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苑義林章》疏文勘註-005

評家評取,唯有漏善聲,以為教體,勤求起故。

其經量部,說名等假,聲體實有。

雖彼不立不相應行,仍不取聲,無詮表故;取有漏聲上假屈曲能詮以為體性,然聲處收。

前熏於後,展轉聚集,無過未故。

如是合說小乘有六。

總是第一、彰異計也。

顯大乘中,復分為二:

初顯邊體,後顯中道。

顯邊體者,龍猛[1]、清辨[2]咸作是言,勝義諦中,一切無相,諸法皆空,何教何為體?世俗諦中,可亦說有句、言、章、論,聲為教體。

梵云鉢陀,此翻為跡,當古之句。

句有二種:

一、集法滿足句;

二、顯義周圓句。

如說「不生亦不滅,不來亦不去,不一亦不異,不常亦不斷」,此一一句,義雖未圓,亦名為句,法滿足故,此當中道所說名也。

梵云縛去聲迦,此云言也,此當中道所說句也,義周圓故。

梵云鉢剌迦羅,此云章也,章即章段,一章一段,以明諸義,此無所當。

梵云奢薩呾羅,此翻為論,總周一部,立以論名。

此四能詮,聲為教體。

此准《般若燈論》[3]所說,更應勘彼《智度論》[4]文。

顯中道者,《瑜伽論‧攝釋分》八十一卷[5],說經體有二:

一、文;

二、義。

文是所依,義即能依。

由能詮文,義得顯故。

能詮文中,復分為二:

一者、龍軍[6]論師、無性[7]菩薩及《佛地論》[8]一師所說。

且無性云:「此中,即是隨墮[9]八時,聞者識上直、非直說,聚集顯現,以為體性。」

 

 

此意即取隨世俗說日夜八時,說《花嚴經》[10]八會之時,詮辨諸法八轉聲時,聞法者識所變聲等直、非直說,以為教體。

《佛地論》云,謂佛慈悲本願緣力,其可聞者,自意識上文義相生,似如來說。

此意即是由佛本願為增上緣,令聞者識有文義相,此文義相雖自親依善根力起,而就本緣,名為佛說,佛實無言。

故無性云:「若爾,云何菩薩能說?彼增上生,故作是說,譬如天等增上力故,令於夢中得論咒等。

 

若離識者,佛云何說?」

 

此就本緣,佛不說法,乃無文義,唯有無漏大定、智、悲。

若依聞者自識所變,有漏心現,即似無漏聲、名、句、文,以為教體;無漏心現,即真無漏文義為體。

此即如來實不說法。

《大波若》第四百二十五卷[11]《文殊問經》《涅槃經》等皆作是言「我成道來,不說一字,汝亦不聞」《十地》亦言「三界唯識」,故知教體唯心所變,文義為性,善順契經,不違唯識。

問:何故佛寶即有本佛[12],今說法寶即唯心變?

答:教法戲論,唯說自心,餘非戲論,故取本質[13]

理、行、果法,同佛寶故。

《無垢稱經》言:「法非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即是見聞覺知,非求法也」,故唯心變。

問:若取佛說,義即可然,若聞者心所變為教,子細研究,於理實難。

過去、未來既非實有,非有為法生已便住,如何識上聚集解生?

答:無性解云:「隨墮八時,聞者識上直、非直說,聚集顯現,以為體性。」

 

謂八時中,聞者識上有直、非直二種言說聚集顯現故。

《瑜伽》說心,略有五種:

一、率爾[14]

二、尋求[15]

三、決定[16]

四、染淨[17]

五、等流[18]

如五心章,自當廣釋。

如聖教說:「諸行無常,有起盡法」

如言「諸」字,率爾心已,必起尋求,續初心起,雖多剎那,行解唯一,總名尋求,未決定知諸所目[19]故。

《瑜伽論》第三卷[20]說:「又一剎那五識生已,從此無間,必意生故。」

 

復言「行」時,由先熏習[21],連帶解生,有三心現,謂率爾、亦尋求及後決定,決定知諸目一切行。

《瑜伽》說:「尋求無間,若不散亂,決定心生;若散亂時,生即不定。」

 

雖知自性,然未知義,為令了知,復說「無」字。

於此時中,有先三心:於「無」字上但有其二,謂率爾、尋求,未決定知「無」所無故;即從決定後,卻起尋求。

論但定說率爾、尋求定無間生,尋求已後,許散亂故。

復言「常」時,五心並具,其義可解。

由前字力展轉熏習,連後字生,於最後時始能解義,染淨等心方乃得轉,故雖無過未,而教體亦成。

若新新解,並有率爾。

四字之上,皆定有二心,謂率爾、尋求。

即於末後,有十二心,一時聚集。

第一有二,第二有三,第三有二,第四有五,故成十二。

既於初字有率爾、尋求;於第二字新生決定,并前為三;第三字中卻起尋求,并前為四;第四字時但新決定、染淨、等流三心而起,合有七心一時聚集,如是方名五心具足。

故唯識教其體理成,勘[22]《對法》第一疏,應具廣之。

二者、護法[23]、勝子[24]、親光[25]等說,凡論出體,總有四重:

一、攝相歸性體[26],即一切法皆性真如。

《大波若經‧理趣分》說:「一切有情皆如來藏。」[27]

 

《勝鬘經》說:「夫生死者是如來藏。」[28]

 

《無垢稱》言:「一切眾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眾賢聖亦如也,至於彌勒亦如也。」[29]

 

諸經論說,如是非一。

一切有為,諸無為等,有別體法,是如之相。

譬如海水,隨風等緣,擊成波相,此波之體,豈異水乎?一切諸法,隨四緣會[30],成其體相,然不離如。

有漏種子[31],性皆本識[32],亦復如是,故皆無記。

二、攝境從識體[33],即一切法皆是唯識。

《花嚴》等說,三界唯心,心所從王,名唯識等。

如是等文,誠證非一。

三、攝假隨實體[34],即諸假法,隨何所依實法為體。

如說瓶等,四塵[35]為體;諸不相應色、心分位[36],即以所依分位為體。

《對法論》[37]說不相應行色、心等中,是假立[38]故,是說不害[39]等,即無瞋[40]等,此類非一。

四、性用別論體[41],色、心、假、實各別處故[42]《瑜伽》等說色蘊攝彼十處、界等,此類眾多。

又有四重:

一、真如;

二、無相;

三、唯識;

四、因緣。

此二「四體」攝法義周,隨其所應,釋一切法。

今隨義便,略敘明之,庶[43]後學徒,詳而易入。

護法[44]等說,諸教體者,謂宜聞者本願緣力,如來識[45]上文義相生,實能所詮文義為體。

此師意說:

眾生本願,願聞佛說,如來識上文義相生,聽者識心即聞佛說,亦有如是似文義相。

《升攝波葉喻經》[46]說佛取樹葉以問阿難[47],比其林葉所有多少,復告慶喜[48]我未所說,乃有爾所。

故諸經首,佛皆教置「如是我聞」

《二十唯識》[49]天親[50]說云:

「展轉增上力,二識成決定。

 

謂餘相續識差別故,令餘相續差別識生,展轉互為增上緣故。」[51]

 

是故世尊實亦說法,言不說者,是密意[52]說,於真如性,絕語言故,實無諸事。

《波若》[53]云:「音聲尋我,不見如來。」

 

推功歸本,仍言應化,非說法者,計所執中無說法故。

於依他起[54],譬如幻人,為幻人說,唯有假說,似能說者,都無實說,聽者心識文義之相,理有無疑。

故諸教體取本無漏世尊所說文義為體。

若取能詮,唯聲、名等而為體性。

《十地論》[55]說:「說者、聽者俱以二事而得究竟:一者、聲;二者、善字。」

 

《解深密經》《瑜伽論》七十八[56]說:「於第九地斷二種愚,一、於無量所說法、無量名句字、陀羅尼自在愚。」

 

《成唯識論》第九卷[57]言:「無量名句字者,謂法無礙解。」

 

所說法者,所詮義也;名句字者,能詮文也。

《對法》等云:「成所引聲者,謂諸聖所說聲。」[58]

 

《成唯識論》第二復言:「由此法、詞二無礙解,境有差別。」[59]

 

法緣名等,詞緣於聲。

《金剛波若》天親論說:「又言無記者,此義不然。

 

何以故?汝法是無記,而我法是記,是故一法寶勝無量珍寶。」[60]

 

是故當知詮表教體,唯聲、名等,體唯無漏,亦唯是善。

此通依他及圓成實[61]:從眾緣起,名曰依他;體是無漏,可通成實。

《佛地論》說依隨轉門[62]及二乘者,說十五界唯是有漏,名、句、文身唯是無記。

今依大乘,若唯如來後得說法,聲、名、句、文,真善無漏,如前所解諸教中說。

《佛地論》《成唯識》說十八界皆通有漏及無漏。

若十地菩薩、二乘說法,聲、名、句、文,唯是有漏,若聽者識所變文義,或通有漏及與無漏。

一切異生、二乘、菩薩七地已前有漏後得,能聽法者皆唯有漏;

若一切二乘、七地已前無漏後得,八地已去識上所變聲、名、句、文皆唯無漏。

隨其所應,說之為教。

然同所敬既取本質無漏三寶,故今教體亦取本質[63]佛等所說任運而現,非有漏戲論聲等為體。

《攝大乘》云:「如末尼天鼓,無思成自事。」

 

聲等為體,於能說者識上現故,不違唯識。

若聞者識所變為教,教唯有漏三性為體,同識性故。

依前所說四出體中,今出教體亦應有四。

依前第一、攝相歸性,教即真如。

《般若論》說:「應化非真佛,亦非說法者,說法不二取,無說離言相。」

 

故知教體性即真如。

無垢稱[64]語大善現[65]言:

「文字性離,無有文字,是即解脫。

 

解脫相者,即諸法也。」[66]

 

又云:「一切法亦如也。」[67]

 

又云:「法非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即見聞覺知,非求法也。」[68]

 

故知教體性即真如。

依前第二、攝境從識,若取根本,能說法者識心為體,若取於末,能聞法者識心為體,故天親云「展轉增上力,二識成決定」

依前第三、攝假隨實,一切內教體唯是聲,由名、句、文體是假有,隨實說故,《對法論》[69]說成所引聲,不說名等名成所引[70]

依前第四、相用別論,唯取根本,能說法者識上所現聲、名、句、文以為教體,假之與實,義用殊故。

《十地論》云:「一者、聲;二、善字。」

 

如前教理,成此體訖。

此中四體,約義用分,不乖真俗法相理故,雖說一體,義不違三,即一一法各各有此四種體。

故說諸法體,准此應知。

雖顯教體義有多途,而未解釋唯識教性,如何說者識上聚集,令聽法者聚集解生?

《顯揚論》[71]中,第十二說,有字非名,謂一字[72];有名[73]非句[74],謂一字名。

句必有名、字,名亦必有字,字不必有名,名不必有句。

既大乘中於聲屈曲[75]義說名等,故說名等非小乘義。

今准此義釋,說法者及聽法者識心之上聚集顯現。

如聖教說:「諸惡者莫作,諸善者奉行,善調伏自心,是諸佛聖教。」[76]

 

「諸」字時,餘「惡」等字並在未來,唯有一字及依一字所成之名於心上現,此即一字成名之義。

亦有一字不成名者,非此所明。

復言「惡」時,餘「者」等字並在未來,其前「諸」字雖入過去,現無本質,由熏習力,唯識變力,仍於此念說「惡」字時心上顯現,即有二个一字,一个字身。

兩个一字所成名,一个一字所成名名身,一个二字所成名。

又言「者」時,有三个一字,兩个字身。

一謂「諸惡」,二謂「惡者」

以二合說,下應准知。

不可隔越[77]合,故無「諸」「者」合名字身。

一个三字多字身。

三个一字所成名,二个一字所成名名身,如前字身二二合說。

一个一字所成名多名身,論雖二說,今取三字名,名多名身[78];不取四字者,下准應知。

兩个二字所成名,亦二二合說。

一个二字所成名名身,一个三字所成名。

復言「莫」時,有四个一字,三个字身[79],亦二二合說,準前應知。

兩个三字多字身,三三合說,更互除初後一字。

一个四字多字身。

四个一字所成名;三个一字所成名名身,謂二二合說。

二个一字所成名三名多名身,謂三三合說,更互除初後一字。

一个一字所成名四名多名身。

三个二字所成名,謂二二合說。

二个二字所成名名身,一个二字所成名多名身。

二个三字所成名,更互除初後一字,如前准說。

一个三字所成名名身,一个四字所成名。

又言「作」時,有五个一字,四个字身,謂二二合說。

三个三字多字身,二个四字多字身,一个五字多字身。

至此總合字及字身、并多字身,有一十五。

五个一字所成名,四个一字所成名名身,謂二二合說。

三个一字所成名三名多名身,謂三三合說。

二个一字所成名四名多名身,更互除初後一字。

一个一字所成名五名多名身。

四个二字所成名,謂二二合說。

三个二字所成名名身,二个二字所成名三名多名身,一个二字所成名四名多名身。

三个三字所成名,謂三三合說。

二个三字所成名名身,一个三字所成名多名身。

二个四字所成名,更互除初後一字。

一个四字所成名名身,一个五字所成名。

至此總合名及名身、并多名身,有三十五,合有一句,義究竟故。

梵云阿耨瑟多掣陀[80],即八字成句,不長不短,以圓滿故。

此中皆取無間相合方成名等,不可隔越合成名等,所隔之字即無用故。

此中,

且依倍倍增長而作其法,合有五剎那所依之聲於心上現,不可為難。

此依一句事究竟,說字、名、句、聲都合,尚有五十聚集,若約一頌一段,一卷一部,聚集字、名、句等,理即無邊。

若薩婆多等,說「惡」等字時,「諸」等字已滅,無聚集故,次第而生,不俱時故,無熏習故,不可至後,非前已所說字於後心上現,故彼教義決定不成。

亦非由前字等勢力,末後字等能生顯名。

過去無體,又無熏習,由何勢力,末後之字能生顯名等?故我今時,其說法者若在因位,及諸聽者亦在因中,由初「諸」字等熏本識已,連帶緣後「惡者」等字識上解生,乃至末後「作」字之時,先皆聚集,由前熏習後識之上聚集顯現,詮所詮義差別圓滿,名為說法[81],說為聞教。

若是佛說,雖無熏習,亦聚集生,故雖無過未,唯識教成立。

說者、聽者義皆圓滿,俱以聲、字二種究竟於自心上聚集顯現為教體故。

於此四種出體之中,隨其所應,以圓成等,及相、名等,三性[82]、五法[83],各別出之,唯大乘義。

大乘義中,雖有蘊、處、界等三科[84]之法,體性易故,復濫[85]小教,故不取之。

三性體性略而言之,遍計所執體唯我法,性相都無。

依他、圓成各有二體:

一者、有漏無漏[86]門,諸無漏法皆名圓成,故《攝論》說:「若說四清淨,是即圓成實。」[87]

 

諸有漏法皆依他起。

二者、常無常門,諸常住者名圓成實,即唯真如[88]圓成實攝。

《瑜伽論》說五法之中,唯說真如是圓成故;一切有為皆依他起,依他眾緣而得起故。

其前教體,攝相歸性,唯圓成實;自餘三體,可通二說,無漏有為通二性故[89]

五法體性,如五法章,義准應悉。

餘一切章,由此門中已略顯示,更不別顯,准義知之。

此中所說義理研尋,皆是大師別加訓授,傳者實雖文拙,而此義或可觀,冀[90]諸有智,委[91]為詳審。

其間引證,純用大乘,白日光暉[92],不假眾星之助故也。

如有謬錯,希為箴[93]規。

上來合是體性不同,自餘義門,如餘章說。

第五、得名懸隔,於中有二:初談古說,後論今釋。

談古說者,

古師解釋諸法名義,但隨己情,各為一解,既無依據,難可准憑,義與體乖[94],遂成疏[95]謬。

或云當體[96]以彰名,或云就義以為目,或云從能依以受稱,或云從所依以立名,或云從數就義為名,或從相應增強為號,或兩體相違。

如是種種,解釋不同,並率己情,未為典據。

所以諸師紛亂,互起異端[97],令後學徒[98]無可從受,皆由翻譯之主不善方言[99],語設將融[100],玄旨猶隔。

師既墮矣,資亦負焉。

論今釋者,

西域[101]相傳,解諸名義,皆依別論,謂六合釋[102]

梵云殺三磨娑,此云六合。

殺者,六也;三磨娑者,合也。

諸法但有二義以上而為名者,即當此釋;唯一義名,即非此釋。

一義為名,理目自體,不從他法,而立自名;二義為名,理有相濫,故六合釋無一義名。

初但別釋二義差別,後乃合之。

如說「佛陀」名為「覺者」,者是主義,通於五蘊;覺是察義,唯屬於智。

此別解已。

有覺之者,名為覺者,此即合之,故名為合。

釋此合名,有其六種,名六合釋。

雖如「菩提」有其二字,二字但目一「覺」之義,義既是一,理目一體,既無相濫,何用六合?六合之釋,解諸名中相濫、可疑諸難者故。

此六合釋以義釋之,亦可名為六離合釋。

初各別釋,名之為離;後總合解,名之為合。

此六者何?

一、持業釋[103]

二、依主釋[104]

三、有財釋[105]

四、相違釋[106]

五、鄰近釋[107]

六、帶數釋[108]

初持業釋,

亦名同依。

 

[1] 龍猛 (人名)舊譯曰龍樹,新譯曰龍猛。西域記八曰:「南印度那伽閼刺樹那菩薩,唐言龍猛,舊譯曰龍樹。非也。」龍樹之譯名有三:一、龍樹(羅什譯之龍樹傳),二、龍勝(般若流支譯之順中論),三、龍猛(今之西域記)。嘉祥中論疏序會龍樹與龍勝之名,賢首宗致義記上會龍樹與龍猛之名,真言宗常依新譯用龍猛之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 即 清辯 (人名)梵名婆毘吠伽Bhavaviveka,譯曰清辯。為佛滅後一千一百年頃,與護法菩薩同時之論師,承龍樹中觀之宗旨,作大乘掌珍論。以破護法之有宗而立空宗,是在印度為空有二宗諍論之嚆矢。西域記十曰:「論師雅量廣遠,外示僧佉(數論)之服,內弘龍猛(龍樹)之學,曾聞護法菩薩隆名,懷談議,詣護法所,護法辭不會,還本土靜思曰:非慈氏成佛誰決我疑,於觀音菩薩像前誦隨心陀羅尼,絕粒飲水三歲,菩薩現妙身聽其所意,教其至馱那羯磔迦國城南山巖執金剛神所,至誠誦執金剛陀羅尼。論師往誦,三歲後,神乃授秘方曰:此石窟內有阿素洛宮,如法行,石壁當開。即入中待彌勒出世。論師曰:幽居無觀,何知佛出興?神曰:我當報。師受命專咒誦持,復歷三歲,精芥子擊石巖壁便洞開,師入之,石壁復合。」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 般若燈論 (書名)又曰般若燈論釋,十五卷,波羅頗迦羅蜜多羅譯。分別明菩薩釋龍樹之中論五百偈者,較釋青目之五百偈者(即中論也)詳悉。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 大智度論 《大智度論》一百卷,龍樹造,姚秦弘始四年(402)夏,鳩摩羅什於長安逍遙園中西明閣上創譯,至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乃訖(見《大智論記》和《開元釋教錄》)。此論是解釋《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也稱《大品般若》,即一再翻譯過的《放光般若》、《光讚般若》和後來唐玄奘譯的《大般若經》第二分)的論著。首緣起第一,略述佛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的因緣。繼釋經初其中如是我聞一時第二,乃至釋初其中信持無三毒第五十二,是為釋《序品》第一。順次以下釋《報應品》(《即奉缽品》)第二,乃至釋《囑累品》第九十,是為釋摩訶衍(大乘)論。般若波羅蜜,摩訶衍一義,但名字異(論卷四十六)。摩訶衍空般若波羅蜜亦空,空又一故(卷五十二)所以《大智度論》釋般若也就是釋摩訶衍論。《龍樹傳》說他著有《優菩提舍》(論議)十萬頌,這種體裁是解釋經文並加以發揮的,可能就是指的《大智度論》。

  羅什譯《大智度論》不久,又兼譯《大品般若》,首先對舊譯用原文作了訂正,以後又據《大智度論》再次改動經文,並從經本楷定論義。如於《大品般若》品目名稱的確定,就是以釋論精神作依據,對《光讚》、《放光》的品目有所整理改定,把《序品》之外的各品都改動了,一方面對舊本略有開合,另一方面改定了一些品名。在改定中還可以看出貫徹龍樹釋論的精神之處。最明顯的要算第七品。羅什名這品為《三假名》(法假、受假、名假),而《放光》名為《行品》,《光讚》名為《分別空品》,玄奘譯的《大般若經·二分》又標《善現(須菩提)品》,都不能像羅什用"三假"一名那樣能表現出這一品的主要內容。三假不僅是這一品的中心,也是全經的中心,在龍樹看來,般若的整個精神就在以假成空,以假顯空。主要以三假貫徹於般若的全體,從而構成空觀。

  《大智度論》對般若學的重要於此可見。

  此論的譯本一百卷,尚非全譯。僧叡在《大智釋論序》中說:"論之略本有十萬偈,偶有三十二字,並三百二十萬言。胡夏既乖,又有繁簡之異,三分除二,得此百卷,於大智三十萬言,玄章婉旨朗然可見。"衹有論的初品三十四卷解釋經文初品的一品,是全譯出的。二品以下,羅什認為華人喜簡,不習慣於繁瑣議論,只略取其要,以釋經文大意,不再備譯廣釋,仍有一百卷。因為經文初品主要闡述名相事數,恰是二百多年來中國佛學家一直搞不清楚的問題,詳譯出來,原原本本地加以解釋,就可適應學者研究的要求;至於其餘闡明義理部分,簡化一些也無妨,因此刪節不少,三分除二。

  此論的體裁,《大智釋論序》中說:"其為論也,初辭擬之,必標眾異以盡美;卒成之終,則舉無執以盡善。"就是說光舉出對法相的各種不同解釋,以此為盡美;最後歸結為無相、實相,以此為盡善。這種方法在論的初分尤為明顯。龍樹所著的《大智度論》等書中,大小乘的最初交涉,歷歷可見。

  一、龍樹所講的空,是般若波羅蜜的中道實相,以二諦相即來解釋實相,從真諦來看是空,從俗諦來看是有,既看到空,也看到非空,同時又不著兩邊,於是便成為非有(空)非非有(非空)的中道,即般若波羅蜜。所以論第十八卷中說:"若人入此三門,則知佛法義不相違背,能知是事即是波羅蜜力,於一切法無所窐礙。若不得般若波羅蜜法,入阿毗曇門則墮有中,若入空門則墮無中,若入蜫勒門則墮有無中。"可見龍樹所主張的是中道實相。

  二、此論性質本非毗曇,當時大乘無獨立毗曇,其分別法相所資自必取諸小乘。不同小乘的意義而同小乘的體例。《智論》於小乘毗曇引文不下三十餘處(參照呂澂《阿毗達摩泛論》)。

  三、大乘小乘對舉,境行果三法法皆對。大小乘有以境為對的:聲聞乘多說眾生空,佛乘說眾生空法空(卷四)。聲聞中無犍闥婆城喻,有種種餘無常喻;色如眾沫,受如泡,想如野馬,行如芭蕉,識如幻等(論卷六)。大小乘有以行為對的,阿毗曇義中,是空解脫門緣苦諦攝五眾,無相解脫門緣一法所謂數緣盡,無作解脫門緣三諦攝五眾。摩訶衍義中是三解脫門緣諸法實相,以是三解脫門觀世間即是涅槃(卷二十)。大小乘有以果為對的,聲聞極大思維所斷結生分住分滅分三時斷;佛則不爾,一生分時盡斷。聲聞人見諦所斷結使生時斷、思惟所斷三時滅、佛則見諦所斷思惟所斷無異。

  聲聞人初入聖道時,入時與達時異,佛則一心中亦入亦達。聲聞人有二種解脫,煩惱解脫少障解脫,佛有一切煩惱解脫,亦有一切法障解脫,佛自然得智慧,諸聲聞人隨教道行得(卷二十四)。

  四、小乘也說大乘,慈以樂與眾生故,《增一阿含》中說有五功德;慈心於《摩訶衍經》處處說其功德,如《明網菩薩經》中說菩薩處眾生中行三十二種惡,漸漸增廣轉成大悲(卷二十)。

  五、大乘不離小乘。三十七品,三三昧等皆聲聞法,菩薩用三十七品到涅槃城,用三三昧入城三門,而以四禪、四空、四無量、八背捨、八勝處、九次第定,十一切處試心知得柔軟自在,隨後能入。

  六、般若必以空為用。佛法中不可得空,於諸法無所礙;因是不可得空,說一切佛法十二部經,譬如虛空,本無所有,而一切物皆依其長成(卷二十五)。

  七、同一事而有二種意義。般若有二種,一與諸天聲聞菩薩共說,二與十住具足菩薩說(卷三十四)。無所得有二種,一所求不如意名無所得,二實相無決定名無所得(卷十八)。

  八、備舉兩端。諸佛二種說法,先分別諸法,後說畢竟空(卷二十六)。法亦有二種,一者三藏十二部法聚,二者三學聖道解脫涅槃法義(卷二十二)。觀相有二種,一者觀一切法有相,地重水濕風動火揚;二者觀一切法無相,和合因緣生無自性(卷十八)。菩薩行有二種,一者觀一切法自性本空,二者從不捨離一切眾生(參照歐陽漸的《大智度論初品序》)。

  《大智度論》於釋義中,繁征博引,保存了許多已散佚而有價值的論議。如羅睺羅的《讚般若偈》二十一頌,對般若性德的各方面描寫得很徹底,特別第四頌把佛、般若、涅槃統一起來,認為是"三則一相,其實無有異"。又第十六頌:"言說為世俗,憐憫一切故,假名說諸法,雖說而不說。"提出說而不說,把俗諦和真諦統一了起來。

  《蜫勒論》失傳難考,《智論》卷十八謂其中有隨相門、對治門等種種諸門。隨相謂:"但說自淨其意,則知諸心數法已說;但說四念處,當知已說四正勤等餘門。何以故?同相同緣故。對治門如但說四顛倒,當知已有四念處義,譬如說藥已知其病,說病已知其藥。"由此可推知《蜫勒論》門的一般體例。

  龍樹的《大智度論》、《中論》、《十二門論》和提婆的《百論》這四部論,構成一個完整的體系,各論之間有著內在的聯繫。如僧叡在《中論序》中說:"《百論》治外以閑邪,斯文袪內以流滯,《大智釋論》之淵博,《十二門》觀之精詣,尋斯四者,真若日月入懷,無不朗然鑒徹矣!"在《大智釋論序》裡,僧叡更詳細地說到這一組織的內在關係:"釋所不盡,則立論以明之;論其未辨,則寄折中以定之;使靈篇無難喻之章,千載悟作者之旨,信若人之功矣。"就是說《智論》是依經作釋,解釋不能完全窮盡義理,因而立論以明之。"論"指《中論》、《十二門論》、《智論》所沒有完全講清楚的,《中論》等則以"折中"(即中道)的思想予以決定。換句話說,三論全部歸宿於中道。

  後來隋吉藏創立三論宗,弘揚關河三論,不把《大智度論》列入,也是因為"秦人好簡",就把百卷大部的《智論》除外,而四論的整個學說體系不算完備,實為可惜。

  東晉慧遠曾把《智論》節抄成二十卷的略本,在《大智論抄序》中說:"輙依經立本,係以問論,正其位分使類各有屬。謹與同止諸僧共別撰以為集要,凡二十卷,雖不足增暉聖典,庶無大謬。"這也是為的適應華人好簡的習慣,可惜僅存載在《出三藏記集》中的序文而已。

  註《智論》的書有南北朝時蜀地潼州遷善寺沙門釋慧影抄撰的《大智度論疏》,但已殘佚,僅存第一,第六,第十五,第十七與第二十四卷,也不完全。

  (李安) FROM:【中國佛教(中國佛教協會編)】

[5]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八十一:「攝釋分之上

     如是已說攝決擇。云何攝釋?總嗢拕南曰:

            體釋文義法,起義難次師,

            說眾聽讚佛,略廣學勝利。

        云何為體?謂契經體,略有二種:一、文;二、義。文是所依,義是能依。如是二種,總名一切所知境界。

        云何為釋?謂略有五:一者、法;二者、等起;三者、義;四者、釋難;五者、次第。

        云何為文?謂有六種:一者、名身;二者、句身;三者、字身;四者、語;五者、行相;六者、機請。

        名身者,謂共知增語。此復略說有十二種:一者、假立名;二者、實事名;三者、同類相應名;四者、異類相應名;五者、隨德名;六者、假說名;七者、同所了名;八者、非同所了名;九者、顯名;十者、不顯名;十一者、略名;十二者、廣名。

        假立名者,謂於內假立我及有情、命者等名,於外假立瓶、衣等名。實事名者,謂於眼等色等諸根義中立眼等名。同類相應名者,謂有情、色、受、大種等名。異類相應名者,謂佛授、德友、青、黃等名。隨德名者,謂變礙故名色,領納故名受,發光故名日,如是等名。假說名者,謂呼貧名富,若餘所有不觀待義,安立其名。同所了名者,謂共所解想。與此相違,是非同所了名。顯名者,謂其義易了。不顯名者,謂其義難了,如達羅弭茶明咒等。略名者,謂一字名。廣名者,謂多字名。

        句身者,謂名字圓滿。此復六種:一者、不圓滿句;二者、圓滿句;三者、所成句;四者、能成句;五者、標句;六者、釋句。

        不圓滿句者,謂文不究竟,義不究竟,當知復由第二句故,方得圓滿。如說:

            諸惡者莫作,諸善者奉行,

            善調伏自心,是諸佛聖教。

        若唯言「諸惡」,則文不究竟;若言「諸惡者」,則義不究竟;更加「莫作」,方得圓滿,即圓滿句。所成句者,謂前句由後句方得成立。如說:

            諸行無常,有起盡法,

            生必滅故,彼寂為樂。

        此中,為成「諸行無常」,故次說言「有起盡法」。前是所成,即所成句;後是能成,即能成句。標句者,如言善性。釋句者,謂正趣善士。

        字身者,謂若究竟,若不究竟,名句所依四十九字。

        此中,欲為名首,名為句首,句必有名,名必有字。若唯一字,則不成句。又若有字,名所不攝,唯字無名。

        問:何因緣故,施設名等三種身耶?

        答:為令領受諸增語觸所生受故。

        問:名是何義?

        答:能令種種共所了知,故名為名。又能令意作種種相,故名為名。又由語言之所呼召,故名為名。

        攝受諸名,究竟顯了不現見義,故名為句。隨顯名句,故名為文。如世尊說「增語、增語路」,乃至廣說。此中增語者,謂一切眾同類相應名。增語路者,謂并眾同類欲,能起彼故。詞者,謂彼相應語。又即此語各別於彼彼處若標若釋,彼所依處,名為彼路。施設者,謂一一分別,施設建立。彼所依處,名為彼路。欲即是詞,無有別欲。此即增語施設之路。

        又名身等,略有六種依處:一者、法;二者、義;三者、補特伽羅;四者、時;五者、數;六者、處所。彼廣分別,當知已如〈聞所成地〉。

        語者,當知略具八分,謂先首、美妙等。由彼語文句等相應,乃至常委分資糧故,能說正法。先首語者,趣涅槃宮為先首故。美妙語者,其聲清美,如羯羅頻迦音故。顯了語者,謂詞句文皆善巧故。易解語者,巧辯說故。樂聞語者,引法義故。無依語者,不依希望他信己故。不違逆語者,知量說故。無邊語者,廣大善巧故。如是八種語,當知略具三德:一者、趣向德,謂初一種;二者、自體德,謂次二種;三者、加行德,謂所餘種。

        相應者,謂名、句、文身,次第善安立故,又依四種道理相應故。助伴者,能成次第故。隨順者,謂解釋次第故。清徹者,文句顯了故。清淨資助者,善入眾心故。相稱者,如眾會故。應供故,稱法故,引義故,順時故。常委分資糧者,審悉所作,恒常所作,故名常委;彼分者,謂正見等,此是彼資糧故。

        行相者,謂諸蘊相應、諸界相應、諸處相應、緣起相應、處非處相應、念住相應。如是等相應語言,或聲聞說,或如來說,或菩薩說,是名行相。

        機請者,謂因機請問,而起言說。此復根等差別,當知有二十七種補特伽羅。此中,由根差別,故成二種:一者、鈍根;二者、利根。由行差別,故成七種,謂貪等行。如〈聲聞地〉已說。由眾差別,故成二種:一者、在家眾;二者、出家眾。由願差別,故成三種:一者、聲聞;二者、獨覺;三者、菩薩。由可救、不可救差別,故成二種,謂般涅槃法、不般涅槃法。由加行差別,故成九種:一、已入正法;二、未入正法;三、有障礙;四、無障礙;五、已成熟;六、未成熟;七、具縛;八、不具縛;九、無縛。由種類差別,故成二種:一者、人;二者、非人。

        如是六文,總有四相,說名為文。一、所說相,謂名身等行相為後;二、所為相,謂機請攝二十七種補特伽羅;三、能說相,謂語;四、說者相,謂聲聞、菩薩及與如來。如是六種皆顯於文,若闕一種,不能顯義。由能顯義,是故名文。

        云何為義?當知略有十種:一者、地義;二者、相義;三者、作意等義;四者、依處義;五者、過患義;六者、勝利義;七者、所治義;八者、能治義;九者、略義;十者、廣義。

        地義者,略有五地:一者、資糧地;二者、加行地;三者、見地;四者、修地;五者、究竟地。又廣分別有十七地,謂五識身地為初,無餘依地為後。

        相義者,當知有五種相:一者、自相;二者、共相;三者、假立相;四者、因相;五者、果相。如是五相,如〈思所成地〉已辯。

        復有五相:一者、異門相;二者、瑜伽相;三者、轉異相;四者、雜染相;五者、清淨相。如是五相,當知如前處處分別。

        復有五相:一者、所詮相;二者、能詮相;三者、此二相應相;四者、執著相;五者、不執著相。所詮相者,謂相等五法,如五事中已說。能詮相者,謂即於彼依止名等,為欲隨說自性、差別所有語言,應知此即是遍計所執自性相。此遍計所執自性有差別名,所謂亦名遍計所執,亦名和合所成,亦名所增益相,亦名虛妄所執,亦名言說所顯,亦名文字加行,亦名唯有音聲,亦名無有體相,如是等類,差別應知。此二相應相者,謂所詮、能詮更互相應,即是遍計所執自性執所依止。執著相者,謂諸愚夫無始時來相續流轉遍計所執自性執及彼隨眠。不執著相者,謂已見諦者,如實了知遍計所執相及彼習氣解脫。若正分別,如〈思所成地〉,應知其相。

        作意等義者,謂七種作意,即了相等,如前〈聲聞地〉已說。」

[6] 1. 龍軍 (人名)Nāgasena,菩薩名。即那先比丘也。佛滅後出世,立佛不說法之義。俱舍論三十曰:「若有大德,名曰龍軍,三明六通具八解脫。」深密經疏一曰:「那伽犀那,此云龍軍,即是舊翻三身輪主。彼說佛果唯有真如及真如智,無色聲等塵相功德。」(那先比丘)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 那先比丘經 (經名)二卷,失譯。記那先比丘之生緣及與國王彌蘭陀之問答。巴Milinda-paṅha。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 無性 (人名)菩薩名,釋無著之攝大乘論於唯識之法門成立別義。【又】(術語)性者體也,一切諸法無實體,謂之無性。法華經曰:「知諸法常無性。」楞嚴經曰:「諸幻成無性。」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 即 佛地經論(書名)七卷,親光菩薩造,唐玄奘譯。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9] 墮 ㄉㄨㄛˋ,落、掉。如:「墮落」、「墮入海中」。《史記·卷五五·留侯世家》:「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墮其履圯下。」 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A2%AE

[10] 即 華嚴經 (經名)大方廣佛華嚴經之略名。大方廣為所證之法,佛為能證之人,證得大方廣理之佛也,華嚴二字為喻此佛者。因位之萬行如華,以此華莊嚴果地,故曰華嚴。又佛果地之萬德如華,以此華莊嚴法身,故曰華嚴。華嚴略策曰:「大方廣者,所證法也。佛華嚴者,能證人也。大以體性包含,方廣乃業用週徧,佛謂果圓覺滿。華喻萬行披敷,嚴乃飾法成人,經乃貫穿常法。」四教儀集註上曰:「因行如華,莊嚴果德。」此華譬因行也。探玄記一曰:「佛非下乘,法超因位,果德難彰,寄喻方顯。謂萬德究竟,環麗猶華,互相交飾,顯性為嚴。」此華譬果德也。大日經疏曰:「華有二種:一者萬行華。二者萬德行。」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1] 勘 《大般若經》卷第四二五:「具壽善現復告彼言:「我曾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中不說一字,汝亦不聞,當何所解?何以故?諸天子!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中,文字言說皆遠離故,由此於中說者、聽者及能解者皆不可得。一切如來應正等覺所證無上正等菩提,微妙甚深亦復如是。諸天子!如諸如來應正等覺化作化身,如是化身化作四眾,俱來集會而為說法。於意云何?是中有實能說、能聽、能解者不?」

        諸天子言:「不也,大德!」

        善現告言:「如是,諸天子!一切法皆如化故,今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中,說者、聽者及能解者都不可得。諸天子!如人夢中夢見有佛為諸大眾宣說正法,於意云何?是中有實能說、能聽、能解者不?」

        諸天子言:「不也,大德!」

        善現告言:「如是,諸天子!一切法皆如夢故,今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中,說者、聽者及能解者都不可得。諸天子!如有二人,處一山谷,各住一面,讚佛法僧,俱時發響,於意云何?此二響聲能互相聞、互相解不?」

        諸天子言:「不也,大德!」

        善現告言:「如是,諸天子!一切法皆如響故,今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中,說者、聽者及能解者都不可得。諸天子!如巧幻師或彼弟子於四衢道幻作四眾及一如來應正等覺,是幻如來應正等覺為幻四眾宣說正法,於意云何?是中有實說者、聽者、能解者不?」

        諸天子言:「不也,大德!」

        善現告言:「如是,諸天子!一切法皆如幻故,今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中,說者、聽者及能解者都不可得。諸天子!由此因緣,我曾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中,不說一字,汝亦不聞,當何所解?」

[12] 本佛(術語)指自己心內之佛性,而曰本佛。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3] 本質 此為唯識宗教義。是「影像」的對稱,為影像之所依。心及心所認識對境時,在內心中變現認識對象的相狀,為直接的認識對象,此稱為影像。反之,影像的實質根據及所依物的自體,即稱為本質。乃間接的認識對象。故相分可分二種,即本質相分與影像相分。如眼識攀緣色境,除眼識所現的影像外,別有阿賴耶識種子所生的實質色法,此即本質,是影像所依託者,稱為帶質境;再如第六意識浮現空花兔角之相,唯有影像而無所依託的本質,則稱獨影境。見《成唯識論述記》卷六。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14] 如 率爾墮心 p1033瑜伽三卷六頁云:又意識任運散亂,緣不串習境時,無欲等生;爾時意識,名率爾墮心。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15] 如 尋求心 謂人一念之心,既對於境明了,即推尋求覓而生分別,是名尋求心。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6] 如 決定心 謂人一念之心,於所緣境法,既能分別,則審知善惡,決定不謬,是名決定心。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7] 如 染淨心 謂人一念之心,於法既審知是善是惡,則染淨自然而分,是名染淨心。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8] 如 等流心 等謂平等,流即流類。謂人一念之心,於善惡法染淨既分,則各隨類相續,於善法則繼淨想;於惡法則繼染想。念念相續,前後無異,是名等流心。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9] 目ㄇㄨˋmù,名稱、標題。如:「品目」、「名目」、「題目」。

[20]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三:「又非五識身有二剎那相隨俱生,亦無展轉無間更互而生。又一剎那五識身生已,從此無間,必意識生;從此無間,或時散亂,或耳識生,或五識身中隨一識生,若不散亂,必定意識中第二決定心生。由此尋求、決定二意識故,分別境界。

    又由二種因故,或染汙或善法生,謂分別故,及先所引故。意識中所有,由二種因;在五識者,唯由先所引故。所以者何?由染汙及善意識力所引故,從此無間,於眼等識中染汙及善法生,不由分別,彼無分別故。由此道理,說眼等識隨意識轉。

    如經言起一心,若眾多心。云何安立此一心耶?謂世俗言說一心剎那,非生起剎那。云何世俗言說一心剎那?謂一處為依止,於一境界事,有爾所了別生,總爾所時,名一心剎那。又相似相續,亦說名一,與第二念極相似故。

    又意識任運散亂,緣不串習境時,無欲等生,爾時意識名率爾墮心,唯緣過去境;五識無間所生意識,或尋求,或決定,唯應說緣現在境。若此,即緣彼境生。」

[21] 如 內種外種薰習有無差別 p0368成唯識論二卷十四頁云:內種必由熏習生長;親能生果,是因緣性。外種熏習,或有或無。為增上緣,辦所生果。必以內種為彼因緣。是共相種所生果故。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22] 勘 ㄎㄢ,校正、核對。如:「校勘」、「勘誤」。《南史·卷五九·任昉傳》:「武帝使學士賀縱共沈約勘書目,官無者就其家取之。」唐·韓愈〈秋懷〉詩一一首之七:「不如覷文字,丹鉛事點勘。」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8B%98

[23] 護法 (人名)Dharmapāla,菩薩名。佛滅後一千年出生於南印度達羅毘荼國之建志補羅城,大臣之長子,梵名達磨波羅。見西域記十。極瑜伽唯識之旨,與清辨菩薩爭有空之義,造世親菩薩唯識論三十頌之解釋,而弘其正宗,傳法於戒賢論師,年三十二,寂於摩竭陀國之大菩提寺。臨終之日,空中有聲曰:此是賢劫千佛之一佛也。見唯識述記一本。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4] 勝子 (人名)唯識十大論師之第九。唯識述記一本曰:「梵云真那弗多羅,言勝子。」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5] 親光 梵名 Bandhu-prabha,或 Prabhā-mitra。中印度摩揭陀國那爛陀寺之學者,大乘佛教瑜伽行派論師。約生存於六世紀中葉,相傳為護法菩薩之門人,著有佛地經論。論中將佛地經科判為教起因緣分、聖教所說分、依教奉行分等三分以注釋之,稱為親光三分科經。此與晉代道安(314~385)所創「三分科經」說相符。道安之三分科經,即將經文科判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等三分。後為諸家釋經者所沿用。〔解深密經疏卷一、成唯識論述記卷一本、英譯大明三藏聖教目錄〕(參閱「三分科經 531」) p6291 ---《佛光大辭典》

[26] 攝相歸性體 (術語)法相宗四重出體之一。(出體)附錄。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27] 勘 《大般若經》卷第五七八:「爾時,世尊復依一切住持藏法如來之相,為諸菩薩宣說般若波羅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滿甚深理趣勝藏法門,謂:「一切有情皆如來藏,普賢菩薩自體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剛藏,以金剛藏所灌灑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一切皆隨正語轉故;一切有情皆妙業藏,一切事業加行依故。」佛說如是有情住持甚深理趣勝藏法已,告金剛手菩薩等言:「若有得聞如是遍滿般若理趣勝藏法門信解受持,讀誦修習,則能通達勝藏法性,疾證無上正等菩提。」

[28] 勘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世尊!生死者依如來藏,以如來藏故,說本際不可知。世尊!有如來藏故說生死,是名善說。世尊!生死,生死者,諸受根沒,次第不受根起,是名生死。世尊!死生者,此二法是如來藏。世間言說故,有死有生,死者謂根壞,生者新諸根起,非如來藏有生有死。如來藏者離有為相,如來藏常住不變。是故如來藏,是依、是持、是建立。世尊!不離、不斷、不脫、不異、不思議佛法。世尊!斷脫異外有為法依持、建立者,是如來藏。」(CBETA 2019.Q4, T12, no. 353, p. 222b5-14)

[29] 勘 《維摩詰所說經》卷1:「如佛所說:「比丘!汝今即時,亦生亦老亦滅。」若以無生得受記者,無生即是正位,於正位中,亦無受記,亦無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云何彌勒受一生記乎?為從如生得受記耶?為從如滅得受記耶?若以如生得受記者,如無有生;若以如滅得受記者,如無有滅。一切眾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眾聖賢亦如也,至於彌勒亦如也。若彌勒得受記者,一切眾生亦應受記。所以者何?夫如者不二不異,若彌勒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一切眾生皆亦應得。所以者何?一切眾生即菩提相。」(CBETA 2019.Q4, T14, no. 475, p. 542b5-17)

[30] 會 ㄏㄨㄟˋ,集合、聚合。如:「會合」。《書經·禹貢》:「雷、夏既澤,灉、沮會同。」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9C%83

[31] 有漏種子 有漏種子即生起諸種現象、三界六趣受生死的種子。此有三種,一者名言種子,二者我執種子,三者有支種子。種子又名習氣,即是現行熏習的氣分。《瑜伽師地論》五十二曰︰「云何略說安立種子· 謂於阿賴耶識中,一切諸法遍計自性妄執習氣,是名安立種子。」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32] 本識 (術語)阿賴耶識十八名之一。是為有為無為一切法之根本,故名本識。見了義燈四本。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3] 攝境從識體 (術語)法相宗四重出體之一。(出體)附錄。 法相宗四重出體

 (術語)護法,勝子,親光之法相家,凡出諸法之體,有四重,此原為出佛說之教體而分別者,然其他如何之法,亦得通用之。一攝相歸性體,二攝境從識體,三攝假從實體,四體用別論體。是雖為勝劣之次第。然說明之,則宜逆次而依淺深之次第。一體用別論體。一切之事物,依一往所見。則事體作用各為差別,故即其差別論之而出體,謂為體用別論體。例如舉一管之筆,問筆以何為體,答以筆為毛為竹,即體用別論也。二攝假從實體。就第一重之出體,更疑其毛與竹為何,即答之為第二重,攝假從實者,攝假法使歸於實法,就其實法而出體也。例如言筆之體為四塵之法,是雖曰毛曰竹,而皆為四塵上所安立之假法,故使其假法歸於四塵之實體,舉四塵而為其體也。三攝境從識體。又曰攝境從心。於第二重之答更問四塵之體為何,即答之為第三重。攝境從識者,攝一切所緣之境,使歸於能緣之心識,舉其心識而為事物之本所也。何則,以萬法唯識故也。例如言四塵之體是為識。四攝相歸性體。於第三重更疑心是何體,即答之,為第四重。攝相歸性者,攝一切有為之事相,使歸於唯一無為之真性。舉其真性而為實體也。例如言識之實性,是為真如。此以真如為一切有為法之所依性故也。此時不宜更問真如以何為體,何則,以真如為真實之法故也。真實之法,無所依之法,若更有所依之體,則是假法而非實法也。故無第五重。見義林章一本,唯識述記一本。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4] 如 攝假隨實 (術語)法相家所立四重出體之一。法有實體,有假立,四塵為實體,如四塵所成之瓶為假立。依之而為攝假法使歸實體,就實體而出體之法門也。唯識述記一本曰:「攝假隨實如不相應色心分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5] 四塵(名數)色香味觸也。凡色法以地水火風之四大種為能造,依之而造五根五境之色。即能造之四大與所造之十色皆為實色也。於此實色中以色香味觸之四法,造山河草木等外器之法,是謂之四塵所造,無單一色塵乃至觸之物體也(聲有無不定故不言之)。小乘有部宗立之為微聚之實法,大乘之唯識則立之為和合之假色。又眾生內身之根處,其扶塵根亦四塵所成者也。其勝義根雖為觸境所攝之四大所成,然無色香味之和合,故惟為能造之四大與眼根,乃至能造之四大與身根而巳。但小乘有部宗之五根據九事俱生或十事俱生之義,謂勝義之五根,亦為四塵所成也。見百法問答鈔一。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6] 如 心不相應法 p0355品類足論六卷四頁云:心不相應法云何?謂非心所法。此復云何?謂色、心、心不相應行,無為。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37] 對法論(書名)阿毘達磨雜集論之異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38] 分位假立 分指時分;位指方位。謂於事物或生變化的時分與方位。為顯假立法之詞。如波為水之鼓動分位,故波為假立於水之分位者,離水則波無實法。百法中的二十四不相應行法,為假立於色與心或心所三法或生變化之分位者,稱為分位假立之法。故假立之法為無別體性之法。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39] 不害 p0316顯揚一卷六頁云:不害者:謂由不惱害諸有情故;悲哀惻愴,愍物為體。能斷害障為業。如前乃至增長不害為業。如說:由不害故,知彼聰叡;乃至廣說。

二解 成唯識論六卷五頁云:云何不害?於諸有情,不為損惱,無瞋為性。能對治害,悲愍為業。謂卽無瞋,於有情所,不為損惱,假名不害。無瞋、翻對斷物命瞋。不害、正違損惱物害。無瞋與樂;不害、拔苦。是謂此二麁相差別。理實無瞋,實有自體。不害,依彼一分假立。為顯慈悲二相別故。利樂有情,彼二勝故。有說:不害、非卽無瞋;別有自體。謂賢善性。此相云何?謂不損惱。無瞋、亦爾。寧別有性。謂於有情,不為損惱;慈悲賢善,是無瞋故。

三解 雜集論一卷十三頁云:不害者:無瞋善根一分,心悲愍為體;不損惱為業。當知不害,不離無瞋,故亦是假。

四解 五蘊論三頁云:云何不害?謂害對治,以悲為性。

五解 廣五蘊論七頁云:云何不害?謂害對治。以悲為性。謂由彼故;不害群生。是無瞋分。不損惱為業。

六解 俱舍論四卷五頁云:言不害者,謂無損惱。

七解 品類足論三卷一頁云:不害云何?謂於有情、不毀不損,不傷不害,不惱不觸,不令墮苦;是名不害。

八解 入阿毗達磨論上七頁云:心堅善性,說名不害。由此勢力,不損惱他。能違於他樂為損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0] 無瞋 p1041顯揚一卷五頁云:無瞋者:謂於諸有情,心無損害,慈愍為體。能斷瞋障為業。如前乃至增長無瞋為業。如經說:無瞋善根

二解 成唯識論六卷三頁云:云何無瞋?於苦苦具,無恚為性。對治瞋恚,作善為業。善心起時,隨緣何境,皆於有等無著無恚。觀有等立,非要緣彼。如前慚愧,觀善惡立;故此二種,俱遍善心。

三解 集論一卷六頁云:何等無瞋?謂於諸有情,苦及苦具,無恚為體;惡行不轉所依為業。

四解 五蘊論三頁云:云何無瞋?謂瞋對治;以慈為性

五解 廣五蘊論六頁云:云何無瞋?謂瞋對治;以慈為性。謂於眾生不損害義。業、如無貪說。

六解 品類足論三卷一頁云:無瞋云何?謂有心所,與心相應,能對治瞋;是名無瞋。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41] 如 性用別論 (術語)四重出體之第四。(出體)附錄。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2] 勘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一本:「總論出體,略有四重︰一、攝相歸性,皆如為體,故經說言「一切法亦如也,至於彌勒亦如也」;二、攝境從心,一切唯識,如經中說「三界唯心」;三、攝假隨實,如不相應色、心分位,《對法論》說是假立故也;四、性用別論,色、心、假、實各別處收,《瑜伽論》說色蘊攝彼十處全等。」

[43] 庶 ㄕㄨˋ,眾多。《爾雅·釋詁下》:「庶,眾也。」《詩經·小雅·小明》:「念我獨兮,我事孔庶。」《禮記·孔子閒居》:「地載神氣,神氣風霆,風霆流水,庶物露生,無非教也。」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BA%B6

[44] 護法 梵名 Dhamapala,音譯達摩波羅,唯識十大論師之一,約六世紀中葉人,為南印度達羅毗荼國建至城大臣之子,本與王女有婚約,然於結婚之日落髮出家。《成唯識論述記》卷一中稱他:「學乃淵於海濬,解又朗於曦明,內學窮於大小,聲論光於其俗,外道小乘咸議之曰:大乘有此人也,既猶日月之麗天,皎皎而垂彩,亦如溟渤之紀地,浩浩而無竭,天親以後,一人而已。制作破斥,具如別傳。」他曾在那爛陀寺廣布教化,有學徒數千人。他二十九歲退隱於大菩提寺,從事著述,三十二歲示寂。他的唯識理論,係繼承陳那的學統。弟子中主要人物有勝友、勝子、智月、親光、戒賢等。遺留的著作主要為《大乘廣百論釋論》、《成唯識寶生論》、《觀所緣緣論釋》、《唯識二十論釋》、《唯識三十論釋》等。由玄奘、窺基揉譯十家釋論而成的《成唯識論》,即以護法的釋論觀點為主依,兼蓄其他九家論師釋論的內容。(十大論師)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45] 如 如來識 (術語)又云佛識。第八之阿賴耶識為一切眾生之根本識,第九之菴摩羅識為如來之清淨識。菴摩羅,譯言清淨。以離一切之無明煩惱故也。但法相宗以菴摩羅耶識為阿賴耶識之淨分,不立為第九識,法性宗則立為第九識。光明玄曰:「菴摩羅識,是第九不動,若分別之即是佛識。」宗鏡錄曰:「摩羅淨識湛若太虛,佛性明珠皎同朗月。」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6] 《瑜伽師地論》卷第六十四:「如《升攝波葉喻經》中,如來自言:我所證法乃有爾所,而不宣說。何以故?彼法不能引義利故。或有甚深故,不可記別。謂有問言:我是有耶?此不應記,勿彼即於諸蘊執我,或離諸蘊而執有我。又有問言:我是無耶?此不應記,勿於世俗言說士夫起損減執。如是如來死後有、無乃至非有非無等,皆甚深故,不可記別。或有其相法爾建立故,不可記。謂有問言:諸法真如於彼諸法異、不異耶?此不可記。何以故?彼相法爾不可建立異、不異故。」

[47] 阿難(人名)Ānanda,阿難陀之略。譯曰歡喜,慶喜。斛飯王之子,提婆達多之弟,佛之從弟,十大弟子之一。生於佛成道之夜。佛壽五十五,阿難二十五歲時出家,從侍佛二十五年,受持一切佛法。見中阿含第八侍者經,智度論三,文句二之上,阿彌陀經慈恩疏上。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48] 阿難/阿難陀/慶喜 ANANDA備註: 釋迦牟尼佛弟子,原是釋迦牟尼佛之堂弟 FROM:【英漢-漢英-英英佛學詞彙(中華佛典寶庫編)】

[49] 二十唯識(書名)唯識二十論之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0] 天親 (人名)Vasubandhu,梵名婆藪槃豆,又曰婆修槃陀,譯曰天親,新作伐蘇畔度,譯曰世親。波藪譯曰世天,毘紐天之異名也。以父母求世天親愛而名。或言為天帝之弟,故名天親,婆藪槃豆傳曰:「婆藪槃豆者,北天竺富婁沙富羅國(譯曰丈安國)人,佛滅後九百年而出,兄弟三人,皆名婆藪槃豆,長兄別稱阿僧伽(譯曰無著),小弟別稱比鄰持跋婆(比鄰持母名,跋婆譯曰兒),中子獨以通名稱。初於阿踰闍國薩婆多部出家,研學小乘既通大毘婆沙論之義,為眾講之,一日作一偈,共作六百偈,稱為俱舍論。後用無著之示誨,懺悔小執之非,欲斷舌謝其罪。無著云:汝既以舌誹謗大乘,更以此舌讚大乘可也。於是造唯識論等諸大乘論,弘宣大教,壽八十,寂於阿踰闍國。」付法藏傳六曰:「尊者闍夜多臨滅度時,告比丘婆修槃陀:無上妙法,今付屬汝,汝當至心護持。婆修盤陀受教,解一切之修多羅,廣化眾生。」百論序疏曰:「婆藪云天親,天親者天帝之弟也。生於閻浮提而伏修羅,是割那捨闍人,云丈夫國。原為小乘學,通五百部之小乘。兄阿僧伽是大乘人,見弟盛弘小乘而覆大道,特現病曰:汝罪過深重,我為之病。弟曰若爾則是舌之過,當斷舌。曰:不如更造大乘論而宣流大道。於是作五百部之大乘論,時人呼為千部論主。」西域記五曰:「伐蘇畔度菩薩,唐言世親,舊曰婆藪槃豆。譯曰天親,誤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1] 勘 《唯識二十論》:「若諸有情由自相續轉變,差別似境識起,不由外境為所緣生,彼諸有情近善惡友,聞正邪法,二識決定。既無友教,此云何成?非不得成。頌曰:

            展轉增上力,

            二識成決定。

        論曰:以諸有情自他相續諸識展轉為增上緣,隨其所應,二識決定。謂餘相續識差別故,令餘相續差別識生各成決定,不由外境。」

[52] 密意 (術語)於佛意有所隱藏不為顯了真實之說者也。又佛意深密,非因人之所測知,故云密意。觀經玄義分曰:「佛密意弘深,教門難曉,三賢十聖弗測所闚,況我信外輕毛敢知旨趣。」最勝王經一曰:「汝等當知,云般涅槃有舍利者,是密意說。」唯識論九曰:「密意言顯非了義。」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3] 波若(雜語)Prajñā,同般若。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54] 如 依他起自性 p0769瑜伽七十三卷十三頁云:云何依他起自性?謂從眾緣所生自性。又云:依他起自性,由何故依他?答:由因緣故。

  二解 如諸法自性有三種中說。

  三解 攝論二卷五頁云:若依他起自性,實唯有識,似義顯現之所依止;云何成依他起?何因緣故,名依他起?從自熏習種子所生,依他緣起故;名依他起。生剎那後,無有功能自在住故;名依他起。又云:云何應知依他起自性?應知譬如幻、燄、夢、像、光、影、穀響、水月、變化。無性釋四卷十八頁云:從自熏習種子等者:謂從遍計所執名言熏習種子。依自種子,他所生故;名依他起。此說彼體依他而生。生剎那後無有功能自然住者:此說彼體依他而住。由此二因,名依他起。

  四解 顯揚六卷二頁云:依他起自性者:謂從緣所生法自性。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55] 十地經論 印度瑜伽行學派的重要典籍,世親論師著,凡十二卷,北魏菩提流支、勒那摩提等合譯。《十地經論》是解釋《華嚴經·十地品》的論典。此論內容是解釋菩薩修行的階位,論中謂十地融攝一切善法,初三地說世間之善法,次四地說三乘修行的情形,末三地則說一乘教法。此論典是南北朝時地論師所依的重要典籍。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56]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七十八:「於第九地有二愚癡:一者、於無量說法、無量法句文字、後後慧辯陀羅尼自在愚癡;二者、辯才自在愚癡。及彼麤重為所對治。」

[57] 勘 《成唯識論》卷第九:「九、利他中不欲行障,謂所知障中俱生一分,令於利樂有情事中不欲勤行,樂修己利。彼障九地四無閡解,入九地時,便能永斷。由斯九地說斷二愚及彼麤重:一、於無量所說法、無量名句字、後後慧辯陀羅尼自在愚。於無量所說法陀羅尼自在者,謂義無閡解,即於所詮總持自在,於一義中,現一切義故。於無量名句字陀羅尼自在者,謂法無閡解,即於能詮總持自在,於一名句字中,現一切名句字故。於後後慧辯陀羅尼自在者,謂詞無閡解,即於言音展轉訓釋總持自在,於一音聲中,現一切音聲故。二、辯才自在愚。辯才自在者,謂辯無閡解,善達機宜,巧為說故。愚能障此四種自在,皆是此中第九障攝。」

[58]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述記》卷第一:「若取能詮,唯聲、名等而為體性。《十地論》說:「說者、聽者俱以二事而得究竟:一者、聲;二、善字。」又《解深密》等說:「於第九地斷二種愚,一於無量所說法、無量名句字、陀羅尼自在愚。」《成唯識》言:「無量名句字者,謂法無礙解。」此論等云:「成所引聲者,謂諸聖所說聲。」《成唯識》言:「由此法、詞二無礙解,境有差別。」法緣名等,詞緣於聲。《般若論》說:「汝是無記,而我法是記。」由是教體唯聲、名等,體唯無漏,亦唯是善。」

[59] 勘 《成唯識論》卷第二:「又誰說彼定不能詮?聲若能詮,風鈴聲等,應有詮用。此應如彼,不別生實名、句、文身。若唯語聲能生名等,如何不許唯語能詮?何理定知能詮即語?寧知異語別有能詮?語不異能詮,人天共了;執能詮異語,天愛非餘。然依語聲分位差別,而假建立名、句、文身。名詮自性,句詮差別,文即是字,為二所依。此三離聲雖無別體,而假實異,亦不即聲。由此法、詞二無礙解,境有差別。聲與名等,蘊、處、界攝,亦各有異。且依此土,說名、句、文依聲假立,非謂一切。諸餘佛土,亦依光明、妙香、味等假立三故。」

[60] 勘 《金剛般若經贊述》卷下:「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佗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述曰:世親云:此第二以受持校量也。此經稍略,餘本不同此也。世親云:此法雖言無記,而能得菩提,以遠離所說法,不能得大菩提故,此法能為菩提因故。又言無記者不然,汝法是無記,我法是善故,此就彼宗釋佛語是善也。又大乘義,一得佛已,聲及名句並是善,是故一受持時,即為菩提廣大因故,勝餘無量珍寶布施也。此正破前疑。百分不及一等者,論家有四種校量勝,謂:一者、數勝;二者、力勝;三者、無相似勝;四者、因勝。解云:數勝者,謂以數校量,謂小乘有六十二數,華嚴有一百二十番數,此方有十五故,謂一十百千萬等如是諸數校量者,於生死果報悉可得知。若受持此經,當得成佛,所有功德,非此數等之所校量,故云數勝也。力勝者,名為情計勝,謂布施等所獲世間人天善果情計可知,今此受持之因,情計所不計度也。不相似勝者,謂喻勝也。世間福果喻可能喻,受持之因、所得勝果,無喻以可喻也。因勝者,謂時勝。世間福果可以時限校量多少,此所得果,盡未來際,無時分限,不可校量也。如論四名,當人立數計喻時等名也,無著意可知也,以此校量受持既多,即是施設大利法也。」

[61] 圓成實 p1240成唯識論八卷十八頁云:二空所顯圓滿成就諸法實性,名圓成實。顯此遍常,體非虛謬。簡自共相虛空我等。無漏有為、離倒究竟,勝用周徧,亦得此名。然今頌中,說初非後。此卽於彼依他起上,常遠離前徧計所執、二空所顯真如為性。又云:依他起上彼所妄執我法俱空。此空所顯識等真性,名圓成實。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62] 隨轉門 (術語)隨轉理門之略。 隨轉理門(術語)法相宗之用語,隨佛菩薩之本意而明其實義,謂之真實理門。隨轉他之機情而為方便之說,謂之隨轉理門。以此二門會諸乘中之相違也。唯識樞要上本曰:「開隨轉真實理門,令知二藏三藏等不相違故。」唯識論五曰:「然有經中說六識者,當知彼是隨轉理門。」同述記曰:「隨轉理門依小根器故。」菩提心義一曰:「古法相師用二種門:一隨轉理門,二真實理門。」大日經疏四曰:「是隨轉一門,非其具體。」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3] 本質(術語)如眼識之緣色境,眼識所現之影像(即相分)外,別有阿賴耶識種子所生之實質色法。為其影像之所託者,是曰本質。如意識浮空華兔角之相,惟有影像而無所託之本質,故謂之獨影境。唯識述記六末曰:「除影外別有所託名本質。」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4] 無垢稱 (人名)維摩居士之翻名。舊作淨名,新作無垢稱。西域記七曰:「毘摩羅詰Vimalakirti,唐言無垢稱,舊曰淨名。然淨則無垢,名則是稱。義雖取同,名乃有異。舊曰維摩詰,訛略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5] 1.即 善現 (人名)須菩提之譯名。(須菩提)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 須菩提 (人名)Subhūti,又作須浮帝,須扶提。新作蘇補底,蘇部底。譯言善現,善吉,善業。又稱空生。十大弟子中,解空第一之人。佛使此人說般若之空理。注維摩經三曰:「什云:須菩提,秦言善業。肇曰:秦言善吉。」西域記七曰:「蘇補底,唐言善現,舊曰須扶提,或曰須菩提。譯曰善吉,皆訛也。」法華文句二曰:「須菩提,此翻空生。生時家中倉庫筐篋器皿皆空,問占者,佔者言吉,因空而生,字曰空生。從依報器皿瑞空以名正報,依正俱吉。(中略)故言善吉也。」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66] 勘 《說無垢稱經疏》卷一本:「無相法門者,〈聲聞品〉中云:「法常寂然,滅諸相故,法離於相,無所緣故,謗諸佛,毀於法,不入眾數,終不得滅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乃至廣說。一切言說,不離於相,至於智者,不著文字,故無所懼,文字性離,無有文字,是則解脫。解脫相者,即諸法也。」如是等文,並說無相之法。」

[67] 勘 《說無垢稱經疏》卷一本:「真如法門者,〈序品〉中云:「能善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聲聞品〉中云:「若能以食平等性,入一切法平等性;以一切法平等性,入食平等性,乃可取食。又無以生滅心行說實相法,諸法畢竟,不生不滅,是無常義。」〈菩薩品〉中:「一切眾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眾聖賢亦如也,至於彌勒亦如也。」

        夫如者,不一不異,又〈觀眾生品〉云:「又問:顛倒想孰為本?答曰:無住為本。又問:無住孰為本?答曰:無住則無本。從無住本,立一切法。」故知真如最為深極。又〈不二法門品〉中,三十三大士顯不二法門,三十一菩薩說無差別之相,以為入不二法門,皆以無相,破於相故,並是第三無相法門,義猶麤著。其妙吉祥雖以無言、無說、無示,離諸問答,為入不二法門,亦以真如破無言說以詮顯之,猶非深極,依詮顯故,亦即第三、無相法門。」

[68] 勘 《說無垢稱經疏》卷一本:「又云:「法非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又〈不思議品〉云:「法無戲論,若言知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觀眾生品〉云:「從無住立一切法。」如是等文,誠證非一。」

[69] 對法論 (書名)阿毘達磨雜集論之異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0] 勘 《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第一:「聲者,四大種所造,耳根所取義,若可意,若不可意,若俱相違,若因受大種,若因不受大種,若因俱大種,若世所共成,若成所引,若遍計所執,若聖言所攝,若非聖言所攝。如是十一種聲,由五種因所建立,謂相故,損益故,因差別故,說差別故,言差別故。相者,謂耳根所取義。說差別者,謂世所共成等三。餘如其所應。因受大種者,謂語等聲。因不受大種者,謂樹等聲。因俱者,謂手鼓等聲。世所共成者,謂世俗語所攝。成所引者,謂諸聖所說。遍計所執者,謂外道所說。聖、非聖言所攝者,謂依見等八種言說。」

[71] 顯揚論 (書名)顯揚聖教論之略。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2] 一字 (術語)一個之文字。名之極少也。俱舍論世間品曰:「極微字剎那,色名時極少。」光記十二曰:「析名至一字,為名極少。」大方廣師子吼經曰:「法唯一字,所謂無字。」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3] 名(術語)梵語娜麼Nāmān(N.sg.n.Nāma),能隨音聲赴物體,因而詮體,使人起想者。以聞其名,則其物體之相必浮於心故也。唯識論二曰:「名珠詮自性,句詮差別。」法華玄義一曰:「名名於法,法即是體,尋名識體。」瑜祇經曰:「那麼是名字也。」俱舍論五曰:「名謂作想。」同光記五曰:「梵云那麼,唐言名是。隨義、歸義、赴義、召義。謂隨音聲歸赴於境,呼召色等,名能詮義。(中略)緣於名能起於想,能作想故,故名作想。」大乘義章二曰:「表詮諸法,說之為名。」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4] 句 (術語)詮事物之理義為句。唯識論二曰:「名詮自性,句詮差別。」俱舍論五曰:「句者謂章,詮義究竟,如說諸行無常等章。」瑜伽論倫記五上曰:「詮法自性名名,詮法差別名句。」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75] 屈ㄑㄩqū曲ㄑㄩqū,彎曲的樣子。唐·李白·古風詩五十九首之二十三:「人心若波瀾,世路有屈曲。」似 彎曲、迂曲反 正直、伸展、伸長

[76] 勘 《瑜伽師地論》卷第十九:「諸惡者莫作,諸善者奉行,自調伏其心,是諸佛聖教。

        此頌所明,謂如有一,於佛所證法毗柰耶獲得正信,於一切種、一切因緣、一切處所所有惡行,皆能斷滅,於善說法毗柰耶中能善受學尸羅律儀。彼由三相,奉行諸善,謂善住尸羅,守別解脫清淨律儀,乃至受學所有學處;依增上戒學,發增上心學;依增上心學,發增上慧學。彼由此故,於所知境如實知見。如是具足諸善法已,復由三相,調伏自心,謂如實知故,能起厭患;由厭患故,能得離染;由離染故,能得解脫。」

[77] 隔ㄍㄜˊgé越ㄩㄝˋyuè,相隔甚遠。樂府詩集·卷五十九·琴曲歌辭三·蔡琰·胡笳十八拍:「同天隔越兮如商參,生死不相知兮何處尋。」

[78] 多名身 p0622大毗婆沙論十四卷十五頁云:云何多名身?答:謂多名--號異--語增--語想等--想假--施--設,是謂多名身。此中論者,於文善巧;以多文句,共顯一名,皆是名之差別名故。問:此中何故問多名身;而不問名,及名身耶?答:是作論者意欲爾故。乃至廣說。有說:應問而不問者;當知此義有餘。有說:名、與名身,二俱攝在多名身中;問多名身,則為都問。有說:此是契經所說,不應問作論者。契經但問多名身故;論者於中,不能增減。問:若爾;何故問多名身;而答以名?答:名是根本。名、滿名身。名身復滿多名身故。有說:依展轉因,故作是說。如子孫法。謂依名,有名身;依名身,有多名身故。如彼廣說。問:多名身,是何義?答:是多名聚集義。如一象,二象,不名多象身。要眾多象,名多象身。馬等亦爾。句身,多句身,文身,多文身,亦復如是。

  二解 發智論一卷十頁云:云何多名身?答:謂多名號異語增語想等想假施設;是謂多名身。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79] 字身 p0632瑜伽八十一卷二頁云:字身者:謂若究竟若不究竟名句所依四十九字。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80] 阿耨瑟多掣陀。義翻云圓滿句。今取八字八度之時。句法聚集顯現之義。尤爲有理。---《大乘法苑義林章師子吼鈔》

[81] 說法(雜語)法華經曰:「眾聖之王說法教化。」法華玄義六曰:「諸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有因緣故亦可說。」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2] 三性 亦稱三自性,即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此三自性,為唯識宗一切法義的根本。義淨三藏撰《南海寄歸內法傳》,有云:「相宗以三性為宗」。法相宗以唯識為中道,即是正顯非空非有,簡遮偏空偏有的意思。行者審觀一切法,無一法偏於有,亦無一法偏於空,無不具備中道妙理。此若約橫向而觀之,即是三自。《解深密經·一切法相品》謂:謂諸法相略有三種,何等為三,一者遍計所執相,二者依他起相,三者圓成實相。」此中的相字,在此亦作性字解釋。在三自性中,以依他起性為中心。諸法皆仗因托緣而起,有情於此因緣和合的假法上,若執著計較,認為是實我、實法,就是遍計所執性;有情在依他起的假法上,了知諸法緣起,皆無本質自性,這就是圓成實性。若換一個方式表達,遍計所執性,是有情在依他起法上假立名相而起的。這本是情識上的妄有,而有情於此假立的名相上執著計較,這就是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諸法是眾多因緣和合而生起,如以水、土和泥而成瓶缽,這是因緣和合的假有,本身沒有體性,所以是依他(因緣)起性。圓成實性,是依他起諸法的體性,具有圓滿、成就、實性三義,也就是真如實性。《成唯識論》卷八曰:「三種自性,皆不離心、心所法。謂心、心所及所變現,眾緣生故,如幻事等非有似有,誑惑愚夫,一切皆名依他起性;愚夫於此橫執我法、有無、一異、俱不俱等,如空華等性相都無,一切皆名遍計所執;依他起上,彼所妄執我、法俱空,此空所顯識等真性名圓成實。是故此三不離心等。」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3] 五法 p0251顯揚六卷一頁云:論曰:五法者:一、相,二、名,三、分別,四、真如,五、正智。相者:若略說;謂一切言說所依處。名者:謂於諸相中依增語。分別者:謂三界所攝諸心心法。真如者:謂法無我所顯,聖智所行,一切言說所不依處。正智者:略有二種。一、唯出世間。二、世間出世間。唯出世間正智者:謂由正智,聲聞獨覺諸菩薩等,通達真如。又諸菩薩,以世出世智,於五明處,精勤學時,由遍滿真如智,多現在前故;速疾證得所知障淨。世間出世間正智者:謂諸聲聞及獨覺等,初通達真如已;由初一向出世間正智力,後所得世間出世間正智故;於諸安立諦中,起厭怖三界心,及愛味三界寂靜處。又由彼正智多現在前故,速疾證得煩惱障淨。 FROM:【法相辭典(朱芾煌編)】

[84] 三科 一切諸法分為三類,即蘊、處、界,此稱為三科。蘊、處、界作陰、界、入,即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一、五蘊,又作五陰,指色、受、想、行、識。二、十二處,又作十二入。指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三、十八界,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色、聲、香、味、觸、法六塵,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六識。三科開合之理由,《俱舍論》卷一載,依智愚的差別,對愚於心所者細別心所而說五蘊,對愚於色法者細別色法而說十二處,對愚於色、心二法者細別色、心二法而說十八界;依根之利鈍,對利根者說五蘊,為中根者說十二處,為鈍根者說十八界;依樂欲之不同,為欲略者說五蘊,為欲中者說十二處,為欲廣者說十八界。即由三科觀察人及世界,依愚夫迷悟之不同情況,破我執之謬,立無我之理。見《大乘廣五蘊論》。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5] 濫 ㄌㄢˋ,過度、失當。如:「寧缺勿濫」。《左傳·僖公二十三年》:「刑之不濫,君之明也。」《論語·衛靈公》:「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BF%AB

[86] 有漏無漏 此為有漏與無漏二者的並稱。漏為漏泄之義,即指煩惱。有煩惱而輪迴生死,稱為有漏;無煩惱而能出離生死,稱為無漏。於各種煩惱之間,具有互相隨增(隨順增長)關係者,稱為有漏法;無互相隨增關係者,稱為無漏法。在四聖諦中,苦、集二諦是有漏法,滅、道二諦是無漏法。關於有漏與無漏之分別,世間凡夫有漏之身體,稱為有漏身;而無漏清淨之佛身,稱為無漏身。又修行有漏之六行觀,能招感人天三界的果報者,稱為有漏道;而修行可證得涅槃道果的行法者,稱為無漏道。以世俗之法為對象,所產生之智慧,稱為有漏智;而證知四諦之理,及見道以後的聖者之智慧,稱為無漏智。凡夫於見道之前所作之善,稱為有漏善;見道以後之聖者所作的無煩惱污穢之善,稱為無漏善。以有漏智所作之世俗行為,稱為有漏行;以無漏智所修之四諦觀行,稱為無漏行。以有漏道斷除煩惱,稱為有漏斷;以無漏道斷除煩惱,稱為無漏斷。有漏行能招感人、天等五道的有漏果,故稱為有漏因;無漏行可證得涅槃的無漏果,故稱為無漏因。又凡夫因修行六行觀,而住於四禪、四無色定、四無量心定等禪定中,稱為有漏定,或有漏禪;而聖者以無漏智所發得的禪定,稱為無漏定禪,此無漏定生起於無漏九地(未至定、中間定、四根本定、下三無色定)中。此外,唯識家將佛果之淨識稱為無漏識;將未成佛以前之識,稱為有漏識。然第六、第七識於初地入見道時,即可轉識下品之智,故亦可成為無漏識。至於前五識與第八識,則係於初成佛果時,方能轉變為無漏識。見《成唯識論述記》卷五、卷十。FROM:【唯識名詞白話新解(于凌波居士著)】

[87] 勘 《佛光大藏經.唯識藏.論部.攝大乘論外三部.攝大乘論本卷中》

     諸佛世尊於大乘中說方廣教。彼教中言:云何應知遍計所執自性?應知異門說無所有。云何應知依他起自性?應知譬如幻、炎、夢、像、光影、谷響、水月、變化。云何應知圓成實自性?應知宣說四清淨法。何等名為四清淨法?一者、自性清淨,謂真如、空、實際、無相、勝義、法界。二者、離垢清淨,謂即此離一切障垢。三者、得此道清淨,謂一切菩提分法、波羅蜜多等。四者、生此境清淨,謂諸大乘妙正法教。由此法教清淨緣故,非遍計所執自性;最淨法界等流性故,非依他起自性。如是四法,總攝一切清淨法盡。此中有二頌:

            幻等說於生,說無計所執,若說四清淨,是謂圓成實。

            自性與離垢,清淨道所緣,一切清淨法,皆四相所攝。

[88] 真如 (術語)梵音部多多他多Bhūtatathatā(此梵語出於金剛經之梵本,譯曰真如性),真者真實之義,如者如常之義,諸法之體性離虛妄而真實,故云真,常住而不變不改,故云如。唯識論二曰:「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謂此真實於一切法,常如其性,故曰真如。」或云自性清淨心,佛性,法身,如來藏,實相,法界,法性,圓成實性,皆同體異名也。唯識述記二本曰:「真以簡妄,如以別倒。初簡所執,後簡依他。或真以簡有漏非虛妄故,如以簡無漏非有為故。真是實義,如是常義,故名真如。」探玄記八曰:「不壞曰真,無異曰如。前則非四相所遷,後則體無差別,此約始教。又不變曰真,順緣稱如。由前義故,與有為法非一。由後義故,與有為法非異。二義同為一法,名曰真如。」大乘止觀曰:「此心即自性清淨心,又名真如,亦名佛性,亦名法身,亦名如來藏,亦名法界,亦名法性。」往生論註下曰:「真如是諸法正體。」教行信證證卷曰:「無為法身即是實相,實相即是法性,法性即是真如,真如即是一如。然則彌陀如來從如來生,示現報應化種種身也。」雜阿含經二十一曰:「以一乘道,淨眾生,離憂悲,得真如法。」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89] 勘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一本:「今此論體,若從所聞有漏心變,或從能說有漏文義,唯屬依他,相、名等攝。無漏心變,或無漏說,正智所攝,通圓成實,無漏有為通二性故。此所詮體,謂唯識境、正行及果。若能詮體,即聲、名等。經體雖二,今取能詮聲、名、句等,正教體故。」

[90] 冀 ㄐㄧˋ,希望。如:「希冀」、「冀望」。《楚辭·屈原·離騷》:「冀枝葉之峻茂兮,願俟時乎吾將刈。」《漢書·卷六八·霍光傳》:「冀其自新。」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86%80

[91] 委 ㄨㄟˇ,任命、託付。如:「委以官職」、「委身於人」。《資治通鑑·卷二三九·唐紀五十五·憲宗元和八年》:「以伯靖為歸州司馬,委荊南軍前驅使。」《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四二回》:「衙門裡幾位老夫子都弄不好,就委了方伯,方伯又轉委我。」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5%A7%94

[92] 暉 ㄏㄨㄟ, 日光。如:「春暉」、「斜暉」、「落日餘暉」。《文選·王粲·公讌詩》:「涼風撤蒸暑,清雲卻炎暉。」宋·陸游〈晚步湖上〉詩:「雲薄漏春暉,湖空弄夕霏。」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6%9A%89

[93] 箴 ㄓㄣ,規戒、勸諫。《左傳·昭公二十六年》:「父慈而教,子孝而箴。」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7%AE%B4

[94] 乖 ㄍㄨㄞ,違背、不合。如:「名實相乖」。唐·韓愈〈五箴·行箴〉:「行與義乖,言與法違。」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4%B9%96

[95] 疏 ㄕㄨ,粗心、不注意、不細密。如:「人為疏忽」。《史記·卷七九·范雎蔡澤傳》:「其於計疏矣。」宋·沈括《夢溪筆談·卷七·象數一》:「落下閎曆法極疏,蓋當時以為密耳。」來源: https://www.moedict.tw/ %E7%96%8F

[96] 當體 (術語)直指其本體之詞。如當人當面之當。大乘義章二曰:「言虛空者,當體立目。」行事鈔中一曰:「無作當體是戒。」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97] 異端(術語)謂與我道不同者。指外道外教而言。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98] 學徒(術語)與學生同。俱舍論一曰:「教誡學徒,故稱為論。」義林章一本曰:「庶後學徒,詳而易入。」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99] 方ㄈㄤfāng言ㄧㄢˊyán,同一語言在不同地域因諸種因素產生演變而生成的變體。它只流行於局限的地區,並具有與其他方言或共同語差異的特徵。唐·王維·早入滎陽界詩:「因人見風俗,入境聞方言。」亦稱為「土話」、「土語」。

[100] 融ㄖㄨㄥˊróng,調和。如:「水乳交融」。

[101] 西域 (地名)總指支那以西之諸國,別指印度。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02] 六合釋(術語)(六離合釋) 六離合釋 (名數)又曰六種釋,六合釋。梵語殺三磨娑,此云六合。殺者六,三摩娑者合也。諸法以二義已上為名者,以此六種法式,分別其名義也。唯一義之名,即不當於此釋,二義之名,為判歸趣何義,必須此法式。其作法,初離釋二義,次合釋二義,故謂之離合釋,略稱曰合釋。一持業釋Karmadhāraya,又名同依釋,體能持用,謂之持業,此義雖二,而體則一之名也。一體持一用,故名持業釋。例如大乘,大者具七義,對小教而言,乘者運載之義,以濟行者,其大體,能持運載之用,故名大乘。又同依者,依二義一體之義,若大,若乘,同依一體,故名同依。又如藏識,藏即為識,識持藏之用,故名持釋,藏之義,識之義,同依一法體,故名同依。二依主釋Tatpuruṣā,又名依士釋,從所依之體,而立能依之法之名也。例如眼識,為依眼而生之識,故名眼識,是眼為所依之體,識為能依之法也,本為別種之法,別法從所依之法而立能依之名,故云依主。三有財釋Bahuvrīhi,又云多財釋,此全取他之名而為自之名,如世之有財者之有財物也。如覺者為有覺者,故名覺者,如唯識論,為有唯識之理之論,故立唯識論之名,是有財釋也。四相違釋Dvandva,此二體相違而集各別者為一名者也。例如教觀,教與觀本別,合相違之物為一名者,是相違釋也。五鄰近釋Avyayibhāva,從鄰近法之強物而立名也。例如四念處,念處之體雖為慧,而與之相應而起之念力強,故名念處,是鄰近釋之名也。六帶數釋Dvigu,例如五蘊十二處,帶數量之名也。然而一名必非局於一釋,有一名而涉於數釋者。例如論語之名,論者聖賢之議論,語者為其議論之言語,視為論即語,則為持業釋,語之體,持論之用也。若解為論者聖賢之議論,為依其論之語,而非依經等之語,則為依主釋。若視為包有聖賢議論之語,則為有財釋。若視為論者聖賢之議論,語者聖賢之教語,則為相違釋。若視為非僅為書中議論之言語,而以議論之語為主,故名論語,則為鄰近釋。已上論語之一名,不帶涉五釋之數,則不當於帶數釋。梵Ṣatsamāsa。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03] 持業釋 持謂任持,業謂業用,如說第八藏識,識是本體,藏是業用,攝用歸體,體能持用,藏即是識,故名藏識體,持業用是為持業釋。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04] 依主釋 謂所依為主,如言眼識,眼是所依為勝;識是能依為劣。將劣依勝,故名眼之識。如臣依主,能所相彰,是為依主釋。(眼之識,若云眼即識,即屬持業釋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05] 有財釋(術語)又曰多財釋。六離合釋之一Rahuvrīhisamāsa,(六離合釋)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有財釋 謂從他所有以得其名,如言金剛,金剛本是護法之神,因執金剛寶杵,得金剛名,又如梵語俱舍,華言藏,藏有含藏之義。以其含藏文義,猶如世之庫藏,能積聚財物,故名藏。將他名以顯己,是為有財釋。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106] 相違釋(術語)六合釋之一。二語連續,為別體釋者。例如謂論語,論為師弟之議論,語為聖賢之法語是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07] 鄰近釋(術語)六合釋之一。謂二體聚集一處,就其中之強物而立名也。如所謂四念處,念處之體雖為慧,而其時相應而起之念心所力為強,故名為念處。是即為鄰近釋也。 FROM:【佛學大辭典(丁福保)】

[108] 帶數釋 謂法上度量,以數顯義也。如說五蘊,因數有五,帶起本數,即名五蘊。乃至二諦等法,無不皆然。體帶數量,故名帶數釋。(五蘊者,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也。二諦者,真諦、俗諦也。) FROM:【三藏法數(明·一如等 撰)】

 

線上請書:

樂天Kobo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kobo 線上請書

ko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