恚、慢等諸法,其所發業與所得之果,悉攝於此中,皆以法執及無明為根本,故此障但與不善、無記二心相應,凡煩惱障中必含攝此障。

 另據菩薩地持經卷九謂,染污所知障者有皮、膚、骨等三種,歡喜住能斷皮障,無開發無相住能斷膚障,如來住能斷骨障。若於一切障清淨,則斷此三住之智障。〔解深密經卷四、入楞伽經卷八化品,成唯識論卷十、大乘起信論義疏捲上之下、卷下之上、華嚴五教章卷三〕p3248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68] 三界九地 三界,指眾生賴以生存的欲界、色界、無色界。此乃迷妄有情在生死流轉中依其境界所分的三階級;係迷於生死輪迴等生存界(即有)的分類,故稱作三有生死,或單稱三有。此三界或三有,為:一、欲界,即具有婬欲、情欲、色欲、食欲等有情所居之世界。上自第六他化自在天,中包括人界之四大洲,下至無間地獄等二十處;因男女參居,多諸染欲,故稱欲界。二、色界、色為變礙之義或示現之義,乃遠離欲界婬、食二欲而仍具有清淨色質等有情所居之世界。此界在欲界之上,無有欲染,亦無女形,其眾生皆由化生;其宮殿高大,係由色之化生,一切均殊妙精好。以其尚有色質,故稱色界。此界依禪定之深淺粗妙而分四級,從初禪梵天,終至阿迦膩吒天,凡有十八天。三、無色界,唯有受、想、行、識四心而無物質之有情所住之世界。此界無一物質之物,亦無身體、宮殿、國土,唯以心識住於深妙之禪定,故稱無色界。此界在色界之上,共有四天(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想非非想處天),又稱四無色、四空處。九地為,即有情九種生存的處所。九地為:一、五趣雜居地,為欲界的地獄、餓鬼、畜生、人、天(六欲天)等有情雜居之所。二、離生喜樂地,為色界的初禪天。三、定生喜樂地,為色界第二禪天。四、離喜妙樂地,為色界第三禪天。五。捨念清淨地,為色界的第四禪天。六、空無邊處地,為無色界第一天。七、識無邊處地,為無色界的第二天。八、無所有處地,為無色界的第三天。九、非想非非想處地,為無色界第四天——即有頂天。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69] 【八十一品思惑】﹝出天台四教儀集註﹞思惑者,謂眼等五根,對色等五塵,而起貪瞋癡慢四惑也。言八十一品者,以欲界為一地,色界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為四地,無色界空處、識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為四地,共為九地。欲界一地具九品,貪瞋癡慢四惑,所謂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也。色界四地,無色界四地,亦各有九品,貪癡慢三惑,但除瞋恚,以上二界,不行瞋故。是則九地各有九品思惑,共成八十一品也。(三界思惑分九品者,以此惑難斷,故細分之,令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羅漢,次第斷除也。)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集註)】

[70] 即 【十使】﹝出法界次第﹞使即驅役之義。謂此貪等十使,皆能驅役行者心神,流轉三界生死也。(三界者,欲界、色界、無色界也。)

  〔一、貪使〕,引取之心名為貪。謂於一切物及順情之境,引取無厭,是為貪使。

  〔二、嗔使〕,忿怒之心名為瞋。謂於一切違情之境,即起忿怒,是為瞋使。

  〔三、癡使〕,迷惑之心名為癡,謂於一切事理,無所明了,妄生邪見,起諸邪行,是為癡使。

  〔四、慢使〕,自恃輕他之心名為慢。謂由恃己種姓、富貴、才能,輕蔑於他,是為慢使。

  〔五、疑使〕,迷心乖理名為疑。謂若修戒定等法,不別真偽,暗鈍無明,猶豫無決,是為疑使。

  〔六、身見使〕,謂於名色陰入界中妄計有身,強立主宰,恒起我見,是為身見使。(陰即色受想行識之五陰也。入即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色聲香味觸法六塵,根塵相入,故名十二入也。界即六根、六塵、六識之十八界也。)

  〔七、邊見使〕,謂於斷常中,執斷非常,執常非斷。但執一邊,是為邊見使。(斷常者,謂外道妄計此身死已不生,故名斷見;復計此身死已後當再生,故名常見。)

  〔八、邪見使〕,謂邪心取理,不信因果,斷諸善根,作一闡提行,是為邪見使。(梵語一闡提,華言信不具。)

  〔九、見取使〕,謂於非真勝法中,謬計涅槃,心生取著,及行道之時,雖入種種觀門,而真明未發,謬計所得為真、為勝,心生取著,是為見取使。(真勝法者,謂佛之正法,為真、為勝也。梵語涅槃,華言滅度。真明未發者,謂本性之明,未顯發也。)

  〔十、戒取使〕,謂於非戒中,謬以為戒,取以進行;如外道妄持雞狗等邪戒,執為正戒,是為戒取使。(雞狗戒者,謂外道妄計前世從雞狗中來,即獨立、噉穢,而行苦行也。)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集註)】

[71] 獨頭無明 (術語)二種無明或五種無明之一。又名不共無明。貪,瞋,癡,慢,疑,惡見,六大惑中,無明獨起,不與其他五大惑共行,謂之獨頭無明。與其他五大惑隨一共起之無明,名為相應無明。是於六大惑中論共不共也。故獨頭無明亦不遮與五大惑以外之諸惑俱起也。見百法問答鈔一。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2] 【邪見】梵語 mithya^-dr!s!t!i,巴利語 miccha^-dit!t!hi。指不正之執見,主要指撥無四諦因果之道理者。係八邪行之一,十惡之一,十隨眠之一,五見之一。以為世間無可招結果之原因,亦無由原因而生之結果,而謂惡不足畏,善亦不足喜等之謬見,即是邪見。蓋俱舍家謂撥無因果為邪見;唯識家則主張撥無因果及四見以外之所有邪執,均稱為邪見。

 另據大毘婆沙論卷四十九載,五見雖同為邪推度,但因邪見之「無行相」過患特重,故特稱之為邪見。又謂邪見壞事,謗因果及三寶,壞法恩、生恩,起法怨、生怨,並破壞現量,為暴惡之見,故別立此名。〔俱舍論卷十九、成唯識論卷六、法蘊足論卷一、卷十、成實論卷十、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四十六、瑜伽師地論卷八〕((參照:八邪行)283、「十善十惡」468、「五見」1099)p3033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73] 一心見道 p0007成唯識論九卷八頁云:一、真見道。謂卽所說無分別智,實證二空所顯真理,實斷二障分別隨眠。雖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總說一心。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4] 三心見道 p0187成唯識論九卷九頁云:一觀非安立諦有三品心。一、內遣有情假緣智,能除輭品分別隨眠。二、內遣諸法假緣智,能除中品分別隨眠。三、遍遣一切有情諸法假緣智,能除一切分別隨眠。前二名法智,各別緣故。第三名類智,總合緣故。法真見道二空見分自所斷障無間解脫,別總建立;名相見道。有義,此三是真見道。以相見道,緣四諦故。有義,此三是相見道。以真見道,不別緣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5] 世間道 p0509瑜伽一百卷二十一頁云:世間道者:謂由此故;能證世間諸煩惱斷。或不證斷;能往善趣;或往惡趣。

二解 集論六卷四頁云:云何世間道?謂世間初靜慮,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

三解 俱舍論二十四卷十五頁云:世道緣何?作何行相?頌曰:世無間解脫,如次緣下上,作麁苦障行,及靜妙離三。論曰:世俗無間及解脫道,如次能緣下地上地,為麁苦障及靜妙離。謂諸無間道,緣自次下地諸有漏法,作麁苦等三行相中,隨一行相若諸解脫道,緣彼次上地諸有漏法,作靜妙等三行相中,隨一行相。非寂靜故;說名為麁。由大劬勞,方能越故;非美妙故;說名為苦。由多麁重,能違害故;非出離故;說名為障。由此能礙越自地故;如獄厚壁,能障出離。靜妙離三,翻此應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6] 薩迦耶見 p1419瑜伽八卷二頁云;薩迦耶見者:謂由親近不善丈夫,聞非正法,不如理作意故;及由任運失念故;等隨觀執五種取蘊,若分別不分別染污慧為體。

二解 瑜伽五十八卷二頁云:薩迦耶見者:於五取蘊,心執增益,見我我所;名薩迦耶見。此復二種。一者、俱生,二者、分別起。俱生者:一切愚夫異生、乃至禽獸,幷皆現行。分別起者:諸外道等、計度而起。

三解 顯揚一卷六頁云:一、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計我我所,染污慧為體。或是俱生,或分別起。能障無我無顛倒解為業。如前乃至增長薩迦耶見為業。如經說:如是知見,永斷三結。謂身見,戒禁取,疑。

四解 集論一卷七頁云:何等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等隨觀執我及我所,諸忍欲覺觀見為體;一切見趣所依為業。

五解 五蘊論四頁云:云何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隨觀為我,或為我所;染污慧為性。

六解 成唯識論六卷九頁云:一、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執我我所,一切見趣所依為業。此見差別,有二十句六十五等,分別起攝。

七解 廣五蘊論八頁云:云何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隨執為我,或為我所;染慧為性。薩謂敗壞義。迦耶、謂和合積聚義。卽於此中,見一見常,異蘊有我,蘊為我所等。何故復如是說?謂薩者、破常想;迦耶、破一想。無常積集,是中無我及我所故。染慧者:謂煩惱俱。一切見品所依為業。

八解 俱舍論十九卷六頁云:論曰:執我及我所是薩迦耶見。壞故名薩。聚謂迦耶。卽是無常和合蘊義。迦耶卽薩,名薩迦耶。此薩迦耶,卽五取蘊。為遮常一想,故立此名。要此想為先,方執我故。毘婆沙者,作如是釋:有故名薩。身義如前。勿無所緣,計我我所,故說此見,緣於有身。緣薩迦耶而起此見故,標此見名薩迦耶。諸見但緣有漏法者,皆應標以薩迦耶名;然佛但於我我所執,摽此名者;令知此見緣薩迦耶,非我我所。以我我所、畢竟無故。如契經說:苾芻當知,世間沙門婆羅門等,諸有執我等隨觀見,一切唯於五取蘊起。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7] 【憍慢】梵語 adhi-ma^na,巴利語同。指自高傲物之心態。俱舍宗以憍為小煩惱地法之一,慢為不定地法之一、十隨眠之一。唯識宗則以憍為隨煩惱之一,慢為根本煩惱之一。二者之別,在憍以染著自法為先,令心傲逸無所顧性,即對自己之長處產生傲慢自大之心理;慢以稱量自、他德類之差別,心自舉恃,凌懱於他,即對他人心起高慢。若憍慢生,則長養一切雜染之法,心不謙下,由此則生死輪轉,受無窮苦。大方等大集經卷二十(大一三·一三八上):「永斷習氣,摧憍慢山,拔生死樹。」又無量壽經卷下(大一二·二七三中):「謙敬聞奉行,踴躍大歡喜;憍慢弊懈怠,難以信此法。」日本淨土真宗即根據無量壽經,而確認憍慢眾生難信彌陀之本願。〔法華經安樂行品、大毘婆沙論卷四十三、俱舍論卷四、成唯識論卷六、大乘義章卷五〕p6064

[78] 五重唯識觀 此為依三性觀的觀行法門,由粗至細,總有五重。《成唯識論》曰:「遍計所執性,唯虛妄識;依他起性,唯世俗識;圓成實性,唯勝義識,是故諸法皆不離心。」觀此唯識三性的道理,自粗至細,五重觀法,曰五重唯識觀,即:一、遣虛存實識,以心之境,是遍計所執的虛妄法,體用非有,故而遮遣;內心諸法,為依他圓成,體用非無,故而存留,此為虛實相對的觀法。二、捨濫留純識,識有八種,各各有相、見、自證、證自證四分,此四分中,相分為所緣之境,後三分為能緣之識。而相分之境為虛妄,故捨彼而不取,唯存留後三分之純識,此為心境相對的觀法。三、攝末歸本識:相分是識所取之境,見分是了別境的作用,此二者均從識體生起,故識體為本,相、見二分為末,所以離開識之自體分,就沒有相、見二分的存在。故攝末歸本,這是體用相對的觀法。四、隱劣顯勝識:八識心王,各有其相應的心所,心王是主要作用、是勝,心所是相應作用,是劣。故隱去劣法之心所,以顯勝法之心王,這是王所相對的觀法。五、遣相證性識:八識心王之自體分,是依他(因緣)起之事相,八識心王之實性,是二空所顯之真如——圓成實性。故捨遣依他起之事相,證得圓成實之理性,這是事理相對的觀法。復次,以上五重,乃在說明悟入三性的層次,故離三性觀則不存在。見《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一所載。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線上請書:

樂天Kobo

Readmoo讀墨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