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性能生即是有為法

南京。金陵刻經處 南京。金陵刻經處

由真諦三藏翻譯的《金七十論》,亦即《僧佉論》,為數論宗論書,由西元四、五世紀時由自在黑所造,後由世親菩薩破之。

其實龍樹菩薩亦在其中論等著疏中廣破數論所執,然後佛法傳到了中國後,類似金七十論的立論還是轉變成為以佛法名相替代而成為像似佛法,多為人不知。


如該論說:「 外曰:云何分別本性變異及知者?答曰:本性無變異,大等亦本變,十六但變異,知者非本變,本性者能生一切不從他生,故稱本性。本性能生於大等,是故得本名,不從他生故,是故非變異。大我慢五塵,此七亦本亦變異,大從本性生故變異,能生我慢故是本,我慢從大生故變異。能生五唯故稱本。」

數論宗所見立的論述即為「本性者能生一切不從他生,故稱本性。」即是能生、必有所生,然能生者必生滅性、有為法故。數論此以建立為勝義諦,然勝義諦者,非能生、非所生,生生之生必滅故但為世俗諦。

這也是為何有部婆沙師破分別論者執無為法能緣起義故。到了後世,起信論的立論與數論宗非常類似,亦建立本性不生卻能生一切法、本覺、始覺等義。

然依藏識教,賴耶但為無記性,所著重者以無漏淨種為主,所以多聞薰習斷劣無漏種,四重二諦義不可不查。

《成唯識論》說:「前、中、後際生死輪迴,不待外緣,既由內識,淨 法相續,應知亦然。

謂無始來,依附本識有無漏種,由轉識等數數熏發, 漸漸增勝,乃至究竟得成佛時,轉捨本來雜染識種,轉得始起清 淨種識,任持一切功德種子;由本願力,盡未來際,起諸妙用, 相續無窮。」

以《述記》解:「由法爾種,新所熏發。「由本願力」,即佛世尊利他無盡。 「清淨種識」,皆通現種,皆唯第八,能持種故。」

亦即說由轉識多聞薰習增上戒、心、慧學而逐漸薰發無漏法種,始起淨流,若無轉識自所發願力故,則無能薰發無漏種,也就是說唯識與有部義都著重於「自力」而非他力,多聞薰習必藉內識故發。

那麼,同樣是相同職業者,則該人無漏種能同樣也薰發等流嗎?否。須知,五種性義非以世間工巧明作為抉擇義,是故陶師成三果聖者、理髮師成四果阿羅漢,皆不離內識本有、始起無漏種薰發現種故。

總之,二者的差異乃在於,藏識教以四智菩提(八識淨轉依)為無漏有為法、數論宗以本性生一切法而本性不變為無漏無為法教,如是而已。

時至今日,還是有許多人無法分辨清楚。等於是說,雖然認為學習佛法,其實學習的是數論宗的見解,當為像似佛法,非了義教。

閱讀 260 次數