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07

唯識義林

唯識義章,略以十門辨釋:

一、出體;

二、辨名;

三、離合會釋;

四、何識為觀;

五、顯類差別;

六、修證位次;

七、觀法何性;

八、諸地依起;

九、斷諸障染;

十、歸攝二空。

第一、出體者,

此有二種:

一、所觀體[1]

二、能觀體。

所觀唯識,以一切法而為自體,通觀有無為唯識故。

略有五重:

一、遣虛存實識[2]

觀遍計所執唯虛妄起,都無體用,應正遣空,情有理無故;觀依他、圓成諸法體實,二智境界,應正存有,理有情無故。

無著[3][4]云:

「名事互為客,其性應尋思,於二亦當推[5],唯量及唯假。

 

實智觀無義,唯有分別三,彼無故此無,是即入三性。」[6]

 

《成唯識》言:「『識』言總顯一切有情[7]各有八識、六位心所[8]、所變相[9]、見[10]、分位差別[11],及彼空理[12]所顯[13]真如。

 

識自相[14]故,識相應[15]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如是諸法皆不離識,總立識名[16]

 

『唯』言但遮愚夫所執,定離諸識實有色等。」[17]

 

 

如是等文,誠證非一。

由無始[18]來,執我法[19]為有,撥事理為空。

故此觀中,遣者空觀[20],對破有執[21];存者有觀,對遣空執[22]

今觀空有,而遣有空,有空若無,亦無空有,以彼空有相待觀成,純有純空,誰之空有?故欲證入離言法性[23],皆須依此方便而入,非謂有空皆即決定。

證真觀[24]位,非有非空,法無分別,性離言故。

說要觀空,方證真者,謂要觀彼遍計所執空為門故,入於真性,真體非空。

此唯識言既遮所執,若執實有諸識可唯,既是所執,亦應除遣。

此最初門所觀唯識,於一切位,思量修證。

二、捨濫留純識[25]

雖觀事理皆不離識,然此內識有境有心,心起必託[26]內境生故,但識言唯,不言唯境。

《成唯識》言:「識唯內有,境亦通外,恐濫外故,但言唯識。

 

又諸愚夫迷執於境,起煩惱業,生死沈淪,不解觀心,懃求出離,哀愍彼故,說唯識言,令自觀心,解脫生死,非謂內境如外都無。」[27]

 

由境有濫,捨不稱唯,心體既純,留說唯識。

《厚嚴經》[28]云:「心意識所緣,皆非離自性,故我說一切,唯有識無餘」《花嚴》[29]等說「三界唯心」[30]《遺教經》[31]言:「是故汝等,當好制[32]心,制之一處,無事不辨」[33]等,皆此門攝。

三、攝末歸本識[34]

心內所取[35]境界顯然,內能取[36]心作用亦爾。

此見、相分俱依識有,離識自體[37]本,末法必無故。

《三十頌》[38]言:

「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彼依識所變。

 

此能變唯三。」[39]

 

《成唯識》說:「變,謂識體轉似二分,相、見俱依自體起故。」[40]

 

《解深密》說:「諸識所緣,唯識所現。」[41]

 

攝相、見末,歸識本故,所說理事,真俗觀等,皆此門攝。

四、隱劣顯勝識[42]

[43]及心所[44]俱能變現,但說唯心,非唯心所。

心王體殊勝心所,劣依勝生,隱劣不彰,唯顯勝法。

故慈尊[45]說:「許心似二現,如是似貪等,或似於信等,無別染善法。」[46]

 

雖心自體能變似彼見、相二現,而貪、信等體亦各能變似自見、相現,以心勝故,說心似二,心所劣故,隱而不說,非不能似。

無垢稱言:「心垢故有情垢,心淨故有情淨」[47]等,皆此門攝。

五、遣相證性識[48]

識言所表,具有理事,事為相用,遣而不取;理為性體,應求作證。

《勝鬘經》「自性清淨心」[49]

《攝論》頌言:「於繩起蛇覺,見繩了義無,證見彼分時,知如蛇智亂。」[50]

 

此中所說,起繩覺時,遣於蛇覺,喻觀依他,遣所執覺;見繩眾分,遣於繩覺,喻見圓成,遣依他覺。

此意即顯所遣二覺皆依他起,斷此染故,所執實蛇實繩我法不復當情;非於依他以稱遣故,皆互除遣。

蛇由妄起,體用俱無;繩藉麻[51]生,非無假用。

麻譬真理,繩喻依他,知繩麻之體用,蛇情自滅;蛇情滅故,蛇不當情,名遣所執。

非如依他,須聖道斷,故漸入真,達蛇空,而悟繩分[52]

證真觀位,照真理,而俗事彰,理事既彰,我法便息。

此即一重所觀體也。

能觀唯識,以別境慧而為自體。

《攝大乘》第六[53]說:「為何義故,入唯識性?由緣總法出世止觀智故。」

 

無性[54]解云:「由三摩呬多[55]無顛倒智故。」[56]

 

或有解言:能觀唯識,通以止觀而為自性。

此亦不然。

若取相應,四蘊[57]為體;若兼眷屬,即通五蘊。

今且依名,觀體唯慧。

無性又云唯識現觀智[58]故。

又云由三摩呬多無顛倒智[59],但舉定中所起之智以為觀體;作尋思等勝唯識觀必居定故,不言即以止為觀體。

《攝論》又云:

「由四尋思[60]、四如實智[61],如是皆同不可得故。

 

以諸菩薩如是如實為入唯識,勤修加行[62],即於似文似義意言[63],推求文名唯是意言。」[64]

 

乃至廣說。

《瑜伽》《對法》等,尋思、如實智皆慧為體,尋思唯有漏,如實智通無漏。

《攝大乘》云:「入所知相[65]者,謂多聞熏習[66]所依,非阿賴耶識所攝」[67]者,此文唯舉無漏種子[68]在彼位增名為聞熏[69],稱非藏識[70],非諸能觀皆唯無漏。

不爾,四尋思應非加行智[71]

此雖總說,若別顯者,略有二位:

一、因;

二、果。

因通三慧,唯有漏故,以聞思修所成之慧[72]而為觀體,此唯明利簡擇之性,非生得善。

《攝論》云:「似法似義意言,大乘法相等所生起,勝解行地[73]、見道[74]、修道[75][76]等;

《成唯識》云:「此中唯識資糧位[77]中,聽聞思惟,能深信解;在加行位[78],起尋思等,引發真見。」[79]

 

果唯無漏,修所成慧[80]而為觀體,通以正智[81]、後所得智[82]為自體故。

《攝大乘》等云:「如理通達故,治一切障故,離一切障故,見、修、無學道,如其次第。」[83]

 

證真理識,唯正體智[84];證俗事識,唯後得智[85]

文多義顯,不引教成。

上來雖復辨能所觀,總義說者,若總言唯識,通能所觀;言唯識觀[86],唯能非所,通有無漏,通散及定,以聞思修、加行、根本、後得三智而為自體。

若言唯識三摩地[87],通有無漏,唯定非散,唯修慧非聞思,通三智。

若言正證唯識,唯無漏非有漏,唯定非散,唯修慧非聞思,唯正智、後得,非加行。

此非義說。

不爾,三摩地等,亦通聞思,《十地論》說故,至下當知。

然總遍詳諸教所說一切唯識,不過五種:

一、境唯識[88],阿毗達磨經云:「鬼傍生人天,各隨其所應,等事心異故,許義非真實。」[89]如是等文,但說唯識所觀境者,皆境唯識。

二、教唯識[90]「由自心執著」[91]等頌,《花嚴》《深密》[92]等說唯識教者,皆教唯識。

三、理唯識[93]《三十頌》言:「是諸識轉變,分別所分別,由此彼皆無,故一切唯識。」[94]如是成立唯識道理,皆理唯識。

四、行唯識[95]「菩薩於定位」[96]等頌,四種尋思、如實智等,皆行唯識。

五、果唯識[97]《佛地經》[98]言:「大圓鏡智,諸處、境、識皆於中現。」[99]

 

《如來功德莊嚴經》言,如來無垢識,是淨無漏界,解脫一切障,圓鏡智相應[100]

《唯識》亦言:「此即無漏界,不思議善常,安樂解脫身,大牟尼名法。」[101]

 

如是諸說,唯識得果,皆果唯識。

此中所說五種唯識,總攝一切唯識皆盡。

然諸教中,就義隨機,於境唯識,種種異說:

或依所執以辨唯識,《楞伽經》[102]說:「由自心執著,心似外境現,以彼境非有,是故說唯心」[103],但依執心虛妄現故;

或依有漏以明唯識,《花嚴經》說:「三界唯心」[104],就於世間說唯識故;

或依所執及隨有為以辨唯識,《三十頌》言:「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彼依識所變」[105],依識自體起見、相分,二執生故;

或依有情以辨唯識,《無垢稱經》[106]云:「心清淨故,有情清淨;心雜染故,有情雜染」[107]

或依一切有無諸法以辨唯識,《解深密》[108]說:「諸識所緣,唯識所現」[109];或隨指事以辨唯識,阿毗達磨契經頌[110]言:「鬼傍生人天,各隨其所應」,隨指一事辨唯識故。

如是等輩,無量教門,舉此六門,類[111][112]諸教,理義盡者,唯第五教,總說一切為唯識故。

或束為三,謂境、行、果,如《心經贊》[113]具廣分別。

第二、辨名者,梵云毗若底,此翻為識。

識者,了別義。

識自相、識相應、識所變、識分位、識實性[114],五法事理,皆不離識,故名唯識。

不爾,真如應非唯識,亦非唯一心,更無餘物。

[115]餘歸識,總立識名,非攝歸真不名如也。

梵云摩呾剌多,此翻為唯。

唯有三義:

一、簡持義,簡去遍計所執生法二我,持取依他、圓成,識相、識性。

《成唯識》云:「唯言為遮離識我法,非不離識心、心所等。」[116]

 

二、決定義,故舊《中邊》[117]云:「此中定有空,於彼亦有此。」謂俗事中,定有真理;真理中,定有俗事。

識表之中,此二決定,顯無二取。

三、顯勝義,瞿波論師[118]《二十唯識釋》云,此說唯識,但舉主勝,理兼心所,如言王來,非無臣佐。

今此多取簡持解唯。

識者,心也。

由心集起[119]綵畫為主之根本故,經曰唯心[120];分別了達之根本故,論稱唯識。

或經義通因果,總言唯心;論說唯在因,但稱唯識。

識,了別義。

在因位中,識用強故,說識為唯,其義無二。

《二十論》云:「心、意、識、了,名之差別。」[121]

 

識即是唯,持業釋也。

或順世外道及清辨等,成立境唯,為簡於彼,言識之唯,依主無失。

為令捨識,而依於智,說唯識言。

若能觀中,智強識劣,若以為境,皆不離心,今為所觀,故名唯識。

又不離依主,稱為唯識;決斷從能,故可依智。

又從欣為目,經唯名皆般若;從厭為號,論標並唯毗若底。

攝法歸無為之主,故言一切法皆如也;

攝法歸有為之主,故言諸法皆唯識;

攝法歸簡擇[122]之主,故言一切皆般若。

是名第二、辨名號也。

 

[1] 如 所觀有法 p0740瑜伽十六卷一頁云:何等名為所觀有法?當知此法,略有五種。一、自相有法,二、共相有法,三、假相有法,四、因相有法,五、果相有法。如彼卷一頁至五頁廣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 遣虛存實識 唯識宗依三性觀的觀行法門,立此五重唯識觀,遣虛存實識為第一種觀法。即以為此心之境,是遍計所執的虛妄法,體用非有,故而遮遣;內心諸法,為依他圓成,體用非無,故而存留,此為虛實相對的觀法。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3] 無著菩薩 p1067西域記五卷十頁云:城西南五六里大菴沒羅林中,有故伽藍,是阿僧伽(唐言無著)菩薩請益導凡之所。無著菩薩夜昇天宮,於慈氏菩薩所,受瑜伽師地論莊嚴大乘經論中邊分別論等,晝為大眾講宣妙理。菴沒羅林西北百餘步、有如來髮爪窣堵波。其側故基、是世親菩薩從覩史多天下見無著菩薩處。無著菩薩、健馱邏國人也。佛去世後一千年中,誕靈利見,承風悟道。從彌沙塞部,出家修學。頃之迴信大乘。其弟世親菩薩、於說一切有部、出家受業,博聞強識,達學研機。無著弟子佛陀僧訶(唐言師子覺)者,密行莫測,高才有聞。二三賢哲每相謂曰:凡修行業、願覲慈氏。若先捨壽、得遂宿心;當相報語,以知所至。其後師子覺先捨壽命。三年不報。世親菩薩、尋亦捨壽。時經六月,亦無報命。時諸異學咸皆譏誚;以為世親菩薩及師子覺、流轉惡趣,遂無靈鑒。其後無著菩薩、於夜初分,方為門人教授定法。燈光忽翳,空中大明。有一天仙,乘虛下降,卽進階庭,敬禮無著。無著曰:爾來何暮?今名何謂?對曰:從此捨壽命,往覩史多天慈氏內眾蓮華中生。蓮華纔開;慈氏讚曰:善來廣慧,善來廣慧。旋繞纔周;卽來報命。無著菩薩曰:師子覺者,今何所在?曰:我旋繞時,見師子覺在外眾中、耽著欲樂,無遐相顧;詎能來報。無著菩薩曰:斯事已矣。慈氏何相?演說何法?曰:慈氏相好,言莫能宣。演說妙法,義不異此。然菩薩妙音,清暢和雅;聞者忘倦,受者無厭。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六:「論曰:此中有二頌:

      名事互為客,其性應尋思,於二亦當推,唯量及唯假。

      實智觀無義,唯有分別三,彼無故此無,是即入三性。

        釋曰:將入真觀,故說二頌。名事互為客,其性應尋思者,謂名於事為客,事於名為客,非稱彼體故。由定而觀,故名尋思。於二亦當推,唯量及唯假者,應當推尋義之自性、差別並無,唯有識量,唯有自性、差別假立。

        言實智者,應知即是如實遍智,謂由四種尋思為因,發生四種如實遍智。所言觀無義,唯有分別三者,謂觀於義,本無所有,唯有三種虛妄分別,謂名分別、自性分別、差別分別。彼無故此無者,謂義無故,分別亦無。何以故?若有所分別義,可有能緣分別;由義無所有故,當知分別亦無。

        是即入三性者,謂於此中悟入三性:觀見名事互為客故,即是悟入遍計所執性;觀見二種本無有義,唯有分別量,唯有名、自性、差別假立故,即是悟入依他起性;亦不觀見此分別故,即是悟入圓成實性。如是名為悟入三性。」

[5] 推 ㄊㄨㄟ,根據已知尋究其他。如:「推算」、「推論」、「以此類推」。《漢書·卷三六·楚元王劉交傳》:「有意其推本之也。」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8E%A8

[6] 勘 《攝大乘論本》卷中:「此中有二頌:

            名事互為客,其性應尋思,於二亦當推,唯量及唯假。

            實智觀無義,唯有分別三,彼無故此無,是即入三性。

        復有教授二頌,如《分別瑜伽論》說:

            菩薩於定位,觀影唯是心,義相既滅除,審觀唯自想。

            如是住內心,知所取非有,次能取亦無,後觸無所得。

        復有別五現觀伽他,如《大乘經莊嚴論》說:

            福德智慧二資糧,菩薩善備無邊際,於法思量善決已,故了義趣唯言類。

            若知諸義唯是言,即住似彼唯心理,便能現證真法界,是故二相悉蠲除。

            體知離心無別物,由此即會心非有,智者了達二皆無,等住二無真法界。

            慧者無分別智力,周遍平等常順行,滅依榛梗過失聚,如大良藥銷眾毒。

            佛說妙法善成立,安慧并根法界中,了知念趣唯分別,勇猛疾歸德海岸。」

[7] 有情(術語)Sattva,梵語曰薩埵。舊譯曰眾生。新譯曰有情。有情識者,有愛情者。總名動物。唯識述記一本曰:「梵言薩埵,此言有情,有情識故。(中略)又情者愛也,能有愛生故。(中略)言眾生者,不善理也,草木眾生。」大日經疏十七曰:「有情者梵音索哆,是著義。又名薩埵,是有情義。」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 六位心所 心所乃從屬於心王、與心王相應的作用。為五位百法中的心所有法,簡稱心所。心所有五十一種,分為遍行、別境、善、煩惱、隨煩惱、不定等六類。一、遍行心所:指於一切心、一切性、一切時、一切地、一切識相應俱生起之心所,即觸、作意、受、想、思等五種心所。二、別境心所,指於一切性、一切地得起,於境有起有不起之心所,即欲、勝解、念、定、慧等五種心所。三、善心所,指其性善,唯起於善心品之心所,即信、精進、慚、愧、無貪、無瞋、無癡、輕安、不放逸、行捨、不害等十一種心所。四、煩惱心所,指根本煩惱,即貪、瞋、癡、慢、疑、惡見等六種心所。五、隨煩惱心所,指隨從根本煩惱而起之心所,即忿、恨、惱、覆、誑、諂、憍、害、嫉、慳、無慚、無愧、不信、懈怠、放逸、惛沈、掉舉、失念、不正知、散亂等二十種心所。六、不定心所,指不入於前五位之心所,即悔、眠、尋、伺等四種心所。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9] 即 相分 心法四分之一,即自心體上變現出為見分所緣的境相。此在唯識學上、攝盡一切所謂客觀的現象。心識是能緣慮之法,心識生起時,識體變現出相、見二分,見分是能緣慮的作用,相分是所緣慮的境相。唯識宗立論,以為宇宙萬法,皆內識之所變現,故所謂相分,是第八識的色法種子——所謂相分色所變現的境相。

  相分之相與像字通用,如相片又稱像片,亦稱肖像,故所謂相,亦就是影像。此影像不是外境的「本質色」,而是托第八阿賴耶識的「相分色」,在眼識上再變現一重「相分」(影像),由眼識的見分去緣。所以唯識學上說︰「識所緣,唯識所變。」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10] 即 見分 唯識宗所立識體四分之一。見分即指諸識的能緣作用,為認識事物的主體;亦即能照知所緣對境(即相分,為認識的對象)之主體作用。「見」即見照、心性明了之義,謂能照燭一切諸法及解了諸法義理,如鏡中之明,能照萬象。換個方式說見分即心識的緣慮作用,亦即主觀的認識主體。心識生起,自其自體變現相、見二分,相分是色法,概括世間的一切物質現象;見分是心法,有緣慮作用,是認識的主體。不過此見分與相分,都是識體之所變現,攝物歸心,所以成其唯識。(四分)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11] 分位差別 p0384瑜伽一百卷十五頁云:云何建立分位差別?謂苦分位,樂分位,不苦不樂分位。卽是能順三受諸法。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2] 如 八智證得空理 p0083顯揚十五卷二十頁云:云何證得如是空理?謂由八種智。何等為八?頌曰:法住、求自心、住自心、除縛、怖、無二、染淨,證得真空理。論曰:一、法住智。謂依素怛纜等,安立法門智。二、求自心智。謂於順決擇分位,尋自心智。三、住自心智。謂於見道位,證真如智。四、除心縛智。謂於修道位,對治障智。五、怖行相應智。謂聖弟子智。怖畏流轉大苦惱故。六、無二分別智。謂菩薩智。流轉寂滅,過惡功德,不分別故。七、不善清淨智。謂有學智。八、善清淨智。謂無學智。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3] 即 所顯得 p0738成唯識論十卷五頁云:一、所顯得。謂大涅槃。此雖本來自性清淨;而由客障,覆令不顯。真聖道生,斷彼障故;令其相顯;名得涅槃。此依真如離障施設。故體卽是清淨法界。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4] 自相 (術語)一切事物,有自共二相。(共相)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5] 相應 p0833瑜伽十三卷二十頁云:云何相應?當知此相略有五種。一、與他性相應;非自性。二、於他性中,與不相違相應;非相違。三、於不相違中,輭中上品,與輭中上品自相應;非餘品。四、於輭中上品中,同時相應;非異時。五、於同時中,同地相應;非異地。

  二解 瑜伽十五卷十五頁云:相應者:謂前後法義,相符不散。

  三解 此是不相應行中之相應。瑜伽五十二卷十三頁云:復次云何相應?謂彼彼諸法,為等言說,為等建立,為等開解,諸勝方便,是謂相應。

  四解 此釋諸心心所名為相應。瑜伽五十五卷四頁云:問:何故名相應?答:由事等故,處等故,時等故,所作等故。

  五解 瑜伽五十六卷三頁云:問:依何分位,建立相應?此復幾種?答:依因果相稱分位,建立相應。此復三種。謂和合相應,方便相應,稱可道理所作相應。

  六解 瑜伽五十六卷七頁云:問:諸法誰相應?為何義故,建立相應?答:他性相應,非自性,為遍了知依自性清淨心有染不染法,若增若減;是故建立。

  七解 瑜伽八十一卷三頁云:相應者:謂名句文身。次第善安立故。又依四種道理相應故。

  八解 辯中邊論下卷七頁云:若於諸文,能無間斷次第宣唱;說名相應。

  九解 顯揚一卷十五頁云:相應者:謂諸行因果相稱性。

  十解 世親釋八卷十五頁云:若一切法皆不可言;復以何等為所分別?為釋此故,說如是言:相應自性義,所分別非餘。謂卽相應為自性義,是所分別。非離於此;故言非餘。此云何成?為重成立,復說是言:字展轉相應,是謂相應義。謂別別字,相續宣說。以成其義,是相應義。如言斫芻,二字不斷,說成眼義;是相應義。為所分別。

  十一解 此釋五識身相應地之相應。瑜伽釋十一頁云:依五識身建立此地,故名相應。如律中說王相應論,賊相應論。謂依王賊而興言論。此亦如是。雖此地中,分別多法;五識為主,是故遍說。又五識身相應心品,總名相應。於此地中,雖明多法;以心心所勝故,別說。又相應者:是攝屬義。謂此地中,說五識身所攝屬法。卽是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故名相應。

  十二解 成唯識論三卷二頁云:此觸等五,與異熟識行相雖異;而時依同,所緣事等;故名相應。

  十三解 集論一卷十一頁云:何等相應?謂於因果相稱,假立相應。

  十四解 雜集論十一卷六頁云:何等相應?謂互為助伴。於所緣行,平等解了。由心心法,互為助伴,於契經等所緣境界,以蘊等相應義行,平等解了故。

  十五解 如六種相應中說。

  十六解 俱舍論四卷十三頁云:謂心心所,皆名相應,等和合故。依何義故名等和合?有五義故。謂心心所五義平等,故說相應。所依,所緣,行相,時,事,皆平等故。事平等者:一相應中,如心體一;諸心所法,各各亦爾。

  十七解 集異門論十卷十一頁云:相應者:謂所說語,義應於文,文應於義。是名相應。

  十八解 大毗婆沙論五十二卷八頁云:謂或有執:諸法生時,漸次非頓。如譬喩者。大德說曰:諸法生時,次第而生;無幷起義。如經狹路,有多商侶,一一而過;尚無二人一時過義;況得有多。諸有為法,亦復如是。一一從自生相而生,別和合生,理不俱起。阿毗達磨諸論師言:有因緣故,說有為法,別和合生。一一從自生相生故。有因緣故,說有為法,一和合生。不相離者,一時生故。謂依生相,說有為法,別和合生。若依剎那,說有為法,一和合生。不相離者,必俱起故。或復有執力無力義,是名相應不相應義,謂若此法,由彼力生;卽說此法,與彼相應。若法,不由彼力生者;雖俱時起;無相應義。如由彼心力,此心生故;得說此心與彼心相應。又由心力,心所生故;得說心所與心相應。又由心所力,心所生故;得說心所與心所相應。不由心所力,心得生故。不可說心與心所相應。為遮彼意,顯示心,與心所相應;心所,亦與心所相應;心所,又得與心相應。唯心與心,無相應義。一身二心,不俱起故。或復有執:諸法各與自性相應;不與他性。彼作是說:相愛重義,是相應義。無法與法極相愛重,如自性者;是故唯與自性相應。為遮彼意,顯示唯與他性相應。相應名義,異體相望而建立故。如心心所,展轉相望,同一所依,一所緣等,互不相捨,名相應故。或復有執;諸法與自性無相應義,亦非不相應。無相應義者,諸法不待自性而生故。非不相應者,極相愛重,是相應義故。為遮彼意,顯示諸法不亂相應。故作斯論。

  十九解 大毗婆沙論一百四十五卷十頁云:何故名相應?相應是何義?答:等義,是相應義。問:諸心品中心所法,有多有少;云何名等?謂欲界多,色界少。色界多,無色界少。善多,不善少。不善多,無記少。有覆無記多,無覆無記少。云何等義,是相應義?答:以事等故,說名為等。謂一心品中,若有二受一想等者;可說非等。然一心品中,如受有一,想等亦爾。故名為等。有說:五種等義,是相應義。謂所依等,所緣等,行相等,時等,事等,餘廣說如結蘊初納息。

  二十解 五事毗婆沙論下二十頁云:問:言相應者:是何義耶?答:阿毗達磨諸大論師,咸作是說:言相應者,是平等義。問:有心起位,心所法多;有心生時,心所法少。云何平等,是相應義?答:依體平等,作如是說。若一心中二受一想;可非平等是相應義。然一心中一受一想,思等亦爾。故說平等是相應義。復次等不乖違,是相應義。等不離散,是相應義。平等運轉,是相應義。如車眾分,故名相應。復次同一時分,同一所依,同一行相,同一所緣,同一果,同一等流,同一異熟,是相應義。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6] 勘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七末:「述曰:所以許有識自體者,識自相故;許心所者,識相應法故;許見、相分者,即心及心所二體所變故;許不相應者,即前三種分位故;許真如者,即前四種實性故。如是五法皆不離識,總名為識,非無心所等。此即「識」言所表。」

[17] 勘 《成唯識論》卷第七:「「識」言總顯一切有情各有八識、六位心所、所變相、見、分位差別,及彼空理所顯真如。識自相故,識相應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如是諸法皆不離識,總立識名。「唯」言但遮愚夫所執,定離諸識實有色等。若如是知唯識教意,便能無倒,善備資糧,速入法空,證無上覺,救拔含識生死輪迴,非全撥無惡取空者,違背教理,能成是事。故定應信,一切唯識。」

[18] 無始 (術語)一切世間,若眾生,若法,皆無有始,如今生從前世之因緣而有,前世亦從前世而有,如是展轉推究,故眾生及法之元始不可得,故云無始。勝鬘寶窟中末曰:「攝論云:無始即是顯因也,若有始則無因,以有始則有初,初則無因,以其無始則是有因。所以明有因者,顯佛法是因緣義。」梵語雜名曰:「無始,阿努婆嚩底。」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9] 如 我法二執 於諸見中,起於我法二執,於諸我執,略有二種:

   一者、俱生 無始時來,虛妄熏習,內因力故,恆與身俱,故曰俱生,此復二種:

    一、常相續 在第七識緣第八識,起自心相,執為實我。

    二、有間斷 在第六識緣識所變五取蘊相,或總或別,起自心相,執為實我。

   此二我執,細故難斷,後修道中,數數修習勝生空觀,方能除滅。

   二、分別我執 亦由現在外緣力故,要待邪教及邪分別,然後方起,故名分別。唯在第六意識中有,此亦二種:

    一、緣邪教所說蘊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我。

    二、緣邪教所說我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我。

   此二我執,麤故易斷,初見道時,觀一切法,生空真如,即能除滅。

  於諸法執,略有二種:

   一者、俱生 此復二種:

    一、常相續 在第七識緣第八識,起自心相,執為實法。

    二、有間斷 在第六識緣識所變蘊處界相,或總或別,起自心相,執為實法。

   此二法執,細故難斷,後十地中,數數修習勝法空觀,方能除滅。

   二、分別法執 亦唯在第六意識中有,此亦二種:

    一、緣邪教所說蘊處界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法。

    二、緣邪教所說自性等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法。

   此二法執,麤故易斷,入初地時,觀一切法,法空真如,即能除滅。 FROM:【佛學次第統編(楊卓 編)】

[20] 空觀 (術語)觀諸法皆空之理也。一切諸法,盡為因緣所生,因緣所生之法,無有自性,空寂無相也。中觀論四諦品曰:「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此謂空諦之理,觀此空諦之理曰空觀。此空觀有四教之別,藏教分析諸法而觀空理,故謂為析空。通教不要分析,譬之幻夢之體,而直證空,故謂為體空。別教於假中之外觀空,故謂為偏空。圓教觀假中即空,故謂為圓空。有如此四種之別者,以機有利鈍之別故也。利鈍之機雖有別。而以空觀為入理之門則一也。演密鈔三曰:「三乘之人,同以空為門,入諸法真實之性。」其解圓空者,則如三藏法數十曰:「空者離相離性之謂也。謂觀一念之心,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名之為空。由觀一念空故,一空一切空,無假中而不空。」光明玄義拾遺記五曰:「三觀之首,皆言即者,指一念心即三諦故。初云即空,非即偏空,乃觀一念即圓空也。此空能破三諦相著,故云一空一切空也。」止觀五上曰:「一空一切空,無假中而不空,總空觀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1] 如 偏有執 (術語)偏於萬有之有一邊而執著之見解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2] 空執(術語)偏空之執念。謂固執偏空之理,撥無因果之理也。與空(同。見空見) 空見(術語)撥無因果之理之邪見。諸見中空見之過最重。又著於空法之見。無上依經上曰:「若有人執我見,如須彌山大,我不驚怖,亦不毀呰。增上慢人,執著空見,如一毛髮作十六分,我不許可。」楞伽經三曰:「我說寧取人見如須彌山,不起無所有增上慢空見。」止觀十上曰:「天竺諸見,空見最重。」止觀十下曰:「諸見之中,空能壞一切,一切不能壞空。」止觀四上曰:「當知邪僻空心,甚可怖畏。若墮此見,永淪長沒。尚不能得人天涅槃,何況大般涅槃耶?」止觀十下曰:「空心無畏,不存規矩,恣情縱欲。破正見威儀淨命,死皆當墮三惡道中。」(空心)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3] 如 離言真如(術語)二真如之一。離心念之相,離言說之相,真如之法體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4] 真觀 即真空觀,菩薩修習空觀,先觀法空,了知一切外境,緣生性空,本無實法;次觀我空,體達我身,四大假合,終歸於空;然後再綜觀十八界空,體知六識妄心,依根緣塵而有,生滅如幻,若離根塵,原無自性。這樣作觀,內空我相,外亡法塵,解脫纏縛,即離眾若。 FROM:【佛學常見辭彙(陳義孝)】

[25] 捨濫留純識 唯識宗依三性觀的觀行法門,立此五重唯識觀,捨濫留純識為第二種觀法。識有八種,各各有相、見、自證、證自證四分,此四分中,相分為所緣之境,後三分為能緣之識。而所緣之妄境,故捨彼而不取,唯存留後三分之純識,此為心境相對的觀法。(五重唯識)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26] 託ㄊㄨㄛtuō,依賴。如:「託福」、「託庇」。三國演義·第一○六回:「臣託陛下洪福,必擒公孫淵以獻陛下。」

[27]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然相分等,依識變現,非如識性,依他中實。不爾,唯識理應不成,許識內境俱實有故。或識、相、見等從緣生,俱依他起,虛實如識。唯言遣外,不遮內境,不爾,真如亦應非實。內境與識既並非虛,如何但言唯識非境?識唯內有,境亦通外,恐濫外故,但言唯識。或諸愚夫迷執於境,起煩惱業,生死沉淪,不解觀心,勤求出離,哀愍彼故,說唯識言,令自觀心,解脫生死,非謂內境如外都無。

        或相分等,皆識為性,由熏習力,似多分生。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故除識性,無別有法。此中識言,亦說心所,心與心所定相應故。

        此論三分,成立唯識,是故說為《成唯識論》;亦說此論名《淨唯識》,顯唯識理,極明淨故。此本論名《唯識三十》,由三十頌顯唯識理,乃得圓滿,非增減故。

             已依聖教及正理,分別唯識性相義,

             所獲功德施群生,願共速登無上覺。」

[28] 即 《密嚴經》,全名《大乘密嚴經》(梵文 Mahāyāna ghana vyūha sūtra),又名《厚嚴經》,屬於大乘佛教如來藏唯識經典,是玄奘三藏揉譯《成唯識論》所依的六經之一。本經現存漢譯版本有兩種,分別為唐朝地婆訶羅(日照)三藏與唐朝不空三藏(705年-774年)所譯,前後雙譯皆為三卷版本。 來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 %E5%AF%86%E5%9A%B4%E7%B6%93

[29] 即 華嚴經 (經名)大方廣佛華嚴經之略名。大方廣為所證之法,佛為能證之人,證得大方廣理之佛也,華嚴二字為喻此佛者。因位之萬行如華,以此華莊嚴果地,故曰華嚴。又佛果地之萬德如華,以此華莊嚴法身,故曰華嚴。華嚴略策曰:「大方廣者,所證法也。佛華嚴者,能證人也。大以體性包含,方廣乃業用週徧,佛謂果圓覺滿。華喻萬行披敷,嚴乃飾法成人,經乃貫穿常法。」四教儀集註上曰:「因行如華,莊嚴果德。」此華譬因行也。探玄記一曰:「佛非下乘,法超因位,果德難彰,寄喻方顯。謂萬德究竟,環麗猶華,互相交飾,顯性為嚴。」此華譬果德也。大日經疏曰:「華有二種:一者萬行華。二者萬德行。」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0] 勘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54:「菩薩摩訶薩知三界唯心、三世唯心,而了知其心無量無邊,是為第八無等住。菩薩摩訶薩為一眾生,於不可說劫行菩薩行,欲令安住一切智地;如為一眾生,為一切眾生悉亦如是,而不生疲厭,是為第九無等住。菩薩摩訶薩雖修行圓滿,而不證菩提。何以故?菩薩作如是念:『我之所作本為眾生,是故我應久處生死,方便利益,皆令安住無上佛道。』是為第十無等住。佛子!是為菩薩摩訶薩十種無等住。若諸菩薩安住其中,則得無上大智、一切佛法無等住。」(CBETA 2019.Q4, T10, no. 279, p. 288c5-15)

[31] 即 佛遺教經(經名)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之略名。真西山氏謂遺教經為瞿曇氏最後教弟子之語,以端心正念為首,而深言持戒,為禪定智慧之本。本經各家之論註如下:佛遺教經論疏節要一卷,天親菩薩論,宋智圓疏,宋淨源節要,明袾宏補註。遺教經論住法記一卷,宋元照述。遺教經論記三卷,宋觀復述。佛遺教經補註一卷,明守遂註,了童補註。佛遺教經解一卷,明智旭述。遺教經指南一卷,明道霈述。佛遺教經箋註,丁福保註。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2] 制 ㄓˋ,管束、阻止。如:「管制」、「限制」。《淮南子·脩務》:「夫馬之為草駒之時,跳躍揚蹄翹尾而走,人不能制。」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88%B6

[33] 勘 《遺教經論》:「經曰:此五根者心為其主,是故汝等當好制心。心之可畏,甚於毒蛇惡獸怨賊大火越逸,未足喻也。動轉輕躁,但觀於蜜不見深坑。譬如狂象無鉤、猨猴得樹,騰躍踔躑難可禁制。當急挫之,無令放逸。縱此心者,喪人善事;制之一處,無事不辦。是故比丘!當勤精進折伏汝心。

論曰:是中欲苦者,心性差別故,亦是苦因苦果故,示現種種色苦依彼而有故,如經「此五根者心為其主」故應知。自他生過故、勤遮故,如經「是故汝等當好制心」故。何故勤遮?示現此心三昧障法故。何者是三昧相?云何障法相?三昧相者有三種:一者無二念三昧相;二者調柔不動三昧相;三者起多功德三昧相故。障法相者亦有三種:一者心性差別障;二者輕動不調障;三者失諸功德障。心性差別障者,如經「心之可畏,甚於毒蛇惡獸怨賊大火越逸,未足喻也」故。是中差別者,貪等四種差別故。修無二念三昧者,於此差別處可畏應知,四種譬喻相似法故,復示不相似法大可畏故。輕動不調障者,如經「動轉輕躁」如是等故。於中動轉者,示現諸根中轉識動故。復速疾故,猨猴相似法故。但觀於蜜者,示現有瞖不見未來故。深坑者,障礙義故。是障礙有二種:一者生處障礙;二者修一切行時困苦不能成就障礙,狂象相似法故。急挫者,示現抑入無動處故。無令放逸者,顯示攝入調伏聚故。失諸功德障者,如經「縱此心者喪人善事」故。無二念三昧相者,如經「制之一處」故。起多功德三昧相者,如經「無事不辦」故。調柔不動三昧相者,如經「當勤精進折伏汝心」故。已說根欲苦對治,次說多食苦對治。」(CBETA 2019.Q4, T26, no. 1529, p. 285b22-c24)

[34] 攝末歸本識 唯識宗依三性觀的觀行法門,立此五重唯識觀,攝末歸本識為第三種觀法。相分是識所取之境,見分是了別境的作用,此二者均從識體生起,故識體為本,相、見二分為末,所以離開識之自體分,就沒有相見二分的存在。故攝末歸本,這是體用相對的觀法。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35] 所取 p0733瑜伽八十九卷十一頁云:問:何所取?答:欲、見、戒禁、我語、是所取。

  二解 雜集論三卷十三頁云:云何所取?幾是所取?為何義故,觀所取耶?謂諸能取,亦是所取。以眼根等,意識所取故。或有所取非能取。謂唯是取所行義。唯者:決定義。此言為簡心所有法。一切皆是所取。為捨執著境界我故,觀察所取。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6] 能取 p0891雜集論三卷十二頁云:云何能取?幾是能取?為何義故,觀能取耶?謂諸色根、及心心所,是能取義。三蘊全,色行蘊一分,根相、及相應相,如其次第。十二界六處全,及法界法亭一分相應自體,是能取。為捨執著能受用我故,觀察能取。受用我者:計我能得愛不愛境。又能取有四種。謂不至能取,至能取,自相現在各別境界能取,自相共相一切時一切境界能取。不至能取者:謂眼耳意根。至能取者:謂餘根。自相現在各別境界能取者:謂五根所生。自相共相一切時一切境界能取者:謂第六根所生。又由和合,識等生故;假立能取性。所以者何?以依眾緣和合所生識等,假說能取。不由真實義。諸法無作用故。

  二解 瑜伽八十九卷十一頁云:問:何能取?答:四種欲貪、是能取。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7] 即 自證分 p0597成唯識論二卷十七頁云:相見所依自體名事。卽自證分。此若無者;應不自憶心心所法。如不曾更境,必不能憶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8] 唯識三十頌 全一卷。世親菩薩造,唐代玄奘三藏譯。又作《唯識三十論》、《唯識三十論頌》、《三十唯識論》等。在「本十支」中稱為高建法幢支。世親晚年造三十頌,未造釋論而入寂,此後親勝、火辨等十大論師,各為三十頌造釋論,玄奘遊學印度時,將十家釋論攜之回國,糅合十家之作而譯為《成唯識論》。

   唯識三十頌科判方法

三十頌是五言四句的頌文三十首所組成,為學習唯識必讀之書。本頌內容,以一切法唯識所現。即以識有非空,境無非有為宗。先破小乘外道,繼明唯識之理。以文科判有三種判別方法:一、以相、性、位三分科判,即一明唯識相;二明唯識性;三明唯識位。在《唯識三十頌》的頌文中,初二十四頌是明唯識相,第二十五頌是明唯識性,最後五頌是明唯識位。二、以初、中、後三分科判,在《唯識三十頌》的頌文中,初一頌半為初分,次二十三頌半為中分,後五頌為後分。三、以境、行、果三分科判,初二十五頌是明唯識境,次四頌是明唯識行,最後一頌是明唯識果。

唯識三十頌科判大綱

  依相、性、位三分,科判三十頌如下:一、明唯識相:即依他起性之法。依他起法,仗因託緣生起,唯識所現。凡夫外道,不知唯識無境之理,執心外有別實境,因此生起我執法執。故論主最初以種種方便,廣明唯識相狀、即是依他起之諸法,以破除其我執法執。二、明唯識性:此圓成實性,修唯識行者,雖知萬法皆是此心虛妄顯現,而猶未能了達真性,是以次明唯識實性、即圓成實性,以此顯示真如常住一味。三、明唯識位:三十頌的前二十五頌,說明唯識相、性,依他、圓成,無非是說明依他如幻,使修唯識行者,斷妄染執障,證到圓成真理,而成三身萬德的佛果。然佛果功德,殊妙無邊,非少修行可能證圓,必須歷經資糧、加行、通達、修習、究竟五位,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妙覺四十一階,歷經三大阿僧祗劫,方能至三身萬德之佛地,故次第三,明唯識位。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39] 勘 《唯識三十論頌》:「護法等菩薩,約此三十頌,造《成唯識》,今略標所以。謂此三十頌中,初二十四行頌明唯識相,次一行頌明唯識性,後五行頌明唯識行位。就二十四行頌中,初一行半略辯唯識相,次二十二行半廣辯唯識相。

        謂外問言:「若唯有識,云何世間及諸聖教說有我法?」舉頌詶答,頌曰:

            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

            彼依識所變。此能變唯三,

            謂異熟思量,及了別境識。」

[40] 勘 《成唯識論》卷一:「如是諸相,若由假說,依何得成?

        彼相皆依識所轉變而假施設。識,謂了別。此中識言,亦攝心所,定相應故。變,謂識體轉似二分,相、見俱依自證起故。依斯二分,施設我、法,彼二離此,無所依故。或復內識轉似外境,我、法分別熏習力故,諸識生時,變似我、法。此我、法相雖在內識,而由分別,似外境現。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緣此執為實我實法。如患、夢者,患、夢力故,心似種種外境相現,緣此執為實有外境。愚夫所計實我實法都無所有,但隨妄情而施設故,說之為假。內識所變似我似法雖有,而非實我、法性,然似彼現,故說為假。外境隨情而施設故,非有如識;內識必依因緣生故,非無如境。由此便遮增、減二執。境依內識而假立故,唯世俗有;識是假境所依事故,亦勝義有。」

[41] 勘 《解深密經》卷第三:「慈氏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諸毗鉢舍那三摩地所行影像,彼與此心當言有異,當言無異?」

        佛告慈氏菩薩曰:「善男子!當言無異。何以故?由彼影像唯是識故。善男子!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

        「世尊!若彼所行影像即與此心無有異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

        「善男子!此中無有少法能見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時,即有如是影像顯現。善男子!如依善瑩清淨鏡面,以質為緣,還見本質,而謂我今見於影像,及謂離質別有所行影像顯現。如是此心生時,相似有異三摩地所行影像顯現。」

[42] 隱劣顯勝識 唯識宗依三性觀的觀行法門,立此五重唯識觀,隱劣顯勝識為第四種觀法。八識心王,各有其相應的心所,心王是主要作用、是勝,心所是相應作用,是劣。故隱去劣法之心所,以顯勝法之心王,這是王所相對的觀法。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43] 即 八識心王 唯識宗將心解析為八,立下八識心王的名稱。此八識,即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唯識宗不說心而說識,佛法上謂之方便。事實上,識即是心,亦即是意,心、意、識三者,同體而異名。小乘佛教建立六識,沒有第七、八識,但在文字中已有七、八二識的含義,如《順正理論》卷十一謂:「心、意、識體雖是一,而訓詞等義類有異,謂集起故名心,思量故名意,了別故名識。」集起故名心者,即相當於第八識;思量故名意者,即相當於第七識;而了別故名識者,即相當於前六識。唯識宗將一心析為八識者,無非是破遣我人「實我」的執著。原來我人通常執著於實我實法,把宇宙萬有視為實體,因此我人說到「心」時,把心視為整體的東西存在。唯識家為對治此等觀念,乃以分析的方法,解析此心為八,以此心不是一個整體的東西,來破遣「實我」的執著。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44] 心所 p0348成唯識論五卷十三頁云:恆依心起,與心相應,繫屬於心;故名心所。如屬我物,立我所名。

二解 辯中邊論上卷四頁云:此諸識中,受能受用,想能分別,思作意等,諸相應行,能推諸識,此三助心,故名心所。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5] 慈尊 (菩薩)慈氏菩薩即彌勒菩薩也。往生要集上末曰:「今案之,從釋尊入滅至慈尊出世隔五十七俱胝六十百千歲。」觀經散善義曰:「若不親從慈尊,何能免斯長歎?」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6] 勘 《成唯識論》卷第七:「若離心體有別自性,如何聖教說唯有識?又如何說心遠獨行、染淨由心、士夫六界?《莊嚴論》說,復云何通?如彼頌言:

            許心似二現,如是似貪等,

            或似於信等,無別染善法。

        若即是心分位差別,如何聖教說心相應?他性相應,非自性故。」

再勘《大乘莊嚴經論》卷第五:「釋曰:已說求染淨,次說求唯識。偈曰:

            能取及所取,此二唯心光,

            貪光及信光,二光無二法。

        釋曰:能取及所取,此二唯心光者,求唯識人應知能取、所取,此之二種唯是心光。貪光及信光,二光無二法者,如是貪等煩惱光,及信等善法光,如是二光,亦無染、淨二法。何以故?不離心光,別有貪等、信等染淨法故,是故二光亦無二相。

        偈曰:

            種種心光起,如是種種相,

            光體非體故,不得彼法實。

        釋曰:種種心光起,如是種種相者,種種心光,即是種種事相,或異時起,或同時起。異時起者,謂貪光、瞋光等;同時起者,謂信光、進光等。光體非體故,不得彼法實者,如是染位心數、淨位心數,唯有光相,而無光體,是故世尊不說彼為真實之法。」

[47] 勘 《說無垢稱經疏》卷二末:「諸善男子至嚴淨自心。

        贊曰:如來廣說中,下文第二、勸發嚴心有二,初勸後釋。此初也。

        所以者何至嚴淨佛土。

        贊曰:此釋所由。諸修行者,自心嚴淨,外感有情器土亦淨,自心不淨,何得淨地?所以實法自心清淨,五蘊假者有情亦淨。內心既淨,感外有情及器亦淨。《佛地經》言:「最極自在,淨識為相。」故識淨時,佛土便淨。上來但說有情為土,本所化故,不說器界,有情土淨,器界自淨,不說自成。

        爾時,舍利子至雜穢若此。

        贊曰:說因圓滿中,有三,自下第三、明決疑也。於中有四:一、鶖子疑生;二、聖者慰喻;三、佛現淨土;四、鶖子疑除。此初文也。乘前嚴心,遂此疑起,若心淨故,有情土淨;有情土淨,器土淨者,牒前文也。莫我釋迦因心不淨,佛土雜穢。勿者,莫也,此言意顯不是我佛先心不淨,今成佛土,穢若斯耶?梵言舍利,唐曰春鸎,以母辨才,指喻為號,顯彼所生,故名為子。少聞多解,聲聞上首,故佛加持,令興疑念。」

[48] 遣相證性識 唯識宗依三性觀的觀行法門,立此五重唯識觀。遣相證性識為第五種觀法。八識心王的自體分,是依他(因緣)所起的事相,八識心王之實性,是二空所顯的真如——圓成實性。故捨遣依他起的事相,證得圓成實的理性,這是事理相對的觀法。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49] 勘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

世尊!如來藏者,是法界藏、法身藏、出世間上上藏、自性清淨藏。此性清淨如來藏,而客塵煩惱、上煩惱所染,不思議如來境界。何以故?剎那善心非煩惱所染;剎那不善心亦非煩惱所染。煩惱不觸心,心不觸煩惱,云何不觸法,而能得染心?世尊!然有煩惱,有煩惱染心,自性清淨心而有染者,難可了知。唯佛世尊!實眼實智,為法根本、為通達法、為正法依,如實知見。」

勝鬘夫人說是難解之法問於佛時,佛即隨喜:「如是如是!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污,難可了知。有二法難可了知,謂自性清淨心難可了知,彼心為煩惱所染亦難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薩摩訶薩乃能聽受,諸餘聲聞,唯信佛語。」(CBETA 2019.Q4, T12, no. 353, p. 222b22-c7)

[50]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六:「名等六相無有義等,釋前三種,為答前問如何悟入,故復說言如闇中繩顯現似蛇。由此譬喻,成立通達三種自性。譬如繩上蛇非真實,以無有故。如是似名似義意言,依他起上名等六種遍計所執亦非真實,以無有故。

        又於此中,如依繩覺,捨於蛇覺,如是依止唯識顯現;依他起覺,捨於六義遍計執覺,如依色等細分之覺,除遣繩覺,如是依止圓成實覺遣依他起迷亂之覺。如有頌言:

            於繩謂蛇智,見繩了義無,

            證見彼分時,知如蛇智亂。

        伏除非實六相義時者,是非有義,六種非實義,非有為相故。」

[51] 麻 ㄇㄚˊ,桑科草本植物的統稱。一年生草本,其莖部的韌皮纖維長而堅韌,可供紡織用。其果實可為飼料或榨油用。種類甚多,有大麻、黃麻、業麻、苧麻等,我國古來即有種植,但文獻上稱「麻」,則多指大麻而言。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9%BA%BB

[52] 分 ㄈㄣ,將整體變成若干部分,或使聯在一起的事物離開。與「合」相對。如:「分割」、「劃分」、「分離」。《論語·泰伯》:「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文選·劉楨·贈五官中郎將詩四首之二》:「逝者如流水,哀此遂離分。」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88%86

[53]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六:「論曰:復次,為何義故,入唯識性?由緣總法出世止觀智故,由此後得種種相識智故。為斷及相阿賴耶識諸相種子,為長能觸法身種子,為轉所依,為欲證得一切佛法,為欲證得一切智智,入唯識性。又後得智於一切阿賴耶識所生一切了別相中,見如幻等性無倒轉。是故菩薩譬如幻師,於所幻事,於諸相中,及說因果,常無顛倒。

        釋曰:由緣總法出世止觀智故者,謂由止觀所顯智故。為斷及相阿賴耶識諸相種子者,此中及相,是及因義。於阿賴耶識中,諸雜染法種子名阿賴耶識諸相種子。復舉相者,為欲顯示即彼種子是所緣相。如是說已,顯彼種子因果俱斷。

        若無分別智斷一切障,證得佛法,此後得智復何所用?無分別智不能宣說諸因果法,無分別故,由是因緣,須後得智宣說所有諸因果法,常無顛倒,譬如幻師於所幻事。於一切阿賴耶識所生者,謂阿賴耶識為因。一切了別相中者,謂識為因。見相分中,由後得智見如幻等,及宣說時,皆無顛倒。」

[54] 無性 指諸法無存在的實體。性者體之意。一切諸法因緣和合而生,因緣離散則滅,無有實體,故稱無性。此復有下列三解:

一、與「無自性」同義。《成唯識論》卷九載:若有三性,如何世尊說一切法皆無自性?頌曰:「即依此三性,立彼三無性,故佛密意說,一切法無性。」

二、唯識宗所立五種性的第五種。指不具三乘無漏種子的有情。全稱無性有情。又作無有出世功德種性、人天乘性、無種性。以其唯具人天有漏種子,故不起出世無漏之智以解脫生死,而永遠沉淪六道不能出離。然彼能修人間之善業,遂得人天之善果,此即所謂「無性闡提」。

三、為印度十大論師時代著名的論師,生卒年代不詳,曾為無著的《攝大乘論》作註釋,稱為《攝大乘論釋》,十卷,唐代玄奘三藏譯。論釋中曾引用陳那《掌中論》文字,故判斷為陳那的後輩。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55] 三摩呬多地 p0199梵三摩呬多,此云等引。此地復有四種。一者、靜慮。二者、解脫。三者、等持。四者、等至。如瑜伽十一卷一頁至十三卷十二頁廣說。

二解 瑜伽釋十五頁云:所言三摩呬多地者:謂勝定地、離沈掉等。平等能引,或引平等,或是平等所引發故;名等引地。有義,此名唯攝一切有心諸定。皆能平等引功德故。不通無心。以前頌中言三摩地俱故。三摩地者,是別境中心數法故。二無心定,不能等引諸功德故;非等引地。若爾;何故等引地說:此等引地,略有四種。謂靜慮、解脫、等持、等至。言靜慮者,謂四靜慮。言解脫者,謂八解脫。言等持者,謂空等持,無願等持,無相等持。言等至者,謂五現見等至,八勝處等至,十遍處等至,四無色等至,無想等至,滅盡等至?此無有失。二無心定,是等引果,故與其名。實非等引。有義,此名通有心位,及無心位,所有定體。若有心定,平等能引諸功德故;亦引平等根大等故;及離沈掉戒無悔等,平等方便所引發故;名為等引。若無心定,雖不能引殊勝功德;而引平等根大等故;是平等定所引發故;亦名等引。若爾,何故前頌中言三摩地俱?此無有失。頌中文略,且言彼俱。其實等引,非俱亦是。後說等引,通無心故。如實義者,等引地名,有通有局。有心無心兩位俱攝,故名為通。後說無想滅盡定,亦是等引地體故。唯在有漏無漏勝定;非欲界等一切散心。故名為局。以後說言唯靜慮等名等引地;非於欲界心一境性。由此等引,無悔歡喜安樂所引;欲界不爾。准此上界,若在散心,亦非等引。同欲界故。由此相對,得作四句。或等持俱,非等引地。謂欲界等散心位中三摩地俱心心所等。或等引地,非等持俱。謂定位中三摩地體、及無想定滅盡定位所有諸法。或等持俱,亦等引地。謂諸靜慮,及諸無色,有心定位心心所等。除三摩地。或有俱非。謂除上位所有諸法。又三摩地,三摩鉢底,三摩呬多,名有意狹。三摩地名,目心數中等持一法。通攝一切有心位中心一境性;通定散位。然諸經論,就勝但說空無願等,名三摩地。三摩鉢底,通目一切有心無心諸定位中所有定體。諸經論中,就勝唯說五現見等相應諸定,名為等至。等引地名,通目一切有心無心定位功德,故此地中,通攝一切定位功德。由是總故,偏目地名。言非三摩呬哆地者,翻上易了。無煩廣釋。如是二地,總攝一切定非定位所有諸法。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6]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六:「由緣總法者,緣一切法總相所顯真如為境。謂大乘教中所說一切法皆真如為性故,緣真如即是解了一切法性。若不爾者,雖經多時,無分別智亦應不生。言出世者,是無漏故,無分別故。止觀智故者,由三摩呬多無顛倒智故。種種相識者,謂安立諸法因性、果性、有上、無上等,即是所取、能取分義。」

[57] 1.四蘊 p0395集異門論七卷三頁云:四蘊者:一、戒蘊,二、定蘊,三、慧蘊,四、解脫蘊。戒蘊云何?答:如薄伽梵於辯三蘊記別經中作如是說:苾芻當知,我說學戒,若無學戒,若一切善非學非無學戒,皆是戒蘊,是名戒蘊。定蘊云何?答:如薄伽梵於辯三蘊記別經中作如是說:苾芻當知,我說學定,若無學定,若一切善非學非無學定,皆是定蘊,是名定蘊。慧蘊云何?答:如薄伽梵於辯三蘊記別經中作如是說:苾芻當知,我說學慧,若無學慧,若一切善非學非無學慧,皆是慧蘊,是名慧蘊。解脫蘊云何?答:如薄伽梵於辯三蘊記別經中作如是說:苾芻當知,我說學解脫,若無學解脫,若一切善非學非無學解脫,皆是解脫蘊,是名解脫蘊。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非色四蘊 (術語)五蘊中受想行識之四者,為心法之差別,而非色法,故云非色之四蘊。仁王經上曰:「色名色蘊,心名四蘊。」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8] 現觀智諦現觀 p0956瑜伽五十五卷十六頁云:云何名為第四現觀?謂於加行道中,先集資糧,極圓滿故;又善方便磨瑩心故;從世間順決擇分邊際善根無間,有初內遣有情假法緣心生;能除輭品見道所斷煩惱麤重。從此無間,第二內遣諸法假法緣心生;能除中品見道所斷煩惱麤重。從此無間,第三遍遣一切有情諸法假法緣心生;能除一切見道所斷煩惱麤重。又此現觀,卽是見道。亦名雙運道。此中雖有毗鉢舍那品三心、及奢摩他品三心;然由雙運、合立三心。以於一剎那中止觀俱可得故。當知此諸心、唯緣非安立諦境。又前二心、法智相應。第三心、類智相應。又卽由此心勢力故;於苦等安立諦中,有第二現觀位清淨無礙苦等智生。當知依此智故,苦集滅道、智得成立。卽前三心、并止觀品、能證見斷煩惱寂滅,能得永滅一切煩惱、及所依事,出世間道。是名現觀智諦現觀。

二解 瑜伽七十一卷三頁云:問:現觀智諦現觀、有何相?答:若有成就現觀智諦現觀者;終不復能依諸妄見而有所作;於自所證而有疑惑;於諸生處而有貪染;現行世相,計為清淨;誹謗聲聞、獨覺、大乘,作惡趣業;何況能造害父母等諸無間業。乃至不能生第八有。問:現觀智諦現觀、何自性?答緣非安立諦境慧為自性。或此俱行菩提分法為自性。問:現觀邊智諦現觀、當言作何業?答:現觀智諦現觀、能得一切沙門果為業;能引發一切功德清淨為業;能引所餘現觀為業;能於善趣助感光淨果及異熟業。又云:現觀智諦現觀、亦無量種。謂念住、正斷、神足、根、力、覺支、道支等,菩提分法、無量差別。如現觀智諦現觀,當知現觀邊智諦現觀、究竟現觀、亦爾。

三解 顯揚十七巻三頁云:問:現觀智諦現觀以何爲體,答:以緣非安立諦聖慧爲體。或此俱行菩提分法爲體。問:現觀智諦現觀、有何相?答:若有成就現觀智諦現觀者;終不依止異見,起所作業;及於自所證,起疑起惑;及染著一切生處,計行吉相、而得清淨;誹謗三乘,造惡趣業;況復能起害父母等諸無間業。乃至終不生第八有。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9] 應離功用無顛倒智 p1401世親釋四卷十一頁云:應離功用無顛倒智者:謂能了知若如是義,如所顯現,卽是實有;離起對治,無顛倒智,任運應成。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0] 四尋思 p0420瑜伽三十六卷二十二頁云:云何名為四種尋思?一者名尋思,二者事尋思,三者自性假立尋思,四者差別假立尋思。名尋思者,謂諸菩薩於名唯見名,是名名尋思。事尋思者,謂諸菩薩於事唯見事,是名事尋思。自性假立尋思者,謂諸菩薩於自性假立唯見自性假立,是名自性假立尋思。差別假立尋思者,謂諸菩薩於差別假立唯見差別假立,是名差別假立尋思。此諸菩薩於彼名事,或離相觀,或合相觀,依止名事合相觀故,通達二種自性假立差別假立。

二解 顯揚六卷三頁云:四種尋思者,一、名尋思,二、事尋思,三、自體假立尋思,四、差別假立尋思。名尋思者,謂諸菩薩於名唯見名。事尋思者,謂諸菩薩於事唯見事。自體假立尋思者,謂諸菩薩於假立自體唯見假立自體。差別假立尋思者,謂諸菩薩於差別假立唯見差別假立,是名差別假立尋思。此諸菩薩於名、事二種,或離相觀,或合相觀。依名事合觀故,通達自體假立差別假立。

三解 雜集論十一卷九頁云:復次,於諸法中正勤觀察四道理已,云何而起尋思?謂起四種尋思:一、名尋思,二、事尋思,三、自體假立尋思,四、差別假立尋思。名尋思者,謂推求諸法名身、句身、文身自相,皆不成實,由名身等是假有故,觀彼自相皆不成實。事尋思者,謂推求諸法蘊、界、處相皆不成實,由諸蘊等如名身等,所宣說事皆不成實,是故觀彼相不成實。推求者是觀察義。自體假立尋思者,謂於諸法能詮、所詮相應中推求自體,唯是假立言說因性,能詮所詮相應者,謂此二互為領解因性。所以者何?善名言者,但聞能詮,由憶念門,便於所詮得生領解。或但得所詮,由憶念門,便於能詮得生領解。於如是種類共立相應中,眼等自相唯是假立,但於肉團等名言,因中起此名言故。若如是觀察,是名自體假立尋思。差別假立尋思者,謂於諸法能詮、所詮相應中推求差別,唯是假立名言因性。所以者何?以於能詮、所詮相應中,推求若常無常、有上無上、有色無色、有見無見等差別相,唯是假立名言因性。如是觀察,是名差別假立尋思。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1] 四如實智 p0443瑜伽三十六卷二十二頁云:云何名為四如實智?一者、名尋思所引如實智。二者、事尋思所引如實智。三者、自性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四者、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云何名尋思所引如實智?謂諸菩薩,於名尋思唯有名已;卽於此名,如實了知。謂如是名,為如是義,於事假立。為令世間起想起見起言說故。若於一切色等想事,不假建立色等名者;無有能於色等想事,起色等想。若無有想,則無有能起增益執。若無有執;則無言說。若能如是如實了知;是名名尋思所引如實智。云何事尋思所引如實智?謂諸菩薩,於事尋思唯有事已;觀見一切色等想事,性離言說;不可言說。若能如是如實了知;是名事尋思所引如實智。云何自性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謂諸菩薩,於自性假立,尋思唯有自性假立已;如實通達了知色等想事中所有自性假立,非彼事自性,而似彼事自性顯現。又能了知彼事自性,猶如變化、影像、嚮應、光影、水月、焰、水、夢、幻,相似顯現,而非彼體。若能如是如實了知最甚深義所行境界;是名自性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云何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謂諸菩薩,於差別假立尋思唯有差別假立已;如實通達了知色等想事中,差別假立不二之義。謂彼諸事,非有性;非無性。可言說性不成實故;非有性。離言說性實成立故;非無性。如是由勝義諦故;非有色。於中無有諸色法故。由世俗諦故,非無色。於中說有諸色法故。如有性、無性,有色、無色;如是有見無見等差別假立門,由如是道理,一切皆應了知。若能如是如實了知差別假立不二之義;是名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

二解 集論七卷四頁云:於法正勤修尋思已;云何於法起如實智?謂起四種如實智。一、名尋思所引如實智。二、事尋思所引如實智。三、自體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四、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云何名尋思所引如實智?謂如實知名不可得智。云何事尋思所引如實智?謂如實知事相亦不可得智。云何自體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謂如實知實有自性不可得智。云何差別假立尋思所引如實智?謂如實知實有差別不可得智。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2] 加行 p0525 瑜伽三十七卷二十二頁云:加行者:謂為獲得自勝義利,猛利樂欲為所依故;或怖當來墮諸惡趣,或怖現法他所譏毀;於諸學處,常勤護持;無間所作,殷重所作。

二解 無性釋七卷十四頁云:於中策勵,名為加行。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3] 意言 (術語)意中之言,為意所思者。圓覺經略疏鈔十一曰:「意言者意中之言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4] 勘 《攝大乘論釋》卷第六:「論曰:由四尋思,謂由名、義、自性、差別假立尋思,及由四種如實遍智,謂由名、事、自性、差別假立如實遍智,如是皆同不可得故。以諸菩薩如是如實為入唯識,勤修加行,即於似文似義意言,推求文名唯是意言,推求依此文名之義亦唯意言,推求名、義、自性、差別唯是假立。若時證得唯有意言,爾時證知若名、若義、自性、差別皆是假立,自性、差別義相無故,同不可得。由四尋思及由四種如實遍智,於此似文似義意言便能悟入唯有識性。

        釋曰:由四尋思及由四種如實遍智者,依如先說能悟入具,發起如實所作方便,於加行時,推求行見假有實無方便因相,說名尋思;了知假有實無所得決定行智方便果相,名如實智。此中名者,謂色受等,亦攝名因名果句等尋思。此名唯意言性,唯假非實,不離意言,名名尋思。義尋思者,如名身等所詮表,得蘊界處等,推求此性唯假非實,如有種類種類相應差別可得,如是所詮、能詮相應不應理故。

        推求依此文名之義亦唯意言者,尋思依名所表外事唯意言性,思惟此義似外相轉,實唯在內。推求名、義、自性、差別唯是假立者,尋思名、義二種自性唯假立相,謂色受等名、義自性實無所有,假立自性,譬如假立補特伽羅;尋思名、義二種差別亦假立相,謂無常等名、義差別唯假立故。

        若名、若義、自性、差別皆是假立者,證知四種虛妄顯現,依他起攝。自性、差別義相無故,同不可得者,了達四種遍計執義皆不可得。應知此中四種方便,說名尋思;四種果智,說名四種如實遍智。謂推求名唯是假立,實不可得,說名尋思。若即於此果智生時,決定了知假有實無,名如實智。如是於事自性、差別假有實無,推求決定,說亦應爾。」

[65] 入所知相 p0154攝論二卷十七頁云:如是已說所知相。入所知相,云何應見?多聞熏習所依,非阿賴耶識所攝,如阿賴耶識成種子;如理作意所攝,似法似義而生,似所取事,有見意言。世親釋六卷一頁云:入所知相者:謂能悟入所知境義。

二解 世親釋一卷七頁云:入所知相者:謂於所知相,若能入,若正入。卽唯識性。

三解 無性釋一卷五頁云:入所知相者:謂此能入所應知相,或是所知相之能入。入謂現觀。入所知相,卽唯識性。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6] 聞熏習 p1263攝論一卷十四頁云:此聞熏習、為是阿賴耶識自性?為非阿賴耶識自性?若是阿賴耶識自性;云何是彼對治種子?若非阿賴耶識自性此聞熏習種子所依,云何可見?乃至證得諸佛菩提,此聞熏習,隨在一種所依轉處,寄在異熟識中,與彼和合俱轉;猶如水乳。然非阿賴耶識。是彼對治種子性故。此中依下品熏習,成中品熏習。依中品熏習,成上品熏習。依聞思修多分修作,得相應故。又此正聞熏習種子下中上品,應知亦是法身種子。與阿賴耶識相違;非阿賴耶識所攝。是出世間最淨法界等流性故。雖是世間;而是出世心種子性。

二解 世親釋三卷八頁云:聞熏習者:依他言音,正聞熏習。

三解 成唯識論二卷十二頁云:其聞熏習,非唯有漏。聞正法時,亦熏本有無漏種子,令漸增盛,展轉乃至生出世心;故亦說此名聞熏習。聞熏習中,有漏性者,是修所斷。感勝異熟,為出世法勝增上緣。無漏性者,非所斷攝。與出世法、正為因緣。此正因緣,微隱難了;有寄粗顯勝增上緣,方便說為出世心種。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7] 勘 《攝大乘論本》卷中:「如是已說所知相。入所知相云何應見?多聞熏習所依,非阿賴耶識所攝,如阿賴耶識成種子,如理作意所攝,似法似義而生似所取事有見意言。

        此中,誰能悟入所應知相?大乘多聞熏習相續,已得逢事無量諸佛出現於世,已得一向決定勝解,已善積集諸善根故,善備福智資糧菩薩。

        何處能入?謂即於彼有見似法似義意言,大乘法相等所生起,勝解行地、見道、修道、究竟道中,於一切法唯有識性,隨聞勝解故,如理通達故,治一切障故,離一切障故。」

[68] 即 無漏種 p1050成唯識論二卷九頁云:諸無漏種,非異熟識性所攝故;因果俱是善性攝故;唯名為善。若爾;何故決擇分說:二十二根,一切皆是異熟種子,皆異熟生?雖名異熟;而非無記。依異熟故;名異熟種。異性相依,如眼等識。或無漏種,由熏習力,轉變成熟;立異熟名。非無記性所攝異熟。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9] 即 聞熏習 p1263攝論一卷十四頁云:此聞熏習、為是阿賴耶識自性?為非阿賴耶識自性?若是阿賴耶識自性;云何是彼對治種子?若非阿賴耶識自性此聞熏習種子所依,云何可見?乃至證得諸佛菩提,此聞熏習,隨在一種所依轉處,寄在異熟識中,與彼和合俱轉;猶如水乳。然非阿賴耶識。是彼對治種子性故。此中依下品熏習,成中品熏習。依中品熏習,成上品熏習。依聞思修多分修作,得相應故。又此正聞熏習種子下中上品,應知亦是法身種子。與阿賴耶識相違;非阿賴耶識所攝。是出世間最淨法界等流性故。雖是世間;而是出世心種子性。

二解 世親釋三卷八頁云:聞熏習者:依他言音,正聞熏習。

三解 成唯識論二卷十二頁云:其聞熏習,非唯有漏。聞正法時,亦熏本有無漏種子,令漸增盛,展轉乃至生出世心;故亦說此名聞熏習。聞熏習中,有漏性者,是修所斷。感勝異熟,為出世法勝增上緣。無漏性者,非所斷攝。與出世法、正為因緣。此正因緣,微隱難了;有寄粗顯勝增上緣,方便說為出世心種。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0] 藏識 (術語)八識中第八阿賴耶識也。阿賴耶,譯曰藏。含藏一切種子之識也。依性宗,則為直真妄和合之識也。圓覺經曰:「我相堅固執持潛伏藏識,遊履諸根曾不間斷。」六波羅蜜多經十曰:「藏識為所依,隨緣現眾像。如人目有翳,妄見空中華。」業疏濟緣記三下曰:「梵云阿梨耶,或云阿賴耶,此云含藏識,謂含藏一切善惡因果染淨種子。」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1] 問︰加行智通無漏不?答︰不通。八地以上無加行智,亦無有漏心故。問︰若爾,《對法》第十等如何通?金剛心有二︰一、加行道攝;二、無間道攝。答︰無違也。以無漏心任運趣入根本智故,如前已說,名加行道,非加行智。加行智者,有趣求。彼但是前加行道,而非趣求,故加行智不通無漏。或復《對法》據二乘等,通說金剛心有二,非謂菩薩金剛心中有加行道,故加行智不通無漏,或說亦通無漏。八地等無者,無有漏加行智別深趣求者,八地以去有任運趣求故。今此初說加行唯有漏。如《對法》說金剛心有加行道,不簡菩薩故。---《成唯識論述記卷》第十末

[72] 即 聞思修三慧 p1264大毗婆沙論九十五卷四頁云:聞所成慧者:謂於文義,如理決擇。思所成慧者:謂不淨觀、持息念、及念住等。修所成慧者:謂暖、頂、忍、世第一法、現觀邊世俗智、無量、解脫、勝處、徧處等。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3] 如 七地 p0050瑜伽四十九卷一頁云:如前所說十三住中,應知隨彼建立七地。前之六種,唯菩薩地。第七一種,菩薩、如來、雜立為地。何等為七?一、種姓地,二、勝解行地,三、淨勝意樂地,四、行正行地,五、決定地,六、決定行地,七、到究竟地。如是七種菩薩地中,最後一種,名為雜地。前種姓住,名種姓地。勝解行住,名勝解行地。極歡喜住,名淨勝意樂地。增上戒住、增上心住、三種增上慧住、有加行有功用無相住,名行正行地。無加行無功用無相住,名決定地。此地菩薩,墮在第三決定中故。無礙解住、名決定行地。最上成滿菩薩住、及如來住,名到究竟地。如來住地,於後建立佛法品中,當廣演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4] 見道(術語)三道之一。初生無漏智照見真諦理之位也。道者道路之義,學人進取之道路也。積三賢四善根之加行而生於世第一法無間之無漏真智也。又大乘之菩薩於初僧祇之終,終四善根之加行,而頓斷分別起之煩惱所智二障,謂之見道。於其時之無漏智,小乘俱舍宗有八忍,八智之十六心:一苦法智忍,斷欲界苦諦下見惑之智也。二苦法智,斷苦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三集法智忍,斷欲界集諦下見惑之智也。四集法智,斷集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五滅法智忍,斷欲界滅諦下見惑之智也。六滅法智,斷滅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七道法智忍,斷欲界道諦下見惑之智也。八道法智,斷道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九苦類智忍,斷上二界苦諦下見惑之智也。十苦類智,斷苦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十一集類智忍,斷上二界集諦下見惑之智也。十二集類智,斷集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十三滅類智忍,斷上二界滅諦下見惑之智也。十四滅類智,斷滅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十五道類智忍,斷上二界道諦下見惑之智也。十六道類智,斷道惑已,而正證理之智也(忍者忍許之義,為信忍真理不起惑之位,故以之為斷道。智者決定之義,為離惑已,正決定理之位,故以之為證道。欲界謂為法者,以此為現前所見之法故也。上二界謂為欲者,以其為欲界比類之法故也)。此十六心中,前十五心為見道,最後道類智之一心攝於修道也。又小乘之成實宗,不別觀四諦之行相,唯以空觀無量剎那相續斷三界之見惑,是名無相行,為見道也。若依大乘法相宗,則斷證之真見道,立為一心,此十六心為真見道已後之相見道。俱舍論二十三曰:「見道者,苦法智忍為初,道類智忍為後。其中總有十五剎那,皆見道所攝,未見見諦故。至第十六道類智時,無一諦理未見。今見如習曾見,故修道攝。」大乘義章十七本曰:「入聖之初,於四真諦推求明白名為見道。(中略)若依成實,入無相位名為見道。故彼論言,信法人,入見諦道,名無相行。世第一後須陀果前,空觀無間名無相行。若依毘曇,苦忍已去十五心頃,名為見道。(中略)十六中前十五心,是須陀向,判為見道。末後一心是須陀果,見道不收。」又曰:「依成實宗見道之中有無量心,故彼文言,以無量心斷諸煩惱中非八非九。言非八者,說見道中有無量心,相續斷惑,破阿毘曇定說八忍。言非九者,說修道中有無量心,破阿毗曇於一一地定九無礙(即九解脫)。彼宗觀有,有局別見易明故。何故成實說無量心?彼宗教空,空無分限,見難分故。」(己上小乘)。唯識論九曰:「加行無間,此智生時體會真如名通達位,初見理故亦名見道。」唯識述記十本曰:「見道者,唯在初地初入地心。」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5] 修道 p0899瑜伽二十九卷十三頁云:長時相續,名為修道。多時串習,斷煩惱故。

  二解 雜集論九卷五頁云:云何修道?謂見道上所有世間道、出世間道、輭道、中道、上道、方便道、無間道、解脫道、勝進道等,皆名修道。所以者何?諸佛聖弟子、已得諦現觀;從此已上,為斷餘結,方便數習世間道等;是名修道。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6] 勘 《攝大乘論本》卷中:「何處能入?謂即於彼有見似法似義意言,大乘法相等所生起,勝解行地、見道、修道、究竟道中,於一切法唯有識性,隨聞勝解故,如理通達故,治一切障故,離一切障故。」

[77] 資糧位 p1245成唯識論七卷二十一頁云:三、資糧位。謂從為得諦現觀故,發起決定勝善法欲,乃至未得順決擇分,所有善根,名資糧位。能遠資生根本位故。

二解 成唯識論九卷三頁云:初資糧位、其相云何?頌曰:乃至未起識,求住唯性。於二取隨眠,猶未能伏滅。論曰:從發深固大菩提心、乃至未起順決擇識,求住唯識真勝義性;齊此,皆是資糧位攝。為趣無上正等菩提,修習種種勝資糧故。如彼卷三頁至五頁廣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8] 加行位 p0526成唯識論七卷二十頁云:二、加行位。謂煖頂忍世第一法。近能引發根本位故。

二解 成唯識論九卷五頁云:次加行位,其相云何?頌曰:現前立少物,謂是唯識性。以有所得故;非實住唯識。論曰:菩薩先於初無數劫,善備福德智慧資糧;順解脫分,既圓滿已;為入見道住唯識性;復修加行,伏除二取。謂煖、頂、忍、世第一法。此四總名順決擇分。順趣真實決擇分故。近見道故;立加行名。非前資糧無加行義。如彼卷五頁至七頁廣說。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9] 勘 《成唯識論》卷第九:「云何漸次悟入唯識?謂諸菩薩於識相、性資糧位中,能深信解;在加行位,能漸伏除所取、能取,引發真見;在通達位,如實通達;修習位中,如所見理,數數修習,伏斷餘障;至究竟位,出障圓明,能盡未來,化有情類,復令悟入唯識相、性。」

[80] 修所成慧 p0901瑜伽七十七卷十一頁云:若諸菩薩修所成慧、亦依於文,亦不依文,亦如其說,亦不如說,能善意趣,所知事同分三摩地所行影像現前。極順解脫,已能領受成解脫義。

  二解 集異門論五卷十三頁云:修所成慧云何?答:因修、依修、由修建立;於彼彼處,有勢力,得自在,正徧通達。其事如何?謂如有一、方便善巧自勤修習諸離染道。由此所修離染道故;離欲惡不善法,有尋有伺,離生喜樂,入初靜慮具足住;廣說乃至入第四靜慮具足住。是名為修。因此修,依此修,由此修建立故;於彼彼處,有勢力,得自在,正徧通達。是名修所成慧。有作是說:如此亦是思所成慧。所以者何?唯依佛法不共所修,乃可名為修所成慧。今此義中,依諸等引所起寂靜慧、皆名修所成慧。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81] 正智 p0500瑜伽七十二卷五頁云:何等為正智?謂略有二種。一、唯出世間正智。、二世間出世間正智。何等名為唯出世間正智?謂由此故;聲聞、獨覺、諸菩薩等,通達真如。又由此故;彼諸菩薩、於五明處,善修方便。多住如是一切遍行真如智故;速證圓滿所知障淨。何等名為世間出世間正智?謂聲聞、獨覺、以初正智、通達真如已;由此後所得世間出世間正智,於諸安立諦中,令心厭怖三界過患;愛味三界寂靜。又由多分安住此故;速證圓滿煩惱障淨。又卽此智未曾得義,名出世間。緣言說相為境界義,亦名世間。是故說為世間出世間。世尊依此,密意說如是言:我說有世間智,有出世間智,有世間出世間智。若分別所攝智,唯名為世間。初正智所攝智,唯名出世間。第二正智所攝智,通名世間出世間。

二解 顯揚六卷一頁云:正智者:略有二種。一、唯出世間。二、世間出世間。唯出世間正智者:謂由正智、聲聞獨覺諸菩薩等,通達真如。又諸菩薩、以世出世智,於五明處精勤學時,由遍滿真如智,多現在前故;速疾證得所知障淨。世間出世間正智者:謂諸聲聞及獨覺等,初通達真如已;由初一向出世間正智力後所得世間出世間正智故;於諸安立諦中,起厭怖三界心,及愛味三界寂靜處。又由彼正智多現在前故;速疾證得煩惱障淨。

三解 大毗婆沙論九十七卷十八頁云:云何正智?答:五識相應善慧,及無漏忍所不攝意識相應善慧。此有二種。一、有漏。卽世俗正見。二、無漏。卽學無學八智。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82] 即 後得智 依根本智而契悟真理,悟後所得的濟度眾生的智慧,稱後得智。根本智是離分別之念的智慧,由證得根本智後,再起分別一切差別之相的智慧,稱為分別智,又稱後得智。見道位的菩薩,就是以此根本、後得二智,緣真俗二境。《攝大乘論釋》曰:「如來本識永離一切解脫障及智障,此識或名無分別智,或名無分別後智。若於眾生起利益事一分名俗智,若緣一切無性起一分名真如智,此二合名應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3] 勘 《攝大乘論本》卷中:「何處能入?謂即於彼有見似法似義意言,大乘法相等所生起,勝解行地、見道、修道、究竟道中,於一切法唯有識性,隨聞勝解故,如理通達故,治一切障故,離一切障故。」

[84] 勘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七末:「論:「謂依識變」至「說為法空」。

        述曰:此廣非執。謂依識所變見、相分上妄執有實法,此即法我,理不可得,說為法空;非無離遍計所執實有為無漏正體、後得二正智所證唯識性故,說為法空。無計所執,名法空故。設依他言,法體亦離,即是說有依他名唯識性。後得智所緣,知唯識故,證其離言。其正體智自證分亦證依他,緣見分故,故今總言。」

[85] 後得智 依根本智而契悟真理,悟後所得的濟度眾生的智慧,稱後得智。根本智是離分別之念的智慧,由證得根本智後,再起分別一切差別之相的智慧,稱為分別智,又稱後得智。見道位的菩薩,就是以此根本、後得二智,緣真俗二境。《攝大乘論釋》曰:「如來本識永離一切解脫障及智障,此識或名無分別智,或名無分別後智。若於眾生起利益事一分名俗智,若緣一切無性起一分名真如智,此二合名應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6] 唯識觀(術語)具名唯識三性觀。三性者何?一曰遍計所執性。執在心外之我法性是也。二曰依他起性。種子所生之因緣法是也。三曰圓成實性。依他起性所依之實體,真如是也。分別此三性,則以遍計所執性,係心外之法,非有而遮遣,依他圓成,係心內之法,非空而觀照,是名唯識三性觀。唯者簡持之義,簡去遍計,而持取依圓之二性,識之言者,顯所持取之依圓二性也。修此唯識三性觀,自淺至深,有五重,稱為五重唯識:一曰遣虛存實識。以心外諸境,為遍計所執之虛妄,體用非有而遮遣。心內諸法,為依他與圓成,體用非無而存留。此為虛實相對之觀法。二曰捨濫留純識。識有八種,分別識相則各有相分、見分、自證分、證自證分之四分,此中相分為所緣之境,後三分為能緣之心。而所緣之相分,濫於心外之妄境,故捨彼而不取,唯存留後三分之純識。此乃心境相對之觀法。三曰攝末歸本識。相分係識內所取之境,見分係識內能取之作用,此二者從識之自體分而起,自體分為本,見相二分為末,故離識之自體分,無見相之末,攝末而歸於本。此乃體用相對之觀法。四曰隱劣顯勝識。八識之自體分,各有心王與心所。心王者,勝如王,心所者,劣如臣,故隱劣法之心所,以顯勝法之心王。此乃心心所相對之觀法。五曰遣相證性識。留於第四重之八識心王之自體分,是依他起性之事相,此事相之實性,為二空所遣之圓成實性,即以依他之事相為空而捨遣,證得圓成實性也。此為事理相對,唯識觀之至極。五重之中,前四重,為捨遣遍計所執性而使歸於依他起性之觀法,故曰相唯識。後一重為捨遣依他起性而證得圓成實性之觀法,故曰唯識觀。菩薩觀此唯識無境,以相違識相智等之四智。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7] 三摩地 p0172顯揚二卷六頁云:三摩地者:謂已轉依者,心住一境性。

二解 如三三摩地中說。

三解 瑜伽三卷七頁云:三摩地云何?謂於所觀察事,隨彼彼行,審慮所依心一境性。又云:三摩地作何業?謂智所依為業。

四解 瑜伽十一卷三頁云:三摩地者:謂於所緣,審正觀察,心一境性。

五解 瑜伽五十五卷三頁云:三摩地云何?謂於彼彼境界,隨順趣向;為審慮依心一境性。三摩地為何業?謂智所依為業。

六解 瑜伽六十三卷八頁云:問:何因緣故,說諸靜慮,名三摩地?答:於所知事同分所緣一切影像,平等平等,任持心故。

七解 五蘊論二頁云:云何三摩地?謂於所觀事令心一境,不散為性。

八解 廣五蘊論五頁云:云何三摩地?謂於所觀事心一境性,所觀事者,謂五蘊等及無常苦空,無我等心一境者。是專注義與智所依為業,由心定故,如實了知。

九解 雜集論一卷十一頁云:三摩地者:於所觀事,令心專一,為體;智所依止為業。令心專一者:於一境界,令心不散故。智所依者:心處靜定,知如實故。

十解 俱舍論四卷三頁云:三摩地,謂心一境性。

十一解 界身足論上二頁云:三摩地云何?謂心住、等住、現住、近住、不亂不散、攝持、寂止、等持、心一境性,是名三摩地。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88] 境唯識 法相唯識宗的窺基大師,將諸經論所說唯識文義總攝為五種,稱為五種唯識,此為五種唯識之一。亦即就所觀之境,而闡明唯識的意義,如阿毘達磨經說「一處四見」的譬喻即是。(五種唯識)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9] 勘 當為《攝大乘論本》卷下:「復有多頌成立如是無分別智:

            鬼傍生人天,各隨其所應,等事心異故,許義非真實。

            於過去事等,夢像二影中,雖所緣非實,而境相成就。

            若義義性成,無無分別智,此若無佛果,證得不應理。

            得自在菩薩,由勝解力故,如欲地等成,得定者亦爾。

            成就簡擇者,有智得定者,思惟一切法,如義皆顯現。

            無分別智行,諸義皆不現,當知無有義,由此亦無識。」

[90] 教唯識 法相唯識宗的窺基大師,將諸經論所說唯識文義總攝為五種,稱為五種唯識,此為五種唯識之一。亦即就能詮之言教,而闡明唯識的意義,即楞伽、華嚴、深密等諸經所說的唯識唯心之旨。(五種唯識)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91] 勘 《成唯識論》卷第二:「如是四分,或攝為三,第四攝入自證分故;或攝為二,後三俱是能緣性故,皆見分攝,此言見者,是能緣義;或攝為一,體無別故。如《入楞伽》伽他中說:

            由自心執著,心似外境轉,

            彼所見非有,是故說唯心。

        如是處處說唯一心。此一心言,亦攝心所。故識行相即是了別,了別即是識之見分。」

[92] 即 解深密經(經名)五卷,唐玄奘譯。此為法相宗所依之本經,有前後總別四譯。第一劉宋求那跋陀羅譯,一卷,名相續解脫地波羅蜜了義經。又一卷,名相續解脫如來所隨順處了義經。二者對於唐譯為地波羅蜜品第七與如來成所作事品第八之二品。二元魏菩提留支譯,五卷,名深密解脫經。與唐譯對分勝義諦相品第二之一品,而作四品。第三梁真諦譯。一卷,名佛說解節經。雖有四品。而即唐譯之勝義諦相品一品。第四唐譯既解深密經也。唯識演秘三末曰:「此經梵本名曰珊地涅暮折那Sandhinirmocana,涅暮折那,此翻名解。珊地之聲含於三義:一諸物相續,二骨節相連,三深密之義。西方土俗呼三種並名珊地。(中略)前後譯人各取一義以立經題,皆不相違。然據經旨,解深密名理為勝矣。」一經有八品,解說阿賴耶識深密者。見閱藏知津六。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93] 理唯識 法相唯識宗的窺基大師,將諸經論所說唯識文義總攝為五種,稱為五種唯識,此為五種唯識之一。亦即經論中成就唯識的道理者。即說唯識轉變之理。(五種唯識)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94] 勘 《唯識三十論頌》:「云何應知依識所變假說我法,非別實有,由斯一切唯有識耶?頌曰:

            是諸識轉變,分別所分別,

            由此彼皆無,故一切唯識。」

[95] 行唯識 唯識宗窺基大師,將諸經論所說唯識文義總攝為五種,稱為五種唯識,此為五種唯識之一。行即修行,以修行對治有漏習氣,伏斷惑障,轉染成淨,成大覺果。修行之道,在於三慧、三學、四尋思觀、四如實智,以及六度萬行,皆行所攝,此為行唯識。(五種唯識)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96] 勘《攝大乘論本》卷中:「復有教授二頌,如《分別瑜伽論》說:

            菩薩於定位,觀影唯是心,義相既滅除,審觀唯自想。

            如是住內心,知所取非有,次能取亦無,後觸無所得。」

[97] 果唯識 唐代慈恩寺窺基大師,將諸經論所說唯識文義總攝為五種,稱為五種唯識,此為五種唯識之一。亦即經論中闡明佛果之妙境界者。即說由思惟觀察唯識之理而所得的果智。(五種唯識)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98] 佛地經(經名)一卷,唐玄奘譯。佛為妙生菩薩說佛地之五相,謂清淨法界及四智也。一一細釋。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99] 勘 《佛說佛地經》:「復次妙生!大圓鏡智者,如依圓鏡眾像影現。如是依止如來智鏡,諸處、境、識眾像影現。唯以圓鏡為譬喻者,當知圓鏡、如來智鏡平等平等,是故智鏡名圓鏡智。

「如大圓鏡,有樂福人懸高勝處無所動搖,諸有去來無量眾生,於此觀察自身德失,為欲存德捨諸失故。如是如來懸圓鏡智處淨法界,無間斷故無所動搖,欲令無量無數眾生觀於染淨,為欲取淨捨諸染故。

「又如圓鏡極善磨瑩,鑒淨無垢光明遍照。如是如來大圓鏡智,於佛智上,一切煩惱、所知障垢永出離故,極善磨瑩,為依止定所攝持故,鑒淨無垢,作諸眾生利樂事故,光明遍照。

「又如圓鏡依緣本質,種種影像相貌生起。如是如來大圓鏡智,於一切時依諸緣故,種種智影相貌生起。

「如圓鏡上非一眾多諸影像起,而圓鏡上無諸影像,而此圓鏡無動無作。如是如來圓鏡智上,非一眾多諸智影起,圓鏡智上無諸智影,而此智鏡無動無作。

「又如圓鏡與眾影像非合非離,不聚集故,現彼緣故。如是如來大圓鏡智,與眾智影非合非離,不聚集故,不散失故。

「又如圓鏡周瑩其面,於一切處為諸影像遍起依緣。如是如來大圓鏡智,不斷無量眾行善瑩,為諸智影遍起依緣,謂聲聞乘諸智影像、獨一覺乘諸智影像、無上大乘諸智影像,為欲令諸聲聞乘人依聲聞乘而出離故,獨一覺人依獨覺乘而出離故,大乘之人依無上乘而出離故。

「如圓鏡中大影可得,所謂大地、大山、大樹、大宮舍影,而是圓鏡不等彼量。如是如來圓鏡智上,從極喜地乃至佛地智影可得,及與一切世、出世法智影可得,而圓鏡智非彼分量。

「又如圓鏡,非處障質影像起緣。如是如來大圓鏡智,非惡友攝、聞不正法障礙眾生智影起緣,彼非器故。

「又如圓鏡,非處闇質影像起緣。如是如來大圓鏡智,非處樂惡、愚暗眾生智影起緣,彼非器故。

「又如圓鏡,非處遠質影像起緣。如是如來大圓鏡智,非處不淨、感匱法業、不信眾生智影起緣,彼非器故。」(CBETA 2019.Q4, T16, no. 680, p. 721b12-c26)

[100] 勘 《瑜伽師地論記》卷第二:「文云「心、意、識」者,解有二門:一、依〈決擇分〉中分別,八識通名心、意、識;二、依此中論文,別有所屬。據何道理,如此屬當?心者,有集起之義,第八義強,集諸法種,起諸法故;思量名意,末那中勝,恆審思量,勝餘識故;識者,現前了別,六識麤顯,了別義彰,故六名識。

        此中景擬真諦師引《決定藏論‧九識品》立九識義,然彼《決定藏》即此論第二分,曾無九識品。備師又云:昔傳引《無相論》阿摩羅識,證有九識,彼《無相論》即是《顯揚論‧無性品》,然彼品文無阿摩羅名。今依《楞伽經》等,有九識義,第九名阿摩羅,此云無垢。

        基師云:依《無相論》、《同性經》中,彼取真如為第九識,真一俗八,二合說故。今取淨位第八本識以為第九,染淨本識各別說故。《如來功德莊嚴經》云,如來無垢識,是淨無漏界,解脫一切障,圓鏡智相應。此中既言無垢識與圓鏡智俱,第九復名阿末羅識,故知第八識染淨別說,以為九也。地婆訶羅云:西方一解,第六識別義名為阿摩羅,斷惑證滅,有勝用故。新羅曉法師云:自性清淨心名為阿摩羅,與第八賴耶識體同義別。今存此釋,善順彼經。」

[101] 勘 《成唯識論》卷第十:「後究竟位,其相云何?頌曰:

             此即無漏界,不思議善常,

             安樂解脫身,大牟尼名法。

        論曰:前修習位所得轉依,應知即是究竟位相。此,謂此前二轉依果,即是究竟無漏界攝。諸漏永盡,非漏隨增,性淨圓明,故名無漏。界,是藏義,此中含容無邊希有大功德故;或是因義,能生五乘世出世間利樂事故。

        清淨法界可唯無漏攝,四智心品如何唯無漏?道諦攝故,唯無漏攝。謂佛功德及身土等,皆是無漏種性所生,有漏法種已永捨故。雖有示現作生死身、業、煩惱等,似苦、集諦,而實無漏道諦所攝。」

[102] 楞伽經(經名)有四譯,今存三本:一宋求那跋陀羅譯,名楞伽阿跋多羅寶經,有四卷,名四卷楞伽。二元魏菩提流支譯,名入楞伽經,有十卷,名十卷楞伽。三唐實叉難陀譯,名大乘入楞伽經,有七卷,名七卷楞伽。本經各家之著述如下:入楞伽經心玄義一卷,唐法藏撰。楞伽經註卷二卷五,唐智儼註,殘缺。楞伽經通義六卷,宋善月述。楞伽經集註四卷,宋正受集註。大乘入楞伽經註十卷,宋寶臣述。楞伽經纂四卷,宋楊彥國纂。觀楞伽經記八卷,明德清筆記。楞伽補遺一卷,明德清撰。楞伽經玄義一卷,明智旭撰述。楞伽經義疏九卷,明智旭撰。楞伽經合轍八卷,明通潤述。楞伽阿跋多羅寶經註解八卷,明宗泐如玘同註。楞伽經參訂疏八卷,明廣莫參訂。楞伽經宗通八卷,明曾鳳儀宗通。楞伽經心印一卷,淨挺著。楞伽經心印八卷,前有科文函昰疏。楞伽經精解評林一卷,明焦竑纂。楞伽經疏卷中,殘缺。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03] 勘 《大乘入楞伽經》卷6:

「定者觀世間,  眾色由心起;

 無始心迷惑,  實無色無心。

 如幻與乾城,  毛輪及陽焰;

 非有而現有,  諸法亦如是。

 一切法不生,  唯迷惑所見;

 以從迷妄生,  愚妄計著二。

 由種種習氣,  生諸波浪心;

 若彼習斷時,  心浪不復起。

 心緣諸境起,  如畫依於壁;

 不爾虛空中,  何不起於畫?

 若緣少分相,  令心得生者;

 心既從緣起,  唯心義不成。

 心性本清淨,  猶若淨虛空;

 令心還取心,  由習非異因。

 執著自心現,  令心而得起;

 所見實非外,  是故說唯心。」(CBETA 2019.Q4, T16, no. 672, p. 626c6-22)

[104] 勘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54:「菩薩摩訶薩知三界唯心、三世唯心,而了知其心無量無邊,是為第八無等住。菩薩摩訶薩為一眾生,於不可說劫行菩薩行,欲令安住一切智地;如為一眾生,為一切眾生悉亦如是,而不生疲厭,是為第九無等住。菩薩摩訶薩雖修行圓滿,而不證菩提。何以故?菩薩作如是念:『我之所作本為眾生,是故我應久處生死,方便利益,皆令安住無上佛道。』是為第十無等住。佛子!是為菩薩摩訶薩十種無等住。若諸菩薩安住其中,則得無上大智、一切佛法無等住。」(CBETA 2019.Q4, T10, no. 279, p. 288c5-15)

[105] 勘 《唯識三十論頌》:「護法等菩薩,約此三十頌,造《成唯識》,今略標所以。謂此三十頌中,初二十四行頌明唯識相,次一行頌明唯識性,後五行頌明唯識行位。就二十四行頌中,初一行半略辯唯識相,次二十二行半廣辯唯識相。

        謂外問言:「若唯有識,云何世間及諸聖教說有我法?」舉頌詶答,頌曰:

            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

            彼依識所變。此能變唯三,

            謂異熟思量,及了別境識。」

[106] 無垢稱經(經名)說無垢稱經之略名。玄奘譯維摩經之經題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07] 勘 《說無垢稱經》卷2:「如佛所說:「心雜染故,有情雜染;心清淨故,有情清淨。」如是,心者亦不住內,亦不出外,不在兩間。如其心然,罪垢亦然;如罪垢然,諸法亦然,不出於如。」(CBETA 2019.Q4, T14, no. 476, p. 563b27-c2)

[108] 解深密經 唐玄奘譯,為唯識宗主依的經典。本經凡八品,第一序品,第二至第八為正分,其內容為:一、序品第一。二、勝義諦相品第二,勝義諦者,即離言法性,諸法實相。此品說無二超過一切尋思、與諸行相非一非異、而遍一切一味之勝義諦相。三、心、意、識相品第三,此品說心、意、識之名相,以明唯識之轉變。四、一切法相品第四:此品說遍計所執、依他起、圓成實三性,以明一切法相。五、無自性相品第五:此品說相無性、生無性、勝義無性之三種無自性性,以明三性、三無性相依之妙理,顯空有和融之大義。六、分別瑜伽品第六:此品說唯識觀行。七、地波羅蜜多品第七:此品具說菩薩十地、乃至佛地,及菩薩所應學事、即所謂六波羅蜜。並明其所對治愚癡粗重,所經三大不可數劫。八、如來成所作事品第八:此品說三身功德,別釋三藏差別。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109] 勘《解深密經》卷第三:「慈氏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諸毗鉢舍那三摩地所行影像,彼與此心當言有異,當言無異?」

        佛告慈氏菩薩曰:「善男子!當言無異。何以故?由彼影像唯是識故。善男子!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

        「世尊!若彼所行影像即與此心無有異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

        「善男子!此中無有少法能見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時,即有如是影像顯現。善男子!如依善瑩清淨鏡面,以質為緣,還見本質,而謂我今見於影像,及謂離質別有所行影像顯現。如是此心生時,相似有異三摩地所行影像顯現。」

[110] 勘 即為《攝大乘論本》卷下:「復有多頌成立如是無分別智:

            鬼傍生人天,各隨其所應,等事心異故,許義非真實。

            於過去事等,夢像二影中,雖所緣非實,而境相成就。

            若義義性成,無無分別智,此若無佛果,證得不應理。

            得自在菩薩,由勝解力故,如欲地等成,得定者亦爾。

            成就簡擇者,有智得定者,思惟一切法,如義皆顯現。

            無分別智行,諸義皆不現,當知無有義,由此亦無識。」

[111] 類 ㄌㄟˋ,大概、大抵。如:「類皆如此」。《漢書·卷七六·尹翁歸傳》:「類常如翁歸言,無有遺脫緩於小弱,急於豪彊。」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9%A1%9E

[112] 攝 ㄕㄜˋ,整理。《史記·卷七七·魏公子傳》:「侯生攝敝衣冠,直上載公子上坐,不讓。」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94%9D

[113] 即 窺基大師所撰《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幽贊》。

[114] 即 唯識實性 唯識實性即圓成實性,亦即真如。《唯識三十頌》曰:「此諸法勝義,亦即是真如,常如其性故,即唯識實性。」按:唯識二字,梵語摩怛剌多、漢譯曰唯;梵語毘若底、漢譯曰識。梵語倒置,稱為識唯,漢語譯曰唯識。唯者簡別之義,簡別識外無境,識者了別之義,即是我人認識的主體。唯識家的論旨,是遮簡迷情以外界實境存在的我執法執,表顯內識的真性法相。也就是把宇宙萬有的現象,歸之於內識,即所謂「宇宙萬法,唯識所現。」因此,唯識的「識」,是對「境」而說的。但「識」亦是緣生之法,亦是虛妄不實,故要轉識成智,始親契真如,真如即唯識實性。《成唯識論》一曰:「外境隨情而施設故,非有如識;內識必依因緣生故,非無如境。由此便遮增減二執。境依內識而設立故,唯世俗有;識是假境所依事故,亦勝義有。」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115] 攝 ㄕㄜˋ,引持、牽提。《漢書·卷三二·張耳陳餘傳》:「吏嘗以過笞餘,餘欲起,耳攝使受笞。」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94%9D

[116] 勘 《成唯識論》卷第七:「唯言為遮離識實物,非不離識心所法等。」

[117] 勘 《中邊分別論》卷1:「今依相說此偈言:

 虛妄分別有,  彼處無有二,

 彼中唯有空,  於此亦有彼。

此中虛妄分別者,謂分別能執、所執。有者,但有分別。彼處者,謂虛妄分別。無有二者,謂能執、所執此二永無。彼中者,謂分別中。唯有空者,謂但此分別離能執所執故。唯有空於此者,謂能所空中。亦有彼者,謂有虛妄分別。若法是處無,由此法故是處空,其所餘者則名為有。若如是知,即於空相智無顛倒。」(CBETA 2019.Q4, T31, no. 1599, p. 451a14-24)

[118] 然此論本,理豐文約,西域註釋數十餘家,根本即有世親弟子瞿波論師,末後乃有護法菩薩。護法所造釋,名「唯識導論」,印度重為詞義之寶,爰至異道嘗味研談。---《唯識二十論述記》卷上

[119] 集起(術語)梵語質多Citta,此譯曰心,阿賴耶識之名也。一切現行法於此識薰其種子之義為集,由此識生一切現行法之義為起。(種子)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20] 唯心(術語)一切諸法,唯有內心,無心外之法,是謂唯心。亦云唯識。心者集起之義,集起諸法故云心,識者了別之義,了別諸法故云識,同體異名也。八十華嚴經十地品曰:「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唯識論二曰:「入楞伽經伽他中說,由自心執著,心似外境轉,彼所見非有,是故說唯心。」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21] 勘 即《唯識二十論》:「安立大乘,三界唯識,以契經說,三界唯心。心、意、識、了,名之差別。此中說心,意兼心所,唯遮外境,不遣相應。內識生時,似外境現,如有眩瞖,見髮、蠅等,此中都無少分實義。」

[122] 簡擇 p1421瑜伽八十三卷十頁云:言簡擇者:總取一切苦法各類為苦聖諦故。又云:簡擇者:謂審定解了。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線上請書:

樂天Kobo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