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08

第三、離合會釋者,離者,別也;合者,同也。

謂諸經論各各別說諸觀等名,今合解之,但是唯識之差別義,非體異也。

一名有三十一類。

《花嚴》等中,遮境離識,名為唯心;

《辨中邊論》遮邊執路,名為中道;

《般若經》中,明簡擇性,名為般若波羅蜜多;

《法花經》中,明究竟運[1],名曰一乘。

此之四名,通能所觀、真俗境觀。

正智唯真,加行、後得,並通真俗。

若言證者,後得唯俗。

《法花》有說唯依果智[2],但說三車[3]在門外故,宅中出者,名衣裓[4]、机[5]案及門,不與乘名。

理亦不然。

聲聞、緣覺、不退菩薩乘此寶車直至道場,故通因位。

《勝鬘經》中,六法既為大乘故說,故通加行。

至乘章中,當具顯示。

《勝鬘經》中,

遮餘虛妄,名一實諦;

顯法根本,亦名一依;

由空為證,又是空性,亦名為空;

彰異出纏,顯攝佛德,佛從中出,名如來藏[6]

明體不染真實法性,名自性清淨心[7]

功德自體,亦名法身[8]

《無垢稱經》遮理有差別,名不二法門;

《大慧經》中,表無起盡,亦名不生不滅[9]

《涅槃經》中,彰法身因,多名佛性[10]

《楞伽經》中,表離言說,名不思議[11]

《瑜伽》等中,顯不可施設,名非安立[12]

《攝大乘》等,顯此遍常等,名圓成實[13]

《對法論》等,明非妄倒,名曰真如[14]

此十三類名,唯所觀理,唯真智境。

恐文繁廣,略舉爾所,非更無也。

謂法界[15]、法性[16]、不虛妄性[17]、不變異性、平等性[18]、離生性[19]、法定[20]、法住[21]、法位[22]、真際[23]、虛空界[24]、無我[25]、勝義[26]、不思議界[27]等十四名,如《大般若》[28]廣釋。

合前三十一單名。

二名有四。

《瑜伽論》[29]中,施設[30]、非施設,淺深異故,名為安立[31]、非安立諦[32]

《勝鬘經》有作四聖諦、無作四聖諦;

《涅槃經》中,亦名勝義、世俗二諦;

《顯揚論》中,能詮[33]、所詮[34],名名事二法。

此之三名,通能所觀,亦真亦俗,初中後智。

《攝大乘》等,顯所執無,名生法二無我[35],亦通能所觀,唯真非俗,通初中後智。

三名有四。

《解深密》等,顯一切法有無、事理、種類差別,名為三性[36];顯三俱無遍計所執,亦名三無性[37]

此二唯所觀,亦通三智、真俗二境。

若言三性等觀者,唯能觀非所觀,通三智及真俗。

《瑜伽》等中,明離繫之方便,亦名三解脫門[38];表印深理,名三無生忍[39]

唯能觀非所觀,唯本後二智,通真及俗。

四名有四。

菩薩地[40]中,明義總集,名四嗢拕南[41]:諸行無常[42],有漏皆苦[43],諸法無我[44],涅槃寂靜[45]

《大智度論》顯宗差別,名四悉檀[46]

一、世界悉檀;

二、第一義諦悉檀;

三、對治悉檀;

四、各各為人悉檀。

此上二門,通能所觀、真俗、三智。

諸論以初觀麤,亦名四尋思,唯能觀非所觀,唯加行智,非中後智,通真俗二。

諸論以後觀細,亦名四如實智,亦唯能觀非所觀,通三智,真俗所攝。

五名有一。

《仁王經》[47]中,位別印可,亦名五忍[48]

一、伏忍[49],在地前伏印故;

二、信忍[50],在初、二、三地,創得不壞信,相同世間類故;

三、順忍[51],在四、五、六地,順為出世行故;

四、無生忍[52],在七、八、九地,長時任運觀無相理故;

五、寂滅忍[53],在十地、佛地,因果位中,圓滿寂故。

唯能觀非所觀,初唯加行智,後可通餘智,皆通真俗。

或名六現觀[54]、七覺支[55]、八聖道[56]、九奢摩佗[57]、十無學法[58]、四念住[59]、四正斷[60]、四如意足[61]、五根[62]、五力[63]等,非菩薩正觀[64],故不別說。

如是一切,雖異名說,皆是此中唯識境智[65]差別名也。

第四、何識為觀者,

大眾部等,說六識有染,皆能離染;犢子部等,說五識非染,亦非離染,第六俱有;薩婆多等,六識有染,離染唯第六;於大乘中,古德或說七識修道、八識修道:皆非正義,不可依據。

若能觀識,因唯第六,《瑜伽》第一云能離欲是第六意識不共業故,通真俗、三智,餘不能起行、總緣觀理趣入真故。

《瑜伽》又云審[66][67]所緣,唯意識故。

第七由他引,亦為此觀,通中後智。

佛果通八識,能為唯識觀,三智通真俗、理事二門,成事非真,唯觀俗識。

此解依論,理或有真,但真如識定非能觀。

若論所觀,八識皆通因果二位,真識[68]亦爾。

第五、顯類差別者,

其圓成真性識,若加行、後得觀,是共相非別相,以總緣遍法故;根本智觀,是別相非共相,諸法別知故。

然體非共相,萬法不離此,理一無二故,亦可名共相。

諸經論云共相作意能斷惑者,依此道理及前加行并能詮說,然諸法上各自有理,內各別證,不可言共。

其幻性依他識,或說因果體俱一識,作用成多,一類菩薩義。

或因果俱說二,〈決擇分中有心地〉說:「謂本識及轉識。」

 

或唯因說三,《辨中邊》云:「識生變似義,有情我及了。」[69]

 

《三十唯識》云:「謂異熟思量,及了別境識。」[70]

 

多異熟性,故偏說之。

阿陀那[71]名,理通果有。

或因果俱說三,謂心、意、識。

或唯果說四,《佛地經》等,說四智品[72]

或因果俱說六,《勝鬘經》中說六識。

或因果俱說七,諸教說七心界[73]

或因果俱說八,謂八識。

或因果合說九,《楞伽》第九頌云:「八九種種識,如水中諸波。」[74]

 

《無相論》[75]《同性經》[76]中,若取真如為第九者,真俗合說故。

今取淨位第八本識以為第九,染淨本識各別說故。

《如來功德莊嚴經》云,如來無垢識,是淨無漏界,解脫一切障,圓鏡智相應[77]

此中既言無垢識與圓鏡智俱,第九復名阿末羅識,故知第八識染淨別說,以為九也。

或因八果三識,《佛地》等云,前十五界唯有漏故。

或因八果七識,安慧論師云,末那唯染故。

或因果俱八識,如護法等正義所說。

依他識中,

或說唯一自證分[78],謂安慧[79]師;

或說唯二,見[80]、相分[81],難陀[82]師;

或說有三,自證、見、相分,陳那[83]師;

或說四分,加證自證分[84],護法[85]師。

 

[1] 校勘諸本皆為運,然應當「道」。如《妙法蓮華經玄贊》卷第二末: 「贊曰:此一頌勤。此通被甲、攝善二種,略無利樂有情精進。精進有五,謂被甲、加行、無下、無退、無足,即經所說有勢、有勤、有勇、堅猛、不捨善軛。最初發起猛利樂欲名被甲;次起堅固勇悍方便名加行;次為證得不自輕蔑,亦無怯懼名無下;次能忍受寒熱等苦,於劣等善不生喜足,名無退;次能證入諸諦現觀等,欣求後後勝品功德,名無足。二乘究竟道,欣大菩提故;諸佛究竟道,樂利樂他故。初一名被甲,後四名攝善。此中合名勇猛精進。」

[2] 彼果智體 p0800攝論一卷二頁云:三種佛身:一、自性身,二、受用身,三、變化身;說名彼果智體。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 三車 ﹝出法華經﹞三車者,車即運載之義。喻三乘之人,各以所乘之法,運出三界,而至涅槃也。(三乘者,菩薩乘、緣覺乘、聲聞乘也。三界者,欲界、色界、無色界也。梵語涅槃,華言滅度。)

  〔一、羊車〕,羊車者,以羊挽車,故名羊車。喻聲聞之人,修四諦行,求出三界,但欲自度,不顧他人。如羊之奔逸,竟不回顧後群,故以羊車喻之。經云:如彼諸子,為求羊車,出於火宅。是也。(四諦者,苦諦、集諦、滅諦、道諦也。)

  〔二、鹿車〕,鹿車者,以鹿挽車,故名鹿車。喻緣覺之人,修十二因緣行,求出三界,而略有為他之心,如鹿之馳走,即能回顧後群,故以鹿車喻之。經云:如彼諸子,為求鹿車,出於火宅。是也。(十二因緣者,一無明、二行、三識、四名色、五六入、六觸、七受、八愛、九取、十有、十一生、十二老死。)

  〔三、牛車〕,牛車者,以牛挽車,故名牛車。喻三藏教菩薩之人,修六度行,但欲度人出於三界,而不求自出,如牛之荷負,安耐一切普運,故以牛車喻之。經云:如彼諸子,為求牛車,出於火宅。是也。(三藏者,經藏、律藏、論藏也。六度者,一布施、二持戒、三忍辱、四精進、五禪定、六智慧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4] 裓 ㄍㄜˊ,衣服的前襟。唐·柳宗元〈送文暢上人登五臺遂遊河朔序〉:「然後蔑衣裓之贈,委財施之會不顧矣。」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8%A3%93

[5] 「機」的異體字。織布的器具。《史記·卷七一·樗里子甘茂傳》:「其母投杼下機,踰牆而走。」唐·杜牧〈杜秋娘〉詩:「寒衣一匹素,夜借鄰人機。」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A9%9F

[6] 如 一切有情是如來藏等 p0017佛地經論三卷十七頁云:又淨法界,若無差別一切種淨;則名一切如來法身。亦名如來真實體性。於一切時,常無變故。由此法界,一切有情心相續中,平等有故;說如是言:一切有情是如來藏。一切有情皆有佛性。為引不定種姓有情,令心決定趣大乘故;就有如來種姓有情,說如是言:一切有情皆當作佛。如有說言:一切無常,一切皆苦;如是皆說少分一切;非全一切。若不爾者;便違所說五種種姓。諸佛功德應當有盡。無所度故。則違所說如來功德常無所盡。不應無益常住世間。本期度生,求佛果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 自性清淨心 謂吾人的心本來清淨,也就是心性本淨之意。此心又稱為如來藏心、佛性、真如、法界、法性等等。 FROM:【佛學常見辭彙(陳義孝)】

[8] 法身 p0757攝論三卷十四頁云:諸佛法身,以何為相?應知法身略有五相。一、轉依為相。謂轉滅一切障雜染分依他起性故;轉得解脫一切障,於法自在轉,現前清淨分,依他起性故。二、白法所成為相。謂六波羅蜜多圓滿,得十自在故。此中壽自在、心自在、眾具自在、由施波羅蜜多圓滿故。業自在、生自在、由戒波羅蜜多圓滿故。勝解自在、由忍波羅蜜多圓滿故。願自在、由精進波羅蜜多圓滿故。神力自在、五通所攝、由靜慮波羅蜜多圓滿故。智自在、法自在、由般若波羅蜜多圓滿故。三、無二為相。謂有無無二為相。由一切法、無所有故;空所顯相、是實有故。有為無為無二為相。由業煩惱、非所為故;自在示現有為相故。異性一性無二為相。由一切佛所依、無差別故;無量相續現等覺故。此中有二頌。我執、不有故;於中無別依。隨前能證別,故施設有異。種姓異、非虛、圓滿、無初故;無垢依、無別;故非一非多。四、常住為相。謂真如清淨相故;本願所引故;所應作事,無竟期故。五、不可思議為相。謂真如清淨,自內證故;無有世間喩能喩故;非諸尋思所行處故。

  二解 無性釋九卷五頁云:法性卽身,故名法身。或是諸法所依止處,故名法身。

  三解 成唯識論十卷十四頁云:此牟尼尊所得二果,永離二障,亦名法身。無量無邊力無畏等大功德法所莊嚴故。體依聚義,總說名身。故此法身、五法為性。非淨法界獨名法身。二轉依果、皆此攝故。又云:卽此自性、亦名法身。大功德法所依止故。

  四解 佛地經論七卷十二頁云:自性法者:卽是如來初自性身。體常不變,故名自性。力無畏等諸功德法所依止故;亦名法身。又云:又法身者:究竟轉依真如為相。一切佛法平等所依。能起一切自在作用。一切白法增上所顯。一切如來平等自性。微妙難測,滅諸分別,絕諸戲論。故契經言:諸佛法身、不應尋思,非尋思境;超過一切尋思戲論。又云:法身清淨真如為體。真如卽是諸法實性。法無邊際,法身亦爾。遍一切法,無處不有。猶如虛空,不可說其形量大小。就相而言,遍一切處。

  五解 如法身有何等相中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9] 不生不滅 此是「生滅」的相對詞,為常住之意,形容涅槃時,亦每以「不生不滅」以表示之。如《般若心經》形容法性,謂:「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即世間一切存在,其「無實體」的特性(法性),即不生不滅。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10] 佛性(術語)佛者覺悟也,一切眾生皆有覺悟之性,名為佛性。性者不改之義也,通因果而不改自體是云性,如麥之因,麥之果,麥之性不改。華嚴經三十九曰:「佛性甚深真法性,寂滅無相同虛空。」涅槃經二十七曰:「一切眾生悉有佛性,如來常住無有變易。」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1] 不思議(雜語)甚深之理及希奇之思慮在言議之外,謂之不思議。(不可思議)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2] 非安立 (術語)對於安立之稱。諦理有差別與名義之施設曰安立。無差別無名言曰非安立。真如之諦理。立此二門。唯識述記九末曰:「有差別名言者名安立,無差別離名言者非安立也,安立者施設義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3] 圓成實 p1240成唯識論八卷十八頁云:二空所顯圓滿成就諸法實性,名圓成實。顯此遍常,體非虛謬。簡自共相虛空我等。無漏有為、離倒究竟,勝用周徧,亦得此名。然今頌中,說初非後。此卽於彼依他起上,常遠離前徧計所執、二空所顯真如為性。又云:依他起上彼所妄執我法俱空。此空所顯識等真性,名圓成實。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4] 真如(術語)梵音部多多他多Bhūtatathatā(此梵語出於金剛經之梵本,譯曰真如性),真者真實之義,如者如常之義,諸法之體性離虛妄而真實,故云真,常住而不變不改,故云如。唯識論二曰:「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謂此真實於一切法,常如其性,故曰真如。」或云自性清淨心,佛性,法身,如來藏,實相,法界,法性,圓成實性,皆同體異名也。唯識述記二本曰:「真以簡妄,如以別倒。初簡所執,後簡依他。或真以簡有漏非虛妄故,如以簡無漏非有為故。真是實義,如是常義,故名真如。」探玄記八曰:「不壞曰真,無異曰如。前則非四相所遷,後則體無差別,此約始教。又不變曰真,順緣稱如。由前義故,與有為法非一。由後義故,與有為法非異。二義同為一法,名曰真如。」大乘止觀曰:「此心即自性清淨心,又名真如,亦名佛性,亦名法身,亦名如來藏,亦名法界,亦名法性。」往生論註下曰:「真如是諸法正體。」教行信證證卷曰:「無為法身即是實相,實相即是法性,法性即是真如,真如即是一如。然則彌陀如來從如來生,示現報應化種種身也。」雜阿含經二十一曰:「以一乘道,淨眾生,離憂悲,得真如法。」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5] 法界(術語)梵名達磨駄都Dharmadhātu,此云法界。又曰法性,亦曰實相。法界之義有多種,以二義釋之:一就事,一約理。就事而言:法者諸法也,界者分界也。諸法各有自體,而分界不同故名法界。然則法界者,法之一,一名為法界,總該萬有亦謂之一法界。是為嚴家所判四種法界中之事法界,臺家約於俗諦釋十法界之時即此義也。菩薩瓔珞本業經上曰:「無明者名不了一切法,迷法界起三界業果。」止觀五曰:「此十法各各因各各果,不相濫,故言十法界。」同輔行曰:「言法界者,法即諸法,界謂界分,相不同故。」資持記上一之三曰:「法界者十界依正也,塵沙者喻其多。」行事鈔上之一曰:「法界塵沙。」【又】界者,邊際之義,法者極法之邊際之言,言廣大深遠無過於此之語。如言法界萬靈,週徧法界等也。止觀三曰:「出法界外何處更別有法?」同五曰:「當知法界外,更無復有法而為次第也。」四教儀集註半字談五曰:「窮事邊際云法界。」往生要集上曰:「週徧法界,拔苦眾生。」又曰:「佛光明照法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約理而言,法相華嚴之釋意,指真如之理性而謂之法界。或謂之真如法性,實相,實際。其體一也。界者因之義,依之而生諸聖道,故名法界。又界者性之義,是為諸法所依之性故。又諸法同一性故名法界。唯識述記九末曰:「三乘妙法,所依相故,名為法界。」勝鬘經寶窟下末曰:「法界者,界即境界。即是因義,聖人四念處等,皆取此性作境故。」探玄記十八曰:「界有三義:一是因義,依生聖道故。攝論云:法界者一切淨法因故。又中邊論云:聖法因為義故,是故說法界。二是性義,謂是諸法所依性故,此經上文云法界法性,並亦然故也。三是分齊義,謂諸緣起相不雜故。」是四種法界中理法界之義也。嚴家臺家更指一一之法,法爾圓融,具足一切諸法,謂之法界。大乘止觀曰:「法者法爾故,界者性別故,以此心體法爾具足一切法,故言法界。」四教儀集註半字談五曰:「性惡融通曰法界。」止觀五曰:「又此十法,一一當體皆是法界,故言十法界。」是四種法界中之事事無礙法界也。又支配於因果之理之法相範圍名為法界。佛為超脫此範圍者,故佛獨屹立於法界之外。菩薩瓔珞本業經上曰:「於一法界有三界報。一切有為法,若凡若聖,若見著,若因若果,不出法界,唯佛一人在法界外。」又十八界之一。意識所緣之境云法界,即六塵中之法塵也。此中總該有為無為之一切法以悉為意識之所緣也。行宗記二下曰:「法塵一界,兼通色心。」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6] 法性 p0755成唯識論二卷四頁云:是法真理,故名法性。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7] 不虛妄性 (術語)真實性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8] 平等性(術語)真如者,週徧於一切諸法而為平等,故名,平等性。往生論註上曰:「平等是諸法體相。」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9] 離生性 (術語)出離生死之正性也。即聖者之正性。俱舍論所謂正性離生是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0] 法定(術語)法性十二名之一。真如之妙理,決定在諸法之中,故名法定。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1] 法住(術語)法性十二名之一。真如之妙理,必在一切諸法中住,故名法住。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2] 法位(術語)真如之異名。真如為諸法安住之位,故名法位。法華經方便品曰:「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大日經一曰:「佛法離法相,法住於法位。」宗鏡錄七曰:「言法位者即真如正位,故智論說:法性法界法住法位,皆真如異名。」又僧位謂之法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3] 真際(術語)真言之邊際,即至極之義,空平等之真性也。仁王經上曰:「以諸法性即真實故,無來無去無生無滅,同真際等法性。」維摩經阿閦品曰:「非有相非無相,同真際等法性。」楞嚴經一曰:「不能折伏娑毘羅咒,為彼所轉溺於婬捨,當由不知真際所指。」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4] 虛空界(術語)謂眼所見之大空也。中阿含經三十六曰:「譬如月無垢,遊於虛空界。」智度論一曰:「虛空界無量諸佛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5] 無我(術語)梵語Anātman,又云非我。常一之體,有主宰之用者為我,於人身執有此,謂之人我,於法執有此,謂之法我,於自己執有此,謂之自我,於他執有此,謂之他我。然人身者五蘊之假和合,無常一之我體,法者總為因緣生,亦無常一之我體,既無人我,無法我,則無自我他我,不待言矣。如此畢竟無有我,是究竟之真理也。金剛經曰:「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十地經論一曰:「無我智有二種,我空法空。」大乘義章二曰:「法無性實,故曰無我。」同三曰:「苦非我體,故名為無我。」俱舍光記二十六曰:「違我見故非我。」又曰:「非自在故非我。」又曰:「即蘊自體非我故非我,如言即捨非人。」止觀七曰:「為無智慧故,計言有我。以慧觀之,實無有我。我在何處?頭足支節,一一諦觀,了不見我。何處有人及以眾生?眾生業力機關,假為空聚。從眾緣生,無有宰主,如宿空亭。」原人論曰:「形骸之色,思慮之心,從無始來,因緣力故,念念生滅,相續無窮。如水涓涓,如燈焰焰。身心假合,似一似常。凡愚不覺之,執之為我。寶此我故,即起貪瞋癡等三毒。三毒擊意,發動身口,造一切業。」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6] 勝義(術語)對於世間或世俗之語而有勝義之語,謂勝於世間世俗義之深妙理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7] 不思議界(術語)真如之異名也。以真如為絕思慮言議之法界故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8] 即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經名)常略稱為大般若。四處十六會之說,唐玄奘譯,六百卷。開元目錄一曰:「唐太宗三藏聖教序,唐高宗三藏聖教記。」(縮印揭於目錄之首,及十六會有各沙門玄別序)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六百卷十六會說,一萬三百三十一紙。大唐三藏玄奘於玉華寺譯。」Mahāprājñāpāramitā。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9] 瑜伽師地論(書名)梵名Yogāoāryabhāmi-śāstra,百卷,彌勒菩薩說,唐玄奘譯。三乘之行人,謂為瑜伽師。瑜伽師所依所行之境界有十七聚,謂為瑜伽師地,瑜伽師之地也。此論明瑜伽師所行之十七地,故名瑜伽師地論。十七地者,第一五識身相應地乃至第十七無餘依地也。玄應音義二十二曰:「瑜伽,此譯云相應。一切乘境行果等所有諸法,皆名相應。境謂一切所緣境,此境與心相應,故名境相應。行謂一切行,此行與理相應,故名行相應。果謂三乘聖果,此果位中諸功德更相符順,故名果相應。師地,師謂三乘行者。由聞思等次第習行。如是瑜伽隨分滿足,展轉調化諸眾生,故名瑜伽師。師謂教人以道者之稱也。舊經中言觀行人者也。地謂境界所依所行。或所攝義,是瑜伽師所行境界,故名為地。即十七地也。」佛去世後一千年中,無著菩薩自阿踰陀國講堂昇夜摩天受於彌勒菩薩,晝日為大眾宣說者。本論之著述如下:瑜伽論略纂十六卷,唐窺基撰。瑜伽論劫章頌一卷,唐窺基撰。瑜伽倫記四十八卷(或作二十四卷),唐遁倫集撰。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0] 施設(術語)安立之義,建立之義,發起之義。唯識述記三末曰:「言施設者,安立之異名。建立發起者,亦名施設。」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1] 即 安立諦 安立即施設差別的意思。亦即用語言、名相來區別種種事物。反之,無差別、離名言者為非安立。非安立乃超越相對的差別,不以語言、名相表示。據《唯識二十論述記》卷上,舉出安立四義,即:一、 安置,係於已存在之事理上,建立其存在之依據。二、施設,係廣以道理施設教法之理趣。三、開演,係對於未經闡說之事理加以新說,或將已有之舊說加以廣說者。四、可建,係對言亡慮絕之法性境界,以教理相稱,可通解此境界之語言表達者。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32] 非安立諦(術語)一曰非安立真如。諦者,真如之理誠實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又 非安立諦何緣顯示 p0719瑜伽六十四卷十五頁云:問:若安立諦,建立為諦;何因緣故;更復顯示非安立諦?答:若離非安立諦;二種解脫,不應道理。謂於相縛及麤重縛。所以者何?若有行於諸安立諦;彼一切行,皆行有相。行有相故;於諸相縛,不得解脫。於諸相縛不解脫故;於麤重縛,亦不解脫。若有行於非安立諦;不行於相。不行相故;於諸相縛,便得解脫。於諸相縛得解脫故;於麤重縛,亦得解脫。問:若卽由彼行有相心,於二種縛,解脫清淨;有何過失?答:若有極善定心,依第四靜慮順決擇分善法中轉,緣諸諦境,彼諸行者,於二種縛,應得解脫,究竟清淨。然不清淨。故不應理。又世間道出世間道二種差別,應不可立。然彼二道,有相無相,有差別故;不應道理。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3] 即 能詮相 p0893瑜伽八十一卷五頁云:能詮相者:謂卽於彼依止名等,為欲隨說自性差別,所有語言。應知此卽是徧計所執自性相。此徧計所執自性,有差別名。所謂亦名徧計所執,亦名和合所成,亦名所增益相,亦名虛妄所執,亦名言說所顯,亦名文字加行,亦名唯有音聲,亦名無有體相。如是等類、差別應知。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4] 即 所詮相 p0737瑜伽八十一卷五頁云:所詮相者:謂相等五法。如五事中已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5] 二無我(名數)一、人無我,自主自在之我為我。凡夫不了五蘊假合和之義,固執實有自主自在之人體,曰人我,今了五蘊假和合之義,達實無人體,曰人無我,是為小乘之觀道,以斷煩惱障,而得涅槃者也。二、法無我,固執諸法有實體,有實用,曰法我,今了諸法因緣生之義,達實無自性,曰法無我,是為大乘菩薩之觀道,以斷所知障,而得菩薩者也。小乘唯悟人無我,菩薩則二無我皆悟。楞伽經一曰:「大慧菩薩摩訶薩善觀二種無我相,云何二種無我相?謂人無我,及法無我。」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6] 三性 1、唯識宗把宇宙萬法分為三種性質,即徧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普徧計度一切法,然後顛倒迷執,認為或有或無者,名徧計所執性;萬法皆無自性,不能單獨生起,須靠眾緣具備,然後乃生,名依他起性;諸法的本體,名為法性,亦叫真如,湛然常住,徧滿十方,具有圓滿成就真實之性,名圓成實性。此中徧計為妄有,依他為假有,圓成為實有。

  2、善性、惡性、無記性。善性是現世及來世對自他都有益處者,如信等善心及善心所起的一切善根是;惡性是於現世及來世對自他都有害處者,如貪等惡心及惡心所起的一切惡業是;無記性是非善非惡,無可記別之法。 FROM:【佛學常見辭彙(陳義孝)】

[37] 三無性(名數)楞伽經唯識論等所明。對遍等三性之有法而說相等三無性之空義:一、相無性,一切眾生以妄心向因緣生之事物,計度有我有法之我法相名為遍計所執性。此遍計所執性之法,如認繩而浮蛇之相。其相非實有。故名相無性。二、生無性,一切諸法,不關於本來妄心,由因緣相和而生者,謂之依他起性。此依他起性之法為因緣生,因緣生無實性,恰如繩之因緣生,無繩之實體,故名為生無性。三、勝義無性,真如為圓為常,為一切有為法之實性,故謂之圓成實性。離此圓成實性,一切有無之諸相,名為勝義無性。勝義者,名於圓成實性。圓成實性為絕待之法,故不帶何等之相,如麻中無蛇與繩之相。即空真如也。又名相無性,無自然性,法無性。唯識論九曰:「依此三性立彼三無性。(中略)稱三無性,謂即相生勝我無性。」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8] 三解脫門 p0195瑜伽二十八卷三頁云:復有三解脫門。一、空解脫門。二、無願解脫門。三、無相解脫門。云何建立三解脫門?謂所知境,略有二種。有、及非有。有、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於有為中,且說三界所繫五蘊。於無為中,且說涅槃。如是二種,有為無為,合說名有。若說於我,或說有情,命者、生者等;是名非有。於有為中,見過失故;見過患故;無所祈願。無祈願故;依此建立無願解脫門。於有為中,無祈願故;便於涅槃,深生祈願,見極寂靜,見甚微妙,見永出離。由於中見永出離故;依此建立無相解脫門。於其非有無所有中,非有祈願,非無祈願。如其非有,還則如是知為非有,見為非有。依此建立空解脫門。是名建立三解脫門。

二解 顯揚二卷十六頁云:解脫門者:謂三解脫門。一、空解脫門。二、無相解脫門。三、無願解脫門。空有二種。一、所知。二、智。所知者:謂於眾生遍計性所執法中,及法遍計性所執法中,此二遍計性,俱離無性;及彼所餘無我有性。於諸法中遍計性無。卽是無我性有。於諸法中無我性有,卽是遍計性無。卽於此中有及非有無二之性,無分別境。智者:謂緣彼境,如實了知。無相亦有二種。一、所知。二、智。所知者:謂卽所知空境。由此境相,一切諸相之所不行。智者:謂如前說。無願亦有二種。一、所知。二、智。所知者:謂由無智故,顛倒所起諸行相貌。智者:謂緣彼境,厭惡了知。空行者:謂於諸行,我不可得;及諸相中,世俗分別法不可得。無相行者:謂卽於諸行中,眾生無我性可得;及諸相中,世俗分別法無我性可得;及於滅中,滅靜妙離行。無願行者:謂無常、苦、不淨、如病、如癰、如箭、因、集、生、緣行。緣智空道,作道如行出行,此亦是空行。緣智無相道,作道如行出行,此亦是無相行。緣智無願道,作道如行出行,此亦是無願行。若無差別,總名空無相無願者:此通聞思修所生之慧,世、及出世,應知。若名空無相無願三摩地者;唯是修所生慧,通世出世,應知。若名空無相無願解脫門者;此唯出世應知。

三解 顯揚六卷六頁云:問:如經中說三解脫門。彼云何建立?答:由三自性故。謂由遍計所執自性故;建立空解脫門。由依他起自性故;建立無願解脫門。由圓成實自性故;建立無相解脫門。

四解 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卷十二頁云:此三三摩地,亦名三解脫門。問:三摩地與解脫門有何差別?答:三摩地通有漏無漏。解脫門唯無漏。問:何故解脫門唯無漏耶?答:有漏有縛,為解脫門,不應理故。問:依何義立解脫門耶?為依入正性離生?為依盡漏?設爾;何失?若依入正性離生,立解脫門者;則應唯苦法智忍相應定,名解脫門。若依盡漏,立解脫門者;則應唯金剛喻定名解脫門。答:應作是說:俱依二義,立解脫門。然解脫門,總攝一切無漏定。謂一切聖道,皆名正性離生。得一切聖道時,皆名為入。斷諸漏時,皆名盡漏。四道俱定,皆有盡義。如世第一法無間,苦法智忍現在前時,得空三摩地;名入正性離生。苦現觀無間,集現觀現在前時,得無願三摩地;亦名入正性離生。集現觀無間,滅現觀現在前時,得無相三摩地;亦名入正性離生。餘位無間,起無漏定時,應知亦爾。見道位中,別起無漏三三摩地,別盡諸漏。修道位中,總起無漏三三摩地,總盡諸漏。無學位中,總起無漏三三摩地,總遮諸漏,亦名盡漏。是故三解脫門,總攝諸無漏定。問:何故名解脫門?答:涅槃,名解脫。依此三三摩地,能趣證解脫;故名解脫門。復次如排楯故,名解脫門。如闘戰時,先以排楯,防捍怨敵;後以利劍,斷怨家頭,令墮戰場;隨意所趣。如是行者,與煩惱怨敵共闘戰時,先以三解脫門,排楯防捍煩惱怨敵;後以無漏慧劍,斷煩惱成就性頭,令墮不成就性地;如本所願,趣向涅槃。如契經說:定、是正道,不定、是邪道。定心、得解脫,非不定心。是故無漏三三摩地,是解脫門。非有漏定。如彼廣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9] 三無生忍  「忍」是體悟、認識事理而心安的意思。三無生忍,是唯識宗依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等三自性所立。無生忍為無生法忍的略稱。遠離生滅的真如實相理體,稱為無生法;真智安住於此理而不動,稱為無生法忍。因菩薩觀諸法性空,入於見道初地,而了見一切法畢竟不生之理,是為無生法忍。《瑜伽師地論》卷七十四載,不退轉地之菩薩,依遍、依、圓等三性,可得如下三種之無生忍:一、本性無生忍,謂菩薩觀遍計所執之體性都無。二、自然無生忍,謂菩薩觀依他起諸法皆為因緣所生。三、惑苦無生忍,又作煩惱苦垢無生忍。菩薩證知諸法之實性為真如法性,安住於無為,不與一切雜染相應,而本自寂靜。《成唯識論述記》卷九載:「顯揚云,此三忍在不退地,即初地已去、證三性時,得此三也。」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40] 菩薩地 p1127瑜伽釋十八頁云:菩薩地者:希求大覺,悲愍有情,或求菩提,志願堅猛;長時修證永出世間大行大果;故名菩薩。如是菩薩種姓發心修行得果,一切總說為菩薩地。

二解 如瑜伽三十五卷至五十卷廣說。

三解 瑜伽五十卷十六頁云:如是圓滿、顯示一切菩薩學道、及學道果,名菩薩地。具說一切菩薩學道、及學道果、一切種教、實依處故。又此菩薩地、亦名菩薩藏摩怛理迦。亦名攝大乘。亦名開示壞路。亦名無障智淨根本。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1] 即 憂陀那 (術語)Udāna,又作優陀那,烏陀南,鄔陀南,優檀那,鄔駄南,鬱陀那等。發語言時喉中之風。智度論六曰:「如人欲語時,口中風出,名優陀那。此風出己,還入至臍,觸臍響出,響出時觸七處退,是名語言。」【又】譯曰丹田。圓覺經大鈔十一之下曰:「有師言:臍下一寸,名憂陀那,此云丹田。」名義集六曰:「優陀那,天台禪門曰:此云丹田,去臍下二寸半。」【又】譯曰中。天台之禪門口訣曰:「一脈直往趣臍,號曰優陀那風,優陀那者中也,故號此脈為中脈也。」【又】譯曰自說。十二部經中之無問自說經。無人問,佛自說法者。俱舍光記一曰:「鄔陀南,此云自說。即十二部經中第五,自說經也。無人問佛自說故。若言嗢陀南,此云集散,集散說故;或言集施,集所說義,施有情故。」慧苑音義上曰:「鄔駄南,此云無問自說。」玄應音義二十一曰:「鄔陀南,此言自說,舊言鬱陀那。」同二四曰:「鄔陀南舊曰優陀那,自言自說,謂不待請問而自說也,即無問自說經是也。」【又】譯曰印,標相,總略。一切行無常等之四法印也。瑜伽倫記十一之下曰:「四烏拕南,若作嗢字者,皆須改正,舊語不正。名四優陀那,翻名為印,今翻名說。即世尊常誦說,此義似無問自說,隨義傍翻,亦得名印。或名總略義,或名標相,如說無常是有為標相。(中略)涅槃寂靜,是無為法標相。若名嗢拕南,則名集施。」大乘義章二曰:「優檀那者,是外國語,此名為印,法相楷定不易之義名印也。」華嚴經大疏鈔十八曰:「優檀那此名標相。」同鈔曰:「嗢陀南此云集施,應與鄔陀南異。今論亦云嗢陀南,或譯之少巧。」同二十二曰:「鄔陀南者,舊為優陀那訛也。正翻為說,義當無問自說。」案四法印之頌,亦曰四烏拕南,又曰四嗢拕南。但言烏拕南,則自說或法印之義。言嗢拕那,則集散或集施之義。此中以言烏拕那為本義。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2] 諸行無常(術語)萬物常變轉之意。涅槃經十四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此名諸行無常偈。亦曰雪山偈。此一偈為總佛法之大綱,各依其宗義,所釋不同。今明通途之一義,則諸三世遷流之有為法,名為諸行。諸行為無常,是生滅之法,此生滅之法,是苦。此半偈是流轉門。滅此生與滅已,無生無滅為寂滅。寂滅即涅槃,是樂。為樂者非言受涅槃樂,謂對於有為之苦,而寂滅為樂耳。此半偈是還滅門。諸行無常Aniccā vata sankhāra,是生滅法Uppādavayadhammo,生滅滅已Uppjjitvānirujjhanti,寂滅為樂Tesaṁ rūpasamo sukho。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3] 有漏皆苦 p0546俱舍論二十二卷三頁云:唯受一分,是苦自體。所餘幷非。如何可言諸有漏行,皆是苦諦?頌曰:苦由三苦合;如所應一切,可意非可意。餘有漏行法。論曰:有三苦性。一、苦苦性,二、行苦性,三、壞苦性。諸有漏行,如其所應,與此三種苦性合故;皆是苦諦,亦無有失。此中可意有漏行法,與壞苦合,故名為苦。諸非可意有漏行法,與苦苦合,故名為苦。除此所餘有漏行法,與行苦合,故名為苦。何謂為可意非可意餘?謂樂等三受。如其次第,由三受力,令順樂受等諸有漏行,得可意等名。所以者何?若諸樂受,由壞成苦性。如契經言:諸樂受,生時樂,住時樂,壞時苦。若諸苦受,由體成苦性。如契經言:諸苦受,生時苦,住時苦。不苦不樂受,由行成苦性。眾緣造故。如契經言:若非常;卽是苦。如受,順受諸行,亦然。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4] 如 三法印

 (名數)一切之小乘經,以三法印印之,證其為佛說,大乘經以一實相印印之,證其為大乘之了義教。一、諸行無常印,行有遷流之義,謂有為法。言一切之有為法,念念生滅而無常也。是為諸行無常印。二、諸法無我印,行之名局於有為法,法之名。通於無為法。言一切有為無為諸法中無有我之實體。是諸法無我印也。三、涅槃寂靜印,言涅槃之法。滅一切生死之苦而為無為寂靜。是涅槃寂靜印也。智度論二十二曰:「佛法印有三種:一者一切有為法念念生滅皆無常,二者一切法無我,三者寂滅涅槃。(中略)摩訶衍中說諸法不生不滅,一相所謂無相。」玄義八曰:「釋論云:諸小乘經,若有無常無我涅槃三印,即是佛說,修之得道,無三法印即魔說。大乘經但有一法印,謂諸法實相,名了義經,能得大道,若無實相印,即是魔說。」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5] 涅槃寂靜 p0932瑜伽四十六卷四頁云:又諸菩薩、觀一切行、先因永斷,後無餘滅;其餘畢竟不起不生;說名涅槃。當知涅槃、其體寂靜。一切眾苦、畢竟息故。一切煩惱、究竟滅故。如彼卷四頁至六頁廣作喩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6] 四悉檀(名數)佛之說法不出四悉檀也。悉檀Siddhānta者,古師一譯為成。謂以此四法成就眾生之佛道,故名。南嶽解悉為漢語普遍之義,檀為梵言檀那之略,是施之義。佛以此四法普施眾生,故云悉檀。天台隨於南嶽,愚案悉檀與新譯之悉曇同,成就之義也。一世界悉檀,佛先順凡情用人我等假名隨順眾生所樂而說世界之法,令聞者歡喜適悅。二各各為人悉檀,佛說法鑑眾生之機,隨機宜之大小,宿種之淺深,說各人所應之法,令彼發起正信,增長善根。三對治悉檀,貪欲多者教以慈心,愚癡多者教以因緣觀,如是施種種之法藥,除遣眾生之惡病。四第一義悉檀,佛見眾生之機緣既熟,說諸法實相,令彼入於真證。要之佛始說淺近之事理,令聞者適悅者,世界也,令眾生生善根者,為人也,除遣眾生之惡病者,對治也,遂使悟入聖道者,第一義也。智度論一曰:「有四種悉檀:一者世界悉檀,二者各各為人悉檀,三者對治悉檀,四者第一義悉檀。四悉檀中總攝一切十二部經八萬四千法藏,皆是實相無相違背。」法華玄義一曰:「南嶽師例大涅槃,胡漢兼稱,悉是此言。檀是胡語,悉之言遍,檀為施。佛以四法遍施眾生,故言悉檀也。」大乘義章二曰:「言悉檀者是中國語,此方義翻其名不一。如楞伽中子註釋,或名為宗,或名為成,或云理也。」玄應音義二曰:「悉曇此云成就,論中悉檀者亦悉曇也,以隨別儀轉音名為悉檀。」(四釋)下天台四釋。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7] 仁王經 (經名)有二本。舊本為羅什譯,題曰佛說仁王般若波羅蜜經,二卷。新本為不空譯,題曰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亦二卷。仁王指當時十六大國之國王也。佛,對諸王各護其國使之安穩,故為說般若波羅蜜多深法之經文也。謂受持講說此經則七難不起,災害不生,萬民豐樂。故古來以之為護國三部經之一,公私皆為禳災祈福讀誦之。玆將本經各家之註述及關於本經之著作列之如下:仁王經疏六卷,隋吉藏撰。仁王護國般若經疏,五卷,隋智顗說,門人灌頂記,仁王經合疏三卷,隋智顗說,灌頂記,明道霈合,仁王經疏三卷,隋智顗說,灌頂記,成蓮合,仁王經疏,七卷,唐良賁述,仁王經疏六卷,唐圓測撰,仁王經疏法衡鈔六卷,唐遇榮集,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疏神寶記,四卷,宋善月述,注仁王經疏科一卷,宋淨源錄,仁王經疏四卷,宋淨源譔集,仁王經科疏科文一卷,明真貴述,仁王經科疏懸談一卷,明真貴述,仁王經科疏五卷,明真貴述。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8] 五忍(名數)仁王經所說。一伏忍,別教菩薩,於十住十行十迴向三賢間,未斷煩惱種子,而制伏之不使起之位也。二信忍,於初地至三地間,既見法性而得正信之位也。三順忍,於四地至六地間順菩提道而趣向無生果之位也。四無生忍,於七地至九地間悟入諸法無生理之位也。五寂滅忍,於第十地及妙覺間諸惑斷盡而涅槃寂滅之位也。忍者忍可,或安忍之義,決定其理無移動之念也。舊譯仁王經教化品曰:「佛言:大王,五忍是菩薩法,伏忍上中下,信忍上中下,順忍上中下,無生忍上中下,寂滅忍上下,名為諸佛菩薩修般若波羅蜜。」同嘉祥疏曰:「伏忍上中下者,習忍下,性忍中,道種忍上,在三賢位。信忍上中下者,初地下。二地中,三地上。順忍上中下者,四地下,五地中,六地上。無生忍上中下者,七地下,八地中,九地上。寂滅忍上下者,十地下,佛地上。」大乘義章十二曰:「慧心安之,名之為法,忍行不同,一門說五。」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9] 伏忍 (術語)仁王經所說五忍之第一。地前三賢之人,未得無漏智,不能斷煩惱,但以有漏之勝智。制伏煩惱,而不使起之位也。忍者慧心安住於法也。大乘義章十二曰:「言伏忍者,就能為名,始習觀解能伏煩惱,故名伏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0] 信忍 信者,隨順不疑也。謂初地、二地、三地菩薩,得無漏信,故名信忍。(初地即十地中初歡喜地,二地即離垢地,三地即發光地。)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51] 順忍 順即隨順,亦從也。謂四地、五地、六地菩薩順菩提道,趣向無生之果,故名順忍。(四地即燄慧地,五地即難勝地,六地即現前地。)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52] 無生忍(術語)安住於無生無滅之理而不動也。仁王經說五忍,此為第四。或為初地之證名,或為七八九地之悟名。智度論五十曰:「無生忍法者,於無生滅諸法實相中信受通達無礙不退,是名無生忍。」同八十六曰:「乃至作佛不生惡心,是故名無生忍。」大乘義章十二曰:「理寂不起,稱曰無生。慧安此理,名無生忍。」仁王經良賁疏曰:「言無生者,謂即真理。智證真理,名無生忍。」楞嚴經長水疏一下曰:「了法無生,印可決定,名無生忍。」同八上曰:「真如實相,名無生法。無漏真智,名之為忍。得此智時,忍可印持,法無生理,決定不謬。境智相冥,名無生忍。」大乘義章十二曰:「如龍樹說,初地已上亦得無生。若依仁王及與地經,無生在七八九地。」天台觀經疏曰:「無生忍是初地初住。」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3] 寂滅忍 謂第十法雲地,等覺菩薩,妙覺果佛,諸惑斷盡,清淨無為,湛然寂滅,故名寂滅忍。(等覺者,以去後佛位,猶有一等,勝前諸位,得稱為覺也。妙覺者,智照圓明,不可思議也。若論四十二位,則開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妙覺,各為一位,今但論四十位,則以等覺、妙覺攝於法雲地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54] 六現觀 p0298成唯識論九卷十一頁云:六現觀者:一、思現觀。謂最上品喜受相應思所成慧。此能觀察諸法共相,引生煖等。加行道中,觀察諸法,此用最猛,偏立現觀。煖等不能廣分別法,又未證理;故非現觀。二、信現觀。謂緣三寶世出世間決定淨信。此助現觀,令不退轉,立現觀名。三、戒現觀。謂無漏戒。除彼戒垢,令觀增明;亦名現觀。四、現觀智諦現觀。謂一切種緣非安立根本後得無分別智。五、現觀邊智諦現觀。謂現觀智諦現觀後,諸緣安立世出世智。六、究竟現觀。謂盡智等、究竟位智。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5] 七覺支 p0052瑜伽二十九卷十一頁云:此復云何?謂七覺支,諸已證入正性離生補特伽羅,如實覺慧,用此為支,故名覺支。卽此七種如實覺支,三品所攝。謂三覺支,奢摩他品攝,三覺支,毘鉢舍那品攝;一覺支,通二品攝。是故說名七種覺支。謂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此三觀品所攝。安覺支、定覺支、捨覺支,此三止品所攝。念覺支一種,俱品所攝。說名遍行。

  二解:辯中邊論中卷十四頁云:已說修五力;當說修覺支。云何安立?頌曰:

  覺支略有五 謂所依自性

  出離并利益 及三無染支

  論曰:此支助覺,故名覺支,由此覺支位,在見道。廣有七種,略為五支。一、覺所依支。謂念。二、覺自性支。謂擇法。三、覺出離支。謂精進。四、覺利益支。謂喜。五、覺無染支。此復三種。謂安、定、捨。何故復說無染為三?頌曰:

  由因緣所依 自性義差別

  故輕安定捨 說為無染支

論曰:輕安卽是無染因緣。麁重為因生諸雜染。輕安是彼近對治故。所依謂定。自性卽捨故。此無染。義別有三。

  三解:雜集論十卷七頁云:七覺支所緣境者:謂四聖諦如實性。如實性者:卽是勝義。清淨所緣故。覺支自體者:謂念擇法精進喜安定捨。如是七法,是覺支自體。念者:是所依支。由繫念故;令諸善法、皆不忘失。擇法者:是自體支。是覺自相故。精進者,是出離支。由此勢力,能到所到故。喜者:是利益支由此勢力,身調適故。安定捨者:是不染污支。由此不染污故,依此不染污。故體是不染污故。如其次第。由安故不染污。由此能除麁重過故。依定故不染污。依止於定,得轉依故。捨是不染污體。永除貪憂,不染污位為自性故。覺支助伴者:謂彼相應心心法等。覺支修習者:謂依止遠離,依止無欲,依止寂滅,迴向棄捨,修念覺支。如念覺支,乃至捨覺支,亦爾。如是四句,隨其次第,顯示緣四諦境修習覺支。所以者何?若緣苦體為惱苦時;於苦境界,必求遠離。故名依止遠離。若緣愛相苦集為苦集時,於此境界,必求離欲故。名依止離欲。若緣苦滅為苦滅時,於此境界,必求作證故。名依止寂滅。棄捨者:謂趣苦滅行。由此勢力,棄捨苦故。是故若緣此境時,於此境界,必求修習。故名迴向棄捨。覺支修果者:謂見道所斷煩惱永斷。由七覺支,是見道自體故。

  四解: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十一卷九頁云:七覺支者:一、念覺支,二、擇法覺支,三、精進覺支,四、喜覺支,五、輕安覺支,六、定覺支,七、捨覺支。擇法、卽慧。喜、卽喜根。捨、謂行捨。餘四如名,卽心所中各一為性。已說自性;當說所以。問:何故此七,名覺支耶?答:覺、謂究竟覺,卽盡無生智。或如實覺,卽無漏慧。七為彼分,故名為支。擇法、亦覺亦支。餘六、是支,非覺。此七廣辯,如餘處說。

  五解:法蘊足論七卷十一頁云:此覺支言,顯七覺支。何等為七?謂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捨覺支。如是覺支,漸次而起,漸次而得,脩令圓滿。時彼苾芻復白佛言:云何覺支,漸次而起,漸次而得,脩令圓滿?佛告苾芻:若有於身,住循身觀;安住正念,遠離愚癡;爾時便起念覺支。得念覺支,脩令圓滿。彼由此念,於法簡擇,極簡擇,遍尋思,遍伺察,審諦伺察;爾時便起擇法覺支。得擇法覺支,脩令圓滿。彼由擇法,發勤精進;心不下劣。爾時便起精進覺支。得精進覺支,脩令圓滿。彼由精進,發生勝喜,遠離愛味;爾時便起喜覺支。得喜覺支,脩令圓滿。彼由此喜,身心輕安,遠離麁重;爾時便起輕安覺支。得輕安覺支,脩令圓滿。彼由輕安,便受快樂。樂故心定。爾時便起定覺支。得定覺支,脩令圓滿。彼由心定,能滅貪憂,住增上捨;爾時便起捨覺支。得捨覺支,脩令圓滿。於受心法,住循受心法觀;廣說亦爾。如是覺支,漸次而起,漸次而得,脩令圓滿。如彼七卷十二頁至八卷四頁廣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6] 即 八正道(術語)總謂之八正道分。俱舍作八聖道支。聖者正也,其道離偏邪,故曰正道。又聖者之道,故謂之聖道(Āryamārga,巴Arīyamagga)。玄應音義三曰:「八由行,又作遊行,又作道行,或作直行,或言八直道,亦言八聖道,或言八正道,其義一也。」一、正見Samyak-dṛṣti,巴Sammā-diṭṭhi(正者Samyak及Sammā也,以下略之),見苦集滅道四諦之理而明之也。以無漏之慧為體,是八正道之主體也。二、正思惟(一saṁkalpa,巴一saṁkappa),既見四諦之理,尚思惟而使真智增長也。以無漏之心所為體。三、正語(-vāc,巴-vācā),以真智修口業不作一切非理之語也。以無漏之戒為體。四、正業(-karmānta,巴-kammanta),以真智除身之一切邪業住於清淨之身業也。以無漏之戒為體。五、正命(-ājiva,巴同),清淨身口意之三業,順於正法而活命,離五種之邪活法(謂之五邪命)也。以無漏之戒為體。六、正精進(-vyāyāma,巴-vāyāma),發用真智而強修涅槃之道也。以無漏之勤為體。七、正念(-smṛti,巴-sati),以真智憶念正道而無邪念也。以無漏之念為體。八、正定(-samādhi,巴同),以真智入於無漏清淨之禪定也。以無漏之定為體。此八法盡離邪非,故謂之正。能到涅槃,故謂之道。總為無漏,不取有漏,是見道位之行法也。七覺支者,修道之行法也,經以七覺八正為次第者,是數之次第,非修之次第也。此中正見之一,是八正道中之主體,故為道,亦為道分道支,餘七者是道分道支而非道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7]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六:「云何所緣?謂有四種所緣境事。何等為四?一者、遍滿所緣境事;二者、淨行所緣境事;三者、善巧所緣境事;四者、淨惑所緣境事。

        云何遍滿所緣境事?謂復四種:一、有分別影像;二、無分別影像;三、事邊際性;四、所作成辦。

        云何有分別影像?謂如有一,或聽聞正法,或教授教誡為所依止,或見或聞,或分別故,於所知事同分影像,由三摩呬多地毗鉢舍那行,觀察簡擇、極簡擇、遍尋思、遍伺察。所知事者,謂或不淨,或慈愍,或緣性緣起,或界差別,或阿那波那念,或蘊善巧,或界善巧,或處善巧,或緣起善巧,或處非處善巧,或下地麤性、上地靜性,或苦諦、集諦、滅諦、道諦,是名所知事。此所知事,或依教授教誡,或聽聞正法為所依止,令三摩呬多地作意現前,即於彼法而起勝解,即於彼所知事而起勝解。彼於爾時於所知事如現領受,勝解而轉。雖彼所知事非現領受和合現前,亦非所餘彼種類物,然由三摩呬多地勝解,領受相似作意,領受彼所知事相似顯現。由此道理,名所知事同分影像。修觀行者推求此故,於彼本性所知事中,觀察審定功德、過失,是名有分別影像。

        云何無分別影像?謂修觀行者受取如是影像相已,不復觀察簡擇、極簡擇、遍尋思、遍伺察,然即於此所緣影像,以奢摩他行寂靜其心,即是九種行相令心安住,謂令心內住、等住、安住、近住、調伏、寂靜、最極寂靜、一趣、等持。彼於爾時成無分別影像所緣,即於如是所緣影像,一向一趣,安住其念,不復觀察簡擇、極簡擇、遍尋思、遍伺察。是名無分別影像。即此影像,亦名影像,亦名三摩地相,亦名三摩地所行境界,亦名三摩地口,亦名三摩地門,亦名作意處,亦名內分別體,亦名光影。如是等類,當知名為所知事同分影像諸名差別。

        云何事邊際性?謂若所緣,盡所有性,如所有性。云何名為盡所有性?謂色薀外,更無餘色;受、想、行、識蘊外,更無有餘受、想、行、識。一切有為事皆五法所攝;一切諸法,界、處所攝;一切所知事,四聖諦攝。如是名為盡所有性。云何名為如所有性?謂若所緣是真實性,是真如性,由四道理,具道理性,謂觀待道理、作用道理、證成道理、法爾道理。如是若所緣境盡所有性,如所有性,總說為一事邊際性。

        云何所作成辦?謂修觀行者於奢摩他、毗鉢舍那,若修若習,若多修習為因緣故,諸緣影像所有作意皆得圓滿。此圓滿故,便得轉依,一切麤重悉皆息滅;得轉依故,超過影像,即於所知事有無分別現量智見生。入初靜慮者,得初靜慮時,於初靜慮所行境界;入第二、第三、第四靜慮者,得第二、第三、第四靜慮時,於第二、第三、第四靜慮所行境界;入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者,得彼定時,即於彼定所行境界。如是名為所作成辦。」

[58] 十無學法 p0111顯揚三卷十九頁云:謂十無學法,廣說如經。一、無學正見。謂阿羅漢,於苦,思惟苦,乃至於道,思惟道;無漏作意相應。擇法,極簡擇等。如前廣說。如無學正見,如是乃至第八正三摩地,如前應知。九、無學正解脫。謂離一切煩惱麁重無學心上離煩惱障,調堪任法。十無學正智:謂阿羅漢盡智,及無生智。

二解 集論六卷十二頁云:十無學法者:何等為十?謂無學正見,乃至無學正定。無學正解脫,無學正智。

三解 品類足論六卷二頁云:十無學法,謂無學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正勝解、正智。又八卷四頁云:無學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如八支聖道說。無學正勝解云何?謂聖弟子等,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已正當勝解;是名無學正勝解。無學正智云何?謂盡智無生智。是名無學正智。

四解 集異門論二十卷十二頁云:十無學法者:云何為十?答:一、無學正見,二、無學正思惟,三、無學正語,四、無學正業,五、無學正命,六、無學正勤,七、無學正念,八、無學正定,九、無學正解脫,十、無學正智。云何無學正見?答:盡智無生智盡所不攝無學慧,是名無學正見。云何無學正思惟?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所有思惟、等思惟、近思惟、尋求、等尋求、近尋求、推覓、等推覓、近推覓、令心於法麁動而轉;是名無學正思惟。云何無學正語?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簡擇力故;除趣邪命語四惡行。於餘語惡行所得無學遠離、勝遠離、近遠離、極遠離、寂靜律儀、無作、無造、棄捨、防護、不行、不犯、船筏、橋樑、堤塘、牆塹。於所制約,不踰、不踰性,不越、不越性,無表語業。是名無學正語。云何無學正業?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簡擇力故;除趣邪命身三惡行。於餘身惡行所得無學遠離、勝遠離、近遠離、極遠離、寂靜律儀、無作、無造、棄捨、防護、不行、不犯、船筏、橋梁、隄塘、牆塹。於所制約,不踰、不踰性,不越、不越性,無表身業,是名無學正業。云何無學正命?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簡擇力故;於趣邪命身語惡行所得無學遠離,勝遠離、近遠離、極遠離、寂靜律儀、無作、無造、棄捨、防護、不行、不犯、船筏、橋梁、隄塘、牆塹。於所制約,不踰、不踰性,不越、不越性,無表身語業。是名無學正命。云何無學正勤?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所有勤精進勇健勢猛熾盛難制勵意不息,是名無學正勤。云何無學正念?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所有念隨念專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失法性心明記性。是名無學正念。云何無學正定?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所有心住等住近住安住不散不亂攝止等持心一境性。是名無學正定。云何無學正解脫?答:諸聖弟子,於苦思惟苦,於集思惟集,於滅思惟滅,於道思惟道,無學作意相應所有心勝解,已勝解,當勝解,是名無學正解脫。云何無學正智?答:盡智無生智,是名無學正智。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9] 四念住 p0421如瑜伽二十八卷十六頁至二十四頁廣釋,繁不備錄。

二解 顯揚二卷十頁云:四念住者,一、身念住,謂或緣於身,或復緣身增上教法,或緣彼教授為境界已,由聞思修之所生慧,或唯影像,或事成就,於身境處善安住念,為令於身得離系故。如於身念住,如是於受心法念住應知亦爾。此中差別者,謂各於自境如其所應,乃至為令於法得離系故。又一切處應說,與念相應心及心法。如是發起觀察心時,所緣之境有四種事:一、心所執事,二、心領納事,三、心了別事,四、心染淨事。

三解 辯中邊論中卷十一頁云:此中先應說修念住。頌曰:以粗重愛因,我事無迷故,為入四聖諦,修念住應知。論曰:粗重由身而得顯了,故觀察此,入苦聖諦。身以有粗重諸行為相故,以諸粗重,卽行苦性,由此聖觀,有漏皆苦,諸有漏受,說為愛因,故觀察此,入集聖諦。心是我執所依緣事,故觀察此,入滅聖諦。怖我斷滅,由斯離故,觀察法故,於染淨法遠離愚迷,入道聖諦。是故為入四聖諦理,最初說修四念住觀。

四解 集論六卷七頁云:四念住所緣者,謂身受心法。復有四事,謂我所依事、我受用事、我自體事、我染淨事。自體者,謂慧及念。助伴者,謂彼相應心心所等。修習者,謂於內身等修,循身等觀。如於內、於外、於內外亦爾。內身者,謂於此身中所有內色處。外身者,謂外所有外色處。內外身者,謂內處相應所有、外處根所依止,又他身中所有內色處。云何於身修循身觀?謂以分別影像身與本質身,平等循觀。內受者,謂因內身所生受。外受者,謂因外身所生受。內外受者,謂因內外身所生受。如受、心法亦爾。如於身修循身觀,如是於受等修循受等觀,如其所應。又修習者,謂欲、勤、策、勵、勇猛、不息、正念、正知及不放逸修習差別故。欲修習者,謂為對治不作意隨煩惱。勤修習者,謂為對治懈怠隨煩惱。策修習者,謂為對治惛沈、掉舉隨煩惱。勵修習者,謂為對治心下劣性隨煩惱。勇猛修習者,謂為對治疏漏、疲倦隨煩惱。不息修習者,謂為對治得少善法生知足喜隨煩惱。正念修習者,謂為對治忘失尊教隨煩惱。正知修習者,謂為對治毀犯、追悔隨煩惱。不放逸修習者,謂為對治捨諸善軛隨煩惱。修果者,謂斷四顛倒,趣入四諦,身等離系。

五解 俱舍論二十三卷一頁云:依已修成滿勝奢摩他,為毗鉢舍那修四念住。如何修習四念住耶?謂以自共相觀身受心法。身、受、心、法各別自性,名為自相。一切有為皆非常性,一切有漏皆是苦性,及一切法空非我性,名為共相。身自性者,大種造色。受、心自性,如自名顯。法自性者:除三餘法。傳說:在定以極微剎那,各別觀身,名身念住滿。餘三滿相,如應當知。何等名為四念住體?此四念住體各有三,自性、相雜、所緣別故。自性念住,以慧為體;此慧有三種,謂聞等所成,卽此亦名三種念住。相雜念住,以慧所餘俱有為體。所緣念住,以慧所緣諸法為體,寧知自性是慧非餘。經說:於身住循身觀,名身念住;餘三亦然。諸循觀名,唯自慧體;非慧無有循觀用故。何緣於慧立念住名?毗婆沙師說:此品念增故,是念力持慧得轉義。如斧破木,由楔力持。理實應言慧令念住,是故於慧立念住名。隨慧所觀,能明記故,由此無滅,作如是言:若有能於身住循身觀,緣身念得住,乃至廣說。世尊亦說:若有於身住循身觀者,念便住不謬。然有經言:此四念住由何故集?由何故滅?食觸名色作意集故,如次令身、受、心、法集。食觸、名色作意滅故,如次令身受心法滅。應知彼說所緣念住,以念於彼得安住故。又念住別名隨所緣,緣自他俱相續異故。一一念住,各有三種。此四念住,說次隨生。生復何緣,次第如是?隨境粗者,應先觀故。或諸欲貪,於身處轉。故四念住,觀身在初。然貪於身,由欣樂受。欣樂於受,由心不調。心之不調,由惑未斷。故觀受等如是次第。此四念住,如次治彼淨樂常我四種顛倒。故唯有四,不增不減。四中三種,唯不雜緣。第四所緣,通雜不雜。若唯觀法,名不雜緣。若於身等,二三或四。總而觀察,名為雜緣。

六解 法蘊足論四卷八頁云:爾時世尊告苾芻眾:吾當為汝略說修習四念住法。謂有苾芻,於此內身,住循身觀;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貪懮。於彼外身,住循身觀;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貪懮。於內外身,住循身觀,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貪懮。於內外俱受、心、法三,廣說亦爾。是現修習四念住法。過去、未來苾芻修習四念住法,應知亦爾。如彼四卷八頁至五卷四頁廣釋。

七解 集異門論六卷十頁云:四念住者,一身念住,二受念住,三心念住,四法念住。身念住云何?答:十有色處及法處所攝色,是名身念住。受念住云何?答:六受身,謂眼觸所生受,乃至意觸所生受,是名受念住。心念住云何?答:六識身,謂眼識乃至意識,是名心念住。法念住云何?答:受蘊所不攝無色法處,是名法念住。復次,身增上所生諸善有漏及無漏道,是名身念住。受增上所生諸善有漏及無漏道,是名受念住。心增上所生諸善有漏及無漏道,是名心念住。法增上所生諸善有漏及無漏道,是名法念住。復次,緣身慧名身念住,緣受慧名受念住,緣心慧名心念住,緣法慧名法念住

八解 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十一卷一頁云:四念住者,一身念住,二受念住,三心念住,四法念住。然此念住,總說唯一。謂心所中一慧自性,根中慧根,力中慧力,覺支中擇法覺支,道支中正見。或分為二,謂有漏、無漏。或分為三,謂下、中、上。或分為四,謂三界系及不系。或分為五,謂三界系及學、無學。乃至若以相續剎那差別分別,則有無量。問:世尊何故於此義中開少合多,唯說四種?答:佛依正慧行相所緣粗細不同,建立四種。問:若爾,何故契經中說觀內外俱十二種別?答:不過四故,但說四種。如七葉樹,七生預流。彼亦如是。問:此體是慧,何故世尊說為念住?答:慧由念力得住所緣,故名念住。或此慧力令念住境,故名念住。此二於境展轉相資,勝於餘法,故說念住。廣辯念住,如餘處說。

九解 大毗婆沙論一百八十七卷六頁云:問:若爾者,世尊何故於一等,廣說四念住?於無量,略說四念住耶?答:為對治四顛倒故:謂對治於不淨,淨想顛倒,故說身念住;對治於苦,樂想顛倒,故說受念住;對治於無常,常想顛倒,故說心念住;對治於無我,我想顛倒,故說法念住。有說為對治四食故:謂對治段食,故說身念住;對治觸食,故說受念住;對治識食,故說心念住;對治意思食,故說法念住。有說為對治四識住故:謂對治色近行識住,故說身念住;對治受近行識住,故說受念住;對治住彼識,故說心念住;對治想近行、行近行識住,故說法念住。有說為對治五蘊故:謂對治色蘊,故說身念住;對治受蘊,故說受念住;對治識蘊,故說心念住;對治想蘊、行蘊,故說法念住。有說為對治四種不修故:謂對治不修身,故說身念住;對治不修戒,故說受念住;對治不修心,故說心念住;對治不修慧,故說法念住。有說與四修同法故說四念住:謂與修身同法故,說身念住;與修戒同法故,說受念住;與修心同法故,說心念住;與修慧同法故,說法念住。問:念住以何為自性?為以念、為以慧耶?若以念者,此說云何通?如說於身循身觀,乃至廣說。若以慧者,何故名念住?又契經說,當云何通?如說於何處應觀念根謂於四念住?答:應說慧為自性。問:若爾,何故名念住耶?答:念於此住,等住各住,故名念住。如像馬等所住處名象馬等住,此亦如是。有說此由念力能於所緣起差別廣博作用,而不失壞,故名念住。有說由念力故,此瑜伽師審記所緣,於所緣境忘已還憶,故名念住。有說此修行者於所緣中先以念安住,然後觀察;復於所緣先通達,已後以念安住,為守護故,如守門者,故名念住。有說此修行者於所緣境先以念攝持,後以慧觀察而斷煩惱,譬如田夫先以左手攬取草等,後以右手執鐮刈之,此亦如是,故名念住。有說此瑜伽師被念鎧甲,於心相續上,執慧刀杖,在生死陣中不為煩惱怨所降伏,而能降伏於彼,故名念住。有說為遮取自性過,故說名念住。若名慧住者,便有取自性過失。有說為顯非唯自性能有所作,故名念住。由是等緣,但名念住,不名慧住。問:契經所說,復云何通?如說於何處應觀念根?謂於四念住。答:以念根於念住位作用增上,故作是說;如信根於四證淨位作用增上故。佛復說於何處應觀信根?謂於四證淨。如是精進根於四正斷,定根於四靜慮,慧根於四聖諦亦爾。故世尊乃至復說於何處應觀慧根?於四聖諦。此亦如是,是謂念住自性。已說自性,所以今當說。何故名念住?念住是何義?答:念於此住,等住各住,廣說如前。如彼前後廣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0] 四正斷 p0423瑜伽二十九卷四頁云:如是四種亦名正斷:一名律儀斷,謂於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故生欲策勵,乃至廣說。二名斷斷,謂於未生惡不善法為不生,故生欲策勵,乃至廣說。由於已生惡、不善事應修律儀令其斷滅,不應忍受,由是因緣名律儀斷。於其未生惡、不善事為欲令彼不現行斷,為欲令彼不現前斷,為斷故斷,故名斷斷。三名修斷,謂於未生一切善法為令生故,廣說乃至策心、持心,由於善法數修數習,先所未得能令現前,能有所斷,故名修斷。四名防護斷,謂於已生一切善法為欲令住,廣說乃至策心、持心,由於已得已現在前諸善法中,遠離放逸,修不放逸,能令善法住不忘失修習圓滿,防護已生所有善法,能有所斷故,名防護斷。

二解 顯揚二卷十頁云:四正斷者,廣說如經:一、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故,生欲、策勵,發起正勤、策心、持心。已生者,謂粗纏所攝;惡不善法者,謂能起惡行欲界煩惱及隨煩惱。惡、不善義已如前說。為令斷故者,謂修彼對治令微薄故。生欲者,謂起證斷樂。欲策勵者,謂不忍受惡及歸趣斷故。發起正勤者,謂多種堅固修彼對治。此上三句顯不定地中聞思兩慧下品對治。策心者,謂修彼對治,修慧現行。若心沈沒,煩惱染污,策心令舉故。持心者,謂卽此對治現行之時,若心浮舉,煩惱染污,持心令下故。二、未生惡不善法為不生故,乃至廣說。未生者,謂增盛隨眠所攝,能起粗纏之因。為不生故者,謂令粗纏不現行故。生欲者,謂起為證不現行。欲策勵者,謂由不忘住,為令不現行,善住念故,發起正勤、策心、持心,皆如前說。三、未生善法為令生故,乃至廣說。未生者,謂所未得。善法者,謂聞思修所生三慧。由無過義,故名為善。為令生故者,謂令彼得故生。欲者,謂起證得。欲策勵者,謂求彼攝受正方便故。發起正勤者,謂長時殷重,多堅修習。此上三句顯得不定地對治,惡不善法聞思兩慧所攝善法。策心、持心者,謂為得修慧故。餘如前說。四、已生善法令住、令不忘、令修滿、令倍修、令增長、令廣大,生欲策勵,乃至廣說。已生者,謂已得故令住者謂聞慧。令不忘者,謂思慧。令修滿者,謂修慧。此上三句顯唯守護已所得善,令倍修、令增長、令廣大者。如其次第,不唯於彼生知足故。生欲者,謂起證得欲。餘如前說。

三解 辯中邊論中卷十二頁云:已說修念住,當說修正斷。頌曰:已徧知障治,一切種差別,為遠離修集,勤修四正斷。論曰:前修念住,已能徧知一切障治品類差別。今為遠離所治障法,及為修集能對治道,於四正斷精勤修習。如說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故。乃至廣說。

四解 雜集論十卷三頁云:四正斷所緣境者,謂已生未生所治能治法。初正斷,緣已生所治法為境,為斷已生惡不善法,樂欲生故。第二正斷,緣未生所治法為境。第三正斷,緣未生能治法為境。第四正斷,緣已生能治法為境。如經所說,應廣配釋:正斷自體者,謂精進;正斷助伴者,謂彼相應心心法等;正斷修習者,如經說生欲策勵,發起正勤策心持心。此中諸句顯修正勤及所依止。所依止者,謂欲樂欲,為先發精進故。正勤者,謂策勵等,於止舉捨相作意等中。若由止等相作意,不顧戀所緣境,純修習對治,爾時名策勵,為欲損減沈沒掉舉,發起正勤。所以者何?若沈沒隨煩惱生時,為損減彼故,以淨妙等作意策練其心。若掉舉隨煩惱生時,卽以內證略攝門制持其心;爾時名為發起正勤,卽為顯此損減沈掉善巧方便。故次說言策心持心。正斷修果者,謂盡棄捨一切所治,於能對治若得若增,是名修果。初、二正斷盡捨一切所治,如其所應,斷捨一切已生未生惡不善法故。第三正斷得能對治,能生未生諸善法故。第四正斷增能對治,已生善法令增廣故。

五解 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十一卷一頁云:四正斷者,一、於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故,生欲發勤攝心持心。二、於未生惡不善法為不生故,餘說如前。三、於未生善法為令生故,餘說如前。四、於已生善法為令安住,不忘倍修增廣故,餘說如前。然此正斷,或總為一,謂心所中一精進體:根中精進根,力中精進力,覺支中精進覺支,道支中正精進。或分為二,謂有漏、無漏。或分為三,謂下、中、上。或分為四,謂三界系及不系。或分為五,謂三界系及學、無學。乃至若以相續、剎那差別分別,則有無量。問:世尊何故於此義中開少合多,唯說四種?答:一精進體於剎那中作用不同,建立四種。謂於已生、未生惡法,斷及不生故。復於未生、已生善法生及增廣故。如燈一念,四用差別,謂燒炷、盡油、熱器、破闇,彼亦如是。問:法蘊等論,說斷已生惡不善法卽具四種。謂於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故,生欲發勤攝持心者。彼斷已生惡不善位,亦能令彼惡不善法未生不生,復令善法未生得生已生住等,乃至說修已生善法令安住等亦具有四。謂於已生善法為令安住,不忘倍修增廣故。生欲發勤攝持心者,彼修已生諸善法位,亦能令彼惡不善法已生者斷,未生不生,復令善法未生者生。如是便成十六正斷。何故於此但說四耶?答:依修行者差別意樂,至加行位,故作是說。謂彼先時起一意樂,至加行位便具四種。如是依彼四種意樂,至加行位,故作是說。然加行時皆唯有四,不過四故,但說四種。如由意樂加行故說,如是由趣入加行故說,由依處加行故說,由勝解加行故說,應知亦爾。已說自性,當說所以。問:此四何緣說為正斷?答:由此四種能正斷故。問:前二可爾,後二云何?答:以初為名,故無有失。或此四種皆有斷義,謂前二斷煩惱障,後二斷所知障。修善法時斷法知故,暫斷永斷俱名斷故。有處說此名為正勝,無倒策發,成勝事故。如彼廣說。

六解 品類足論七卷三頁云:為令已生惡不善法得永斷故勤修正斷云何?謂為令已生惡不善法永斷,增上所起善有漏無漏道。為令未生惡不善法永不生故勤修正斷云何?謂為令未生惡不善法不生,增上所起善有漏無漏道。為令未生善法生故勤修正斷云何?謂為令未生善法得生,增上所起善有漏無漏道。為令已生善法堅住不忘、修滿倍復增廣智作證故勤修正斷云何?謂為令已生善法堅住不忘修滿倍復增廣智證,增上所起善有漏無漏道。

七解 集異門論六卷十一頁云:四正斷者,為令已生惡不善法斷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是名第一。為令未生惡不善法不生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是名第二。為令未生善法生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是名第三。為令已生善法堅住不忘修滿倍增廣大智作證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是名第四。為令已生惡不善法斷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云何?答:為斷已生惡不善法,增上所起諸善有漏及無漏道,如是名為第一正斷。為令未生惡不善法不生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云何?答:為遮未生惡不善法,增上所起諸善有漏及無漏道,如是名為第二正斷。為令未生善法生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云何?答:為起未生善法增上所起諸善有漏及無漏道,如是名為第三正斷。為令已生善法堅住不忘修滿倍增廣大智作證故,起欲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云何?答:為增已生善法增上所起諸善有漏及無漏道,如是名為第四正斷。

八解 瑜伽二十八卷十五頁云:四正斷者,一、於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故,生欲策勵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二、於未生惡不善法為不生故,生欲策勵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三、於未生善法為令生故,生欲策勵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四、於已生善法為欲令住、令不忘失、令修圓滿、令倍修習、令其增長、令其廣大,生欲、策勵,發勤、精進、策心持心正斷。又二十九卷一頁云:如是於四念住串習行故,已能除遣粗粗顛倒,已能了達善不善法,從此無間,於諸未生惡不善法為不生故,於諸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故,於其未生一切善法為令生故,於其已生一切善法為欲令住令不忘失。廣說如前,乃至攝心持心。如彼卷一頁至五頁廣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1] 四如意足(術語)又名四神足。為三十七科道品中次四正勤所修之行品。四種之禪定也。前四念處中修實智慧,四正勤中修正精進,精進智慧增多,定力小弱,今得四種之定以攝心,則定慧均等,所願皆得,故名如意足,又名神足。如意者如意而得也。為六通中之身如意通。又總曰六通,是定所生之果也。足者所依之義,如身依足而立。又六通等之如意,依此四種之定而起,故名定為足,又神者靈妙之德,此定為能生靈妙果德之所依,故名足。智度論十九曰:「問曰:四念處四正勤中已有定,何以故不名如意足?答曰:彼雖有定,智慧精進力多,定力弱故,行者不得如意願。四種定者:欲為主得定,精進為主得定,心為主得定,思惟為主得定。」然四如意足之稱目,異說頗多,智度論及法界次第,列欲,精進,心,思惟,輔行七列欲,精進,一心,思惟,是同一也。俱舍論則列欲勤心觀,四教儀則列欲念心慧。俱舍光記二十五曰:「此四者依加行而立名:一欲神足,欲於加行位起此定,依欲之力,故定引發而起。二勤神足,於加行位勤修此定,依勤之力,故定引發而起。三心神足,於加行位,一心專住依心之力,故定引發而起。四觀神足,於加行位觀察理,依觀之力,故定引發而起。加行位中雖有多法,而此四法資益最勝,故從此四者而名。」俱舍論二十五曰:「何緣於定立神足名,諸靈妙德所依止故。(中略)神謂受用種種神境,分一為多,乃至廣說。足謂欲等四三摩地,此中佛說定果名神,欲等所生等持名足。」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2] 五根 p0255瑜伽二十九卷九頁云:彼由如是勝三摩地,為所依持,勝三摩地,為所依止,能進修習增上心學增上慧學所有瑜伽。由進修習此瑜伽故;於他大師弟子所證,深生勝解,深生淨信。此清淨信增上義故;說名信根。問:於何增上?答:於能生起出世間法而為上首,及於能起精進念定慧,為其增上。餘精進等,於能生起出世間法,及於能起展轉乃至慧,為其增上。乃至其慧,唯於能起出世間法,為其增上。是故信等,說名五根。

二解 辯中邊論中卷十三頁云:已說修神足;當說修五根。所修五根,云何安立?頌曰:已種順解脫;復修五增上。謂欲,行,不忘,不散亂,思擇。論曰:由四神足,心有堪能,順解脫分善根滿已;復應修習五種增上。一、欲增上。二、加行增上。三、不忘境增上。四、不散亂增上。五、思擇增上。此五如次第,卽信等五根。

三解 顯揚二卷十三頁云:五根者:廣說如經。一、信根。由世間道,令心清淨潔白無穢,離隨煩惱,得住不動。從是已後,求諦現觀修習方便。為永斷隨眠故,為得彼對治故;起增上信。二、正勤根。謂依信根,增進勇猛;與信俱行。三、念根。謂依正勤,明瞭不忘;與彼俱行。四、等持根。謂依念根,心住一境;與彼俱行。五、慧根。謂依等持根,簡擇諸法;與彼俱行。

四解 雜集論十卷六頁云:五根所緣境者:謂四聖諦。由諦現觀加行所攝,作此行故。五根自體者:謂信精進念定慧。五根助伴者:謂彼相應心心所等。五根修習者:謂信根、於諸諦,起忍可行修習。精進根、於諸諦,生忍可已;為覺悟故,起精進行修習。念根、於諸諦,發精進已;起不忘失行修習。定根、於諸諦,既繫念已;起心一境性行修習。慧根、於諸諦,心既得定;起簡擇行修習。五根修果者:謂能速發諦現觀。由此增上力,不久能生見道故。又能修治煖頂引發忍世第一法。卽現此身,已入順決擇分位故。

五解 俱舍論一卷六頁云:此中先應說五根相。頌曰:彼識依淨色,名眼等五根。論曰:彼謂前說色等五境識,卽色聲香味觸識。彼識所依五種淨色,如其次第,應知卽是眼等五根。如世尊說:苾芻當知,眼、謂內處,四大所造,淨色為性。如是廣說。或復彼者,謂前所說眼等五根。識、卽眼耳鼻舌身識。彼識所依五種淨色,名眼等相。是眼等識所依止義。如是便順品類足論。如彼論說:云何眼根?眼識所依淨色為性。如是廣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3] 五力 p0255瑜伽二十九卷九頁云:若復了知前後所證而有差別;隨此、能於後後所證出世間法,深生勝解,深生淨信。此清淨信,難伏義故;說名信力。問:誰不能伏?答:此清淨信,若天若魔若諸沙門若婆羅門若餘世間,無有如法能引奪者。諸煩惱纏,亦不能屈。故名難伏。此為上首,此為前行,餘精進等,亦名為力。由此諸力,具大威勢,摧伏一切魔軍勢力,能證一切諸漏永盡;是故名力。

二解 辯中邊論中卷十四頁云:已說修五根;當說修五力。次第云何?頌曰:卽損障名力。因果立次第。論曰:卽前所說信等五根,有勝勢用,復說為力。謂能伏滅不信障等,亦不為彼所陵雜故。此五次第,依因果立。以依前因,引後果故。謂若決定信有因果;為得此果,發勤精進。勤精進已;便住正念。住正念已;心則得定。心得定已;能如實知。既如實知;無事不辦。故此次第,依因果立。

三解 雜集論十卷七頁云:如五根,五力亦爾。差別者:由此能損減所對治障,不可屈伏;故名為力。謂五力所緣境等,與根相似;然果有差別。所以者何?如說果者,謂能損減不信等障故,勝過於前。雖與五根所緣境界,自體等相似;然不可屈伏義有差別故,別立覺分。

四解 顯揚二卷十三頁云:五力者:廣說如經。卽信根等,由善修習,多修習故,不復為彼不信等法之所雜亂,復能對治諸雜亂法。不可伏義,說名為力。

五解 集異門論十四卷五頁云:五力者:云何為五?一、信力。二、精進力。三、念力。四、定力。五、慧力。問:信力云何?答:於如來所,修植淨信,根生安住;不為沙門或婆羅門或天魔梵或餘世間如法引奪。是名信力。問:精進力云何?答:於己生不善法,為永斷故;生欲,策勵,乃至廣說四種正斷。是名精進力。問:念力云何?答:於內身住循身觀,乃至廣說四種念住。是名念力。問:定力云何?答:離欲惡不善法,乃至廣說四種靜慮。是名定力。問:慧力云何?答:如實了知此是苦聖諦,此是苦集聖諦,此是苦滅聖諦,此是趣苦滅行聖諦。是名慧力。問:何故名力?答:因如是力,依如是力,住如是力,一切結縛隨眠隨煩惱縛,皆可斷截摧伏破壞。故名為力。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4] 正觀(術語)對於邪觀之稱。觀與經合,則稱正見,即正觀也。觀無量壽經曰:「作是觀者名為正觀。」【又】離癡而見法,曰正觀。無量壽經上曰:「正念正觀。」同淨影疏曰:「離癡見法,名為正觀。」【又】三論宗多用正觀中觀之名。以八不名為中觀,無得名為正觀。三論玄義曰:「以無得正觀為宗。」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5] 境智 境與智。所觀之理叫做「境」;能觀之心叫做「智」。 FROM:【佛學常見辭彙(陳義孝)】

[66] 審 ㄕㄣˇ,推究、分析。《呂氏春秋·慎大覽·察今》:「故審堂下之陰,而知日月之行,陰陽之變。」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AF%A9

[67] 慮 ㄌㄩ ˋ,心思、意念。《孟子·告子下》:「困於心,衡於慮,而後作。」《楚辭·屈原·卜居》:「心煩慮亂,不知所從。」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85%AE

[68] 真識 真識者,謂自性清淨心也。蓋第八阿賴耶識,通真通妄,妄即是染,真即是淨。今言淨分,故名真識也。(梵語阿賴耶,華言藏識,謂能含藏一切善惡種子故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69] 《辯中邊論》卷上:「頌曰:

            識生變似義,有情我及了,

            此境實非有,境無故識無。

        論曰:變似義者,謂似色等諸境性現。變似有情者,謂似自他身五根性現。變似我者,謂染末那與我癡等,恒相應故。變似了者,謂餘六識了相麤故。此境實非有者,謂似義似根無行相故,似我似了非真現故,皆非實有。境無故識無者,謂所取義等四境無故,能取諸識亦非實有。」

[70] 勘 《唯識三十論頌》:「護法等菩薩,約此三十頌,造《成唯識》,今略標所以。謂此三十頌中,初二十四行頌明唯識相,次一行頌明唯識性,後五行頌明唯識行位。就二十四行頌中,初一行半略辯唯識相,次二十二行半廣辯唯識相。

        謂外問言:「若唯有識,云何世間及諸聖教說有我法?」舉頌詶答,頌曰:

            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

            彼依識所變。此能變唯三,

            謂異熟思量,及了別境識。」

[71] 阿陀那識 p0776瑜伽七十六卷一頁云:此識、亦名阿陀那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隨逐執持故。

  二解 攝論一卷三頁云:復次此識、亦名阿陀那識。此中阿笈摩者,如解深密經說: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何緣此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執受一切有色根故。一切自體取所依故。所以者何?有色諸根,由此執受,無有失壞,盡壽隨轉。又於相續正結生時,取彼生故;執受自體。是故此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

  三解 成唯識論三卷九頁云:此第八識、或名阿陀那。執持種子及諸色根、令不壞故。

  四解 成唯識論三卷十二頁云:以能執持諸法種子,及能執受色根依處,亦能執取結生相續;故說此識名阿陀那。

  五解 成唯識論七卷十八頁云:阿陀那識、三界九地、皆容互作等無間緣。下上死生、相開等故。有漏無間,有無漏生;無漏、定無生有漏者。鏡智起已;必無斷故。善與無記,相望亦然。此何界後引生無漏?或從色界,或欲界後。謂諸異生求佛果者,定色界後引生無漏。彼必生在淨居天上大自在宮得菩提故。二乘迴趣大菩提者,定欲界後引生無漏。迴趣留身,唯欲界故。彼雖必往大自在宮方得成佛;而本願力所留生身,是欲界故。有義、色界亦有聲聞迴趣大乘願留身者。既與教理、俱不相違;是故聲聞第八無漏、色界心後、亦得現前。然五淨居無迴趣者。經不說彼發大心故。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2] 四智心品 p0444成唯識論十卷八頁云:云何四智相應心品?一、大圓鏡智相應心品。謂此心品,離諸分別。所緣,行相,微細難知。不忘不愚一切境相。性相清淨,離諸雜染。純淨圓德現種依持。能現能生身土智影。無間無斷,窮未來際。如大圓鏡,現眾色像。二、平等性智相應心品。謂此心品,觀一切法,自他有情,悉皆平等。大慈悲等,恒共相應。隨諸有情所樂,示現受用身土影像差別。妙觀察智不共所依。無住涅槃之所建立。一味相續,窮未來際。三、妙觀察智相應心品。謂此心品,善觀諸法自相共相,無礙而轉。攝觀無量總持之門,及所發生功德珍寶。於大眾會,能現無邊作用差別,皆得自在。雨大法雨,斷一切疑;令諸有情,皆獲利樂。四、成所作智相應心品。謂此心品,為欲利樂諸有情故;普於十方示現種種變化三業;成本願力所應作事。如是四智相應心品,雖各定有二十二法,能變所變種現俱生;而智用增,以智名顯。故此四品,總攝佛地一切有為功德皆盡。此轉有漏八七六五識相應品,如次而得。智雖非識;而依識轉。識為主故;說轉識得。又有漏位,智劣識強。無漏位中,智強識劣。為勸有情,依智捨識故說轉八識而得此四智。又云:此四種姓,雖皆本有;而要熏發,方得現行。因位漸增,佛果圓滿。不增不減,盡未來際。但從種生,不熏成種。勿前佛德,勝後佛故。又云:此四心品,雖皆遍能緣一切法;而用有異。謂鏡智品,現自受用身淨土相,持無漏種。平等智品,現他受用身淨土相。成事智品,能現變化身及土相。觀察智品,觀察自他功能過失,雨大法雨,破諸疑網,利樂有情。如是等門,差別多種。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3] 七心界 (名數)十八界中眼,耳、鼻、舌、身、意、之六識,加意根而為七。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4] 《入楞伽經》卷第九:「依諸邪念法,是故有識生,八九種種識,如水中諸波。

            依熏種子法,常堅固縛身,心流轉境界,如鐵依磁石。

            依止諸眾生,真性離諸覺,遠離諸作事,離知可知法。

            行如幻三昧,出諸十地行,汝觀心王法,離心境識相。

            時知心常轉,即住恒不變,住蓮花宮殿,如幻境界相。」

[75] 即 顯識論顯識品(從無相論出) 陳優禪尼國沙門真諦譯  明三界但有二種識:一者顯識,即是本識。二者分別識,即是意識。顯識起分別,分別起熏習,熏習起顯識,故生死流轉。又云:一執著分別性熏習,增長阿梨耶識,二觀習真實性熏習,能除執著損壞阿梨耶識(此內以第七名陀那識,執梨耶識作我境故)。

FROM:【閱藏知津(蕅益大師著)】

[76] 即 佛說大乘同性經(二卷) 宇文周中天竺沙門闍那耶舍譯  佛住大摩羅耶精妙山頂,與千二百五十比丘,及大菩薩天龍眾俱。楞伽大城毗毗沙那羅剎王供佛問法,得菩提記。海龍王問其往因,佛為說之。次有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從東方來,以大寶殿供佛問法。佛為說如來十地名,及聲聞十地名,辟支佛十地名,菩薩十地名。復為現如來初地相,及二地相。 FROM:【閱藏知津(蕅益大師著)】

[77] 勘 《成唯識論》卷第三:「如契經說:

            如來無垢識,是淨無漏界,

            解脫一切障,圓鏡智相應。」

[78] 自證分 又作自體分,唯識宗所立識體四分的第二分。自是自體;證為證知,即為自覺的證知作用。四分中的見分有緣慮、了別相分的作用,但不能自知其所見有無謬誤,故必須另有一證知見分的作用,即是自證分。自證分即識之自體,故又名自體分。自證分還有一種再度知的作用,與自證分互相為證,以證二者有無謬誤。(識體四分)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79] 安慧(術語)安置意於智慧而不動。十住論十曰:「諸佛安慧常不動。」往生要集指麾鈔十五曰:「安謂安置,慧是智慧。」【又】天竺論師名Sthiramati,解釋唯識論之十大論師之一。唯識述記一本曰:「梵云悉恥羅末底,唐言安慧,即糅雜集。救俱舍論,破正理師護法論師同時先德。南印度境,羅羅國人也。妙解因明,善究內論。」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0] 見分 唯識宗所立識體四分之一。見分即指諸識的能緣作用,為認識事物的主體;亦即能照知所緣對境(即相分,為認識的對象)之主體作用。「見」即見照、心性明了之義,謂能照燭一切諸法及解了諸法義理,如鏡中之明,能照萬象。換個方式說見分即心識的緣慮作用,亦即主觀的認識主體。心識生起,自其自體變現相、見二分,相分是色法,概括世間的一切物質現象;見分是心法,有緣慮作用,是認識的主體。不過此見分與相分,都是識體之所變現,攝物歸心,所以成其唯識。(四分)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1] 相分 心法四分之一,即自心體上變現出為見分所緣的境相。此在唯識學上、攝盡一切所謂客觀的現象。心識是能緣慮之法,心識生起時,識體變現出相、見二分,見分是能緣慮的作用,相分是所緣慮的境相。唯識宗立論,以為宇宙萬法,皆內識之所變現,故所謂相分,是第八識的色法種子——所謂相分色所變現的境相。

  相分之相與像字通用,如相片又稱像片,亦稱肖像,故所謂相,亦就是影像。此影像不是外境的「本質色」,而是托第八阿賴耶識的「相分色」,在眼識上再變現一重「相分」(影像),由眼識的見分去緣。所以唯識學上說︰「識所緣,唯識所變。」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2] 難陀 梵名 Nanda,意譯歡喜,唯識十大論師之一,約與安慧、淨月同時。《成唯識論述記》卷一稱:「梵云難陀,唐言歡喜,勝軍祖習,故於後卷新熏種子,北師所說,造《瑜伽釋》等,大有制作。」時安慧對於心識唯立自體分,難陀與淨月則主張立見、相二分,並主張相分無體,見分無形相,故被稱為「無相唯識」。關於種子來源,他否定種子本有,唯主新熏。即主張種子係由現行之熏習而新生者,因此他主張廢除「五種姓」之說。故古來稱之為新熏家。在唯識學理論上他維持世親舊說,故稱「唯識古學」。他的著述甚多,曾注釋《唯識三十頌》、《瑜伽師地論》等。(十大論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3] 陳那 印度佛教因明論的集大成者,公元五、六世紀時人。據說為南印度香至國人,婆羅門種姓。初習外道教旨,又入小乘犢子部;後來師事世親論師,研究大小乘佛教;曾自一阿闍梨處受明咒,辯才無礙,折服諸多外道,因與尼夜耶學派辯論而著稱於世,於那爛陀寺宣講《俱舍論》,及唯識、因明學說。曾撰述《集量》。未久,歷遊南印度降伏外道諸論師,復興已荒廢的道場,常行十二頭陀行,示寂於烏荼國森林中的洞窟內。有關陳那生平,另一說以其為南印度案達羅國人,受國王供養,證阿羅漢果,依文殊菩薩之啟示遂起兼濟之志。師講說因明論,宣揚《瑜伽師地論》。

  陳那於唯識論方面,主張就心、心所立見分、相分、自證分三分,故稱為三分家;昔來與安慧的一分、難陀的二分、護法做四分說並稱,所謂「安難陳護、一二三四。」陳那更於因明學方面留有不朽的功績,集因明說之大成,始創「新因明」,由九句因,始確立因之三相,改五支作法為三支作法,變古因明的歸納為演繹,造成印度論理學(因明學)劃時代的新里程,被稱為中世紀正理學之父,或新因明之祖。關於師之因明學著作甚多,《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列有八論,漢譯藏經中現存有九部九卷:真諦譯《解捲論》與義淨譯的《掌中論》同本;及《無相思塵論》(與玄奘譯《觀所緣緣論》同本)、義淨譯《取因假設論》及《觀總相論頌》、施護等譯《佛母般若波羅蜜多圓集要義論》、玄奘譯《因明正理門論》。繼承陳那因明學說的,為商揭羅主;繼承他唯識法系的是護法。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4] 證自證分 唯識宗所立識體四分的第四分。這是識體作用的一部分,即是對自證分再加以證知的作用。自證分有證知見分的作用,但誰來證知自證分有無謬誤呢?於是識體更起能緣作用,以證知自證分的所證是否正確,此再度證知的作用,即是證自證分。但誰來證知證自證分有無謬誤呢?就是原來的自證分,因為自證分和證自證分二者互緣互證的作用,所以就不必另立一個證自證分了。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5] 護法 梵名 Dhamapala,音譯達摩波羅,唯識十大論師之一,約六世紀中葉人,為南印度達羅毗荼國建至城大臣之子,本與王女有婚約,然於結婚之日落髮出家。《成唯識論述記》卷一中稱他:「學乃淵於海濬,解又朗於曦明,內學窮於大小,聲論光於其俗,外道小乘咸議之曰:大乘有此人也,既猶日月之麗天,皎皎而垂彩,亦如溟渤之紀地,浩浩而無竭,天親以後,一人而已。制作破斥,具如別傳。」他曾在那爛陀寺廣布教化,有學徒數千人。他二十九歲退隱於大菩提寺,從事著述,三十二歲示寂。他的唯識理論,係繼承陳那的學統。弟子中主要人物有勝友、勝子、智月、親光、戒賢等。遺留的著作主要為《大乘廣百論釋論》、《成唯識寶生論》、《觀所緣緣論釋》、《唯識二十論釋》、《唯識三十論釋》等。由玄奘、窺基揉譯十家釋論而成的《成唯識論》,即以護法的釋論觀點為主依,兼蓄其他九家論師釋論的內容。(十大論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線上請書:

樂天Kobo

Readmoo讀墨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