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16

別廢立者,

如是聖教,長行、偈頌相對為門,乃有直說[1]及非直說;

重頌、單頌相對為門,說有應頌及於諷誦;

無問、有問相對為門,說有無問及於有問,因緣經有別請者,名因請而說,即是問也;

佛事、非佛事相對為門,陳其宿世,說有本事及有本生。

如是亦應記非記相對,法喻相對,廣略相對,曾未曾相對,論不論相對為門。

又亦應立本末相對,謂即所說本事、本生,亦應對立末事、末生。

此不應爾。

 

如十力中,立處非處、上根下根所有智力,更不對立自業非業,乃至不立漏盡不盡所有智力。

經中亦爾,且立直說及非直說等,不應立有記、非記等,以信樂者應宜聞故。

又別解者,

勝事可記,令其厭惡而欣善故,立記別經;不可記者,欣厭義微,故無非記。

諸有智者,以喻得解,舉喻成法,理有大益,故有喻經;非喻之經,無別勝用,但總立之為契經等,故無非喻。

如是乃至論不論經,理解亦爾。

廣勝於略,曾劣未曾,論勝非論,並非齊故,略之不立。

此依聲聞有廣教故。

既有本經,今立末者,授記經中,已是末故。

又現在等法,其事可見,未來果法,微細難知,故更不別立,名末事、末生;現果法彰,但可陳其宿生因事,令知現果,欣厭義成,故但立彼本事、本生。

不別立於末事、末生。

或記別經亦名末事、末生等經,無失。

第六、諸藏相攝寬狹者,

初以諸藏對十二分通相相攝,後以諸藏對十二分別相相攝。

初以諸藏對十二分通相相攝者,於中有三:

初二藏對,次三藏對,後六藏對。

二藏對者,二藏之中,皆有十二。

《瑜伽》第二十一佛為聲聞說十二分,一一具列。

《涅槃經》中,第三卷說護大乘者受持九部[2]

彼自說九,謂除因緣、譬喻、論議,不說聲聞無此九部,故知聲聞具有十二。

不可說言除九餘三名為聲聞,聲聞藏中,亦有契經、應頌等故。

《瑜伽》二十五[3]說聲聞藏中,無方廣者,無有能得無上果故,說之為無,理實通有。

《法花經》中,第一卷[4]說小乘有九,「我此九部法,隨順眾生說,入大乘為本,以故說是經。」

 

彼自說九,謂除記別、自說、方廣,不遮大乘具有十二。

故知二藏取互不遮。

由此應作四句分別:

一、大全非小,如《法花經》

二、小全非大,如《涅槃經》

三、二俱不全,合二小分;

四、二俱全,合二全分。

故二藏中,皆具十二。

三藏對者,

既許契經、緣起、論議通相皆有十二分教,故並相攝,如前所引教理廣成。

於三藏中,一一具有十二分故。

記別之義既具有三,隨其所應,毗奈耶攝。

菩薩戒等,既名方廣,毗奈耶攝,理亦不違。

因請因事,說諸深理,故因緣經通對法藏。

既從「如是」,終至「奉行」,皆脩多羅,故知三藏,皆有十二。

六藏對者,

既言通相,十二互通,故六藏中,皆有十二。

正法廣陳,名為方廣,故通聲聞藏。

記諸弟子死生之事,通聲聞中毗奈耶故。

已上總說通相相攝。

後以諸藏對十二分別相相攝者,於中亦三:

初以二對,次以三對,後以六對。

以二對者,《涅槃》第三[5]說大乘有九,唯無因緣、譬喻、論議;小乘具十二,經文不遮,故言具有。

《瑜伽》二十一言具有十二[6]

《法花經》說小乘有九,謂除記別、自說、方廣[7],大乘有十二。

《瑜伽論》中,第三十八[8]說:「方廣分唯菩薩藏,所餘諸分有聲聞藏。」

 

此說大乘具有十二,小乘有十一,唯除方廣。

《瑜伽論》八十五[9]說:「十二分中,除方廣分,餘名聲聞乘相應契經;即方廣分,獨名大乘相應契經。」

 

此說小乘有十一,大乘唯方廣。

四文不同,各有別意,此中皆依別相門故。

《涅槃經》中,依因犯制戒,說為因緣。

諸大菩薩本來無犯,不因制戒,說無因緣,非無因請、因事說法因緣經也。

夫說喻況開中下根,諸大菩薩多分利根,不須譬喻,聞法便解,說無譬喻,理非無也。

諸大乘經現見大有說喻者故。

又大菩薩性皆利根,舉宗便解,不假徵詰,方生慧心,說無論議,理實非無。

《解深密經》《瑜伽論》等是大乘故,明論議經,通大乘有。

問:既說菩薩由利根故,不假論議,應無應頌,不假重說故。

答:為益後來,故須重頌,非前菩薩,假重頌言。

《涅槃》一往,依此別義,說大乘中,無此三分,其實具有。

又護法者,誦三藏中,多分唯誦素呾纜藏,不誦餘二,故但說九,略無餘三,餘三即是二藏攝故。

理實大乘,非無十二,諸聖教中,皆說大乘有此三故。

《法花經》中,依授弟子得成佛記,名為記別,說聲聞無彼,不求於大菩提[10]故。

猶如以寶示其愚人,愚人便笑,聲聞聞記亦復如是,故說為無。

記諸弟子死生事等,理實亦有。

又聲聞人多聞淺法,若不待請,憍慢便生,說無自說,其實亦有。

又聲聞法但證小果,不得無上正等菩提,理非至極,行不包弘,說無方廣,其實亦有。

正法廣陳,云方廣也。

《法花》一會,宗[11]說一乘,為引一切不定聲聞趣佛果故。

彼類已前未聞記彼得成於佛,今迴心已,方乃得聞,故說聲聞略無記別。

〈方便品〉顯法深妙,欲令聲聞起尊重意,無問不說,三請方說,故說聲聞略無自說。

恐聲聞等,於先所聞四諦等法,生無上意,今顯彼非無上大法,無上大法唯大乘,是故說聲聞略無方廣。

《法花》一往,化不定人,依一義中,說聲聞人唯有其九,實可具有。

《瑜伽論》第三十八[12]中,同《法花經》,亦依小乘理教非勝,不得菩提,名無方廣,有十一部。

小乘經中,亦記弟子死生之事,分明顯示諸法密意[13]亦有記別。

小乘經中,亦顯佛慈悲所有法相,不待請問而便自說,如初轉法輪,故有自說。

不同《法華》,略無此二。

說大乘中有十二者,大乘經中,亦有因請、因事說法,故有因緣。

《勝鬘經》「毗尼者,即大乘學」[14],故有因緣;顯法深難,亦有況說,故有譬喻;法相幽邃,往復方明,故有論議。

故說大乘具有十二。

《瑜伽論》八十五[15]文,同三十八[16],然以十一分既為聲聞藏,對此但說方廣一分為菩薩藏,其實菩薩具十二分。

又八十五所說方廣,通相方廣,攝十二故,更不假說餘十一分名菩薩藏。

聲聞藏中,八十五說若通若別,俱無方廣,故須除之。

此即四文不同意也。

上來第一、二藏對訖。

以三對者,三有二種:

一、《普曜經》中三,謂獨覺等三;

二、素呾纜等三。

獨覺之教,無別部類,不可別說有此十二教之差別,但同聲聞。

聲聞、菩薩,前二藏中,已具釋訖。

《顯揚》第六[17]《瑜伽論》第二十五[18]說:「十二分中,契經、應頌、記別、諷頌、自說、譬喻、本事、本生、方廣、希法,是為素呾纜藏;所說因緣,是為毗奈耶藏;所說論議,是為阿毗達磨藏。」

 

此說十部是素呾纜,唯說一部是毗奈耶,唯說一部是對法藏。

素呾纜中,雖具十二,因事制戒,正毗奈耶,論難甚深,亦唯對法,略此二部,非素呾纜;素呾纜中,非無此二。

譬喻、本事、本生三種,理實亦通毗奈耶攝,《對法》說為毗奈耶藏,律中多說譬喻等故,是眷屬攝,自性即非。

《顯揚》等論依自性非毗奈耶攝,故說彼三是素呾纜,《對法》依眷屬說是毗奈耶,各望一邊,不相違也。

上來總是三藏對也。

以六對者,

《對法論》中,第十一[19]說:「契經、應頌、記別、諷誦、自說,聲聞藏中,素呾纜攝。

 

緣起、譬喻、本事、本生,此二藏中,毗奈耶藏并眷屬攝。

 

因緣一種,正毗奈耶;譬喻等三,是彼眷屬。

 

方廣、希法,菩薩藏中,素呾纜攝。

 

方廣廣博,正菩薩藏;希法難思,亦菩薩藏。

 

論議一種,通二藏中,阿毗達磨藏攝。」

 

此中意說,十二分教於六藏中,五唯聲聞素呾纜攝,四通二藏毗奈耶攝,二唯菩薩素呾纜攝,一通二藏阿毗達磨。

依此,聲聞但有十種,菩薩藏內唯有其七。

據實,初五亦通菩薩素呾纜攝,以聲聞中略無方廣,但說彼五以為聲聞素呾纜攝,非菩薩中無有彼五,三十八[20]云十二皆通菩薩藏故。

緣起等四亦非二藏中素呾纜不攝,以說自性及助伴[21]為毗奈耶故;略不說為二素呾纜,但說因犯而制於戒名為因緣,因緣自性毗奈耶攝,眷屬[22]隨之,亦彼藏攝。

《涅槃經》說,始從「如是」,終至「奉行」,皆脩多羅經故[23],二十五[24]說十部名為素呾纜故,譬喻等三亦素呾纜。

因請、因事而說於法,名曰因緣,故亦說為素呾纜也。

此三相從,亦毗奈耶攝。

又非聲聞藏素呾纜中亦無方廣、希法,《涅槃》不遮,十二皆通聲聞有故,正法廣陳,義亦通故。

又說十一為聲聞藏,故知希法亦通聲聞素呾纜也。

今以理極,能得菩提名為方廣,唯說諸佛菩薩大威神名為希法,故說聲聞素呾纜中無此二分,理實皆有,如前已說。

又無方廣,諸文共同;無希法者,眷屬所攝,唯菩薩藏,其實通也。

論議多分唯是對法,或約弟子所造論等,名為論議,故唯攝在阿毗達磨,理實亦通二素呾纜。

以菩薩、聲聞素呾纜藏對餘聊簡,初文且舉一邊之義。

又以二藏各毗奈耶、阿毗達磨互對,十二部義皆通有。

若隨別義相對聊簡,義准應知,恐文煩廣,故略不述。

《涅槃經》云:「從十二部出脩多羅,從脩多羅流出方廣。」

 

此以別中流出於總,始從「如是」,終乃至「奉行」,皆脩多羅,故從十二分出脩多羅也。

又從總中流出於總,方廣亦具有十二分,故從脩多羅流出方廣。

又有釋云:初從別出總,後從總出別,欲顯總別互流出也。

今准諸文別相正說,應云方廣唯是菩薩素呾纜攝,論議通是菩薩、聲聞阿毗達磨,因緣亦通聲聞、菩薩毗奈耶攝,契經、應頌、記別、諷誦、自說、希法,此之六種亦通聲聞、菩薩藏中素呾纜攝,譬喻、本事、本生三種通是聲聞及菩薩藏素呾纜及毗奈耶二藏所攝。

《對法》所說,據其別義,非違理文。

此據多分,或方廣分亦通二種,如是所說,不違諸教。

若約通門相對攝者,以藏分部,成三十六;以部分藏,亦三十六。

若以別相相攝為門,以藏分部等,隨應廣說。

由此三藏對十二分中脩多羅等,互有寬狹四句分別:

有三藏中脩多羅,非十二中脩多羅,謂應頌等脩多羅藏,十二分中,約別相故;

有十二分中修多羅,非三藏中脩多羅藏,謂通相脩多羅因緣、論議等;

有二俱是,謂別相脩多羅入藏中故;

有二俱非者,謂十二中別相緣起等,三藏中別毗奈耶等,或外道典籍。

其餘藏中互為句者,名既差別,唯體有寬狹,亦可為之,准義應知。

上來所辨相攝之義,合是第六、十二分教相攝寬狹。

第七、問答分別者,

問:十二分教何故長行略說初名契經,不名論義,乃至循環研覈後名論議,乃至不名契經?

答曰:彼教得名,隨義增上。

略說貫穿長行增上但名契經,乃至不名論議教等;問答循環研覈增上但名論議,乃至不名契經。

問:何故契經為初,乃至論議為後,如是次第?

答曰:此依文義先後相對,以辨次第。

如是貫穿長行,略說其義未了,故有應頌一對明訖;其長行中,有記別事,故次記別;其偈頌中,又非重頌,故次諷誦;此前長行及後偈頌,有無因說,故次自說;有有因說,故次緣起;其前長行及偈既有但法說,後有喻說,故次譬喻;其法喻中,有說弟子及佛自身往世事,意先人後己,故次本事,次後本生。

此前諸法,理有正不正,教行有寬狹。

理有不正,教行狹者,即如前說九分教名;理有正方者,教行寬廣者,名為方廣,故次後說;理教既有寬廣,說事亦有未曾,故次希法。

上來十一但隨所宜,方便引說,於深法相未能研究,為顯深理究問推尋,故次論議。

故十二分教有如是次第,亦是廢立增減所由。

斷障章

斷障義[25]略以十門解釋:

一、釋名;

二、出體;

三、依識分別;

四、依道分別;

五、依觀分別;

六、依行分別;

七、依品分別;

八、依障分別;

九、所依分別;

十、問答分別。

第一、釋名者,

障者,覆義、閡[26]義。

由所知障[27],覆所知境[28],令智不生;由煩惱障[29],閡大涅槃[30],令不現證[31]

由覆閡義,故立障名。

斷者,不續義。

由無漏道[32],斷其種子[33],令不相續,名之為斷;及由有漏、無漏道力,伏其現行[34],令不相續,亦名為斷。

此釋即以所斷名斷,障即是斷,名為斷障,是持業釋。

又釋:

斷者,是除害義。

由無漏道,除二障種,及由有漏、無漏道力,害二現行,令不生起,名之為斷。

此釋即以能斷名斷,障之斷,名斷障,依主釋。

又釋:

斷者,體性能令障法不生,不生義是斷義,性即真理,理是斷性,道是斷用,障是所斷。

《對法》第八[35]解三轉依[36]云:「若所滅,若能滅,若滅性。」

 

是三轉依真理名斷,障之斷,名斷障,亦依主釋。

三義具足,方得立為斷障名也。

第二、出體者,

所斷障以二障現行、種子、習氣及此業果而為體性。

《對法》云:「云何見所斷?謂一切分別所起染汙見、疑及見處、疑處,乃至及由見等所發身語業,并一切惡趣等蘊、界、處,是見所斷。」[37]

 

即三惡趣,見道所斷。

《解深密經》第四卷云:「惡趣雜染愚[38],初地所斷。」[39]

 

《成唯識論》第九卷云:「即是惡趣諸業果等。」

 

無餘涅槃既是擇滅,故煩惱障所有業果皆是所斷。

《解深密經》又說:「二地斷二種愚,二謂種種業趣愚」[40]《唯識》解云:「即是所起誤犯三業」[41],故所知障所發業果亦皆所斷。

《佛地論》中,二障所發業果等法皆二障攝[42],故知二障執及煩惱業之與果一切有漏俱是所斷。

然此所斷,體是染者,自性應斷,非染業果皆離縛斷。

《唯識》由此說二障種名所斷捨[43],非染有漏名所棄捨[44]

能斷障體[45],以三智[46]為體。

《成唯識論》第十卷[47]云:

「能轉道有二:

 

一、能伏道,此通有漏、無漏二道,加行[48]、根本[49]、後得[50]三智,隨其所應,漸頓伏彼。」

此顯加行智能漸伏,餘二智能頓伏。

由此勢力,令其不生,名之為伏,非要六行[51]

若趣極果[52],以方便修慧六行,能伏諸惑,加行智攝,趣極果故。

若不趣極果,修慧能伏諸惑,六行非加行智。

此唯修慧,非聞思慧。

「二、能斷道,謂能永斷二障隨眠。

 

此道定非是有漏及加行智,有漏智曾習故,未泯相故,加行智趣求所證,未成辨故。」[53]

 

無漏智中,略有二說[54]

「有義:根本智證空理,無境相故,能斷隨眠,非後得智。

 

有義:後得智雖不證空理,無力能斷迷理隨眠,而於安立、非安立相明了現前,無倒證故,亦能永斷迷事隨眠。」

 

廣引《瑜伽》,如彼成立。

「由此理趣,一切見惑及修道斷迷理隨眠,唯根本智斷,親證理故;餘修所斷迷事隨眠,通二智斷。」[55]

 

此在二乘,非菩薩位。

菩薩因中,不斷煩惱迷事惑故;金剛心中,與所知障一時斷故。

又所知障中,亦有迷事而非執者,菩薩十地後得亦斷。

雖有二解,後解為勝。

故能斷障道通三智,唯修非聞思,通有漏、無漏,此說定中四道伏諸煩惱。

不爾,聞思亦能制伏。

三能斷性即以二空所顯真如為體,若隨其假,擇滅為體,三乘同得此擇滅故。

若不爾者,應無解脫。

第三、依識分別,於中有三:

一、所斷在何識,薩婆多等,所斷通六識,犢子部所斷,唯在第六,五識無染故。

大乘所斷,安慧所知障除第七,在餘七,煩惱障除第八,在餘識,執即差別。

護法論師二障皆通前之七識,執即差別。

障所發業,唯前六識;第七識自非業性[56],不能發業。

果在餘七識,非第七識,非他所生故。

此說異熟、增上、士用業勢生者,非等流果。

二、若能斷道,薩婆多唯第六識,《雜心》云離欲及退時,當知在意識。

《俱舍》等同。

大眾等四部及化地部六識皆能為斷障道,說五識身有離染故。

犢子部說唯第六識,說五識身唯是無記,無染無離染故。

成實論師說非六識,識是無記,但依第四末後行心智慧正斷。

大乘唯在第六意識,若伏若斷,非在餘故。

退及離欲,《瑜伽》第一卷說為第六不共業故,餘識不能。

平等智起,由他引生,故說非也。

三、若能斷性,唯第九識[57],識真性[58]故,非依他[59]識。

第四、依道分別,

謂加行道[60]、無間道[61]、解脫道[62]、勝進道[63]

加行者,加功用行,欣求斷道;無間者,更無隔越,正能斷惑;解脫者,證無為解脫;勝進者,更修餘勝道。

此四皆通有漏、無漏。

 

[1] 直說 (術語)直說法義之長行經文也。十二部經中修多羅之說相也。又不借餘人,本人自說曰直說。成實論一曰:「修多羅者,直說語言。」大乘義章二曰:「長行直說,斯皆是其修多羅攝。」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 勘 《北本大般涅槃經》卷第三:「若有比丘,供身之具亦常豐足,復能護持所受禁戒,能師子吼,廣說妙法,謂修多羅、祇夜、受記、伽陀、優陀那、伊帝曰多伽、闍陀伽、毗佛略、阿浮陀達磨。以如是等九部經典為他廣說,利益安樂諸眾生故,唱如是言:『《涅槃經》中制諸比丘不應畜養奴婢、牛羊非法之物。若有比丘畜如是等不淨之物,應當治之。如來先於異部經中說,有比丘畜如是等非法之物,某甲國王如法治之,驅令還俗。』」

[3]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五:「云何方廣?謂於是中廣說一切諸菩薩道,為令修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十力、無畏、無障智等一切功德,是名方廣。

        云何希法?謂於是中宣說諸佛、諸佛弟子、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勞策男、勞策女、近事男、近事女等,若共、不共,勝於其餘,勝諸世間同意所許甚奇希有最勝功德,是名希法。

        云何論議?所謂一切摩呾履迦、阿毗達磨,研究甚深素呾纜義,宣暢一切契經宗要,是名論議。

        如是所說十二分教,三藏所攝,謂或有素怛纜藏攝,或有毗奈耶藏攝,或有阿毗達磨藏攝。當知此中,若說契經、應頌、記別、諷頌、自說、譬喻、本事、本生、方廣、希法,是名素怛纜藏;若說因緣,是名毗奈耶藏;若說論議,是名阿毗達磨藏。是故如是十二分教,三藏所攝。如是一切,正士、正至、正善丈夫共所宣說,故名正法。聽聞此故,名聞正法。此復云何?謂如有一,或受持素呾纜,或受持毗奈耶,或受持阿毗達磨,或受持素怛纜及毗奈耶,或受持素怛纜及阿毗達磨,或受持毗奈耶及阿毗達磨,或具受持素怛纜、毗奈耶、阿毗達磨,如是一切,名聞正法。此聞正法復有二種:一、聞其文;二、聞其義。」

[4] 勘 《妙法蓮華經》卷第一:「我此九部法,隨順眾生說,入大乘為本,以故說是經。」

[5] 勘 《北本大般涅槃經》卷第三:「若有比丘,供身之具亦常豐足,復能護持所受禁戒,能師子吼,廣說妙法,謂修多羅、祇夜、受記、伽陀、優陀那、伊帝曰多伽、闍陀伽、毗佛略、阿浮陀達磨。以如是等九部經典為他廣說,利益安樂諸眾生故,唱如是言:『《涅槃經》中制諸比丘不應畜養奴婢、牛羊非法之物。若有比丘畜如是等不淨之物,應當治之。如來先於異部經中說,有比丘畜如是等非法之物,某甲國王如法治之,驅令還俗。」

[6]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一,無十二部內文。

[7] 方廣 (術語)總為大乘經之通名,別稱則十二部經之第十曰方廣經。方者以理之方正而名,廣者以言詞之廣博而名。梵語曰毘佛略(Vaipulya,巴Vipula)。勝鬘寶窟中末曰:「方廣者是大乘經之通名也。(中略)理正為方,文富為廣。又一乘無德不包曰廣,離於偏稱方。古注云:真解無偏為方,理包無限稱廣也。」大乘義章曰:「理正曰方,義備曰廣。若依小乘,語正曰方,言多曰廣。」俱舍光記十八曰:「言方廣者,謂以正理廣辨諸法。以一切法性眾多,非廣言詞不能辨故,亦名廣破。由此廣言能破極堅無知闇故,亦言無比,由此廣言理趣幽博,餘無比故。」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三十八:「彼諸菩薩求正法時,當何所求?云何而求?何義故求?謂諸菩薩以要言之,當求一切菩薩藏法、聲聞藏法、一切外論、一切世間工業處論。當知於彼十二分教,方廣一分唯菩薩藏,所餘諸分有聲聞藏。一切外論略有三種:一者、因論;二者、聲論;三者、醫方論。一切世間工業處論,非一眾多種種品類,謂金師、鐵師、末①尼師等工業智處。如是一切明處所攝有五明處:一、內明處;二、因明處;三、聲明處;四、醫方明處;五、工業明處。菩薩於此五種明處若正勤求,則名勤求一切明處。」

[9]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八十五:「於十二分教中,除方廣分,餘名聲聞相應契經;即方廣分,名大乘相應契經。此分別義,如前應知。如是四種契經,由餘未顯了義令顯了等二十種契經,如其所應,當知其相。從是已後,依此所說四種契經,當說契經摩呾理迦,為欲決擇如來所說、如來所稱、所讚、所美先聖契經。譬如無本母字,義不明了。如是本母所不攝經,其義隱昧,義不明了。與此相違,義即明了,是故說名摩呾理迦。」

[10] 大菩提 p0240如大菩提五相中說。

二解 無性釋一卷八頁云:亦覺亦大,故名大菩提。或覺大性故,名大菩提。此大菩提,智斷殊勝,以為自相。如說煩惱所知障斷,由彼斷故,獲得無垢無罣礙智。如是四種,總名菩提。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1] 宗ㄗㄨㄥzōng,根本、主旨。國語·晉語四:「禮賓矜窮,禮之宗也。」老子·第四章:「淵兮似萬物之宗。」

[12]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三十八:「彼諸菩薩求正法時,當何所求?云何而求?何義故求?謂諸菩薩以要言之,當求一切菩薩藏法、聲聞藏法、一切外論、一切世間工業處論。當知於彼十二分教,方廣一分唯菩薩藏,所餘諸分有聲聞藏。」

[13] 密意 (術語)於佛意有所隱藏不為顯了真實之說者也。又佛意深密,非因人之所測知,故云密意。觀經玄義分曰:「佛密意弘深,教門難曉,三賢十聖弗測所闚,況我信外輕毛敢知旨趣。」最勝王經一曰:「汝等當知,云般涅槃有舍利者,是密意說。」唯識論九曰:「密意言顯非了義。」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4] 勘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如世尊說六處。何等為六?謂:正法住、正法滅、波羅提木叉、比尼、出家、受具足。為大乘故說此六處。何以故?正法住者,為大乘故,說大乘住者即正法住。正法滅者,為大乘故,說大乘滅者即正法滅。波羅提木叉、比尼此二法者,義一名異,比尼者即大乘學。何以故?以依佛出家而受具足,是故說大乘威儀戒是比尼、是出家、是受具足。是故阿羅漢無出家受具足。何以故?阿羅漢依如來出家受具足故。阿羅漢歸依於佛,阿羅漢有恐怖。何以故?阿羅漢於一切無行怖畏想住,如人執劍欲來害己,是故阿羅漢無究竟樂。何以故?世尊!依不求依。如眾生無依,彼彼恐怖,以恐怖故則求歸依。如阿羅漢有怖畏,以怖畏故依於如來。」(CBETA 2020.Q1, T12, no. 353, p. 219b15-29)

[15]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八十五:「於十二分教中,除方廣分,餘名聲聞相應契經;即方廣分,名大乘相應契經。此分別義,如前應知。」

[16]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三十八:「當知於彼十二分教,方廣一分唯菩薩藏,所餘諸分有聲聞藏。」

[17] 勘 《顯揚聖教論》卷第六:「復次,頌曰:

            聞十二分教,三最勝歸依,

            三學三菩提,為有情淨說。

        論曰:聞十二分教者,謂聞契經、應頌、記別、諷頌、自說、緣起、譬喻、本事、本生、方廣、未曾有法、論議聖教。」

[18]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五:「如是所說十二分教,三藏所攝,謂或有素怛纜藏攝,或有毗奈耶藏攝,或有阿毗達磨藏攝。當知此中,若說契經、應頌、記別、諷頌、自說、譬喻、本事、本生、方廣、希法,是名素怛纜藏;若說因緣,是名毗奈耶藏;若說論議,是名阿毗達磨藏。是故如是十二分教,三藏所攝。如是一切,正士、正至、正善丈夫共所宣說,故名正法。聽聞此故,名聞正法。此復云何?謂如有一,或受持素呾纜,或受持毗奈耶,或受持阿毗達磨,或受持素怛纜及毗奈耶,或受持素怛纜及阿毗達磨,或受持毗奈耶及阿毗達磨,或具受持素怛纜、毗奈耶、阿毗達磨,如是一切,名聞正法。」

[19]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十一:「如是契經等十二分聖教,三藏所攝。何等為三?一、素怛纜藏;二、毗奈耶藏;三、阿毗達磨藏。此復有二:一、聲聞藏;二、菩薩藏。契經、應頌、記別、諷頌、自說,此五,聲聞藏中素怛纜藏攝。緣起、譬喻、本事、本生,此四,二藏中毗奈耶藏并眷屬攝。緣起者,宣說有因緣建立諸學處,是正毗奈耶藏攝;譬喻等三,是彼眷屬攝。方廣、希法,此二,菩薩藏中素怛纜藏攝。方廣者,文義廣博,正菩薩藏攝;希法,差別難思,廣大威德,最勝相應,是故亦是菩薩藏攝。論議一種,聲聞、菩薩二藏中阿毗達磨藏攝。」

[20]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三十八:「彼諸菩薩求正法時,當何所求?云何而求?何義故求?謂諸菩薩以要言之,當求一切菩薩藏法、聲聞藏法、一切外論、一切世間工業處論。當知於彼十二分教,方廣一分唯菩薩藏,所餘諸分有聲聞藏。一切外論略有三種:一者、因論;二者、聲論;三者、醫方論。一切世間工業處論,非一眾多種種品類,謂金師、鐵師、末①尼師等工業智處。如是一切明處所攝有五明處:一、內明處;二、因明處;三、聲明處;四、醫方明處;五、工業明處。菩薩於此五種明處若正勤求,則名勤求一切明處。」

[21] 助伴 p0708瑜伽八十一卷三頁云:助伴者:能成次第故。

     二解 此卽小乘俱有因。雜集論四卷十六頁云:助伴者:謂諸法共有而生,必無缺減。如四大種及所造色。隨其所應。非一切聚,定有四大及色等所造。若於是處,有爾所量;此必俱生。互不相離。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2] 眷屬 (術語)梵語雜名曰:「眷屬,梵語跛儞縛羅。眷屬二字見史記。史記樊噲傳曰:「大臣誅諸呂,呂須婘(註音眷)屬。」釋迦大日各有內大二眷屬。釋迦之二眷屬者,智度論三十三曰:「如釋迦文佛,未出家時,車匿給使,優陀耶戲笑,瞿毘耶耶輸陀等諸婇女為內眷屬。出家六年苦行時,五人給侍。得道時,彌喜羅陀,須那剎多羅,阿難,密跡力士等,是名內眷屬。大眷屬者,舍利弗、目揵連、(中略)及彌勒、文殊師利、颰陀婆羅、諸阿毘跋致,一生補處菩薩等。」大日之二眷屬者,大日經疏一曰:「般若釋論(智度論)生身佛成道時,阿難密跡力士等,是為內眷屬。舍利弗目連等諸聖人,及彌勒文殊諸阿毘跋致,一生補處菩薩等,是名大眷屬。今謂佛加持身亦復如是。諸執金剛各持如來密印名內眷屬,諸大菩薩大悲方便普門,攝受無量眾生,輔佐法王行如來事名大眷屬。」取之於胎藏界曼荼羅,則第一重之上方徧智院為法身之德,右方觀音院為解脫之德,左方金剛手院為般若之德,此為大日伊字三點之內眷屬。又第二重之上方文殊院,右方地藏院,左方除蓋障院,下方虛空藏院之諸菩薩為大眷屬。見大日經疏六。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3] 勘 《妙法蓮華經玄贊》卷第四本:「《涅槃經》云:「始從如是,終至奉行,皆修多羅。」故通十二,別相即無。唯取長行為契經故,二偈便非。自餘七教皆具十二,准此可知。」

[24]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五:「云何論議?所謂一切摩呾履迦、阿毗達磨,研究甚深素呾纜義,宣暢一切契經宗要,是名論議。」

[25] 如 菩薩二乘斷障差別 p1132成唯識論十卷二頁云:二乘根鈍。漸斷障時,必各別起無間解脫加行勝進,或別或總。菩薩利根,漸斷障位,非要別起無間解脫。剎那剎那、能斷證故。加行等四、剎那剎那、前後相望,皆容具有。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6] 閡ㄏㄜˊhé,阻隔、妨礙。文選·張衡·西京賦:「右有隴坻之隘,隔閡華戎。」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規箴:「夷甫晨起,見錢閡行,呼婢曰:『舉卻阿堵物。』」

[27] 所知障 p0735瑜伽六十九卷二頁云:所知障者:謂如有一,心懷變悔;依因淨戒,不生歡喜。不歡喜故;不生適悅。如是乃至心不得定。心不定故;無如實知,無如實觀。由此因緣,名所知障。

  二解 如十二種障中說。

  三解 佛地經論四卷十七頁云:所知障者:於所知境不染無知。障一切智,不障涅槃。雖有此障;見聲聞等,得涅槃故。

  四解 佛地經論七卷三頁云:覆所知境,無顛倒性,令不顯現;名所知障。又云:所知障者:謂執遍計所執諸法薩迦耶見以為上首所有無明法愛恚等諸心心法,及所發業,幷所得果,皆攝在中。皆以法執及無明等為根本故。

  五解 成唯識論九卷四頁云:所知障者:謂執遍計所執實法薩迦耶見而為上首,見疑無明愛恚慢等。覆所知境無顛倒性,能障菩提;名所知障。此所知障,決定不與異熟識俱。彼微劣故。不與無明慧相應故。法空智品,與俱起故。七轉識內,隨其所應,或少或多,如煩惱說。眼等五識,無分別故;法見疑等,定不相應。餘由意力,皆容引起。此障但與不善無記二心相應。論說無明唯通不善無記性故。癡無癡等,不相應故。煩惱障中,此障必有。彼定用此為所依故。體雖無異;而用有別。故二隨眠,隨聖道用,有勝有劣,斷惑前後。此於無覆無記性中,是異熟生;非餘三種。彼威儀等,勢用薄弱;非覆所知,障菩提故。此名無覆,望二乘說。若望菩薩;亦是有覆。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8] 如 所知境六種 p0741雜集論十四卷十七頁云:所知境者:略有六種。一、迷亂,二、迷亂所依,三、不迷亂所依,四、迷亂不迷亂,五、不迷亂,六、不迷亂等流。迷亂者:謂能取所取執。迷亂所依者:謂聖智所行,唯有行相,虛妄分別為體。由有此故;一切愚夫,迷亂執轉。不迷亂所依者:謂真如。是無分別智所依處故。迷亂不迷亂者:謂隨順出世智所有聞慧等諸善法。分別所知境故。隨順無分別智故。不迷亂者:謂無分別智。不迷亂等流者:謂聖道後所得善法。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9] 煩惱障 p1190如三障中說。

二解 如十二種障中說。

三解 佛地經論四卷十六頁云:又煩惱障者:謂貪瞋等一切煩惱、纏隨眠位若行不行、皆有勢力、障生聖道,障得涅槃,亂身心故;名煩惱障。

四解 佛地經論七卷三頁云:惱亂身心,令不寂靜,名煩惱障。又云:煩惱障者:謂執實我薩迦耶見以為上首、百二十八根本煩惱,及隨煩惱。若所發業、若所得果、皆攝在中。皆以煩惱為根本故。

五解 成唯識論九卷三頁云:煩惱障者:謂執徧計所執實我薩迦耶見而為上首、百二十八根本煩惱、及彼等流諸隨煩惱。此皆擾惱有情身心,能障涅槃;名煩惱障。

六解 俱舍論十七卷十五頁云:煩惱有二。一者、數行。謂恆起煩惱。二者、猛利。謂上品煩惱。應知此中唯數行者、名煩惱障。如扇搋等。煩惱數行、難可伏除;故說為障。上品煩惱、雖復猛利;非恆起故,易可伏除。於下品中數行煩惱,雖非猛利;而難伏除。由彼恆行,難得便故。謂從下品為緣,生中。中品為緣,復生上品。令伏除道、無便得生。故煩惱中、隨品上下,但數行者,名煩惱障。又業障中、理亦應說餘決定業。謂餘一切定感惡趣卵生濕生、及女人身、第八有等。

七解 大毗婆沙論一百十五卷十二頁云:云何煩惱障?謂如有一、本性具足熾然貪瞋癡煩惱。由如此故;難生厭離,難可教誨,難可開悟,難得免離,難得解脫。

八解 發智論十一卷五頁云:云何煩惱障?謂如有一、本性具足熾然貪瞋癡煩惱。由如此故;難生厭離,難可教誨,難可開悟,難得免離,難得解脫。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0] 無住大涅槃 p1075佛地經論五卷三頁云:悲智無斷所證得故;亦名無住大涅槃界。涅槃卽是真如體上障永滅義。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1] 現證 (術語)現證妙果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2] 如 無漏道有二種 p1082瑜伽九十七卷十九頁云:此無漏道、復有二種。一者、有上。二者、無上。如有想定、其有上者、無常行俱。其無上者、無我行俱。由有上行、於其下地,深厭壞已;入此處定。由無上行、於下於上一切法中,思惟無我;能入無漏無所有處定。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3] 種子 p1259瑜伽五十二卷十五頁云:復次種子云何?非析諸行,別有實物,名為種子;亦非餘處。然卽諸行、如是種姓,如是等生,如是安布,名為種子;亦名為果。當知此中、果與種子、不相雜亂。何以故?若望過去諸行;卽此名果。若望未來諸行;卽此名種子。如是若時望彼名為種子;非於爾時卽名為果。若時望彼名果,非於爾時卽名種子。是故當知種子與果、不相雜亂。譬如谷麥等物所有芽莖葉等種子、於彼物中,磨搗分析,求異種子,了不可得;亦非餘處。然諸大種,如是種姓,如是等生,如是安布,卽谷麥等物,能為彼緣,令彼得生;說名種子。當知此中道理亦爾。

二解 成唯識論六卷八頁云:此中何法名為種子?謂本識中親生自果功能差別。此與本識及所生果、不一不異。體用、因果、理應爾故。雖非一異;而是實有。假法如無,非因緣故。此與諸法、既非一異;應如瓶等是假非實?若爾;真如應是假有。許則便無真勝義諦。然諸種子、唯依世俗,說為實有。不同真如。種子雖依第八識體;而是此識相分,非餘。見分恆取此為境故。

三解 俱舍論四卷十六頁云:此中何法名為種子?謂名與色、於生自果所有展轉鄰近功能。此由相續轉變差別。何名轉變?謂相續中、前後異性。何名相續?謂因果性三世諸行。何名差別?謂有無間生果功能。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4] 現行 p0950瑜伽十三卷十九頁云:云何現行?謂諸煩惱纏。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5]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八:「云何滅諦?謂由相故,甚深故,世俗故,勝義故,不圓滿故,圓滿故,無莊嚴故,有莊嚴故,有餘故,無餘故,最勝故,差別故,分別滅諦。

        相者,謂真如聖道,煩惱不生,若滅依,若能滅,若滅性,是滅諦相。如世尊說:「眼耳及與鼻,舌身及與意,於此處名色,究竟滅無餘。」又說:「是故汝今當觀是處,所謂此處眼究竟滅,遠離色想;乃至意究竟滅,遠離法想。」由此道理,顯示所緣真如境上有漏法滅,是滅諦相。」

[36] 「無間轉依者,謂已證得無學道者所有三種轉依。何等為三?謂心轉依、道轉依、麤重轉依。心轉依者,謂已得無學道,證得法性心自性清淨,永離一切客塵隨煩惱故,名為轉依,即是真如轉依義。道轉依者,謂昔世間道於現觀時轉成出世,說名有學,餘有所作故。若永除一切所治,永離三界欲時,此道自體究竟圓滿,立為轉依。麤重轉依者,謂阿賴耶識一切煩惱隨眠永遠離故,名為轉依。」---《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十

[37]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四:「云何見所斷?幾是見所斷?為何義故,觀見所斷耶?謂分別所起染汙見、疑,見處、疑處,及於見等所起邪行煩惱、隨煩惱,及見等所發身、語、意業,并一切惡趣等蘊、界、處,是見所斷義。此中,分別所起染汙見、疑者,謂聞不正法等為先,所起五見等分別所起言,為簡俱生薩迦耶見及邊執見。」

[38] 「此諸地中有二十二種愚癡、十一種麤重為所對治。謂於初地有二愚癡:一者、執著補特伽羅及法愚癡;二者、惡趣雜染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解深密經》卷第四

[39] 勘 《解深密經》卷第四:「佛告觀自在菩薩曰:「善男子!此諸地中有二十二種愚癡、十一種麤重為所對治。謂於初地有二愚癡:一者、執著補特伽羅及法愚癡;二者、惡趣雜染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二地有二愚癡:一者、微細誤犯愚癡;二者、種種業趣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三地有二愚癡:一者、欲貪愚癡;二者、圓滿聞持陀羅尼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四地有二愚癡:一者、等至愛愚癡;二者、法愛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五地有二愚癡:一者、一向作意棄背生死愚癡;二者、一向作意趣向涅槃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六地有二愚癡:一者、現前觀察諸行流轉愚癡;二者、相多現行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七地有二愚癡:一者、微細相現行愚癡;二者、一向無相作意方便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八地有二愚癡:一者、於無相作功用愚癡;二者、於相自在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九地有二愚癡:一者、於無量說法、無量法句文字、後後慧辯陀羅尼自在愚癡;二者、辯才自在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第十地有二愚癡:一者、大神通愚癡;二者、悟入微細秘密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於如來地有二愚癡:一者、於一切所知境界極微細著愚癡;二者、極微細礙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

[40] 勘《解深密經》卷第四:「於第二地有二愚癡:一者、微細誤犯愚癡;二者、種種業趣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

[41] 勘 《成唯識論》卷第九:「二、邪行障,謂所知障中俱生一分及彼所起誤犯三業。彼障二地極淨尸羅,入二地時,便能永斷。由斯二地說斷二愚及彼麤重:一、微細誤犯愚,即是此中俱生一分;二、種種業趣愚,即彼所起誤犯三業。或唯起業、不了業愚。」

[42] 勘 《佛地經論》卷第二:「不二現行者,顯示世尊一向無障殊勝功德。謂凡夫、二乘現行二障,世尊無故。以諸凡夫現行生死,起諸雜染,住著生死;聲聞、獨覺現行涅槃,一向棄背利樂他事,住著涅槃。世尊無彼現行二障,是故說名不二現行。」

[43] 所斷捨 p0738成唯識論十卷五頁云:一、所斷捨。謂二障種。真無間道現在前時,障治相違,彼便斷滅。永不成就,說之為捨。彼種斷故;不復現行妄執我法。所執我法,不對妄情,亦說為捨。由此名捨遍計所執。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4] 所棄捨 p0738成唯識論十卷五頁云:二、所棄捨。謂餘有漏劣無漏種,金剛喩定現在前時,引極圓明純淨本識,非彼依故;皆永棄捨。彼種捨已;現有漏法及劣無漏,畢竟不生。既永不生;亦說為捨。由此名捨生死劣法。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5] 如 所知障體有覆無覆 p0744佛地經論七卷五頁云:若法執等所知障體,亦在無覆無記心中。二乘無學,亦現行故。無學位中,無有不善有覆無記。此就二乘名為無覆。若望菩薩。是染汙故,亦名有覆。故所知障,亦名無覆,亦名有覆。一體二名,所望別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6] 三智﹝出觀音玄義﹞

  〔一、一切智〕,謂於一切內法、內名,能知能解;一切外法、外名,亦能知能解,是名一切智,即聲聞、緣覺之智也。(內法、內名者,謂理內所詮法相,及能詮名字,蓋佛教依理而說,故名理內也。外法、外名者,即理外所詮法相,及能詮名字,蓋外道等違理橫計,故名理外也。)

  〔二、道種智〕,謂能用諸佛一切道法,發起眾生一切善種,是名道種智,即菩薩之智也。

  〔三、一切種智〕,謂能以一種智,知一切道,知一切種,是名一切種智,即佛之智也。(一切道者,一切諸佛之道法也;一切種者,一切眾生之因種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47]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轉依義別,略有四種:一、能轉道,此復有二:一、能伏道,謂伏二障隨眠勢力,令不引起二障現行。此通有漏、無漏二道,加行、根本、後得三智,隨其所應,漸頓伏彼。二、能斷道,謂能永斷二障隨眠。此道定非有漏加行,有漏曾習,相執所引,未泯相故,加行趣求所證所引,未成辦故。」

[48] 「述曰:以有漏心加行智及有漏後得智:一、是曾習;二、相執所引;三、未能泯伏滅此相故,不能斷惑;四、或加行智是能趣求所證真如,趣求所引無分別智,未成辨故,不能斷惑。由無分別智是加行所引,真如是加行所趣求證,即由所引無分別智,能證所證真如成辨故,能斷二障,非加行智。

        問︰若加行智不通無漏,言有漏心,已攝加行,更言加行,復何所須?若加行智通無漏,不須作此問答分別。

        答︰以三智中,加行智亦無分別,此有漏道亦有加行、無間、解脫。前言有漏,攝彼三道,後言加行,為簡三智中根本、後得智別,故復重說。」---《成唯識論述記》卷第十末

[49] 根本智 又作根本無分別智、如理智,無分別智之一。相對於後得智,乃諸智之根本,以其能契證真如之妙理,平等如實,無有差別,故亦稱無分別智。此為體得究極真理的智慧,修唯識行,至通達位,證得所取之境空,能觀之智空,證此二空之智,無能緣所緣之差別,故名無分別智。見《成唯識論》卷九。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50] 後得智 依根本智而契悟真理,悟後所得的濟度眾生的智慧,稱後得智。根本智是離分別之念的智慧,由證得根本智後,再起分別一切差別之相的智慧,稱為分別智,又稱後得智。見道位的菩薩,就是以此根本、後得二智,緣真俗二境。《攝大乘論釋》曰:「如來本識永離一切解脫障及智障,此識或名無分別智,或名無分別後智。若於眾生起利益事一分名俗智,若緣一切無性起一分名真如智,此二合名應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51] 【六行】(名數)有佛之六行與外道之六行。佛之六行,六度之行也。金剛三昧經曰:「大力菩薩言:云何六行?願為說之。佛言:一者十信行,二者十住行,三者十行行,四者十迴向行,五者十地行,六者等覺行。」性靈集八曰:「牟尼善逝,開六行於娑婆。」外道之六行:一自餓外道,二投淵外道,三赴火外道,四自坐外道,五寂默外道,六牛狗外道也。見涅槃經十六,智度論五,三藏法數二十七。又,外道之六行觀也。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編)】

[52] 極果(術語)至極之證果。謂佛之正覺也。是為因位修行之結果。光明文句七曰:「菩提極果積行方剋。」大乘義章八曰:「無漏極果,所謂盡智及無生智。」法華文句四上曰:「妙因斯滿,極果頓圓。」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3]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二、能斷道,謂能永斷二障隨眠。此道定非有漏加行,有漏曾習,相執所引,未泯相故,加行趣求所證所引,未成辦故。」

[54]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有義:根本無分別智親證二空所顯真理,無境相故,能斷隨眠,後得不然,故非斷道。

        有義:後得無分別智雖不親證二空真理,無力能斷迷理隨眠,而於安立、非安立相明了現前,無倒證故,亦能永斷迷事隨眠,故《瑜伽》說:「修道位中有出世斷道,世出世斷道,無純世間道能永害隨眠,是曾習故,相執引故。」」

[55]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由斯理趣,諸見所斷及修所斷迷理隨眠,唯有根本無分別智親證理故,能正斷彼;餘修所斷迷事隨眠,根本、後得俱能正斷。」

[56] 業性(術語)又曰業體。業之自體也。華嚴經二曰:「業性廣大無窮盡。」(業體) 業體 (術語)又云業性。正招苦樂異熟之異熟因也。小乘以表色無表色之色法為業體。大乘以思心所之現行及種子為業體,於所行之思心所上假立表色之名,於種子上假立無表色之名。成實論以之為非色非心之法,(業)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7] 【九識義】乃將識分作九種之義。<一>即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再加末那識(即第七識)、阿梨耶識(即阿賴耶識)(以上為八識)、阿摩羅識等,合為九識。小乘佛教立六識,大乘佛教地論宗、唯識宗立八識。真諦系之攝論宗復舉第九阿摩羅識(無垢識、真如識),成立九識義。據宗鏡錄卷四所釋,九識即:(一)眼識,眼與色為緣而生眼識,為能見者。(二)耳識,耳與聲為緣而生耳識,為能聽者。(三)鼻識,鼻與香為緣而生鼻識,為能嗅者。(四)舌識,舌與味為緣而生舌識,為能嘗者。(五)身識,身與觸為緣而生身識,為能覺者。(六)意識,意法為緣而生意識,能分別前五根所緣色等五塵境界。(七)末那識,又稱分別識。此識本無定體,即第八識之染分,依第八識自證分而生,緣第八識見分而執為我,為第六識之主,執轉第六識所緣善惡之境而成染淨者皆由此識。(八)阿賴耶識,意譯作藏識。此識染淨同源,生滅和合,具有相分、見分、自證分、證自證分等四分。(九)阿摩羅識,意譯作清淨識、白淨無垢識。此識乃一切眾生清淨本源心地,諸佛如來所證法身果德,在聖不增,在凡不減,非生死之能羈,非涅槃之能寂,染淨俱泯,湛若太虛。〔大乘密嚴經卷中、卷下、大乘入楞伽經卷九、成唯識論述記卷一本、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一末〕

 <二>顯識論特立九識之說。謂三界有二種識,一為顯識,一為分別識。顯識為本識,依其轉作五塵四大等之作用分為九種,即:(一)身識,轉作眼等五根相似之身之識。(二)塵識,轉作色等六塵之識。(三)用識,轉作眼識等六識之識。(四)世識,轉作三世之識,又生死相續不斷謂之世。(五)器識,轉作器世間及十方三世之識,又作處識。(六)數識,能算計量度之識。(七)四種言說識,能見聞覺知之識。(八)自他異識,轉作六趣身自他各異之識。(九)善惡生死識,一切生死不離人天四趣善惡之意,能轉作此等事之識。p160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58] 【真性】p0918 瑜伽九十三卷二十一頁云:所知實性、故名真性。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9] 【依他】(術語)非自然之法,而為依於他之因緣而起之法,是曰依他法,亦云依他起性。三性之一。成唯識論八曰:「由斯理趣,眾緣所生。心心所體,及相見分,有漏無漏,皆依他起。依他眾緣,而得起故。」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編)】

[60] 【加行道】梵語 prayoga-ma^rga。乃加功力進修之道。為四道之一。又作方便道。即為斷除煩惱而預備加功用行的修行之道,修此方便加行,能引後無間道而趣向涅槃之道。與唯識五位中之加行位相同,即「見道」之前的四善根(煖、頂、忍、世第一法)之位。據俱舍論卷二十五載,經由加行道可生起其後之無間道。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二(大四五·二八二下):「加行者,加功用行,欣求斷道。」〔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八、成唯識論卷九、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九、俱舍論卷二十一〕((參照:加行)1570、「加行位」1570)p1571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61] 【無間道】梵語 a^nantarya-ma^rga,巴利語 a^nantarika-magga。指開始斷除所應斷除之煩惱,而不為煩惱所障礙之修行,由此可無間隔地進入解脫道。又作無礙道。四道之一。乃正斷除煩惱之位,生起於加行道之後,而在解脫道之前。俱舍論卷二十五(大二九·一三二上):「無間道者,謂此能斷所應斷障。」

 凡煩惱皆於無間道斷除之,於見道十五心中,八忍皆屬於無間道。又修道所斷之惑,於九地各有九品,故能治之無間道亦各有九品。其中,斷除有頂地第九品惑之最後無間道,稱為金剛喻定。無間道通於有漏、無漏,然唯有頂之斷惑屬於無漏,而不通於有漏。又於有漏之六行觀,緣「上地」之諸有漏法,觀靜、妙、離等三行相之一,稱為解脫道;緣「下地」之諸有漏法,觀粗、苦、障等三行相之一,稱為無間道。無間道以斷惑(斷煩惱之種子)為目的,解脫道以證得真理為目的,因無間道之斷惑仍殘留習氣,至解脫道時,捨此而證寂滅之理,此稱為無間道斷、解脫道捨證。又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二,於說明暸相等七種作意與四道之相攝中,以遠離、加行究竟果等二作意攝於無間道中。〔大毘婆沙論卷九十、俱舍論卷二十三、順正理論卷六十三、成唯識論卷九〕((參照:六行觀)1263、「四道」1789)p5123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62] 【解脫道】梵語 vimukti-ma^rga。為四道之一。乃於無間道斷惑之後,生出一念之正智,以此正智證悟真理之位。此一正智,乃解脫迷惑之智,故稱解脫道。無間道則為煩惱正行斷滅之位,為解脫道之前位。解脫道、無間道,再加上加行道、勝進道,稱為四道。〔大毘婆沙論卷六十四、俱舍論卷二十三、卷二十五〕p5604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63] 【勝進道】梵語 vis/es!a-ma^rga,巴利語 vi^sesa-magga。勝,殊勝之義;進,昇進之義;道,通道、過程之義。即指比前階段更殊勝而進趣完全解脫之修行過程。又稱勝道。為四道之一。即於「解脫道」後,為更進一步斷除餘品之煩惱而進修方便;或安住於前時之加行(方便)、無間、解脫等階段。勝進道有二種,其一係為更斷餘品煩惱而進趣,即於四道中之解脫道,或於斷一品之煩惱後,更於無間道為斷除餘品之煩惱而修方便;於此,對前品而言,稱為勝進道,朢後之所斷,則稱方便道,或無間道、解脫道。其二乃不求勝進而生知足等相,或對於已斷之煩惱惟作觀察而已。即於解脫道之後,於無間道不修方便,僅於前品生知足之想,不求勝進,或住於放逸而不進修,或於已斷之法,以觀察智而更觀察,亦稱勝進道。其中,前義乃朢後之所斷而修方便,此為勝進之原意,如是則加行、無間、解脫等三道即等於勝進道,三道之外,別無勝進之體,亦無別立勝進之必要;若以後義而言,則於其餘三道外,別有勝進道,即安住於前品,或觀察思惟而更不進趣後品。〔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九、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九,大毘婆沙論卷六十六、順正理論卷七十一〕p4864  FROM:【佛光大辭典(慈怡 主編)】

 

線上請書:

樂天Kobo

Readmoo讀墨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